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汉子 南疆汉子 第十章

伍汉民 收藏 9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8/[/size][/URL] 再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大山的阴影,已经把自己的阵地全部遮住了,对面仍然没有动静,大个子不想再等了,总不成哥三个一整个晚上都呆在那上面吧。他想了一下,轻轻地朝着秀才喊到:“哥几个,你们掩护我,我到那边看看。”说完,也不等秀才的回话,飞快地跑到战壕的顶端,沿着秀才昨天爬的路线,爬出战壕,朝着对面慢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8/


再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大山的阴影,已经把自己的阵地全部遮住了,对面仍然没有动静,大个子不想再等了,总不成哥三个一整个晚上都呆在那上面吧。他想了一下,轻轻地朝着秀才喊到:“哥几个,你们掩护我,我到那边看看。”说完,也不等秀才的回话,飞快地跑到战壕的顶端,沿着秀才昨天爬的路线,爬出战壕,朝着对面慢慢地摸去。秀才等几个一看就知道,妈的,这个大个子,又想着逞能了,肯定是不耐烦再等下去,想着一个人把剩下的猴子干掉。他们三个呆在上面,也没有办法阻拦,只能握紧了手中的枪,死死地盯着对面的战壕,多少也算是为大个子提供一点儿掩护吧。

大个子爬出战壕之后,尽可能不发出声音,慢慢地往前移动,可是,一直爬了五六分钟,也没有见到猴子做出反应,不可能啊,要是猴子还有人可以做战的话,不会白白放着一只老虎进自家门的,大个子心里很是高兴,说不定,猴子们都死光了,或者,他们只剩下一些无法做战的伤员了。

再爬了五六分钟,正好爬到被秀才划破喉咙的那个猴子那儿,这样的大热天,猴子的尸体已经开始发出难闻的味道了,尸体的脖子被划破了,脸扭向了一边,爬的时候,大个子正好看到了猴子的脸,苍白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尸斑,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一付死不瞑目的样子,几呆苍蝇正在他的脸上飞来飞去的,嗡嗡做响,感觉到大个子来了,一股脑儿全飞了起来,却好象舍不得一样,仍然在周围直打转。看着这一切,大个子差点儿忍不住把中午吃的午餐肉给吐了出来,他使劲咽了一下口水,压住了那种极度恶心的感觉,别过脸去,不忍再看那又睁得大大的眼睛,轻轻地绕过尸体,朝着前面爬去。秀才他们时不时地打上几枪,一来不让对面可能存在的猴子露头,二来么,多少也能掩盖住大个子发出的声音。

大个子放慢脚步,悄无声息地跳下战壕,然后蹲了下来,仔细地倾听着远处的动静,没有任何的声音,大个子放下心来,平端着枪,慢慢地朝前移动。被太阳暴照过的战壕,闷热得很,一股子暑气真往上冒,虽然光着身子,大个子仍然难受得很,眼睛又被流下来的汗水遮住了。妈的,大个子伸出手,轻轻地擦去了汗水,刚才出发的时候,不应该喝了几大口水,这不,全渗出来了。

爬行了十几米,大个子听到了一些微弱的声音,是一个人在喘着粗气的声音,时不时的夹杂着一些微弱的呻吟声,明显的,前面有一个猴子的伤员,大个子立刻紧张了起来,谁都知道,猴子是宁死也不愿意落在咱中国人手里的,一旦他知道有人前来,一定会拉响挂胸口上的光荣弹,到时候自己也得跟着倒霉,大个子循着声音,半蹲在地上往前移动,平端着枪,两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前方。

移了十几米,一只脚出现在大个子的面前,大个子憋住了气,停了下来,再仔细地听了一下,呼吸声越来越粗了,可是,那只脚并没有往回缩的意思,猴子并没有发现自己,大个子松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冲锋枪,猛地往前一扑,那只猴子虽然受了伤,可是反应还是挺快的,刚刚要端起枪来,大个子手中的冲锋枪响了,一梭子子弹一下子把猴子的胸口打成了马蜂窝,那个猴子抖了几下之后,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大个子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可不敢把头伸出战壕,要是哥几个把自己当成了猴子,一枪把自己给摞倒了,那可就亏大发了,离了百多米,大伙儿又都是光着头,哥三个怎么可能看得清楚呢。

枪响之后,大个子立刻扑倒在地上,战壕里的土被太阳照得火热火热的,可是大个子一点儿也不管,他把耳朵贴在地上,听着前面的动静,这是闷头告诉他的办法,现在用在这里了。耳朵贴在地面上,难受得很,可是在战壕这个狭窄的地方,这种办法发挥作用了,大个子明显地听了出来,不远处,还有一个猴子,跟刚才的一样,发出粗重的呼吸声,哈,又是一个伤员,不过,这个伤员显然知道了自己的到来,他一定已经把手雷握在手里了。

大个子判断了一下对方的位置后,弯起腰来,直直地盯着上空。果然,一枚手雷从十几米远的地方扔了过来,速度挺快的,直朝着刚才枪响的地方落下。幸好大个子有了准备,他连忙一个翻身,也不顾可能被兄弟们误伤,跳上战壕,尽量把身体贴在地面上。那颗手雷晃悠着,落在战壕里,溅起了一片尘土。幸好,兄弟们没有随便乱开枪,大个子松了一口气,抖了抖身上的灰尘,顺手就从腰上解下手雷,轻轻拉掉拉环,朝着那个猴子扔了过去。那个猴子显然没有大个子那样的身手,或者是受了伤,或者是正在等手雷的效果吧,并没有如大个子那样翻身上战壕,一声爆炸,伴随着一声惨叫声,一切又归于寂静。

大个子又翻身下了战壕,倾听了一下,再也没有那粗重的呼吸声了。不过,大个子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他平端着枪,边搜索边前进,移动了十几米,终于到了刚才手雷爆炸的地方,那里的猴子已经不是一具完整的尸体了,残肢断臂四散,一顶宽沿帽被炸飞了老远。

大个子再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总算是把整个战壕都搜索遍了,数了一下,十具尸体,一具也不少,一个班的猴子,就这样完了。大个子高兴地笑了,他站了起来,朝着不远处的哥三个挥着手,满脸的兴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