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征服 第二卷 天下布武 第六十九章 大相国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应天府的陪同差役十分的尽职尽责,他们轻车熟路的找到了礼部下属的太常寺礼院,并引导植廷晓入内投递了国书,献上了贡品珊瑚树,那内中的官员果然也不出所料,态度十分的冷淡,只是派了一个小吏引领诸人住进了驿馆,便再也没有了消息。

这驿馆位于城东的樊楼巷,紧靠着太学,地方极大,有数十间房屋,始建于后晋天福八年,历经后晋、后汉、后周、北宋四朝,期间经过不断增补,才有现今的规模。除了伪南汉使团外,馆驿中还有后蜀、契丹、高丽、回鹘、吐蕃脱思麻等国等部的使者,其中有的人来到汴京已然三年有余,但还没能见到皇帝,只得滞留在此。

植廷晓听闻此事,神色之间甚是忧虑,深恐羁留于此,不得返乡,倒是王治心态大好,安顿了士卒挑夫之后,便拉上植廷晓与田起、钱清一起到街市上闲逛,张从富果然如前所言,待在驿馆中不再露面。

且说王治一行四人出得门来,但见街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十分热闹。此时正当年关临近,正是百姓一年中出手最为阔绰的时候,各色商贩人等如八仙过海一般,有卖炊饼的、卖二陈汤的、卖首饰的、卖胭脂水粉的、还有耍把势卖艺的,总之各施招术,看的王治一行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这汴梁城自从郭威定都以来,已有二三十年未遇兵祸,且柴荣与赵匡胤皆是治国明君,这多年一番营造之下,百姓倒也安居乐业。

四人闲走了一会,但听阵阵钟磬之声远远传来,且多有男女身背香袋,往一处涌去,众人图个热闹,也随了人流一处往前,行不多远,一座庄严巍峨的寺院便现出在眼前,近处院墙绵延,寺门宽阔,远处殿宇林立,宝塔高耸,空中梵音阵阵,檀香弥漫,当真是佛家圣地,度化之所,正是大宋的第一名寺——大相国寺。相国寺前有处空地,青石铺成,十分宽广,此时早已是人声鼎沸,挤满了从大宋各地赶来的香客信徒,还有众多的商贩混迹期间,热闹的如同集市一般。

王治一行顺着人流一路往寺中走去,正行走间,突然有一个身穿灰衣的汉子从旁挤出,拦住植廷晓道:“官人,要不要请些果子蜜水?”众人定睛一看,只见他身后背着十数个葫芦,手里捧着个笸箩,堆满了各色干果,原来是个卖小食的商贩,四人都自江南而来,时新果子见得多了,哪里会对这些干果感兴趣,都摆手示意不要,那小贩也是极聪明的,见状笑道:“官人若是不喜果子,可品一品我家的蜜水,这里有甘豆汤、豆儿水、鹿梨浆、卤梅水、姜蜜水、木瓜汁、沈香水、荔枝膏水金橘团、雪泡缩皮饮、紫苏饮,还有椰子酒,汴梁独此一家,这椰子酒乃是岭南所出,生平难得一见啊!” 植廷晓却被他这番话引动了乡愁,回身看看王治,又转过身来点头道:“且斟一杯来看看滋味。”那小贩大声答应,从怀中摸出个浅浅的木碗,用一块绸布擦干净了,又拔开葫芦上的木塞,倒出一碗乳白色的液体来,植廷晓伸手接过,转身对众人道:“我且先试试。”说完一饮而尽,却又随即一口喷出,怒道:“你这如何是椰子酒?哪里有什么椰子滋味?”那小贩却笑道:“客官若饮不惯,明说便是,不要损我名声。” 植廷晓大怒:“你这酒不知是何物所酿,却绝不是椰子!”那小贩也怒道:“我家祖传三代,专做蜜水,你说我使诈,却有什么凭证,切莫空口污人!” 植廷晓冷笑道:“我等便由南方而来,如何不知这不是椰子,真情如何,你这厮心中自然明白!”说完,挥手招呼众人离开,那小贩却不依不饶,伸手道:“客官请会钞,椰子酒一碗三百文。”这一下连钱清也火了,上前道:“你这厮却是讹人,哪里有三百文一碗的酒?”那小贩变了脸色道:“酒吃也吃了,你等莫非想耍赖不成?”众人却不再理他,径直往相国寺中走去。

那小贩拦他们不住,扯起喉咙大骂道:“直娘贼!吃了老爷的酒却不给钱,天子脚下,想造反不成?”话音未落,自人堆中又窜出十几个泼皮无赖,乱纷纷叫道:“甚人吃了豹子胆,赶在太岁头上撒野!”这帮人来的甚快,显然是早有组织,王治一愣,早就知道东京相国寺一带泼皮众多,却想不到竟然如此嚣张,今天居然还被自己给碰上了。田起一见形势不对,立刻护在王治身前,并招呼钱清道:“保护二位大人!”

那帮泼皮看到这几个外乡人不但不乖乖接受讹诈,居然还敢拉开架势保护自己,不由得更加愤怒,一拥而上展开群殴。一个泼皮冲在最前,向着田起当胸便是一拳,田起侧步滑过,反手一拳打在那泼皮脖颈上,这厮顿时口吐白沫,委顿在地。他身后的泼皮见同伙吃亏,从旁抢过一根扁担,当头便向田起扫来,田起身形一矮,避过“呼呼”生风的扁担,同时右肘闪电般击在那泼皮的肋骨上,只听“咔嚓”一声,那泼皮肋骨尽断,一阵惨呼,昏倒在地。田起的拳法是冯征利用行政力量,集结了二十几位优秀拳师,在原来南唐军队普遍使用的八卦拳基础上,糅合现代军队格斗技巧,并深入研究人体穴位与经脉后共同创制的,命名为“唐拳”,这种拳法讲究一击致命,同时高度发扬了江南军队身手灵活的特点,轻快、灵动、飘逸、狠辣,在南唐军中广受欢迎。

钱清虽然是水军,但“唐拳”也是他们必修的科目,一眨眼的工夫,也有几个泼皮被他打倒在地,丧失了行动能力,就在田、钱二人准备乘胜追击,把剩余的五、六个无赖全部解决的时候,只听得一声脆喝:“休得欺人太甚!”一个身高丈余的黑大汉突然加入战团,手持一根短柄铁棒,指东打西,把众泼皮打得哭爹喊娘,叫苦不迭,不一会儿便你拖我拽,跑了个精光。植廷晓大喜,忙上前道谢道:“多谢壮士相助!”那黑大汉似乎不善言辞,憋了半天才斜指身后,瓮声瓮气道:“主人,主人遣我。”众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人群中施施然又走出一个翩翩少年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