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方集团军群所属独立突击炮群

北方集团军群总司令 — 冯·勒普元帅(Leeb·Ritter·Wilhelm)



德军独立第659突击炮连


第659连作为国防军中第二个实战独立突击炮群于1940年4月8日组建。5月10日,法国战役开始时,部队在首任指挥官弗莱伊赫尔(男爵)·冯·温特·茨·弗劳恩贝尔克中尉的指挥下与丛亚辛地区突入法国境内。在扫清了进攻路线上法军的机枪碉堡和防御阵地以后,在福迈附近强渡马斯河。其后第659营的战斗足迹,贯穿战役的整个阶段,但在临近法国战役尾声的6月13日,连长弗劳恩贝尔克中尉被法军流弹命中战死。其后,部队一直驻留在法国休养,直到1941年2月才返回尤塔堡突击炮学校兵营驻地内进行人员装备的再次整编。6月初,陆军尤塔堡突击炮兵教导团所属的夏尔佩恩·施坦因纳中尉成为部队的新任指挥官。


1941年6月中旬独立第659突击炮连进入位于东普鲁士境内的进攻阵地,编入由格拉夫(伯爵)·冯·布洛克多尔夫·阿列斐尔特上将指挥的第2军(下辖第12,第32,第121三个步兵师)。6月22日,第659连伴随第2军的大部队越过东普鲁士境和立陶宛之间的边境线。在前线部队展开方面,第2军被配属给第16集团军,位于离集团军主力稍远的右翼。第659连奉命归属冯·蔡德利茨·克尔帕赫少将的第12步兵师指挥。


第659连的战斗历程大致可归结为:渡过梅美尔河以后前进至杜纳河,随后进入拉托维亚境内,于1941年7月8日,越过旧沙俄与拉托维亚国境线,进入俄罗斯境内,前进至伊利默尼湖以南地区遭遇大批苏军苏军。


8月10日以后,第659连加入进攻诺乌格罗得的战斗序列,8月下旬,接到第2军司令部指示,脱离第12师指挥。部队被转移到伊利默尼湖源头的洛瓦契河与珀拉河之间的地带,其后在没有得到任何休整的情况下进行了持续数月的连续作战。部队在德米扬斯克引来了第一个俄罗斯的冬天。


1942年1月,疲惫不堪的第659连的残余人员奉命回国。1942年10月以第659连人员的基础上新组建了独立第287突击炮连,随即被派往爱琴海中的罗德斯岛,被编入「罗德斯突击师」所属坦克营的第1连。


独立第659突击炮连车辆涂装和识别标志


很遗憾的我们未能提供能证明是「巴巴罗萨」战役期间第659连突击炮或是辅助车辆的历史照片。但关于突击炮,支援车辆的涂装,考虑到这一时期德军车辆涂装的基本规定和涂料使用情况,应该说只存在深灰单色的涂装。


铁十字国籍标志:沿用了自法国战役以来“整体尺寸偏小,条幅间隔较窄的”白色空心十字标志。涂装位置是,战斗室两侧偏前方,车体尾部偏左,共三处。


战术识别标志:表明突击炮兵单位的战术标志中央标有代表突击炮群番号的黄色阿拉伯数字。涂装位置推测为,车体前后左侧档泥板,共两处。


部队章:现有的资料已经确认到1942年10月组建的独立第287突击炮连的部队章,但此标志是否完全继承自前身的第659连尚不得而知。第287突击炮连的部队章可以表述为:四分割的双色涂装带边框盾牌中央标有马耳他十字。目前已知照片表明该部队的部队章存在两种涂装方式。

一,第287连组建时,红,白双色涂装,红色边框盾牌,中央黑色马耳他十字。

二,编入「罗德斯突击师」后,黄,红双色涂装,黄色边框盾牌,中央白色马耳他十字。


部队章推测:鉴于与第659突击炮连同时期组建的独立第660突击炮连的部队章是白色马耳他十字,那么第659突击炮连存在采用相同马耳他十字的可能性,就图案的组成元素而言,后继的第287连部队章上存在相同图案的变色,变形版本。因此,第659连在「巴巴罗萨」战役期间的部队章大致可以推测为四分割的白色,暗蓝灰车体底色,白色边框盾牌,白色马耳他十字。(但是我们尚不能确信事实是否如此。)



德军独立第660突击炮连


在部队番号上作为国防军中第三支组建的独立突击炮群,第660连和兄弟部队的第659连一样于1940年4月8日在尤塔堡南方的岑纳开始车辆接收和人员训练。配属第3步兵师在首任指挥官奥托·海因里希·托克梅特中尉的指挥下于5月13日向卢森堡方向攻击前进。法国战役结束后,部队转移到荷兰,为进攻英国本土的“海狮计划”实施准备。但随着“海狮计划”被无限期搁置,第660连也于1941年初转移至东普鲁士境内。


「巴巴罗萨」战役开始时,第660连与兄弟部队的第659连同属阿列斐尔特上将指挥的第2军。第660连划归第121步兵师指挥,师长莱恩茨雷少将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即已获得代表普鲁士军人最高荣誉的蓝色马克斯,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步兵指挥官。


第660连的战斗历程可归结为:伴随第121步兵师进入立陶宛,渡过梅美尔河后,推进到达尔加布比里斯(今拉托维亚境内杜纳堡市)。在此地渡过杜纳河进入苏联境内,在攻克普斯科夫(今普列斯卡瓦)后暂时得到休整,随即推进至鲁加一带前线,进攻目标直指列宁格勒。


苏军为缓解列宁格勒正面的压力,向正在猛攻的德军实施反突击。第660连奉命在斯塔拉雅·鲁萨进行阻击战斗。苏军最终未能达成战略目标,9月起,为配合中央集团军群夺取莫斯科“台风战役”,列宁格勒正面的北方集团军群进攻部队转入包围作战态势。同时包括第660连在内的北方集团军群所属相当部分的部队挥师南下,被调去参加莫斯科战役。第660连在台风战役期间最终前进地点是加里宁。在有关加里宁附近战斗的资料中,也留有该部队的战斗记录,第660连的塔尔欣斯基少尉的突击炮在公路上,为掩护后撤的步兵,单车正面冲向与当时给德军带来极大震撼的T-34型坦克集群,经过短暂交火后,击毁T-34与BT坦克各1辆,随后被后续的T-34发射的炮弹命中起火,少尉和乘员在弃车时倒在苏军的机枪下。这场发生在茫茫雪雾中的战斗场面被随行的陆军PK人员及时抓拍下来,珀茨恩出版社于80年代出版的《Panzer in Russland》一书中即发表当时了连续抓拍的照片。由于照片相当模糊,只能依稀判断出突击炮是A型,而且突击炮的冬季涂装使部队章等标志甚至连国籍标志都无法得到辨认。


12月中旬,接替托克梅特中尉担任第660连长的巴尔克莱依中尉指挥部队在俄罗斯的冰天雪地中抵御着苏军优势兵力和的反击。


1942年1月初,在俄罗斯冬季作战中损失了全部车辆的独立第660突击炮连残余人员撤回德国本土。1942年3月,原第660连的部分人员被编入独立第600突击炮营第1连。


独立第660突击炮连车辆涂装和识别标志

部队章确认为的白色盾形边框内的白色马耳他十字组合图案。该部队车辆的涂装结合当时的战况和使用惯例,推测为是的深灰单色。车体上涂有带部队番号阿拉伯数字的突击炮兵战术识别标志,与第659连相同的白色国籍标志。



独立第665突击炮连


国防军中第四个组建的独立第665突击炮连于1940年5月9日在尤塔堡组建。完成整编和人员训练的该部虽于6月10日在萨福林艮地区投入法国战场,但西方战役第二阶段也已接近尾声,第665连在相对平静的罗莱努·沃季战区象征性的“战斗”了一周。其后调往比利时南部的蒙斯。


「巴巴罗萨」战役期间该部的战斗历程鲜为人知,战役开始时和第667突击炮连一同划归第28军指挥。首任指挥官施普莱耶亚中尉在夏季的伊利默尼湖附近的战斗中战死。1941年末,部队从前线撤回国,于1942年3月,整编为独立第600突击炮营第2连。


独立第665突击炮连车辆涂装和识别标志

车辆涂装判断为深灰单色,其他情报基本未留下任何记录。亦有说法该部的部队章是“普鲁士鹰爪中紧抓的突击炮”的图案。而这正是日后独立第600突击炮营的部队章。



独立第666突击炮连


当德军先期组建的几个独立突击炮群正在法国战场上伴随步兵激烈战斗的5月20日,国防军第5个组建的独立第666独立炮兵连在岑纳编成。首任指挥官是原第2炮兵教导团的阿尔弗雷德·缪拉中尉。缪拉中尉在几年后获得了橡叶骑士十字勋章,也是二战德军中最杰出的突击炮兵之一。


当部队完成整编时,法国战役已经结束。第666连移动至比利时海岸地带为进攻英国作准备,“海狮”在实质上被取消后,部队于1941年2月抽调至东普鲁士,划归第206步兵师指挥,在阿利斯训练场继续进行训练。


1941年6月22日,独立第666突击炮连从进攻发起地点— 比埃肯缪尔(现俄罗斯海外领土,属加里宁格勒州)伴随半个月前配属的由波恩施德特少将指挥的第32步兵师下属第94步兵团迅速越过维斯托西奥湖北岸地带攻入立陶宛境内。


尽管维斯托西奥湖周围地带的地表柔软,较大程度地影响装甲部队发挥其机动性能,但第666连在仍旧在6月22日当日推进了约40千米,抵达维尔卡维斯斯基与马里安波利之间的干线公路。24日推进到梅美尔河,第32步兵师的工兵团在卡乌纳斯搭起承重20吨的舟桥后顺利渡河。


7月上旬抵达卡希纽西契伊时,战斗力已减少到不足两个排的编制,突击炮可动数量仅剩下2辆,需修理2辆,全损2辆。进入拉托维亚后,第666营在科拉斯拉瓦渡过达乌加瓦河。进入俄罗斯境内后,在萨利扬冒着对岸苏军漫天的压制炮火下,突击炮和辅助车辆强渡水深达90cm的河流,成功的突破斯大林防线。


7月11日,第666连脱离第32步兵师指挥,配属第121步兵师。同师当时正由维恩德尔少将接替战死的原师长莱恩茨雷少将。突击炮连编入第121师的先遣战斗群于19日支援第407步兵团攻克科拉斯诺市。


7月24日,第666连被编入在赫尔姆地区战斗前进的第2军先遣战斗群。同战斗群的主力是由冯·蔡依德里茨少将指挥的第12步兵师下属第89步兵团。突击炮分队被赋予的任务是搭载一个步兵连穿插到维尔基埃·鲁克以北的洛科涅,抢在苏军抵达之前,夺取洛瓦特河上的铁桥,守住桥头堡,直到战斗群抵达。24日,血战之后的第666连夺取洛瓦特河铁桥驱散了守卫的苏军。第2军先遣战斗群赶到后完成了对赫尔姆地区苏军的合围。


不等包围圈内战斗结束,8月5日,第666连被紧急抽调至北方数百公里以外的伊利默尼湖西岸的第16集团军。由重装备运输车装运的突击炮连行军数日抵达目的地后,可动突击炮数量已下降到3辆,随后暂时划归同样消耗严重的第659突击炮连内由比列菲尔特少尉指挥的第1排,当时比列菲尔特排已经没有任何一辆可以投入战斗的突击炮。


8月10日,两个突击炮连的混合战斗群抵达姆什加前线地区,接受弹药和油料的补充后立刻投入伊利默尼湖东岸的最前方战线,突击炮伴随第21步兵师第45团的步兵们向位于该地的西姆斯克发动攻击,目的是从侧翼支援正在攻击伊利默尼湖北端战略要冲诺乌格罗得的战斗。


诺乌格罗得的战斗告一段落之后短暂休息几日,得到部分车辆,人员补充的第666连被配属给由第21师冯·格拉索少校率领的战斗团攻克位于列宁格勒至莫斯科之间铁路枢纽和战略要冲—特乌德沃。其后第666连的战斗序列暂时分为两部分,第1,第2排伴随赫尔莱因少将指挥的第18汽车化步兵师返回列宁格勒战区。第3排则随着由施珀恩汉默中将指挥的第21步兵师暂时驻留在沃尔霍夫。


8月28日,第666连各部被召集回第2军,突击炮和辅助车辆在俄罗斯秋季特有的瓢泼大雨和随之而来的泥海中艰难的跋涉,回到夏季曾经奋战过的赫尔姆地区已是9月9日。集中后的部队配属给第12步兵师,连月苦战的部队得以进行「巴巴罗萨」战役发动以来第一次长期休整。在和煦的阳光下度过难得平静而悠闲的整个9月后,得到充分物资补充的第666连于10月9日领命出发。突击炮群再次分为两部分,1排配属第27步兵团,2排,3排配属第48步兵团,投入塞里戈利湖西南方面的战斗。


10月17日,所属各部重新召集后的第666突击炮连伴随第27步兵团第3营向库尔迪克攻击前进。苏军的炮火出人意料的猛烈,前沿苏军埋设的雷场造成突击炮群前进受阻,指挥官缪拉中尉乘座的突击炮碾上地雷,履带被炸断,由于是步兵雷幸无重大人员伤亡,伴随前进的Sd.kfz.253轻装甲通讯观察车则不巧压上了一颗大威力的反坦克地雷,驾驶员和两名通讯兵当场毙命。缪拉率领突击炮兵救出伤员后在枪林弹雨中,以弹坑做掩体一边匍匐一边摸索着撤出雷场。中尉随后向冯·蔡德利茨·克尔帕赫少将建议避免突击炮在雷场中强行通过,并撤出已在雷场中战损抛锚的车辆。得到师长同意后,缪拉亲自登上回收车辆率领维修部队,在工兵的配合下,借着日落余辉,从雷场里拖出三辆动弹不得的突击炮。冲在最前头的两辆靠苏军战线太近无法回收,不得已只能遗弃。第666连就凭借着幸存的三辆突击炮在10月剩下的日子里艰苦战斗。


11月11日,缪拉中尉接到调令,返回原籍的第2炮兵教导团。指挥权交由继任的格恩泽凯中尉。


12月末,第666突击炮连向西攻击前进至普斯科夫(今普列斯卡瓦)与斯塔拉雅·鲁萨之间的多诺地区,随后又在伊利默尼湖以南地带阻击苏军在列宁格勒侧翼发动的反击。进入俄罗斯后的第一个冬天就在无尽的雪地拉锯战中渡过。


1942年3月,突击炮越过注入伊利默尼湖的洛瓦契河上冻结的冰面,被抽调去参加德米扬斯克解围作战。


1942年复活节的第2天,第666连随同该战区唯一的装甲部队—由弗莱伊赫尔·冯·梅森巴赫中校指挥的独立第203坦克团1营向包围圈内发动攻击,但在优势苏军压制炮火下和设置巧妙的反坦克炮阵地面前无功而反。装备和人员损失惨重,刚得到全额补充的第666连的7辆突击炮中全损5辆,连长格恩泽凯中尉身付重伤。这一仗几乎摧毁了突击炮连的战斗力。4月上旬,得到紧急物资补充的第666连在新任连长林凯中尉的率领下重新投入德米扬斯克解围战,攻击开始后不久林凯中尉负伤后撤,部队在纳乌泽少尉的指挥下突入德米扬斯克包围圈。


其后,由继任连长菲阿赫鲁特中尉指挥的独立第666突击炮连在德米扬斯克包围圈内被整编为独立第184突击炮营第1连。


独立第666突击炮连车辆涂装和识别标志

车辆依旧是同时期的标准的深灰单色涂装

部队章是由首任连长缪拉中尉选定的“三个以同心环形围绕排列的阿拉伯数字‘6’图案”。德军部队章中将阿拉伯数字以此种方式排列的图案还是相当多的。

第666连的部队章长期以来仅在官方资料的德军部队编制序列中出现,最近非常偶然的在一些摄影注释为‘纪念西方战役’的明信片上发现刻有白色盾形边框内的三个以同心环‘6’的图案。非常遗憾的的是摄影主题明确标注为“此突击炮(车辆)属于独立第666突击炮连”字样的照片非常稀少,在这些图案或光线不十分鲜明的照片上,也无法确认到车辆上是否涂有部队章。

在一些1940年时期拍摄的该部队所属车辆的照片上,可以确认到以下一些识别特征:国籍标志在战斗室两侧偏向前方涂有四边长度较长,条幅宽度较窄的白色十字。其后方是横向并列装备的两个预备负重轮。预备负重轮连同其安装架是第666连的标准装备,但此做法是否沿用至东部战线,目前尚不得而知。

在一张摄于1941年6月22日的照片上,从涂在Sd.kfz.253车体正面左下方的车辆登记号码上判断出属于同部队,除此以外未确认到其他识别标志。


独立第667突击炮连

该部队在「巴巴罗萨」战役开始时隶属北方集团军群,关于其战斗历程,车辆涂装和识别标志等请参考相关记述。


独立第659,第660,第665,第666,第667突击炮连识别标志的共通特征

这几个突击炮群都属于德国国防军初期组建的一系列带有试验性目的的战斗部队,在车辆的涂装,战术识别标志方面都存在若干共通的特征。但这些早期的突击炮群留存下来的照片相当稀少,因此仅就已确认识别标志进行介绍。

国籍十字标志存在大小尺寸和条幅粗细的区别,但颜色均为白色条幅内部空心的十字。在一些由陆军PK人员拍摄的同时期的黑白记录影片中,确认到有关白色国籍十字标志的组合方式。一)空心间隔较宽,中等大小尺寸的十字和乘员书写的车辆昵称,二)空心间隔较窄,条幅细长的十字和两位阿拉伯数字炮号码。此外,一同摄入照片的Sd.kfz.253半履带式指挥车后部乘员出入舱门上涂有战术识别标志。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战术识别标志采用的是表示为坦克单位的「菱形」上搭配表示炮兵单位的「箭头」图案,用此标记来表示突击炮单位在德军中的广泛使用是在1943年下半年以后。

部队章在这一时期很少涂装在车辆上,某些照片上依稀可以观察到在突击炮上有类似部队章模样的图案存在,但尚不足以清晰确认。

III号突击炮上涂装的战术识别标志除了前述的特殊例子以外,仍旧是以1943年中期以前广泛使用的「环形履带」加代表火炮的「两短一长的三条竖线」组合图案为主流,在「环型履带」中央标有表示部队番号的三位阿拉伯数字。



独立第185突击炮营


1940年8月10日,独立第185突击炮营和第184营作为德国国防军内首批以营为规模的突击炮单位在岑纳组成,首任营长是利克斐尔特少校。完成人员,装备整编的第185营于11月初移动到东普鲁士境内,先后驻扎在布伦斯堡和海因利根巴依尔地区,并在施塔布拉克陆军操练场内进行突击炮的驾驶和射击训练。


「巴巴罗萨」战役开始时,与其他各独立突击连被集中配属给中央集团军群右翼的第16集团军相对,独立第185突击炮营被配属给集团军群左翼,由冯·屈希勒大将指挥的第18集团军所属冯·勃特上将的第1军。从北方集团军群的机械化部队兵力配属情况来看,3个装甲师集中在中央方向担任战线正面主攻的第4装甲集群,其两翼各集团军配属突击炮群。


开战前部署在梅美尔兰省赫依得刻鲁克地区的第185营在6月22日,担任第1集团军的攻击先锋进入立陶宛境内。突击炮群向东北方向进军,未经较大战斗即途经夏乌里扬,抵达约尼斯基司和布瓦斯卡之间的旧立陶宛和拉托维亚国境线。6月27日,第18集团军指挥部指示第1军派出先头部队,夺取并确保拉托维亚首都利加附近的桥头堡阵地。第1军迅速组成了以下辖由克雷菲埃尔中将指挥的第1步兵师所属第43步兵团为主力的战斗群,同时编入的第185营是该战斗群属下唯一的装甲单位。


突击炮群在战斗初期主要从事战斗群侧翼的掩护任务,在粉碎了苏军侧面突击的企图以后,由盖斯勒中尉率领的第3连5辆突击炮搭载少量步兵于29日1020时突入利加市郊西部,并迅速通过横贯利加市内的达乌加瓦河(杜纳河)上的苏军临时搭建的舟桥,抵达靠近市区的河东岸。不久后苏军突击队对舟桥实施爆破,桥被炸毁。盖斯勒中尉指挥突击炮和步兵在相邻的一座铁路桥周围布防,突击炮呈扇形散开布置,步兵警戒着河面和阵地周围的战况,随即盖斯勒中尉向战斗群指挥部报告「桥头堡已经确立」的消息。不久后,桥东岸利加市区内的苏军向桥头堡阵地发动攻击,并伴随以大规模炮兵射击,并乘时对铁路桥实施爆破。大桥虽经历了炸药爆炸和炮弹直接命中,但并未立即倒塌,而是挺立了48个小时。事后证明这48个小时对于桥东岸的第185营3连的人员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后续跟进的第3连所属Sd.kfz.252弹药输送车上的驾驶员数次想将车辆开到对岸进行弹药补充,但都被苏军的炮火压制和桥梁中央被爆破的巨大弹坑所阻碍而不得不返回西岸。由于缺乏有效的渡河手段,弹药始终无法供给到河对岸的第3连手中。


随后的两天内,苏军的攻势日渐激烈,在第一天就打光了所有的炮弹后,突击炮乘员依靠车载的MG34和MP40,加上手榴弹又支撑了一天一夜,最后不得不放弃突击炮和小小的桥头堡阵地,第3连人员和幸存的步兵在在盖斯勒中尉的率领下爬过摇摇欲坠的铁路桥,撤回达乌加瓦河西岸,盖斯勒凭借这两天的英勇表现于1941年8月21日获颁骑士十字章。7月1日中午,由乌拉斯伯尔格上校指挥的第667工兵团在空军斯图卡俯冲轰炸机的掩护下,在达乌加瓦河上搭建起舟桥。第3连突击炮乘员率先返回东岸,夺回一天前暂时放弃的突击炮,迅速补充完弹药和油料以后,伴随第1步兵师战斗群攻入利加市区,战斗至当日傍晚,战略要冲,拉托维亚首都利加市落入德军手中。此地区的苏军在苦痛的1941年7月因利加失陷而被切断后路,最终面临全歼的命运。三年后的1944年,在同一地区苏军发动了「库尔兰」战役,经过血战夺回利加,并最终获得战役胜利。


另一路,第185营1连,2连和营指挥部在达乌加瓦河上游的亚乌涅尔加瓦地区利用友邻部队的舟桥渡河,作为第18集团军的先锋突击群一路向东攻击前进。在丘得列科瓦一带照例借助舟桥渡过维埃利加亚河进入俄罗斯境内,随后部队向北方行军,目标指向爱沙尼亚。


第185营占领佩普斯湖以西的多尔帕特后,以克拉夫特中尉率领的第2连为先头部队继续向北行军抵达湖岸的姆斯托瓦。此地距离巴伦支海仅有不足10公里的路程。


在利加耽搁数日的第3连被抽调去攻击已位于战线后方的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市。第1,第2连则被派遣到纳尔瓦河方向。纳尔瓦河也是爱沙尼亚和俄罗斯的旧国境线。营部在纳尔瓦市北郊的赫尔曼斯布鲁克渡过纳尔瓦市,再次进入俄罗斯境内,并攻至面临列宁格勒和克隆施塔特的芬兰湾沿海城市彼德霍夫。同市长期以来以彼德大帝修建的夏季行宫而闻名。


在漫长的行军战斗过程中,8月25日,第2连的克拉夫特中尉在科特里南方的战斗中以突出的表现于9月29日获颁骑士十字章。在第185营的获勋表彰者内获得骑士十字章的人员也只有1941年中克拉夫特中尉和前述的盖斯勒中尉这两人。克拉夫特上尉在1942年夏天继利克斐尔特少校之后担任第185营第二任指挥官。


独立第185突击炮营在整个「巴巴罗萨」战役时期的战斗至此划上了休止符。在攻克彼德霍夫以后,部队移动至后方的瓦尔戈沃进行休整。其后有传闻参与了初期的列宁格勒包围战,但部队到1942年夏秋为止的战史记录尚未见详细记载。


独立第666突击炮连车辆涂装和识别标志

该部队的车辆依旧是同时期的标准的深灰单色涂装

第185营的部队章由首任营长利克斐尔特少校亲自选定,由于少校本人出生和成长在汉堡,故此部队章的图案采用了与汉堡有着深厚历史因缘的古代中世纪城堡和护城河的组合标志。以下提供的部队章图案是该部队的公式标志,到目前为止尚未确认到「巴巴罗萨」战役时期该部队在短身管III号突击炮上涂有此标志的历史照片。但按照突击炮部队的惯例,部队章会以较大的尺寸出现在营,连长级指挥官的Sd.kfz.253指挥车和营,连的直属单位车辆上,喷涂位置通常会在车首右侧偏下部位。有关历史照片和涂装样例可参见第197突击炮群的Sd.kfz.253指挥车。


在整个北方集团军群所属突击炮部队中,能够清晰的确认到的有关战术识别标志和历史照片的部队也第185营。 这些历史照片来源于二战中德国著名外交新闻官保尔·卡雷尔(Paul Carrel)编撰的东部战线照片资料集「Der Russlandkrieg」。资料集中有一张注释为“突入拉托维亚首都利加市的突击炮”的照片。从这辆短身管III号突击炮的战斗室侧面可以非常清晰的确认到白色的「三角形」标记和大写英文字母的炮编号。最初我们只能通过照片的拍摄记录再结合战史资料判断为是第185营所属车辆,在确认到涂有「正方形」标记的车辆的照片以后,有关第185营所属各连的标志区分问题则变的逐渐明朗化。当我们收集到「三角形」和「正方形」的连标志以后,剩下的一个连标志按照德军营编制的惯例,推测为「圆形」。但未找到能确认到的「圆形」标志的实车照片,正当本文在编撰时,终于得以发现涂有「圆形」标记的突击炮,得以提供给各位读者。


剩下的课题是如何将这三种标志同第185营所属的三个连车辆对上号。从已知的“大德意志”装甲掷弹兵师所属GD坦克团编制序列中可以得到很好的对照参考。在GD坦克营内各连标志序列上,第1连为「正方形」,第2连为「圆形」,第3连为「三角形」。从这点出发,再结合第185营的战史记录,就可以证明那辆“突入拉托维亚首都利加市涂有「三角形」标志的突击炮”是属于第3连的车辆。同时第185营车辆的归属也得到了有力的历史证明。


各连区分标志的喷涂部位通常在:车体右侧前后上翻式档泥板,战斗室两侧后上方。作为一个特例,近年在俄罗斯的圣彼德堡(旧列宁格勒)附近河中打捞起的判断为第185营第1连所属的III号E型突击炮,其「正方形」连标志甚至喷涂在主动轮上。类似这般在车辆上详尽的喷涂标志的理由尚的不到任何历史佐证,但的确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德国人严谨(甚至有点儿固执)的作风。


在前述的北方集团军群所属其他独立突击炮连涂装共通项目中表示“突击炮兵”单位的兵种识别标志在第185营车辆的照片里未能得到确认。


与坦克单位采用的阿拉伯数字“车辆编号”不同,突击炮部队的编号在战争的初期阶段 是以大写英文字母来表示炮号码。这也充分表明早期的突击炮战术运用完全沿袭了传统炮兵的战术规则。第185营车辆的炮号根据突击炮群连级别炮(车辆)定额指标的规定,采用大写的“A”-“F”英文字母。涂装部位是:战斗室左右两侧前方(尺寸较大),车体后部发动机手摇启动口舱盖(尺寸较小)


关于辅助车辆上号码的相关使用情况方面,按照突击炮群连级别车辆定额指标,用于突击炮的指挥,观测用Sd.kfz.253每连应该拥有4辆,我们只在一张此类车的照片上观察到涂有“3”字样的阿拉伯数字。至于Sd.kfz.252弹药输送车的号码由于缺乏照片样例,故此难以推测。

国籍十字章以尺寸较大的白色细长线条方式,喷涂在战斗室两侧9mm厚倾斜附加装甲板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