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残剑断刀 二十节[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枪来刀往,一招一式全是狠招,招招致命。面对俩个强悍的日本鬼子武士的夹击,陈子辉已经开始招架不住,身处险境;陈子辉猛架开鬼子武士刀的同时,另外一个武士见机跃空而起迅速出手,劈下的刀势真狠;但这刀刚要接触到陈子辉身体一刹那,陈子辉身体顺势倒地连滚用这样最让人看不起的躲闪办法及时的躲过了鬼子这一刀。

陈子辉倒地躲闪的这几下可真让赵大军心惊肉跳,他在干掉和自己拼杀的鬼子后,本想立刻去帮助陈子辉解围;当他刚一移动身体就遭遇几个鬼子的联射;密集的子弹在他身体边来回尖啸。看起来刚才还安全的他此时的处境比陈子辉的情况更危险,几乎已经冲出这片残屋的赵大军也学起蚂蚱一样的动作跳来跳去,四肢着地,鬼子的射击还不算很精准,没有象他们是神枪手;可在鬼子密集的子弹下躲来闪去也称得上是险象环生;赵大军无法顾及这时正被日本武士用东洋刀狠命逼住苦苦抵挡的陈子辉;一武士居然在每劈出一刀后就大吼一声,另外一个也在使用阴招连连攻击陈子辉下三路,如果没有方长清几年的携提和指教陈子辉,他肯定没有能力和技法支撑住日本武士这样联手的拼杀。

象蚂蚱一样的赵大军被鬼子子弹压制跳回残屋后,看到鬼子这样卑鄙的行为,二话没说;大吼一声:“你奶奶的,老子刺了你这些狗杂种。”手里的凌厉刺刀也跟随人的冲力刺了过去。

吼叫劈杀的鬼子武士在赵大军刺刀刚要抵达背心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死亡的来临;赵大军不是孬种,在抗联里能被方长清看上提拔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杀鬼子有一套,敢杀鬼子,下手狠力道足。鬼子武士刚想返身退步回头看看,赵大军的刺刀已经带着凌厉的杀声;‘哧’的一声脆响刺进了武士的背心,刺刀带着雪亮的还没有沾上鲜血的刀尖又透出他的胸膛。

“啊。。。啊。。。。啊。。。。;”接连几声的惨叫,鬼子武士的东洋刀在自己抓刺出身体的刺刀尖的时候从他手里滑落在地上;对于鬼子这真是突然的一击,要命的一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抗联战士在被包围之下还有这样超强的战斗力,还用冷冷的刺刀把自己给捅穿。

在鬼子武士惨叫里赵大军抽身回手,把刺刀拔了出来;在拼杀的战局里,少了一个武士的攻击让陈子辉马上就感觉到了轻松,刺刀在他手里变得马上灵活起来:抡,挑,冲,就这么几下就让刚才下阴招的鬼子武士一命呜呼。他在鬼子衣服上擦了擦刺刀上的血,向赵大军只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意思好象就是:“好样的,兄弟。”

第一轮冲击失败,这是个残酷的现实。陈子辉仿佛已经听见冲四面增援的鬼子脚声,外面包围的鬼子也加强了射击。这样的处境开始让赵大军心急起来,他一心急就给了鬼子机会,他刚一抬身一鬼子用精确的瞄准射出了一发子弹。

“嘭”的一声和其它子弹不一样的响声;

“不好,是鬼子的狙击手;”话刚起陈子辉已经飞身体压在赵大军身体上,一发子弹刚好从陈子辉后腰部位穿透而过,如果没有半壁断墙挡了一下下压身体挪了一点,那陈子辉当场就会被子弹横向的穿透胸腔而死;虽然现在伤不是很重,但子弹造成的俩个血眼里也直冒鲜血。

赵大军看陈子辉因为掩护自己被鬼子击伤,心里又痛又后悔;“自己怎么这样麻痹大意呀?让参谋长为自己挡子弹,如果参谋长出了什么意外,我就算能活下去怎么在抗联兄弟前交代。”他迅捷的用抗联独特的方式给陈子辉包扎好伤口后提起驳壳枪闪到另一墙角找好最佳射击位置对准日军的狙击手“啪,啪”就是俩枪;

“大军,我们不能在等了。我掩护你冲出去,鬼子援军到了我们谁也别想出去。”

“参谋长,你掩护我冲出去还不如现在就枪毙我;”为刚才让陈子辉受伤后悔不已的赵大军看也没有看陈子辉一眼,只这样回了句后继续瞄准那些开始得意起身的鬼子射击。

陈子辉也支撑起身体,看见包围的鬼子在一个军官叫嚣之下看起来要开始发起攻击了;这些细节变化让他感觉鬼子的增援部队离这里不远了,这些鬼子想在增援部队强前消灭他们,好在增援而来的鬼子前面有炫耀的本钱。

“大军,还有多少子弹。”

“参谋长,我现在不到十发。”

陈子辉询问了一下赵大军的武器装备,他这样是要在鬼子增援大队到来之前做最后一次冲击;冲是自己给自己机会,不冲那根本就是没有一点机会。他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枪弹,不多了。如果再不利用这些不多的弹药去做想做的事情,光靠刺刀拼杀不会是这些鬼子的对手。

“大军,我们现在开始移动;我们去干掉前面的隐蔽在土墙那里的两名鬼子,或许还可以缴获一点弹药帮助我一把;”

“参谋长,你先休息一下。我先上,这次你就看我的。”赵大军说话间已经展开身影跳跃起来,边躲鬼子的子弹边快速的向土墙靠了过去;

陈子辉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咬牙行动起来,他不想让赵大军一个人在前面冲杀,他要在后面跟上给于火力支援,只有这样协调作战才有可能冲出去。他刚一冲到土墙就被残酷的景象几乎傻住了,土墙下面隐蔽的不是俩个鬼子,而是五个。赵大军也是在跳跃前进过去的时候,刚要射击就被一个鬼子抬起枪托狠狠一击把驳壳枪打飞。赵大军飞身一跃,狠命的抱住一个鬼子在地上是你翻来滚去的躲闪其他鬼子的刺刀攻击。他一会儿把抱住的鬼子翻过来压在身上,一会儿又滚动,这是在苦苦挣扎着等待意外的奇迹出现;赵大军这样来回翻覆中,短短时间几乎就要消耗虚脱,卡住他脖子的鬼子也在他翻滚的时候用一只手支撑住赵大军用牙齿咬耳朵的头,另一只手已经在摸索里抽出自己锋利的匕首;

陈子辉一过去就看见抽出匕首的鬼子,这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战友惨死在鬼子手里;一向很少有粗话的他也在瞬间吼出了:“他奶奶的,老子干死你这些狗日的鬼子;”手里步枪刺刀死力刺进了鬼子的后背,这一刺刀正好和赵大军刚才救他时候刺杀鬼子武士的结果一样。陈子辉这一刺刀下去,刺刀尖也正好又从鬼子前胸穿了出来,也没有带出一丝鲜血,鬼子再一声惨叫里结束了自己罪恶的生命;陈子辉看也没有看一眼,因为也没有时间去看,他这一刺之下的时间里,其他四个鬼子也已经围了上来。他从鬼子身体上拔出刺刀横枪挡击的时候看见赵大军从推开鬼子尸体站了起来;

“快解决掉这几个鬼子,我们就冲这里杀出去。”

鬼子已经端着枪晃动着雪亮的刺刀向陈子辉扑了上来去,鬼子没有开枪击杀他们是有原因的,前面文字已经讲明鬼子在刺杀中为什么会退掉自己枪里的子弹。

陈子辉和四个鬼子枪对枪的刺杀并没有因赵大军的加入而有所好转,腰背上刚才为掩护赵大军被子弹射穿的伤口在剧烈的拉扯下疼的撕心裂肺;陈子辉没有倒下,他在用一个中国人抗战到死的气节支撑着不属于自己的躯体,血一滴滴的从纱布里渗出流在腿上再顺着腿滴在黑土地上;赵大军也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忘记了用驳壳枪消灭这几个鬼子,人在紧急时候总会犯一些低级错误,当他捡起地上鬼子步枪加入对杀的时候只简单的想先干掉一个鬼子算一个;赵大军这样的想法在平时也不算什么大的错误,但今天他们遇见的对手太强大了,这些是日本横木旅团最精锐的巡逻卫队,这些鬼子也是当时残暴的小野一手调教出来的卫兵;除了很多是武士出身之外,这群鬼子从指挥官到士兵都是不怕死的,极端残酷的;屠杀县城里的老百姓的主力就是他们这支巡逻卫队干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