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秘密工程 托举起“两弹”的功臣们

一、“我们也要搞一点原子弹和氢弹”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27日,美国出兵朝鲜,并将战火烧到我国东北边境。为了保家卫国,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受邀奉命入朝参战。经过三次战役,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受到沉重打击,嚣张气焰收敛起来,在对峙中,战争疯子又一次挥舞起原子弹讹诈中国,这是邪恶对正义的叫板。世界舆论为之哗然。

面对核讹诈、核威胁,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人所感受到的压力是十分沉重的。消灭战争的最好办法就是使用战争,对付核讹诈、核威胁,最好的办法理所当然地是我们手里也要有核武器。于是毛泽东说:我们也要搞一点原子弹和氢弹。

1956年4月,中央军委召开会议,专题听取火箭专家钱学森关于发展我国导弹技术的规划和设想。同年5月,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毛泽东用其特有的幽默说:原子弹嘛,就这么大个东西。没有这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好吧,我们就搞一点原子弹和氢弹。我看有十年工夫完全可能的。从此,我国导弹、原子弹基地工程建设进入倒计时。

“两弹”(导弹、原子弹)场地建设是一项前无古人的艰巨工程。1957年8月,由著名的力学家钱学森领导的国防部五院提出《关于建设导弹试验靶场和试验场的规划(草案)》,建议我国尽快勘察、选定、建设导弹试验靶场。9月25日,总参根据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的指示,批准成立导弹试验基地(靶场)勘察筹备处。开始以炮兵司令员陈锡联上将为首组织的34人靶场勘察小组在对我国西北、东北和华北的一些地区勘察后,于1958年1月向党中央、中央军委呈交了靶场选址报告。2月14日,中央军委听取陈锡联和苏联专家的选址汇报。3月,中央军委批准了选址报告。4月,中央军委决定筹建核武器试验场。建设导弹试验基地原来准备由炮兵承担,原子弹试验基地原本由二机部承担。然而,刚刚接手,炮兵和二机部就感到场地建设的专业性和特殊性很强。中央军委对此事详细研究后,决定导弹试验基地和核试验基地,均由工程兵负责建设,导弹试验基地代号为A基地,核试验基地代号为B基地(即后来的20、21基地)。于是,这个为两弹建家筑巢的巨大工程重担,便压在了中国工程兵部队的肩上。

二、西北戈壁滩上的神秘部队

1958年4月,中央军委决定成立“两弹”试验基地工程建设的特殊部队,即“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简称“特工指”),代号为7169部队,由工程兵司令员陈士榘兼任司令员和政委,谭友林、曾旭清任副司令员,黄文明任副政委,赵东寰任参谋长,林乃清任副参谋长,姚国民任政治部主任,李基任后勤部长,萧大荃(兼财务部部长)、王云(兼器材部部长)、彭云生(兼卫生部部长)任后勤部副部长,张文正任后勤部参谋长,负责原子弹试验场和导弹综合试验靶场的整个工程建设。7169部队是兵团级单位,以刚刚从朝鲜撤军回国的志愿军19兵团机关、志愿军工程指挥部和志愿军后勤部为基础组建而成。

1958年,随着各大军区一支支工程兵部队的消失,一个个指挥员的神秘失踪,一个从事特种工程的部队在共和国的大西北戈壁滩诞生了,这就是为建设导弹、原子弹试验基地建设而组建的参加的工程兵——7169部队。直接参加施工的有工程兵建筑第101、103、107、109、124、125等六个团,工兵第4、5、6、8、9、10等六个团,汽车第36团、37团,以及一个办事处(7169部队驻兰州办事处),一个工程技术大队(后扩建为工程技术总队),三所医院,一个通讯营,一个电工营,一个伪装营和一个勘探测绘队,还有印刷、木材加工、机械修配、器材物资仓库、农牧场等七个单位。配属单位有步兵第195师(后改为工程兵53师),铁道兵第10师,通讯兵通讯工程团,空军建筑第六分部,还有北京建筑公司、兰州建筑公司等单位技术骨干,共计10万大军从祖国各地云集西北戈壁大漠荒野,开始了具有重要意义的“两弹”工程建设。

与此同时在特种工程指挥部成立前后,导弹试验基地和核试验基地的领导机构也相继组成。当年红军长征时17勇士强渡大渡河的直接指挥者、红一军团一师一团一营营长孙继先(此时任志愿军第20兵团副司令员、中将)出任导弹试验基地首任司令员,20兵团机关作为基地机关。1958年1月,尚在朝鲜的孙继先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回国接受了这项新的秘密任务,3月13日,导弹试验基地机关在北京正式组建。

1958年7月12日,中央军委任命陈士榘兼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员和政治委员。总政治部批准组成了“特种工程联合党委”,由陈士榘任第一书记,孙继先任书记,黄文明、栗在山任副书记,共同负责靶场的工程施工和各方面的协调工作。

三、艰苦环境、艰苦创业、艰苦历程、巨大贡献

从第一个工兵团奉命进入戈壁沙漠起,以工程兵为主的10万大军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车轮滚滚,战旗猎猎,沉默、清冷了千年的戈壁沙漠顿时喧嚣了起来,10万大军昼夜奋战在这荒无人烟之地,开创着史无先例的伟大事业。

这是一个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的世界。狂风裹胁着沙尘在大地上肆虐,刮出一片昏黄;旋风卷起黄沙直刺苍穹,如同东海龙宫的擎天柱。白天,烈日炎炎;夜晚,寒流阵阵。狂风是这片土地上的霸主,一旦发怒,沉重的火车厢也能掀出铁轨。草绿色的车厢,风沙掠过,斑斑驳驳。外出人员被大风卷走、施工中被流沙掩埋的事,时有发生。为抗击风沙,广大指战员发扬与天斗其乐无穷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打井取水,挖土栽树,改造自然;将帐篷支在地下,形成半阴半阳,四周用芨芨草和黄泥封实,遮风挡沙。尽管如此,帐篷时常被风沙掀起,睡觉还要戴上口罩防沙。

水是生命之泉,而戈壁沙漠缺的就是水。在有的建设工地,施工和生活用水都得到150公里之外去运。滴水贵于油,一盆水先洗脸,后洗脚,再洗衣服,最后浇花草。有时运水车没有及时运到,施工部队只好给每个战士发一个萝卜、三片菜帮子,既作解渴,又当晚餐。

导弹、原子弹基地工程建设,是在我国处于三年自然灾害的情况下进行的。饥饿同样困扰着需付出超强体力的施工部队,粮食不够“瓜菜代”。在恶劣的自然环境和极度贫乏的物资供应面前,工程兵指战员发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的精神,加速着工程的建设速度。经过工程兵指战员两年半的艰苦努力,分布在导弹试验基地几十个场区,共两千多个建筑物的首期工程,保质保量完成。

在导弹试验基地一期工程建设的同时,原子弹试验基地也如期在罗布泊如火如荼地进行。工程兵指战员用自己的忠诚、血汗和生命,为蘑菇云的升腾艰难地奋战在高原上。托举原子弹试爆用的铁塔,设计由工程兵科研设计院负责,构件制造由鞍山钢铁厂、建工部华北金属结构厂、北京起重机厂承担,安装由工程兵技术总队担当。经各路人马的不懈努力,巍巍铁塔傲然屹立在戈壁滩上。此后,铁塔经受住了16次7至10级大风的考验,始终处于良好状态。1964年10月16日15时,茫茫戈壁突然闪现出灼人的光亮,一团浓烈的蘑菇云翻滚着向上升腾,强烈的冲击波呼啸着向四周扫荡,核爆炸成功,帝国主义的核垄断被彻底打破。

1965年元旦之夜。毛泽东主席来到一片金星闪烁的解放军高级将领中间。将军们或敬礼,或鼓掌,微笑着争向毛主席拜年祝贺。毛主席走到陈士榘将军和张爱萍将军面前时停了好久。他一手握住陈士渠将军的手,另一只手指着张爱萍将军,笑着说:“祝贺你们(指工程兵)立了功,他们(指国防科委)出了名,你们做窝(建成两弹基地),他们下蛋(成功地爆炸原子弹),我们中国人说话开始算数了!你们都立了大功。”





附: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7169部队)曾经任职人员:(不全,军衔均为65年前)

陈士渠,1958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上将军衔

谭友林,工程兵副司令员兼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员。少将军衔。(后任乌鲁木齐军区政委)

曾旭清,1958年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副司令员。少将军衔。(后任工程兵副参谋长,工程兵副司令员)

黄文明,1958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副政委。少将军衔。(后任工程兵政治部主任,工程兵副政委,通讯兵政委)。

姚国民,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少将军衔。(后任工程兵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工程兵副政治委员,装甲兵副政治委员)。

赵东寰,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副司令员兼司令部参谋长。少将军衔。(后任工程兵工程部部长)

林乃清,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部副参谋长。少将军衔。(后任工程兵工程部副部长,福建省军区第一副司令员,江西省军区第一副司令员)。

李基,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后勤部部长。少将军衔。(后任工程兵学院副院长兼院务部部长、工程兵后勤部部长。)

袁福生,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后勤部政委。少将军衔。

肖大荃,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后勤部副部长兼财务部部长、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后勤部部长。少将军衔。(后任工程兵后勤部副部长)

彭云生,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后勤部副部长兼卫生部部长。大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后勤部副部长、顾问)

王云,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后勤部副部长兼器材部部长。大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后勤部副部长)

张文正,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后勤部参谋长。大校军衔。

武宏,工程兵52师师长。大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参谋长、工程兵副司令员)

马苏政,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政治部组织部部长,54师政委。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政治部副主任,工程兵参谋长、工程兵副司令员。)

陈信善,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部直属政治处主任,工程技术总队政委。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后勤部政委、部长)

王辉,工程兵53师师长。上校军衔。(后任河南省军区副司令员,武汉军区工程兵主任,中共河南省委常委兼郑州市委第一书记、郑州市革命委员会主任。武汉军区副参谋长,郑州铁路局党委书记,中共河南省委副书记,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副主任、党组副书记)

彭善坊,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兰州办事处主任。大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学院院务部部长)

贾佐才,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兰州办事处副主任,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部军务处副处长。上校军衔。(工程兵工程部办公室主任,工程兵学校校务部部长)

吴连成,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政治部青年部副部长,工程技术总队副政委。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工程部直属政治处主任)

孙刚,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工程技术总队参谋长。上校军衔。(后任工程技术总队副总队长、总队长,二炮基地副司令员)

刘万通,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工程技术总队副总队长。上校军衔。(后任新疆军区、乌鲁木齐军区工程兵部部长)

赵国祥,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部军务处处长。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学院电力机械系政委,天津市委财政部副主任,天津轻工业学院院长)

戚怀培,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部管理处长。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工程部管理处处长,工程兵援越支队指挥部后勤管理处处长)

宋时传,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部工程处处长。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工程部处长、工程兵51师副师长、师长)

陈觉,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部工程处处长,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工程部处长,工程兵司令部工程处处长,新疆建设兵团工一师师长,基建工程兵煤炭指挥部参谋长)

张玉璞,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后勤部器材处处长。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工程部处长、工程兵三所副所长)

焦文荣,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后勤部处长,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后勤部副部长)

卢耀华,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处长,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工程部处长,工程兵援越支队指挥部副参谋长,工程兵学院工程系主任)

彭儒则,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部直属政治处副主任,上校军衔。(后任工程兵工程部直属政治处副主任)

陈方,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部管理处副处长,上校军衔。(后任酒泉军分区司令员,工程兵工程部副处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