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狱警的职场经历[斑竹已阅]

蓝卒子 收藏 16 974
导读: 从考上学校的那一天起,我们每个人就都知道了自己将去向何方。 我们不必担心将来的就业问题。作为“**省劳改警察学校”的学生,所有学生都只会分配到一个地方:监狱。 虽然如此,但每个人的心目中的最向往的还是公安。因为从进入学校的那一天起,在师兄们的教育下,我们就都知道了一个道理,干警察就干公安,监狱警察跟公安地位差的太多。 所以到毕业的时候,一些有关系、有门路的同学就为自己谋取到了心目中的职业。 到毕业的时候,我们这个宿舍六个人,有四个人到了公安。还有一个虽然没有出

从考上学校的那一天起,我们每个人就都知道了自己将去向何方。

我们不必担心将来的就业问题。作为“**省劳改警察学校”的学生,所有学生都只会分配到一个地方:监狱。

虽然如此,但每个人的心目中的最向往的还是公安。因为从进入学校的那一天起,在师兄们的教育下,我们就都知道了一个道理,干警察就干公安,监狱警察跟公安地位差的太多。

所以到毕业的时候,一些有关系、有门路的同学就为自己谋取到了心目中的职业。

到毕业的时候,我们这个宿舍六个人,有四个人到了公安。还有一个虽然没有出系统,但留到了省城。而我,是最差的一个。

带着派遣证,我来到了工作单位。这是一个封闭的山沟,很大,机构很齐全,似乎与外界脱离了一切联系,俨然自成一个小社会,按照自身的规律运转着,毫不理会时代的步伐。

经过短暂的培训后,政治处的领导组织了几个学员代表,探讨我们的工作分配问题。其实我们已经听到了安排我们具体工作的风声。我想起了实习的时候我所在的中队干部的告诫。那个指导员告诉我将来工作的时候千万不要干内看守。我问为什么,他指着刚刚进院子的一个年轻人说,像他们一样一样整天无所事事,有什么好。

领导讲话,不过就是要听从组织分配,安心工作,要在基层中锻炼。轮到我表态时,我说:我愿意到一线去,愿意到最苦最累的生产一线去,我甘心当一名分队长。其他几个一同从警校分来的同学都表达了相同的意愿。

可我们居然连当一个分队长的愿望也不能满足。我们一起分来的警校生全部被分到内看守队。

那是一段最难熬的日子,但也是让我走向成熟、学会思考的岁月,更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回忆。

每天提前十分钟到岗位,一上班先签到,然后等中队领导训话,有事宣读,无事接岗。我眼中的世界也似乎成了罪犯穿的衣服的颜色,一片灰蒙蒙的。

我们最不喜欢的岗位就是大门岗。很忙,很累,也最容易出事。每个班两个人,既要管人又要管车。麻烦的是每天人车不断,白天人流不断,就算是半夜凌晨,也是进人出人,不得清闲。有一次我们做了一个统计,一个上午,大门居然开门放行车辆一百零八次,平均两分钟多一点就要检查放行一辆车。大门每天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任谁也看不出这是一个监狱的大门。老队员开玩笑说:有一个小商贩看见这里人来人往,挑着货担就闯了进去,还以为是个集市,准备大卖大挣一番。

累点苦点都无所谓,最难接受的就是来自内部的压力,甚至是挑衅。一些人欺负我们新来的,摆老资格,耍派头,进出不掏证,携带的东西不让检查,轻则辱骂,重则上手。时不时还有一些子弟职工想要混进去,有的是想用公家的东西做点私活,有的是想拿点公家的东西,还有的理由更奇怪,为了不掏钱洗个澡,甚至就是想进去找个人。因为这种事情发生的冲突也不少。如果有一个月大门岗上风平浪静,没有事情发生,会连我们自己都觉得奇怪。

相对来说,二门岗和巡逻工作就简单多了,主要是管理罪犯。对我们来说,上二门岗和巡逻与大门岗比较起来,就跟放假一样,心情一下放松不少,但这两样工作也是很枯燥的。像巡逻是最省心的,除了看犯人就是我们之间大眼瞪小眼。

我们失落了,我们找不到做一名警察的价值所在,在浑浑僵僵中,我们虚度着自己的生命。

我们愿意吃苦,可不被人理解;我们不惧怕牺牲,却不甘心无意义的牺牲。工作的压力不仅仅是来自罪犯,甚至来自内部,来自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向。学生意气的我们坚守着制度,以为我们是在捍卫法律的尊严,但却遭受着最不公正的待遇。子弟们欺生,常会因为我们严格执行制度而发生冲突,最后的处理结果都很难让我们满意。我们这些被称为“小干部”人的地位甚至不如一个货车司机。

由于工作认真,一些被我们查处过的人都在背后骂我们看门狗,有的甚至公然辱骂:不就是一只看门狗。我也常常戏谑地骂现在已经是同事的同学:都怪你们,都属狗,让我这不属狗的也跟你们一起看门!

没有人向着我们、护着我们,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扛。

这里有着层层的关系网,比蜘蛛网还密、还细。

我们这批人都很不喜欢这里。我也很不喜欢,所以我选择了跑家(幸亏我是本地人)。交通很不便,只有单位发的几趟次班车。班车间隔一个小时,人很多,每次都塞的跟沙丁鱼罐头一样。

上夜班的时候还好,晚上来,早晨回。早班、中班就惨了。上早班,中午一点下班,赶车回家,回到家吃午饭的时候就已经两点半多了,等五点多吃过晚饭,就又得赶最后一趟班车回单位。中班下班是晚九点,在公寓睡一觉,早晨赶最早七点的车回家,到家是八点半多,在家呆不了两个小时,早早吃过午饭就又得往单位赶。跑家很累,班车也不免费,但我仍然坚持,不愿意住在单位。

几年后班车取消了,代替的是公交车;道路又修了一下,路上耗的时间少了三分之一,中队又改了一下交接班的时间,这才让我这些跑家的便利了不小。上早班不用提前一晚来,上中班也不用留一晚再回,我也退了公寓。

我们这些人成家也迟,市里的人嫌我们是山沟里的,而矿上的子弟又瞧不起我们,宁嫁司机,不找干部。许多人只能将就的找一个。

在忍受和麻木中,我们在长大;在失落和寂寞中,我们变成熟。正是在这样逆境中,我们看到了许多常人看不到一面,感受到了人世的艰辛,领悟到了许多做人的心得。

毕竟时代前进的脚步是谁也不能阻挡的。在发展的大潮中,再封闭的圈子也在慢慢起着变化。监狱的管理越来越规范,许多制度得到了很好的落实。而我们也对这里越来越熟悉,熟悉到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处理许多事情。

再后来,我们过渡成了公务员,地位逐渐尊贵起来。分配来的新人也成了香饽饽,到处有人询问,想觅得佳婿。

而我们,在普通、平凡的岗位上继续着我们不被人理解的事业。

有一天,一个新队员看着穿着兰色迷彩服进出的民警,说了一句:“好多的斑点狗啊。”我立刻本能地想到了我们曾被骂作看门狗,于是冷冷地看着她,问了一句“你是什么?”她回答说:“我也是啊,你不觉得斑点狗很可爱吗?”

他们没有经历过我们曾经经历的痛苦,跟我们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我没有再说什么,把目光移向了远方。记忆将永远留在我的心底。

这就是今天的生活!


本文内容于 2008-3-16 2:10:42 被叶单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