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与子同袍(3)

山鹰2007 收藏 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片刻前,配属炮兵五团一营二连阵地。 “叶君实(叶老),你敢开炮,老子枪毙你!”隔着836步话机,配属炮兵五团团长冲叶老愤怒的咆哮着。地面上炮火冲天,硝烟弥漫,就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听知兄弟们情况的叶老坐不住了,下了死命令要让二连8门155mm榴弹炮顶着敌人稍稍稀疏的密集炮火进入了半地下的开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片刻前,配属炮兵五团一营二连阵地。

“叶君实(叶老),你敢开炮,老子枪毙你!”隔着836步话机,配属炮兵五团团长冲叶老愤怒的咆哮着。地面上炮火冲天,硝烟弥漫,就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听知兄弟们情况的叶老坐不住了,下了死命令要让二连8门155mm榴弹炮顶着敌人稍稍稀疏的密集炮火进入了半地下的开放式发射阵地。

“马老五(五团长‘黑号’),你不让老子开炮,老子就给你自裁!”叶老也愤怒的冲着五团长怒喝着。

“你TMD疯了!老子要军法处置你,一定要军法处置你!”五团长气道。

“不用!老子已经再挖地三尺,二连要是少了一个人,一门炮,老子提头见你!”叶老一手挂了步话机,就要命令神炮连的兄弟顶着一通通炮火把GSM45加榴炮拉出去。

就这时赶到连部的郭指导员大喝了一声:“不许动!”,二连连部的兄弟们霍然止步了。

“砰!”就这时,叶老拔出了手枪一枪就打在了洞窟顶。同时喝道:“拉出去!快!不然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郭指导员一个箭步就扑了上去和叶老扭在一起,气道:“老叶,你在干什么!?不就6个人,有三营在,你还真要拿二连战士的性命换啊?”

“啪!”在在郭指导员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叶老一巴掌将他打了个响亮。

叶老暴喝道:“亏你还是指导员,九师五团二连的指导员!小武,告诉我,二连第一门炮是什么炮?”

一旁的步谈员小武,一愣,肃容道:“是日械92式70mm曲射步兵炮!”

叶老暴喝道:“是怎么来的?”

小武热泪盈眶道:“是红1团六连用21名先辈的鲜血换来的!”

叶老暴喝道:“炮弹呢?第一门炮的炮弹呢?”

小武哭道:“至我军能复装、自造炮弹为止,有287名先烈为我连夺取炮弹壮烈牺牲,其中六连64名!是兄弟连队中最多的!”

叶老暴喝道:“那我们为六连干过什么?”

小武哭道:“没有!”

叶老暴喝:“没有?怎么可能!?延安,延安保卫战呢?”

小武哭道::“红1团六连阵亡66人,配属炮兵5团2连一炮未发!”

叶老暴喝:“宣川战役呢?”

小武哭道::“红1团六连阵亡83人,配属炮兵5团2连一炮未发!”

叶老暴喝:“洛阳战役呢?”

小武哭道:“红1团六连阵亡72人,配属炮兵5团2连一炮未发!”

叶老暴喝:“兰州战役呢?”

小武哭道::“红1团六连阵亡86人,配属炮兵5团2连一炮未发!”

叶老暴喝:“金城战役呢?”

小武哭道::“红1团六连全没,配属炮兵5团2连一炮未发!”

叶老暴喝:“当我们被包围时,是谁杀破的美帝的重围,把我们拖了出来?”

小武哭道:“是红1团2营!”

叶老暴喝:“当我们被拖出来时,是谁给我们殿后?”

小武哭道:“是红1团2营六连!”

“当我们……”——“老叶,不要说了!我懂……我懂!可……”郭指导员热泪纵横点头道。

此时满脸通红,同样泪流满面的叶老怒目而视,掐着郭指导员双肩猛摇道:“你不懂!那时六连就是有一门炮,哪怕就一门,我大爷也就不会壮烈!我三叔也就不会残废!我四叔也许就不会失踪!(PS:战场定性失踪一般都是阵亡尸体未找回。)就因为六连是最强的,所以那时他们缴过的一百多门炮可一门炮都没留!为什么?就因为两个字:‘战友’!它是我们的战友!它有义务保护我们!但我们呢?九师五团二连呢?我们TMD为了活命就该忘恩负义!?我们TMD就该狼心狗肺!?我们TMD为了保存实力,就可以眼睁睁看着为了战友,六连6个活生生的英雄任那些越南兔崽子给搞死!?38年的情,38年的债啊……于公于私,都该还了!你TMD还有没有良心!?带不带卵!?你要阻,那是你职权,老子说要干,就要干!要阻得了,先毙了我,再看二连战士答不答应!现在咱们要炮有炮,要弹有弹,要人有人!炮打光了可以造!弹药打光了可以补!人打光了,还有一连!还有三连!还有九师五团!六连呢?六连打光了谁去填?没有人!第一军就只有一个六连,你懂不懂!?那是第一军的魂儿,第一军的根儿!你TMD还是不是个军人!?你TMD还是不是个男人!?”

“老叶,我懂!我懂……”郭指导员恸哭着,点头着,哽咽着默认了。

激动中的叶老这才粗喘了口气,厉声道:“小武,告诉5洞、6洞,打!急促射!3营的炮不响,绝不许给老子停!就是打残了,打光了,想要6连6个英模的命,也得从五团二连113人的尸体上踏过去!还有,记住,老子要活着的英雄,不要死了的烈士,都给老子看准了!”

“明白!”步谈员小武坚定道。

——这就是叶老。你们这些白狼崽子头儿的老校长。不过别看叶老说得是慷慨激昂,干得轰轰烈烈,办的这事嘛……就一个字‘贼’!本是无意之举,这一通咆哮却透过同步调频双边带电台,进了团部,从旁音再转进了师部,最后师长听了是哭得稀里哗啦,摆了摆手,要过频道来直接传进了史政委(军职)耳朵里。军功,勋章,救战友,还连带着迷倒了全军女通讯兵;连对象问题都捎带解决了!回来以后,这职务更是坐了火箭似的蹭蹭向上窜,直到全军大部分师、团级干部都成了他学生……王八羔子的,炮兵一发威,惊天动地啊!不过就那天,本该成全军未婚女兵追求对象的叶老却被咱六连那混蛋给祸害上了;从此全军女通讯兵是对他是火,全军女护士、女医生对他是冰。这滋味儿,可真是令叶老悲喜两重天啊……

“轰……”伴着一通155mm榴弹炮弹的轰然炸响,激射四溅的火星,腾起蒙蒙的红尘;8道凌厉的罡风裹着伴之扑面而来的土块、石雨与血肉交浊的气浪激荡开来;褐红焦黑的陡坡面霎时塌方,被血浸透的红泥,霎时形成汹涌的泥石裹着一脸惊骇正向上爬的3、40个敌人又压在山底,活埋了大部分。外围阵地爬上坡的敌人,基本为之一清。但接近兄弟们50米以内的敌人没伤着的,也顺着那通炮声,一顿,似受了伤的禽兽似的怒喝声,火箭弹、手榴弹就似雨点般向着堑壕砸了来!

“掩护!”叶老的炮弹还没落下来,知道还有希望一搏的老甘猛然大喝一声;炮弹呼啸的长音加上李秋棠悲壮的嚎叫,霎时已经入一股暖流注入了所有战友的心田,浑身上下仿佛瞬间充满了永无穷尽的力量。每个兄弟们都知道,还有希望,他们还能为自己一搏;因为兄弟们知道那神炮二连的榴弹炮,还有什么比自己战友打出的炮弹更值得自己信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