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事儿》:加了引号的“性能杀爱情”

哈哈,是不已经被题目搞晕了,千万不要被这样惹人眼目的字眼给唬住了,我在向彭浩翔致敬呢。电影本来就是东拼西凑的拼盘之作,我也只好照猫画虎,按照电影的风格凑了几个字,我已经无厘头的很诚恳了,说了加引号了。




虽说是凑的,其实也有它的道理,道理自在个人心中,就像电影里的多个主题,都是些琐碎的小事,至于有趣还是无趣,本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难道非让小朋友用歌德巴赫猜想的标准去评价菜的口味吗?




千万不要过分相信电影上映前的宣传,那都是吊观众胃口的,拿些在片中顶多算是惊鸿一瞥的激情戏来刺激观影欲望,目的尽人皆知,我的题目如此火爆,也是让您流点继续看下去的口水。本片的预告,所谓的“动作”、“歌舞”、“兄弟”纯粹是为了扰人视听,打着“动作”字幕的画面却是两个人正“女上男下”,预告都很“彭浩翔”。这跟“不许动,举起手”差不多一个道理,就是声东击西,好像跑题了,其实没有。




很难想象香港导演起了一个京味儿十足的片名,一股胡同口油腔滑调的派头,想来用意十分明确,明摆着的调侃,还是玩世不恭的姿态。听这从唇间爆破出的酣畅淋漓,像极了王朔对世俗生活的不屑,别拿当回事!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说是对世间事物早已通透到无可救药也行,就算是扮大尾巴狼装那个啥也无所谓,反正这回彭浩翔瞅准了要把黑色幽默玩到登峰造极了。




先别想剧情,每个人都可以扒拉指头数数,身边能有点啥“破事儿”?上厕所忘记拉拉链,出门踩着香蕉皮,到单位被老板骂,月底不如晚来的小姑娘工资多,事无大小,总会有共鸣,总会有感触。大人愁钱,小孩想糖,个中滋味自个儿品呗。电影里的几个小故事均来自彭浩翔的短篇小说集,零零碎碎,尽展万千世界。导演压根就没把上映后的各路评判当回事,就好像一个礼花打入天空,散落在人生各个角落,谁捡找算谁的呗。




原本共七个故事,估计因审查原因,现在的版本只有五个。据说杜汶泽夫人田蕊妮出演的“不可抗力”有性爱场面,这点跟在“增值”中的杜汶泽有异曲同工,夫妇二人分别去跟别的男人女人“谈情做爱”,本身就另类的颇有看头,可惜无缘看到。剩下的故事,都有点超于现实,却不完全脱离现实,连起来正是“性能杀爱情”。




性。个人最喜欢陈奕迅参演的“作节”,这是关于性的话题。我只能佩服导演挖掘生活细节的功力实在太深,谁也别不承认,男人对待性就是很自私很虚伪的,谁还没耍点小聪明哄女孩子脱衣服呢,当然“商业行为”不包括在内。“到我家吧,父母不在,我就是请你看电视;到我屋吧,我保证就坐在床上聊聊天;躺下吧,肯定不碰你;就脱下外衣好吗,你还穿着内衣呢;不疼……很快的……”,肯定快,我耳朵根子都红了。这样的小猥琐,让古灵精怪的陈奕迅演绎真是入木三分,搞笑的十分真实。点睛之笔是最后带点灵异的结局,黑色的味道骤然飘出。




能。这是个很无聊却很有趣的故事,反正我承认做过。如果用靠拢“公德心”的语言来描述,就是,其实我们忽略了很多渺小的东西,但真的像陈冠希所言,有些也许不起眼甚至龌龊透顶的事,也许真能凭微小的力量为这个社会做一些努力呢,比如用尿浇马桶边的污浊其实是在清洁。当然,如果谁的头脑真能达到如此“高”的境界,也许这个世界真能“无厘头”的很美好。




杀。杀手集团,也得像正规公司一样管理,甚至聘请专业的业务人员。杀手,也可以跟所杀对象谈天交友,更可以到点就放下枪回家做饭。我宁可相信,冯小刚的出现证明了片名多少有他的功劳。我也绝对相信,现实里的人真的就像被定在一个圈圈里的陀螺,抽抽就转,到点就下班,这应该是谁的责任,员工和老板“互杀”,还是这个竞争残酷的社会让所有人都在机械运转?




爱。这是一次“嫖妓”的故事,看似“肮脏”却极其真实,当然,肯定没人承认了。而“增值”的段落名,本身就有点耐人寻味。爱,往往不需要理由,更是不分阶层,不然不会有那么多关于“风月俏佳人”的故事出现,其实并不烂。有时候爱情来的就是莫名其妙,也许他在楼下只是为了等再多一次的“免费”,也许只是莫名的一种心绪,无论是怜爱还是懵懂的火苗,至少那短暂的温情,像极了从我们生命悄悄流走的一些东西,像“过客”一样,是伤感,是怀念,一种苍凉油然而生。当杜汶泽一遍遍充值不成时,我以为那是张假卡,我在想,其实有些被我们瞧不起的人,她们也该有尊严,包括爱的权利。




情。这是两个女孩关于友情的故事,同样的遭遇,却有不同的命运,人生的无奈和女性情谊的细腻,唯美到让人感伤。也许,这样的故事吸引不了男人,却一定能打动男人,我想起了儿时的伙伴,如今他在遥远的美国,我想起了自己的偶像黄家驹,更有一句老掉牙的话浮现在脑海,命是不可改变的,但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的。




虽然故事看似杂乱无序,其实都承载了彭导演的个人风格,竭尽戏虐,却不乏现实。破事儿,很多个,这就是生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