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六章 远方 第四节

wanglong6410 收藏 4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杜金是在周峰被开除出军队不久秘密加入军情局的。杜金开始不知道,后来知道了但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便将“龙支队”商家堡之战的前后过程非常详细地讲述给审查组,包括海军分队留下的十几名官兵。杜金当时只是个班长,对接触海军分队只是建立在一种推测之上。在周峰等营连长不同程度的不配合的情况下,杜金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杜金是在周峰被开除出军队不久秘密加入军情局的。杜金开始不知道,后来知道了但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便将“龙支队”商家堡之战的前后过程非常详细地讲述给审查组,包括海军分队留下的十几名官兵。杜金当时只是个班长,对接触海军分队只是建立在一种推测之上。在周峰等营连长不同程度的不配合的情况下,杜金这个小排长的态度给审查组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审查组的四人都是军情局成员,结合已掌握的资料综合分析后,得出轩辕台就在这支海军分队之中。这就解开了帝都大人物们一直萦绕在心中的谜团——轩辕台是如何返回海军控制区的。这一事件导致一部分人倒霉,如周峰,齐平,龙行健。但事情就是这样,有人倒霉就有人受益,杜金即属于少数受益者。不久,杜金被秘密招入军情局。任务是调查“龙支队”内是否有轩辕台份子。杜金的调查报告倒是说了实话,对于“龙支队”的绝大多数士兵连轩辕台是谁都不知道。杜金再次提供了海军分队留下的人员的姓名与长相特征。不能不说杜金有着极强的记忆力,尽管他不是二大队成员,对那十几个海军官兵还是相对准确地说出了他们自报的姓名及他们的长相,这给军情局的情报分析专家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杜金毕竟不是受过训练的情报人员,他在“龙支队”的调查很快漏了馅,他的调查日记被人发现送给了营长司马诚,司马诚大怒,“谁他妈让你干这个?啊?有出息啊,当特务了!你对出生入死的战友也能下得去手!”杜金再也无法在独立营干下去了。军情局将其调出来在红旗军宪兵团当起了宪兵,正式授予银星少尉军衔,算是正式当时了军官。

杜金在宪兵团干了三个月,当时南线大批部队撤下来,军纪散漫到了极点,甚至出现了对平民开枪的恶性事件。宪兵团的主要任务是维护军纪,维护秩序。杜金在执勤时碰到的一件事让他时来运转。那天他和同伴在火车站附近执勤,遇到两个伤兵打劫一个刚下车的姑娘,姑娘约有20上下年纪,相貌有点丑陋,主要是脸颊上有块疤痕,大概是开水烫伤留下的纪念。姑娘虽然不美,但衣着华贵,手腕上戴着的翡翠镯子甚是名贵,后面跟着的家人模样的拎着一个精美的皮箱。伤兵见财起意,暴起发难,用手枪逼住家人,夺过箱子,又逼着姑娘脱下手镯。车站围观的人无人敢仗义援手,看到杜金他们巡逻过来,立即有人大喊,“伤兵抢人啦------”杜金和同伴急忙冲上去,喝令伤兵放下武器,将抢来的东西退还失主。伤兵嘲笑道,“奶奶的,老子在前线流血牺牲,保护了国内一群肥头大耳的贵族有钱人,他们在家吃喝玩乐穿金戴银。奶奶的,如今老子残废了,一句话就把老子撵出军队了,呸!老子这不是抢劫,是找回自己的东西!”杜金的同伴一听就火了,掏枪,伤兵竟然对他俩开了枪,杜金小腹中弹,同伴却不幸丢了命。伤兵被随后赶来的宪兵与警察打死,杜金被送往医院救治,幸好子弹没有伤着要害。

杜金在医院时,失主——那个脸上有疤的姑娘感念他的见义勇为,几次到医院探视。头回生,二回熟,杜金和姑娘竟然谈上了恋爱。姑娘姓王,叫王莺,坦然告诉杜金,她是“卢、崔、王、司马”四大高门中王家的小姐,来此是探亲,不料遇到此等不幸之事。王莺因面相被破,年已20尚未定亲,在帝都肯定找不到如意郎君了,王莺见杜金相貌英俊,又有车站的一番遇合,便萌生凤求凰之意。王莺怕杜金嫌她面相丑陋,坦言其家在帝都还算有点办法,如果二人成亲,家里一定会将杜金调回帝都。杜金思量再三,便允诺了这门亲事。王莺见杜金痛快答应,反而生疑,“自古婚姻都是父母做主,我求婚于你,实是在你住院之间去电征求了父亲的意见。因我小时候不慎毁了容,父母只求我能找到一个愿意娶我为妻的良人。古语说妇有四德,我缺少的只是妇容,其他如妇德、妇言、妇工样样不次于他人。但你慨然应允,难道可以不问父母吗?”

杜金解释,“父亲早亡,母亲双目失明。因父亲是帝国表彰的英烈才得以就读军校。母亲早有明言,只要对我好,婚姻之事完全由我做主。”

王莺大喜。心想,他妈妈是瞎子,自然看不到我脸上的疤痕了,这真是天作之合呀。于是谈定了婚姻。不久王莺回到帝都,将杜金乡下的母亲接到帝都。母亲托人写信,说王莺知书达理,孝顺贤淑。书信中极力夸奖这未过门的媳妇是个打着灯笼难寻的好媳妇。杜金出院不久就调入军情局红旗军分局工作。今年四月,杜金被王莺家活动调入军情局局本部,军衔也上调一级,升为金星少尉------王莺家在帝都为杜金和他母亲买了房子,一切就绪,五月初,王家几乎是秘密地为杜金和王莺举办了婚礼,现在他仍在蜜月中。

杜金在一次去近卫军执行任务中遇到哈春生,既为军校同届校友,很快就成了朋友。今日哈春生来帝都办事,约杜金出来吃饭,不料遇见了昔日的好友司马雪岭。但司马最后的话让杜金疑惑不已。本来准备问个清楚,但司马竟匆匆走了。他和哈春生一直喝酒到下午,才尽兴分手。

杜金没有先回自己的家而是先到了岳父家。岳父王致庸是王家家主王致中的堂弟,在交通部当副司长。王家自上任家主王祖勋被害后一直非常低调,杜金也常常被告诫要踏实办事,低调做人。今天杜金来找岳父是为了打听去年龙行健一案的始末。杜金在军情分局时就听说此案牵连甚广,因为案子的主角是昔日的好友,杜金自然格外关注。当时杜金已经确立和王莺的婚事,王家在知道杜金与龙行健是同学后特意提醒杜金不要随意议论龙行健案子,也不要轻易让人知道与龙行健的同学关系。杜金虽不知究里,但还是牢记岳丈的告诫。今日重提旧事,岳父便问为什么又谈这个话题,是不是听说了什么?杜金见今日与司马雪岭的巧遇即司马雪岭酒后所说的话讲了一遍。王致庸沉思半晌,“你与莺儿已定名分,也算半个王家的子弟。一些事也该跟你说说。我们与卢、崔、司马并称帝国四大高门,但论实力远不如其他三家。就如你的那个司马同学吧,他家在陆军中的人脉极广,尽管叠遭重创,但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卢家更不能比,一门九相,现任帝国首相就是卢家人,卢家的根在政界,不在军界啊。我家十年来累遭打压,其原因是我伯父一直同情先太子轩辕台,为当今皇帝所忌。去年伯父小病治成了大病,终于不起,其中真相------现在轩辕台公开造反,我家为了不遭上忌,家主严令不准子弟滋事生非------王家都快被彻底遗忘了。你今天所谈之事,涉及崔家。崔家横跨军政两界,势力不在卢家之下。更有传言,崔家子弟颇有在西边任职者,无论谁得势,崔家的实力都会得到保存------你来军情局当差办事,不知这些秘辛,要吃大亏啊。你能调局本部,全靠你们成副局长帮忙,他是我堂兄的至交好友,平时虽来往不多,但交情匪浅。你有事可以请他帮忙,但要记住,一般的事不要找他。”杜金说记住了,“岳父大人,司马雪岭今日所说,似指崔家将那个与龙行健关系不一般的女孩隐匿起来,究竟他在怀疑什么?崔家与他是亲戚关系啊------”王致庸说,“前段时间传言司马家向崔家求婚联姻,可能司马家求婚的就是你这个同学。其中究竟有何不足与外人道的东西,谁也说不清。龙行健一案牵连甚广,可以肯定的是,你这个昔日的军校好友确实得到了轩辕台的垂青,也确实从保安总局脱困而出。现在究竟在不在人世,究竟是不是回到西边,谁也不知道。帝都官场,特别是军情、保安两大情报机关因龙行健案件都受到重创,都不愿再提此事。除非能将龙行健捉拿归案------这件事既然涉及到龙行健,最好的办法就是回避。不要提了,实在是凶险万分。”杜金点头,“你早些回去吧,你母亲还在等你呢。”杜金答应了,脑子里却在想着岳父的一句话,“除非你能将龙行健捉拿归案-----”如果真有这个机会,自己会不会抛却昔日的友情,下手抓他呢?杜金一会儿是昔日同学在一起的欢乐情景,一会儿是立功受奖的幻想,场景不停的交换,竟然折磨得他难以入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