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 第六章 战徐州 第七十七节 寻找如兰

仪云尖兵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size][/URL] 刘大枪没想到自打加入火军后还可以拿到不少的银饷,虽然这样可以很轻易的招募到士兵,刘大枪对这样的做法却不赞同,他很奇怪赵东为何不对士卒晓以民族大义。刘大枪认为只有让手下知道是在为大义而战才成。这样的军队才有凝聚力,靠金银来维持的军队是不能团结在长官周围的。他几次找到赵东,提醒应该加强士卒的思想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


刘大枪没想到自打加入火军后还可以拿到不少的银饷,虽然这样可以很轻易的招募到士兵,刘大枪对这样的做法却不赞同,他很奇怪赵东为何不对士卒晓以民族大义。刘大枪认为只有让手下知道是在为大义而战才成。这样的军队才有凝聚力,靠金银来维持的军队是不能团结在长官周围的。他几次找到赵东,提醒应该加强士卒的思想政治工作,多对士卒讲讲民族大义。

赵东也知道刘大枪说的有道理,他本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在那么艰苦的情况士卒依然跟随着和他相濡以沫,就是因为那些士卒相信自己是为了大义而战。

赵东以暂时没有这方面的人手为由推开了刘大枪的建议,要想做士卒的思想工作确实不是易事,赵东也有无从下手的感觉。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赵东没有对刘大枪言明,那就是赵东认为军队的凝聚力固然重要,可一味的强调民族仇恨终究不是好事。而且赵东根本就没想过要军队团结在以自己为核心的小圈子里,军队应该只是对国家负责的,而不是效忠与某个人或者某个组织。在军再大肆的安插思想政

治人员给士卒洗脑(众所周知的原应就不举例说明了)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这样军队会沦为某人或某组织的工具,一旦国家内部有什么变动或者是改朝换代的话,整个军队就会卷入,那造成的破坏可就大的多了。所以赵东以为还是把军队和政治隔离的好,这样万一国家高层有什么变动,影响也只是局限在几个政客身上,而不会波及军队。再着说现在做这事情还为时尚早,政治还是距离自己很遥远的事情,现在应该一门心思的把生产搞上去,把军队建设好才是正道。


从开春到现在还没下过一场象样的大雨,干旱的苗头已经显露了出来。赵东这几天一直急着做抗旱的准备,可百姓们并不心焦。干旱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武曲星君”转世的赵将军拿刀子吓唬吓唬龙王老爷,自然会下雨的,所以百姓对今年的旱情还是很乐观的。

赵东找的知府江卫青,询问抗旱的准备工作。江卫青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含蓄的表示要赵东使用神力来降雨。

赵东真是哭笑不得,说道:“大人呐,我哪里有什么神力,大人你可不要相信市井的那些谣言,这等怪力乱神的话怎么能信。”

江卫青一面练习书法,一面说道:“这市井的谣言我是从来不会相信的,只要将军再显神威,命龙君降雨就是了。”

赵东苦着脸道:“我哪里请得动什么龙君。”

江卫青凑近赵东神秘的说:“有了将军,以后扬州就再也不怕什么旱情了。将军放心,这等惠及万民的恩德百姓是不会忘记的。将军不知,现在城中的百姓正在募集银两,准备建一座”武曲庙“,到时候万民朝拜,香火一定会很旺的。”

看来江卫青也是真的相信自己是什么什么神仙转世的说法,很有必要对他说说基本的科学常识。赵东说道:“其实这下雨也不是什么神秘的事情,我来对大人说说这下雨的事情。怎么说呢?对了,咱们平时烧水的时候,锅子热了,锅盖上就有水珠滴下,下雨也是这个道理。”

江卫青道:“锅子?嗯,下雨肯定和这差不多,天圆地方么,天就象锅子一样扣在地上的,这个我是知道的,神仙就住在天上。”

赵东头都大了,继续说道:“我不是说天是象锅子那样的,我是说下雨的事情,在下雨不是什么天上的神仙掌管的。”

江卫青点头道:“下雨的事情么自然不是天上的神仙管的事情,这明明是东海龙君的份内之事。”

“怎么又说到东海龙君了,不是那样的,而是……而是……哎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呢?”

江卫青也很好奇象雨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又隐约的感到这不是自己应该知道的事情,这样的“天机”哪是自己这样的凡夫俗子可以知道的,急忙打断赵东说道:“将军不说了,我已经明白了。”

赵东很纳闷为什么自己还没说他就明白了,这样的事情已经有好几次。每次都是自己要解释的时候对方就说明白了,真是奇怪。

“你真的明白了?你是怎么明白的?你明白什么了?”

江卫青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我是真的明白了,我什么都明白了,将军不必说了。”

“真的不要我说了?”

“不要说了。”虽然江卫青也很想知道下雨的事情,可出于对“泄露天机”这样违反“天条”的事情的恐惧还是不想让赵东说出来。

其实赵东也不知道他明白什么了,只好说:“既然大人已经明白了,那这抗旱的事情如何办理。”

江卫青轻轻一笑,说道:“这样的事情还是将军你亲自办理的好,不论将军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的。”

既然知府能大力的支持,赵东也就满意了,抗旱也无非就是修葺水渠,开凿水井,别无他法。至于再象去年那样求一次雨是不可能的了。

于是赵东又一次的招募民夫修葺水渠,把城东,城北、城南地方水渠加长,以灌溉更多的田地。而城西不易引水的地方就只能开凿水井了。

在古代开凿水井是一件很复杂也很烦琐的大事情,不仅要勘察水脉,还要请先生查看风水,再看了黄道吉日才能破土动工。要不然惊动了土地神就是凿了井也打不出水来,还要防止冲撞了太岁,在太岁头上动土是民间最忌讳的,会惹上灾祸的。

而赵东根本就不理会这些讲究,看哪里合适就在哪里动土开工。百姓对他的做法也表示了极大的宽容,毕竟“武曲星君”才是正神,连龙王老爷都畏惧赵东,还要听他的号令说叫下雨就下雨,那些土地太岁一类的只能算是毛神,在“武曲星君”面前根本就提不起来,也就不足为惧了。

在宋代已经有了传统的冲击式(就是现在的顿钻法的雏形)凿井法,具体的操作方式就是设立木质碓架、由人在碓架上一脚一脚地踩动(捣碓),运用杠杆原理,带动锉头上下运动凿进。只是这种方法速度很慢,开凿一眼水井最少也要半月的工夫。

赵东看到这样原始的开凿方法后,又设计了一种带有机械装置的锥井机,就是利用人力和弹力进行工作的原理,在锥具上加装了可以把动能和势能相互转换的装置。把锥具的上端系在一个巨大竹弓的弓弦中间,凿井的时候利用人力使锥具下行向下凿进,同时也使弓弦向下拉,这样就储蓄了一部分弹力。锥具返回上行就利用弓弦的弹力使它向上。这样大大的降低了凿井匠人的劳动强度,也使开凿的速度提高了不少。(其实这中开凿水井的方法最早出现在元代)

由于大规模的开凿水井,一些工匠和凿井工人又发明了利用牲畜力开凿的方法。在井架的上端横轴上(原来人站立的位置)装一个竖齿轮,旁边立一根大立轴,立轴的中部装上一个大的卧齿轮,让卧齿轮和竖齿轮的齿相衔接。立轴上装一根大横杆,由两匹滇马拉着横杆转动,经过两个齿轮的传动,带动井锥上下运动。这样就完全解放了人力,使得开凿一眼水井的时间缩短到了四天。

水井开凿好后,只要再砌上砖石,就有架上水车汲水了。受牲畜力凿井的启发,人们又在水车上也安装了利用牲畜力的装置,大大的提高了汲水量,只要套上牲口就可以没日没夜的汲水了。

眼看着水井的开凿工作已经步入了正轨,赵东也就宽了心,相信今年就是有旱情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了。自从自己成亲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如兰的消息,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赵东心里惦记着如兰,偏偏身上琐碎的事情太多,实在是脱不开身。想来想去,就找来三黑,让他帮着打听打听如兰的消息。

自从唐小虎在剿匪中立功升为队长后,三黑在他面前就感觉抬不起头来,心里却是一百二十个不服气,发誓一定要把唐小虎比下去。好不容易这次将军委派了差使,认为这是个立功受奖的好机会。急忙把小伙伴们招集起来。

三黑对着他的伙伴说:“这次将军也给咱们派了差使,咱们几个一定要好生去做,叫了差就可以把唐小虎他们几个比下去了,都打起精神,跟我去找如兰姐姐。”

这十来个半大的孩子哄然称是,把这事情当作神圣的任务来完成。

三黑和他的伙伴儿们按照赵东所说的去寻找如兰,在禅智寺周围不住的转悠。一连找了几天也没什么消息,孩子们很是丧气。

三黑心气正高,说什么也要赵东如兰,好立功受奖把唐小虎比下去。说道:“找个人有什么难的,我们一定要找到如兰姐姐。今天晚上我们就守在各个路口,找不到人谁也不许回去。”

于是这些孩子散开,把守住附近的各个路口,只要如兰现身就一定会被他们发现。

其实如兰就住在附近,只是一直在不远的一个织造坊里做工。因为如兰从小就没学过纺纱织布这些女工,所以每天早出晚归。由于手慢今天一直做工到了戌时才完成作坊主的生产定额,走出作坊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想着自己还要回到住所生火作饭,也不知要忙到几时才能休息,不由的有些怅然。

三黑就守在巷子的这头,他也只见过如兰几次,又是夜间,远远的见到一个女子的身影,也不知道是不是如兰。生怕错过了,急中生智喊了一句:“如兰。”

如兰正在前行,听到有人呼自己的名字,不加思索的应了“是哪个?”

三黑见真的是如兰,心中大喜,急忙打了声呼哨,是在通知同伴自己找到目标了。其他的孩子听到三黑的信号急急的往这么赶过来。如兰隐约见是个半大的孩子,也就没有在意。

这时候,小巷的那头闪出三个黑影,其中一个道:“原来小娘子叫做如兰,真真的是好名字,我一听到这名字骨头都酥了。”

这三人都是附近的登徒子,附近有名的地痞无赖,专门喜好惹是生非调戏妇女。今日见如兰独身夜行,忍不住上来调戏。

“小娘子在哪家作坊做工?跟爷说了,我去看看你。”

“做的什么鸟工,哪里有陪爷几个快活,来陪爷几个消遣消遣,岂不比做那苦工爽快,哈哈。”说着就上来拉如兰的衣袖。

如兰平日里也见过这就个无赖,都是躲的远远的,今日这四下无人的,怎么是好。如兰正在想着对策就见他毛手毛脚的来拉,急忙闪躲过,不住的高呼救命。

那无赖见如兰大声呼喊,一把把她抱住了,就往巷子里边拖。

三黑也知道如兰和将军的关系非同一般,听到如兰惊恐的叫声,再也顾不得考虑能不能打得过这几个人,快步上前,一脚踹在那无赖的腰上。

那无赖一个趔趄,放开了如兰,见是个毛孩子,骂道:“哪里来的毛崽子,敢怀爷爷的好事,老子打死你。”说着一拳打过。

三黑一个虎跳闪在一旁,那两个无赖也过来帮忙。好在三黑受过神机营的训练,身体灵便,这几个无赖也打不到他。如兰早就吓的哭了,见无赖不再纠缠,也顾不上许多,哭着离开。

三黑见如兰走远,也无心恋战,寻个空子,撇下那几个无赖去追如兰。那三个无赖也骂骂咧咧的走向巷尾。

这时,三黑的伙伴赶了过来。三黑指着远处的那几个无赖对他们说:“你们去盯着那几个坏人,就是他们欺负如兰姐姐的,一个也不要漏了,我先去跟着如兰姐姐,一会在这里汇合。”

一个孩子听有人欺负如兰,恼着脸说:“敢欺负如兰姐姐,定叫他们好看,一会去掏他们的狗窝,给如兰姐姐报仇。”

三黑急急忙忙跟上如兰,眼看着她拐几了一个门洞,一会屋子里点上了灯火,这才放心。在大门上画了个白圈儿留做记号,赶到汇合的巷子去等同伴。

一直到了后半夜,三黑他们才等齐了人手。“怎么样了?”

“都做好了,这些家伙都喝的醉醺醺的,回到狗窝睡觉了,我们已经在他们的门上打了叉儿了,好认的很。”

在自己人的门上画圈儿,在敌人门上画叉儿这也是三黑他们在神机营学到的技能之一。

“走,咱们一个一个的去掏他们。立功了将军会赏咱们的,奶奶的,叫唐小虎他们也不敢小瞧了我们几个。”

这些孩子一个个的象要做什么大事情一样,挺胸消失在夜色中。


*这章本来不只有这么点儿字的,今天晚上要上传的时候出了点岔子,把原稿销毁了。心里郁闷的要哭了,这可是我辛苦5个小时的结晶啊,就这么了。只凭着记忆写了这么多,眼看着就要到12点了,为了不食言,先把这些传上来,后半夜再传一章补偿大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