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揭开的神秘现象

如今,大自然中有许多令科学家们难以揭开的神秘现象,其中令人们目瞪口呆的是世界各地连续出现的天像图。

据《中国气象报》1999年2月 8日报道,1月18日上午,在几场大雪过后,新疆昭苏高原上空出现了一幅巨大、清晰的生动图像:像江河,也像湖泊,粼粼波光在天空闪烁。水域的旁边,有造型别致、风格各异的建筑物矗立在宽阔的马路两边。尖顶方体的欧式小洋楼和现代化高楼大厦交相辉映,错落有致,清晰可见。马路上各种货车、小客车来来往往,川流不息。路两旁还有手持文明棍,头戴高礼帽,脚着长筒靴很像英国人的绅士们在走动。色彩鲜明令人注目。这一切被众多人亲眼目睹,令人目瞪口呆。

早在1989年1月28日上午9时,在新疆雪域上空还出现过巨大的“天像图”。据西方一些新闻媒体报道:1993年2月1日,饱受战火蹂躏的索马里,发生了一场狂风沙暴,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也被沙暴席卷。天空、路面一片昏暗,突然沙暴停止,天空上出现了一幅巨大、清晰的图像,那是耶稣的面容,长约150多米。千千万万的人都目睹了这一空中奇观。

参加救援索马里难民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卡马拉少校在摩加迪沙机场,拍摄了这张富有戏剧性的天空照片。它清晰地显示了那稣的面容。后来这张照片登在西方国家的一些大报刊上。据目击者们说,耶稣的脸在空中展现了5至6分钟之久,而后随风飘逝。索马里虽然是个信奉***教的国家,但对耶稣的面容人们都很熟悉。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1944年,英美联军在诺曼底登陆后,在法国领土上,同一支精锐的德国党卫军相遇,在德军大溃败中,惟有这支军队很顽强,坚守阵地,勇猛战斗。英美联军数次攻击,均被击退,战斗愈演愈烈,黑暗的天空成为一片火网。就在此时,天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纳粹党旗上臭名昭著的标志字模样。英美联军大吃一惊,他们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联军指挥官下令打开全部探照灯,炮击这空中出现的巨大字标旗。突然间这天空中的“天然标志”,从空中变形而散落,并且越坠越快,拖下了几道长长的烟迹。如同人哭泣流下的长长的泪痕。

之后,这支战斗顽强的纳粹党卫军开始了大溃败,纷纷丢盔弃甲,举手投降。英美联军中的指挥官一致认为,这是德国的科学家们“人造”的“天像图”,目的是鼓动法西斯军队的意志。德国战败后,苏、美、英等国的军事科学家们均未获得“人工天像图”的奥秘。他们查看了所获得的全部德军的机密档案,均无此记载。被俘的德国军事科学家们均不知什么“人工制造天像图”的秘密。因此,所谓“人工制造天像图”之谜就被否定了。如果说,它是自然形成的,那又是怎样形成的呢?为什么在战场上突然出现呢?此谜一直令人难解。

1990年6月30日晚八点多钟,在前苏联的敖得萨地区,宁静的天空万里无云,月光照耀着大地。谢尔盖一家正坐在自己花园的安乐椅上纳凉,突然一阵风吹过,天空出现了一幅巨大的图像,那是一张巨大的俄罗斯古典式的安乐椅,椅子上慢慢出现一位头戴王冠,身穿金色的欧洲中世纪皇宫中的长袍,如女皇一般的中年妇女。全家人惊呆了,谢尔盖的妻子丘丽娜姬马上拿出照相机,对准天空拍出了十多张图像清晰的照片,登在当时苏联的各报刊上,看到这一奇观的还有不少人。苏联的科研机构的科学家们无法解释这一天空奇观是怎样形成的。

接着,在同年10月初的一天,在前苏联的雪比察市,市民们突然看到:晴朗的天空上,出现一幅美丽的橙色妇女全身像,占据了半个天空,她仰靠在一张巨大的躺椅上,长长的金发披散下来,一双动人的眼睛在不停地转动着,像在回眸着观望她的众多市民们。她是那么华美、飘逸,如同“天仙下凡”。当地的电视台、报刊记者们均把录像机、摄影机的镜头对准了天空,拍下了这张出现在天空中的“仙女”。这个天空中的奇观历时半小时,它才逐渐变成一块块不规则的金黄色云块,慢慢地消失在苍穹之中。

如此天空奇观,震动了苏联的科学界和克格勃。为了研究这一触目惊心的天像奇观,克格勃组织了一些著名科学家成立了调查研究小组,对这一神奇的现象进行全面探讨。

苏联的一些科学家们认为:美国掌握这门制造天像图的高科技,是继承纳粹德国军事科学的成果。但在苏联解体后,一些俄罗斯的科学家们又把这些图片、录像资料反复研究,才认为人类当前的科技水平是无法制造出这样巨大神奇的“天像图”奇观的.

美国天体物理学家文达尔克博士认为:具体“天像图”的形成,绝对不会是天空自然界的变化巧合形成的。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彼得罗果教授认为:要解开“天像图”之谜,尚有待进一步努力观测它是怎样形成的,但它绝对不是“万花筒”中的巧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