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四章 万里寒光生积雪 第三十四章 万里寒光生积雪1

renliangkelly 收藏 1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size][/URL] 赖仨儿是河北保定道(民国3年,1925年称呼)高阳县同口镇人士。从这一章开始,这段历史的笔迹恐怕要由他主演一段时间了。任江也是由此,成为了受动者,而不是施动者。 其实他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他甚至不明白是自己的生身父亲是谁。自打小时候就与流浪狗为伍,得了瘌痢头。才被人冠以赖仨儿的诨号。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赖仨儿是河北保定道(民国3年,1925年称呼)高阳县同口镇人士。从这一章开始,这段历史的笔迹恐怕要由他主演一段时间了。任江也是由此,成为了受动者,而不是施动者。

其实他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他甚至不明白是自己的生身父亲是谁。自打小时候就与流浪狗为伍,得了瘌痢头。才被人冠以赖仨儿的诨号。久而久之,他就当这是大号了。

14岁那年,一个好心的吹打师傅收留了他。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养。从那年开始,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幸福的人里的一个。师傅把一身手艺都传给了他。他也收起心来,用心学着。4年后,赖仨儿已经顶替了他师傅,参加了演奏班子,专门为各家的红白喜事吹打。

从此,他算是找上了一份正经工作。他十分爱惜这活儿,因为它不仅带来了乐趣,还能养家糊口。甚至已经有媒婆给他来说媳妇。

可惜好景不长,20岁那年,师傅,更像他爹,因痨病去世了。转过头来,他发现自己还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照顾。幸好,他还能指望那门媳妇。平时靠着给红白喜事吹打,还能捞上一口饭吃。这兵荒马乱的年景,人死的多,新生的婴儿也不少。

但可恶的是,两年后,日本人从东北打过了长城,占领了保定府。在这一带开始推行他们的那一套。这倒无所谓,只不过原来的镇长村长成了保长,维持会会长而已。

变汤不换药,不论在啥时候,人不都得先找活路不是?赖仨儿没想到,又过了两年,穿着国军装束的军队从西边打了过来。这年他已经24了,稍微攒了点钱,置办了块地。眼瞅着那门媳妇就要过门。可这群国军和以前的国军可不一样。他们姓“八路”。

这帮八路占领了高阳县北部靠近白洋淀附近的地区。赖仨儿所在的同口镇成了他们的根据地。谁叫同口镇水多,还在白洋淀的深处,自然成了以游击战为中心的八路军的根据地首选。他们开始在这一带推行他们称呼的“共产主义”法令。据说是他们大头头的吕正操从1937年11月到1938年4月间,前后于高阳县两度施政。第一次入高阳县城时,军政负责人颇有威望,施政仅一个月,便深得人心。其善政之一,就是全部豁免田赋。赖仨儿也在八路军善政下尝到了甜头。他一下子也和其他人一样,开始拥护这姓“八路”的国军。

没多久,日本人又重新占领了高阳县城,可是丝毫没影响到北边农村的同口镇。这是第二年,特派员进驻了同口镇。这里成立了高阳县苏维埃政府。有了新的县长,和叫做县委书记的女人。工作组带来的新指示和方针似乎对大部分人没有影响。赖仨儿感到惟独自己例外。

高阳县苏维埃政府将小学校统一改称抗日小学。课本使用抗日教材。原本被赖仨儿称为小屁孩的孩崽子们,居然也拿着烧火棍做成了红缨枪,成立了叫啥“儿童团”的组织。共产党文化教员经常巡视这些学校。

那些大老娘们,小媳妇,俏丫头也嚷嚷着解放女权。脚也不缠了,头发也不绑了。有的已经学着姓“八路”的国军里那些女兵,把头发剪了。

原来说成的那门媳妇,居然也跟着八路跑了。他去那家说理,被原本的岳父当成思想落后人士赶了出来。那家人里,有三个兄弟姐妹参加了八路。

他垂头丧气地回家路上,看到有好几个八路拎着糨糊桶在贴着啥。走近一瞧,是张告示。他和师傅学了几年的吹打手艺,字也识得不少。

高阳县苏维埃政府令:……

伍,禁用联银券、法币。

陆,实行累进负担。土地按照亩数,每亩拾圆缴纳课税。如地主接受不了合理负担,可将土地转让。棉花、谷物必须经过农会调查,不可随意买卖。谷物留下自用粮外全部充公。

柒,禁烟、禁酒,禁食牛肉。金属废弃物全部交由农会。

捌,废除丧婚嫁娶乐队。禁止浪费金钱……

玖,禁止养狗……

他一看到五八两条,心就从脚底凉到头上。这不是针对自己的吗。要是不能吹打,自己的饭碗可就真砸了。他赶紧跑去县政府理论。平日间,那些人“同志同志”的喊着,别提有多亲切了。

县政府门口的战士见到他,倒放了他进去。他径直去找县委书记。别人都传说,女县委书记比县长还大。

女县委书记很热情的接见了他。也仔细询问了他的情况。只是她一直强调,这是中央的指示,她只能把情况汇总后汇报上去。至于中央能不能修改政令,还需要一段时间。

他最后没辙了,看来这饭碗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捧不起来了。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女县委书记居然是凌家二小姐。

凌家在同口镇可算是第一大户。凌老爷叫凌云飞,下有一子二女。长子凌零在保定高中毕业后,一直负责凌家的买卖。长女凌秀,在燕京大学毕业后,就失去了消息。么女凌晶,自幼心高气傲,不愿意和姐姐读同一所大学。结果其父便托人送去金陵女子大学。南京保卫战后,就失去下落。凌家两个闺女,是方圆百里内的美人。凌秀人称大乔,凌晶人称小乔。

凌老爷子看着女儿安全回来,比啥都高兴。他是个开明绅士,平日间就乐善好施。在凌秀的劝说下,居然将所有田产全部捐献给了苏维埃政府,由其重新分配给贫农种植。

人家凌家,家大业大,才能把田产都捐了出去。自己一个市井小民,就靠那手艺挣口饭吃。这不是斩尽杀绝嘛。他开始痛恨起姓“八路”的国军和苏维埃县政府起来。

他走出县政府大门,吐了口口水,又用鞋底拖了拖。媳妇跑了,生计没了。他觉着天昏地暗。

这时,有个小八路捂着腰间的盒子炮,一溜烟地跑进了县政府。“主力来了!主力来了!”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号外。

苏维埃县政府县长(实际上叫做县委主席)邓为舆和书记凌秀携手率领一队县政府人员在警卫员出去迎接。

他们等来的,是有史以来第一任被人抬进县政府的军事主官。他当然不是坐着轿子来的,而是被人用担架抬着进了同口镇。

也许是上苍喜欢作弄人,把一群不应该在一起的人,捏成了一团。

这个被人抬着的人就是任江。庞家洼战斗过了10多天,已经是4月了。冀中军区接到聂荣臻电报,将华北游击支队的安置排了出来。于是任江也分到了按照他说的属于他的“一亩三分地”。江涛和王立行带的两支分队由于任江分队声势浩大吸引了鬼子的注意,除了遭遇两场与据点守备队的零星摩擦外,顺利的在白洋淀西淀汇合。这时冀中军区派出的联络员也到了。通知他们将要负责高阳县北部地区的游击区域,隶属八路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兼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指挥。

要问任江服不服这军令。他肯定从牙缝里狠狠地吐出一个字。“服!”吕正操何许人也?一个令日本侵略者胆战心惊的名字。

江涛、王立行和徐非文走在前面,任江由一连两个战士抬着在后。见到高阳县苏维埃政府首脑时,他别提多别扭了。人家都能在同一水平线上握手拥抱,可就自己是横着与一个青年还有一个大美人握手。她给任江的感觉依稀有些像那个熟识的人。只是任江一时想不起是谁。

“这是华北游击支队队长任江同志。”徐非文一一给来人介绍。看来,他们之间似乎很熟稔。

“这是河北局高阳县特委邓为舆同志,现在当选苏维埃高阳县主席。”徐非文对着躺着的任江道。

“这是县委书记凌秀同志。”又指着那个女书记道。

任江对两人点头示意。躺了半个月,他还不能起身,这多少让大家担心这位军事主官的身体。徐非文有鉴于他的无畏,对他也开始从误解转而有些同情。平日里对他说话的语气也开始客气起来。

任江刚在怀疑这个名字是否和自己认识的人有何关联,两个人邀请所有人进了县政府叙话。

冷不丁,任江转而望了赖仨儿一眼。而赖仨儿也不由多看了他几眼。任江对这个站在县府门口的男人说不出的厌恶。他自筹阅人无数,尤其对于心理学一项,更有心得。往往能一眼分辨一人的优劣。这个男人骨子里有股邪行气。

刚看着,就被人抬了进去。县政府的几个干部作陪,和任江、江涛、徐非文、王立行等几个主要军官畅谈。邓为舆介绍了高阳县内日伪军的势力范围和我军活动的地域。在华北游击支队来之前,除了县大队外,一直都是靠第三纵队时不时的支援。现在这一带八路军的力量是真空的。既然军区派来了主力部队,这里肯定要将此地发展成为根据地了。邓为舆怎能不高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