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阿庆忆往昔

多年前大学毕业后,阿庆分在一家设计单位从事建筑设计工作。室里的人不多,建筑和结构加起来十来人,当时的室主任W,高而胖,精明能干,是他高几届的一个师兄,被安排做阿庆的师父,室里另有一付主任X,黑瘦,结构专业,是阿庆的老乡。最初的几年,阿庆一直谦逊、勤勉,多次被评为单位先进,甚至有一次被评为系统的先进,业务能力也提高很快,并有些项目在省市得奖。对阿庆来说他喜欢这份工作,喜欢一块块荒地在自己的笔下变为繁华的商场、配套齐全的小区、环境幽雅的校园。。。。。。阿庆也没啥雄心壮志,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过上一种悠闲自在的生活。

第五年的时候,中级职称晋升是阿庆遇到的第一件郁闷事。那时每年的晋升除了满工作年限外,还受一定的名额限制,要不就得走特批的路子,当时总认为凭自己的业务能力和工作表现,晋升应该是稳稳当当,顺理成章的事,也就没放在心上――准备业绩材料、填各种表格,一切进行的井井有条。谁知12月份结果出来,竟然没过,原因:年限不够!阿庆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后来委托朋友打听了,原来第一年实习期满转正的时候,材料报到局里被管人事的小李给耽搁了,拖到了第二年,气愤却也无奈。

但也有一些令人期待的事,不久W升为副院长, X转正,空缺一个副主任的名额。当时具备竞争力的有三个人选:一个是师兄业务能力平平、一个是副局长的乘龙快婿(工作后改学的建筑,似乎得到当时院长的支持),再就是阿庆。阿庆的信心源于自己的工作能力,加上W和X背后支持,并不时给些建议,提醒一些该注意的细节。也许好事多谋,也许人选的确不大好定,结果院里从当地另一家小设计院调了个50多岁的建筑师Z来当他们的副主任,矛盾倒是淡化了,也没有那种直接输给对手的失败感,却也够郁闷的。

老Z是个懒散之人,在小单位待久了,经验丰富,业务能力却不硬朗,很难树立威信。老X做事认真,但毕竟不是建筑专业,管起来有点力不从心,室里的建筑基本处于一种各自为政状态。无奈,院长又从当地建筑院挖了个副院长T来想让他干主任,T也是阿庆的师兄,因为意气相投大家经常在一起喝酒打牌,到也相安无事,唯因T不是W付院长一条线上的人,加上不久老院长因生活上的一些问题被逼远走他乡,T在一种尴尬处境下,一直郁郁干着副主任至今。

经过这么多事情到98年的样子,原本就懒散的阿庆工作热情骤减,工作了几年,结婚生子后手里有些余钱,便一门心思把精力放到炒股上,空闲时则在外面干点私活,捞些外快――自由自在的日子过了两年。W已成为集院长、书记一身的法人代表,自认羽翼渐丰的X也开始拿阿庆这帮不怎么听话的“元老”开刀了。先是把他们这些资历相仿的“刺儿”分到一组,然后在任务的安排上予以“照顾”,他们当然不服,全组人一起跟院长座谈,最后阿庆表态:“X继续当我们的头,我就不干了!”也许为了平息矛盾,也许念着他们当年一起打牌、喝酒的份上,W最后把分组制改为项目负责人制:所有项目的合同签订、设计收费均由项目负责人具体操作。但这已激不起阿庆太大的兴趣,阿庆烦跟甲方磨嘴皮谈合同,也烦求爷爷拜奶奶的收费,只想有个宽松的环境,好好做做自己喜欢的设计。

后来有两件事对阿庆触动很大,一次跟一个当过县长的开发商吃饭闲聊,阿庆问:“象你们这些领导的一般按什么标准选拔干部啊?”“经常给自己汇报工作的啊。”“那不是溜须拍马么?”“如果你都不跟我交流汇报,我不了解你的想法,怎么知道你将来会不会跟我一条心......”另一次跟一个在机关很混的开的同学喝酒,酒酣耳热之际,同学借酒劲大发牢骚:“阿庆啊,你不要看我一天到晚人前光鲜,一天到晚觉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我问你,领导叫你去敬酒明知道喝完肯定醉,你去不去……?领导下乡,天下雨了,你该做什么?......我告诉你是帮他把裤腿挽起来......”。阿庆想想也对,虽然当个小头小脑有待遇、房子各方面的实惠,但这些自己都不愿做,工作这么多年自己从来没送过哪怕一瓶酒、一条烟给院长、主任,倒是以前他们经常请自己吃饭、喝酒――有些事自己不喜欢做,可也不能限制别人不做吧?也许这就是社会。

从那时阿庆开始考虑是改变自己,迎合这样的社会潜规则,还是换一家合适自己的单位......

本文内容于 2008-3-31 22:27:45 被yehe66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