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6/


小青子无意中,目光落到了武士们腰里的配刀上,这刀工艺十分精良,一看就是上等的宫庭护卫腰刀。小青子伸手握住刀柄,按住了崩簧把刀给抽了出来。没有想到,小青子刚刚抽出刀,这名金甲武士就直挺挺的向后面倒去,随着随来了一声巨响。

大石门拉开了一丝缝隙。小青子把刀又插回了刀鞘,武士又从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大石门又紧紧的闭上了。天啊!小青子有些欣喜若狂,他刚想再次把刀拔出,但是又马上停下了,现在他还不知道这道石门后面,究竟等待他的是什么,小青子准备在打开这道大石门前,做一些防护措施。

小青子把腰里的绳镖解了下来,绷在了大石门口,然后抽出了第一把刀别在了上面,等石门在打开的一瞬间,这把锋利的腰刀会飞快的弹射出去,不管是人还是鬼,都会击中它的要害。小青子做好了这些准备工作,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准备拔下所有金甲武士的腰刀。

黄亚楠的古董店开在唐神庙镇一条繁华的街道上,由于这里离北京十分的近,也是进京的必经之路,所以过往的客商也络绎不决。很显然黄亚楠很有商业头脑,如果在北京这皇城根儿下搞几件古董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是过往的商客如果是这样一个小镇上看到一件,那可就是稀罕玩意儿了,而且没有办法货比三家,价格往往抬的也很高。

周老三在小安子的陪同下来到了,来到了黄亚楠的店里。店面不算大,但是装修的还算气派,在这个小镇上也是很扎眼的一家商铺。周老三到店里转了一圈儿就想走,他对店里摆放的一些古董不感兴趣,主要是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些古董的来历。周老三刚想离开,黄亚楠送走一位买家,他忙把周老三请到了里面的会客室外。

黄亚楠让伙计给周老三倒上茶水,然后他说:“师弟呀,我想近来出趟门,家里的事你帮我照看一下吧。”

周老三问:“你又要出去……”

“哈……是呀,虽然我们师出同门,但是我们却选了两条决然不同的道路,也可能我这个人急功近利了吧,憋宝来的太慢了,你和师父学艺至今你憋到一件宝吗,师父呢,在我看来憋宝的人都是一群傻子,放着遍地的金子不捡,却追着一个个谁也没遇到的民间传说跑,到头来什么也没有得到,你说亏不亏呀。”

“师哥,你不信憋宝,他就没有传说中的宝,如果你信了,那就一定有。”周老三听了黄亚楠这样说心里有点不悦。

黄亚楠笑着一摆手,说:“哈……师弟呀,我们就这个问题,我想也没有必要争了,各走各的互不影响呀,你说是吧。我这一走可能要半月的时间。”

“你这回又要去挖谁家的祖坟呀?”周老三的话里还是有刺儿。

可以黄亚楠听了并没有生气,他放下手里的茶碗,说:“对呀,是祖坟,这个村子叫刘家窑,就在泰山的后面,风水特别的好,他们村的祖坟就在村子的旁边,上次去晚上那里总有人,所以没成,这次我还想去看一看。”

周老三放下茶杯,转脸问:“为什么晚上总有人呀?”

“噢,是一个人在守灵,我现在算着守灵的时间差不多了,所以我想带着人再去看一看,我打听过,那村的老祖宗可是一个大户人家呀,货一定少不了。”

周老三没有接黄亚楠的这句话,而是问:“师哥,是不是晚上有个女的在那里哭她男人呀?”

黄亚楠惊的眼睛瞪圆,盯着周老三的脸看了看,问:“我,我说师弟呀,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也去那了?”

周老三大笑着着说:“师哥,我没去过泰山脚下的刘家窑村,你们做的这事儿我从没做过,那女的是不是要守灵七七四十九天啊?”

黄亚楠更加的惊讶,忙又问:“师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呀,你就别吊我的胃口了,你就都说出来吧。”

“师哥呀,我告诉你吧,你别说是七七四十九天去,你就是三百六十五天去,她依然在那里守灵,依然在那里哭。我再问你,你是不是和她说话了?”周老三又问。

黄亚楠忙点了点头。

“师哥,你想看她的脸,她也不给你看是不是呀?”周老三说的就象看过一样。

黄亚楠说:“没错,我是想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不给我看。师弟,你怎么象亲眼所见一样呀?”

“哈……师哥,这就是憋宝与偷宝的区别所在。”周老三笑着说。他看了看一脸惊讶的黄亚楠后,又说:“师哥,你当年学艺不精就改了路,没有坚持下来,如果你坚持下来,你也会和我一样的明白的。”

黄亚楠有些遗憾的拍了一下大腿。

周老三收起脸上的笑容,有些认真的说:“师哥呀,你当年要对我下死手,害得我四处流浪,如今你对我放了一马,现在又在我重病之时救了我,我老三也不是不义之人,有恩不报非君子,泰山下脚下的活,我帮你做了,算是还你这个人情吧。”

黄亚楠叹了口气,说:“唉,兄弟,我帮你救你都因你是我师弟,我想杀你害你,也是因为你是我师弟,唉,一切都过去时去吧,也别说还不还的,你我之间哪是一个还字能说的清的呀,如果师父他老人家健在,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周老三半天没有说话,他低头想了想,伸手掐算了一下,说:“师哥,十天后我们出发,我们到达成泰山脚下之时,正是月圆之日,我的夜行工具都没有了,你要帮我配齐,还要按我开的方子,给我抓好几副药。”

“好,师弟,这次二去泰山,我一切听你安排。”黄亚楠一脸的欣喜,忙又给周老三把水倒满。

此时周老三的心里面很复杂,自己从没有想来河北,却遇到了来河北的高大年,把自己拉来了河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