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的主题征文]酸涩的爱恋在畸爱中沉沦更新中

黑色妖精 收藏 69 862
导读:-------------------我们最后的拥抱冰冻了那年火热的夏,既然不能生如夏花,不如归尘,让这个夏天永恒! 那是一个刚刚进入盛夏、天气有些闷热,总是让人出汗的季节,一个矜持的男孩—安七藏怀中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走在通向自己内心里最喜爱的女孩宿舍的小路上,他的心情略微的带着紧张和些须的兴奋,嘴里还不由自主的哼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歌词的曲子,他不知道当自己面对女孩时,是否能够有足够的勇气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但是在他的脑海中,只要能够见到她、能够听见她的声音那就非常满足了! 安七藏到现在还是无法确

酸涩的爱恋在畸爱中沉沦

-------------------我们最后的拥抱冰冻了那年火热的夏,既然不能生如夏花,不如归尘,让这个夏天永恒!

那是一个刚刚进入盛夏、天气有些闷热,总是让人出汗的季节,一个矜持的男孩—安七藏怀中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走在通向自己内心里最喜爱的女孩宿舍的小路上,他的心情略微的带着紧张和些须的兴奋,嘴里还不由自主的哼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歌词的曲子,他不知道当自己面对女孩时,是否能够有足够的勇气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但是在他的脑海中,只要能够见到她、能够听见她的声音那就非常满足了!

安七藏到现在还是无法确定女孩到底也是否是在喜欢自己,因为他(她)们之间自始而终也都没有多少语言上的交流,男孩在独自爱恋的这些日子里,每天就象着了魔似的,痴痴的想着女孩,脑子里全是女孩的身影,不断的幻想着和她在树林间的小径依偎漫步,遐想着和她在碧蓝的大海里遨游……

男孩现在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多待会儿,在近距离的感受那种爱恋的滋味。其实他也不太懂得什么叫“爱”!只是从内心里发自肺腑的就是喜欢她的那种感觉特别强烈,他觉得这样的感觉,大概就是从书本里所写的、从别人那里听到的,那种想象中所谓的爱情吧!

他很想把自己的内心感受当面对女孩倾诉,想和她一起分享这种似乎浸入骨髓的感受,但是他性格非常腼腆,很有些内向,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也不知道曾经有多少次的机会,自己在心里都编织和排练了无数遍的话语,临末了当面对久久暗恋的女孩的时候,那些所有的勇气都已不晓得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每次这样的结果之后,他都特别痛恨自己的懦弱,每次这样之后都发誓如果到下次一定不能再这样,一定要勇敢的向心爱的女孩表白,但是往往好象命运总是在捉弄着他,也许不能够说这全是命运的缘故,而是他自己的临阵退缩造成的吧!

今天是女孩的生日,安七藏大清早就特意去花店定制了一大束玫瑰花,准备给女孩带去一个特别的惊喜,为了这个惊喜,他昨晚几乎一整夜都没有怎么睡着觉,脑袋里面反复的演练和修改着第二天那浪漫的场景的计划,这一次他的决心下的非常肯定了,因为他不想再这么的痛苦下去了,他想即使这次自己真情的表白出来,就算女孩拒绝了他,他也觉得总比自己一个人沉浸在胡思乱想的混乱世界里好啊。

终于来到了女孩的宿舍门前,他的心里突然有那么一丝的惶恐,当缓缓的举起右手准备敲门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脑海里的思维也变的有些混乱了,渐渐的举起敲门的手也变的犹豫起来。

你准备好了吗?这次你还会退缩吗?他在心里开始不断的问着自己!我这次一定要做到,我现在不能再犹豫不决了,他又在给自己连续的鼓着勇气,给自己坚定着决心!他就象是一个雕塑一样在门外僵立着,时间慢慢的就这样流失着……

就在他内心世界里进行着激烈斗争的这时,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了让他感觉非常熟悉的银铃般的声音!

“请问你找谁呀?”

安七藏惊讶的慢慢转过身子,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那魂牵梦思的她靓丽的身影,她穿着布满全身带着淡淡兰色小碎花的裙子,较为青涩而又已又玲珑曲线的身材,在因为夏天的单薄群衫下若隐若显的展露,手里还端着装满洗浴物品的透明塑料盆子,顺滑湿润的发梢上还垂挂着没有试干的水滴,秀丽白皙的脸庞上微微泛着因为浴后的红润和甜甜的微笑……

他面对面的凝视着她,嗅着这空气中也洋溢着女孩那沐浴后特有的淡淡的体香,看着看着男孩不禁有些呆住了,居然在茫然的忘记了回答她的问题了!他从来就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过女孩的这般美丽,也从未想到过今天会是以这样的场面拉开祝贺女孩生日的序幕!这样的情景让男孩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怎么是你啊?安七藏同学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女孩在他那近乎痴呆表情的盯视目光中,显得有些难为情了,于是用手里的东西挡住了在自己看来,感觉男孩那看着自己犹如“贪婪”的目光,又对他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哦,哦,我、我……”

安七藏被女孩的问话从暇思幻想中给惊醒之后,脑袋还未完全清醒过来,变的有些语无伦次的吭吭巴巴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最后只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低垂着头这样尴尬的站立着。

这时女孩被他那手无举措的表情给逗乐了!

“呵呵,你手上的花好漂亮,准备送给谁呀?”

女孩的话把安七藏从慌乱中拉回。

安七藏强压住自己砰砰跳动的心,双手颤抖的向女孩递上鲜红的玫瑰花。

“你生日,送给你的。哦,还有, 小莉祝你生日快乐!”

一抹红晕爬上了女孩俏丽的脸颊。

“好漂亮的花,谢谢你了!”

女孩想伸手去接花,可是手捧着满当当的洗浴盆,无法腾出手来。男孩执着的双手捧着鲜花向前递着,女孩手忙脚乱的不知怎么去接安七藏手中的花,一个傻傻的举着,一个不知所措的端着手里的盆,场面显得有些尴尬。

“安七藏同学,你可以帮我拿进去吗?”

面对木纳的男孩,女孩只有轻声发出的恳求了。

“嗯?…哦!可以,当然可以!”

安七藏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自己傻傻的样子一定很可笑,心里直抱怨自己怎么连这点眼色都没有呀!

虽然以前来过女孩宿舍多次了,但由于这次决定着要向女孩表白,安七藏所以显得比较窘迫而慌乱,花也不知该往哪放,自己也不知该往哪里站了。

女孩放下浴盆,没好意思当着男孩的面收拾盆内的小物件,随手在盆里拿了把梳子开始梳理满头乌黑的长发。

“你随便坐呀!”

女孩见男孩傻傻的站着看着自己发呆,拍了拍自己的下铺的床位,让男孩在自己的床铺上落坐。

“喝水吗?”

大概由于今天男孩送了代表特殊意义的红玫瑰,平时大大咧咧的两人变的拘束客气起来,虽然女孩小莉因为今天过生日的原因而没有刻意的去多想那花儿的含义,只是当作平常的生日礼物而已,因为她的心已经归有所属的地方了,所以对来自同学之间的生日祝贺而感到很高兴。

“不,不用,我不渴!”

安七藏手里捧着花,低着头傻傻的样子惹得女孩又噗哧一声笑了出了,安七藏有点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女孩,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花,也不好意思的笑出声来。

“你看,我这傻的,这花帮你放在哪儿呀?”

安七藏猛的站起来准备帮女孩找地方插花,却忘了自己正在下铺坐着,一头撞在了上铺的床沿边。

只听一声惨叫!

“啊………”

“安七藏,你怎么了?没事吧,哎呀,我看看撞烂了没?”

女孩急了,丢下梳子冲上去,抱住男孩的头,准备拔开男孩捂着头的手看个究竟。

安七藏从小就怕疼,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外面,受了点小伤就爱叫个不停.正想说:我这么大的个子,撞上去能不疼吗?突然,感觉一双暧暧柔柔的小手在自己的头顶轻轻的摩挲着,头顶原本钻心的疼痛在轻轻的摩挲下渐渐消退了下去.慢慢抬起头, 安七藏充满深情的双眼正好迎上女孩焦急的目光,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控制已久的爱恋,一把抓起女孩的手,深情而坚定的说:

“小莉,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面对眼前男孩突如其来的表白,女孩的脸一下涨的通红,甩开男孩的手,急匆匆的站起来,目光哑然不知该看向哪里才好。

“干吗说这个呀? 我们都该毕业了。”

女孩惊恐的扭转过身子背对着安七藏,小莉强按住自己那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而惊讶不已的心,然而脸上却故做平静的说:

“安七藏,还有半年了,半年后我们就各奔东西了,谁能预测我们今后的末来是什么样的呢?我虽然也很欣赏你,可是……………….”

小莉下面的话还没说完,安七藏头脑里已一片混乱了,从心底慢慢的滋生出一种很疼很疼的感觉,让自己的心有一种几乎触摸不到颤栗。

这种撕裂般心痛是从来也都没有体验过的,因为男孩总是将自己的心弄的无比温暖,一直以来总是把女孩满满的装在自己火热的心房里,慢慢的暖化、小心翼翼的呵护,只有爱,深深的爱,偷偷的爱。

现在的安七藏在心里默默的自语着,你还记得有部电影叫《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说过这样的话吗?

“我昨天晚上让一只蜘蛛托梦给你,你知不知道?”

至尊宝回答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飞蛾扑火?”

而我现在只想对你说:你从来就没有去尝试过,怎么会明白那种飞蛾扑火的行为是有多么美好、那么的真挚呢!

此刻老天也好象感觉到尘世间的这份悲伤,窗外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那天生丽质而文静秀气的女孩此刻也明白男孩现在的心情,但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因为她知道,无论她现在说出什么样的话,那对于男孩表现出来的忧伤来说都是没有什么作用的,所以她一句话都不再说下去了,只有默默的、无助的站在窗前,落寞的脸上透着几许无奈,特别是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透着的是几许令人生怜的感伤……

就这样静静的相对无语着,也不知道过了对久的时间,突然就在这时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小莉于是赶忙转过身子,光着脚就蹦达跑着过去将房门打开了,随着门缝被女孩慢慢的展开,随之出现的是另一个高大、结实而帅气、面容英俊而略显黝黑的脸庞透露出那率真成熟、稳重的自信,满身散发着男人那种特有魅力的大男孩,而这个大男孩的怀中抱着的是一捧更大的玫瑰花束,因为下雨的缘故,为了不让鲜花受到风雨的侵蚀和摧残,大男孩用衣服紧紧的包裹着花束,而不惜让自己浑身上下都被淋了个透湿,现在头发上还在滴滴沓沓的往下淌着雨水呢!虽然经过精心的装扮的形象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天气给败坏了,大男孩的脸上依然流露出自信的微笑,在那给他开门的女孩的脸颊上轻轻的一个亲吻,温柔的说了句

“生日快乐!”

然后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继续保持他那固有的特色微笑。

小莉虽然在开门之前就已经知道在门外敲门的人是谁了,那就是和她相恋已经快满一年的男友单道行,但是没有想到他会冒着大雨前来的,看着手中被保护的完好无损的玫瑰,又看着大男孩单道行那落汤鸡似的样子,女孩小莉的心里刹时间感动极了,激动的就连单道行浑身是水的状况都不顾了,于是象小鸟般飞身投入单道行那宽厚的怀中, 踮着脚尖狂热的吻单道行的脸庞,嘴里还不断的呢哝着

“谢谢你…谢谢你……”

其实在每一个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的纯真心怀深处,都会有过这样、那样的对自己喜欢的异性充满迷恋的萌动情怀,对美好爱情的无限幻想和期待的憧憬,而在其中所有的遐想里面,不管是卑微的心理、幸福的感觉、还是那不曾开花的暗恋等等的体验,都是属于自己心底的小秘密,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对任何人去诉说,因为这是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小秘密,也只能由自己精心保存在心灵的收藏夹里,常常翻看、静静的回味。

大男孩单道行就是向女孩单纯的如同水一般清澈心灵中,第一个发起爱情进攻的男生,当他第一次见到小莉这个美丽的女孩子时,就被那可爱的她把自己整个儿的灵魂都“俘虏”了,在他的心里一直就有个声音在呐喊着—这个女孩子就是我命运中的天使!所以单道行勇敢而没有半点犹豫的把自己所有的爱,都在这个美丽女孩的面前展示的淋漓尽致,而且一直义无返顾地坚持到最后,也证明他的努力没白费,证明他的执着是成功的。

女孩之所以欣赏他的为人处世,欣赏他的幽默自如的谈吐。女孩从一开始接触到最后的打动过程中,不只是被单道行那开朗洒脱、乐观自信的性格所吸引,而且对于他在言谈中流露出的对人生哲理的透彻感叹,博学多才的学识而钦佩,更为他在生活小事上面对自己的精心呵护所感动,而对其敞开了自己少女的情愫。

然而此时在房间里的安七藏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真的不禁震惊的目瞪口呆了,想到自己心仪的女孩现在却在自己的眼前,被别的男人环在怀抱里,而投身其中的她反倒表现的非常欢愉的表情,这样的情景让安七藏那颗本来就已经非常悲痛的心灵,遭到了更加沉重而具有毁灭性的摧残,安七藏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强忍着不让泪流下来,喉头开始变得哽咽,半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心现在犹如刀绞一般的疼……

就在他俩沉浸在忘我境地的时候,仿佛被遗忘的一直愣在房间里的安七藏最后实在是无法承受这巨大的痛苦,或者可以说被他认为是女孩给予的婉转而坚定拒绝的方式和感觉吧,终于夺门而出,精神恍惚的他在淋漓的雨幕中,跌跌撞撞的奔跑着,悲伤、失败的情绪笼罩着他的整个身心,一种浓浓的绝望感令他的心从内到外的透体冰冷,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到哪儿去,也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该做什么,他现在的脑子里就象是一团乱麻杂乱的纠缠在一起,在风雨中仿佛是一片飘零的枯叶随风四处飘动着……

在深夜的小酒吧最靠里侧角落的小桌上,东倒西歪的散落着数个已经喝空的酒瓶,而趴在桌上明显已经呈现深度醉意的那个人还在嘟嘟囔囔的招呼着服务生接着上酒,这个借酒浇愁的人是谁呢?原来他就是刚刚经过失恋,哦,准确的是暗恋失败的刺激的—安七藏!从女孩的房间冲出来后,他就在大雨中胡乱冲撞着,最后闯入了这间偏僻的酒吧,要了很多的啤酒,不断的举瓶往嗓子眼灌,他只想用酒精来麻醉自己那绝望到极限的神经,也许醉了,心里的痛苦就会减轻些。也许经过了今晚的伤,就不会有明天的痛了吧!

他在心里依然不断的问着自己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又在不断的回答着、反驳着自己的答案,他在想为什么如果说缘分这个东西总是躲不过的话,那会不会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不是一场不该有的错误?他也在安慰着自己—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同时也感叹自己的命运,你是我梦中的梦,现在算是应该结束的时候了,就像天上滴落的雨滴一般,我们也都只是个平凡人。从心底里还想对自己来说爱的刻骨铭心的女孩送上自己的誓言:“此时此刻就让我最后一次说亲爱的女孩,如果还有来生,我绝不会再让自己错过你。”

“你失恋了吗?看你这么的痛苦和绝望!”

一个声音从桌边发了出来。

醉眼朦胧的安七藏晃动着有些发蒙的脑袋,迷离着眼睛抬头看了看发出声音的方向,先前喝进身体里的酒精致使他现在所看到的东西,都是重影的,所以他也仅仅只是模模糊糊的瞟见了一个人影罢了,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看清楚,随即顺口说道:

“我就喜欢这样,你管的着吗?服务生上酒,说了没听见吗?……”

那个声音接着又出现了。

“你已经醉了,他们是不会再卖酒给你了。”

安七藏听到这个让他心烦的声音总在耳边响起,不由的再次抬起昏沉沉的头,想看清楚到底是谁在打搅自己一心找醉的愿望呢?他使劲的摇了摇脑袋,努力的使自己的神智清醒一些,这次他终于看清了,在他坐的酒桌对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位身姿妖娆、脸上化着浓浓晚妆,眉宇间散发着一股风尘气息的成熟女人。

“你是谁啊?我好象不认识你吧!”

他在微微有一点清醒的头脑里,搜索着这个好象从未见过的女人的记忆,茫然的带着自己的疑惑问道。

“呵呵~你好好想想,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吗?”

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变的有点微嗔味道的娇媚了。

“不好意思,我现在头脑很不清醒,实在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了!”

安七藏又在记忆里回想好几遍,发现确实没有这样一个女人的资料什么时候保存在的记忆当中,很显然自己从来也都没有见过她,于是就只好这样回答了她。还未等听到回答的话语呢,他就觉得自己的思维渐渐的从这个世界中变成一片空白了……

(写到这里上班的时间要到了,对于这个女人安七藏到底认识吗?后面的故事大家觉得有没有必要往下写啊?如果有兴趣的战友能接续当然更好,如果对此没有感觉的话,那就等我下班回来再接着写吧!要是大家感觉这个故事到此该结束的话,那我也会同意大多数人的意见而就此打住结帖哦!)

此篇

酸涩的爱恋在畸爱中沉沦(续二)

酸涩的爱恋在畸爱中沉沦(续二)

他有些失神的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这个女人,现在的她已经洗去了深夜浓妆艳抹的伪装,一脸的素面朝天,显得很清秀,反而没有了昨晚的那种妖艳的成熟和诡异,两根涂着绚紫色的长指甲的纤纤玉指,此时正夹着一支细长的女士摩尔香烟,袅袅的烟雾从那小巧而富有性感的檀唇里,有一口没一口的慢慢飘出,那双眼睛里好象装满了整个世界的柔情,但是带给我的感性认识中,我觉得她又是带着一种对命运有着无奈和颓废意味的女人。

他的视线缓缓的在她已换上细长小吊带、下摆显得蓬蓬松松,既能够微微表露女性玉润滑嫩肌肤,又不是特别暴露的那种半透明白色质地柔软的睡衣下,若隐若现的玲珑丰姿随着呼吸,而有节奏的起起伏伏,足以给人以非常的诱惑和感昭力,不禁有些让人想入非非的感觉和冲动。

她虽然表现的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她察觉到安七藏在观看着自己,脑海里都在想什么,因为她的心里很明白自己的身体,所具有的吸引力和杀伤力的能量,那是从早已在那些个在风花雪月场所中,含垢带辱的苦苦挣扎的日日夜夜里,从那些富有的、夜晚出来买欢和寻找欲望快感的男人们,充满色欲和贪婪的如同恶狼般的目光中明白了的经验。但是她喜欢现在的他这样偷偷的看着自己,想当初自己还是懵懂无知的小女孩的时候,就喜欢和跟她年龄相仿的他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在村旁的小河边嬉戏玩耍,那时候的时光是多么的美好而有无忧无虑的啊,想着想着往事,她渐渐的陷入了回忆的沉思之中……

在被蜿蜒曲折的神女河所环绕流过的大瑶山中,有一个叫娄山坝的山村,村子很小,里面并没有多少固定的住民,其实真正的村民只有七八户人家居住,主要是以在山中捕猎为生,生活虽然很清贫,不过日子还算过得去,但是自从国家颁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等之类法规和禁令以来,这些以打猎野兽,用野味、兽皮到镇上和饭店及皮货商换取日常生活所需的盐、茶等必需品的村民们来说,无疑就象晴空一声霹雳般的灾难降临在他们的身上,生活几乎就沦入绝境了。但是自古以来就以民风淳朴的山民来说,怎么样对国家的法规也抱以顺从的意识,就算再苦也没有爆发出一点怨言,咬着牙默默的改变着几千年沿袭下来的生活习惯,从此变更从事自己从来就没有干过的农田活计,日子也相较着也渐渐的更加贫苦了。

就在大山深处这样生活窘困、信息闭塞的小山村里,有一个自小身体瘦弱、性格就有些懦弱的小男孩,经常被村里那些顽劣的小孩所欺负,而常常偷偷的跑到小河边的那棵榕树下独自哭泣。

有一天,他被同村的那个叫千百骑的大孩子给扇了一巴掌后,又跑到那里去暗自流泪的时候,却看见自己常常待的地方,被一个此时正满脸泪珠,且头上扎着两个短鬏鬏的瘦小的小女孩所占据了,他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家旁边隔壁住的小艾,他知道小艾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的原因,因为在他们这个年龄段出生的小孩中,别的人家都生的是男孩,而惟独她家里出生了小艾这么一个女孩,小艾的父亲非常的震怒和生气,脾气也变得极其的暴躁了,而小艾的母亲也因为自己没能给家里生一个男孩而自责和忧伤,在这样的情况对于山里人家来说,生一个男孩不仅仅是传宗接代那么简单的的意义了,因为在生活状况这么差的环境下,对强壮劳动力的需求和期盼,是急切的,也是必须的,而小艾的降生对于她们的家庭和生活来说,也同样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啊!所以小艾从小就几乎没有享受到过家的温暖,没有得到过父母亲的疼爱,吃的差,穿的也不好,再加上其他的小伙伴也都不愿同她一起玩耍,顾而小艾打小就是在咒骂、毒打和孤独中度过的,小艾的童年生活根本就没有欢乐和温情这样的感觉和概念在记忆中存在。

也许正是因为都没有朋友和玩伴,这样近乎相同遭遇的缘故吧,在这两个都很自卑和可怜的小女孩和小男孩一样的同病相怜的同情中,而最终走到了一起,而这两个都很自卑和可怜的小女孩和小男孩他们就是童年的安七臧和小艾。

矮小瘦弱的安七臧走到比他还要弱小的小艾的身边,慢慢的蹲下了身子,他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哄女孩子的话语,其实也不是他不想说,他就是不知道这样的状况下,应该说什么好而已,于是只有轻轻的用手抚摩小艾的头发,借此来安慰她难过的情绪,过了好久,她终于停止了身体颤动的缀泣,擦干了脸上和眼角上所挂的泪珠,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努力的平复了自己因激动和哭泣,导致的呼吸急促,缓缓的抬起头,感激的看着他,用可以说不是很好看的笑容,笑了一笑!

“好了,我哭过了就没事了,谢谢你!”

“恩,别太伤心了,我来陪你玩好不好?”他对她说道。

一个孤独的孩子遇见了另外一个寂寞的孩子——这其实也是命运对他们的特殊优待吧!是不是上天对每个人的待遇都是公平的,并不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因素让一些人从此对生活产生厌倦和仇恨的,在生活的面前,不是说谁给予了谁,谁付出了就非要去得到的,想那么多,不如实际的去做,只要你去做了,哪怕就算是碰了个头破血流,那也算值得的了,毕竟曾经有勇气去正视和面对过了,总比那些天天在脑子里空想,到头来终究什么都是一场空好得多吧!

通过平常的交往,渐渐的他们互相比较熟识了,在一起的时候,彼此之间的对话也慢慢的增多了,开朗的笑声也慢慢的改变着他们的性格和生活,在山间,在树林,都留下过他们一起玩耍的快乐身影。他从她的话语中知道了自己的年龄要比她小三个月,于是他便主动的改变称呼,叫她“姐姐”了,此后就在那之后的许多日子里,每当有村里别的小孩再欺负她的时候,他变的不再那么懦弱,好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果断的毅然抡起了瘦小的小胳膊,面对着比自己强壮成倍的对手,大声的高喊着“不许欺负我姐姐”,旋即投入奋力与之搏斗,虽然大多数时候的最终结局,总是他被别人所打倒在地,带者血流满面的残状,但他依然没有感到气馁,依然而然的坚定着保护她的信念。而她的心里虽然心疼着“弟弟”脸上为她所留下的伤痕,但心底里却感到暖暖的,因为她明白了,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孤独可怜的,她现在也拥有了亲情的关怀和温暖!

这样快乐自由的悠闲日子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渐渐长大的他们也到了该上学读书的年龄了,然而因为村子里的居民太少,所以没有学校,要想上学接受教育的话,就必须每天都要翻过一座山,再淌过一条小河,走将近三十里的山路,到山那边比较富裕的村子里去上学,山里人家虽然经济上很不好,但他们的思想却不是老套和封闭的,他们知道要想脱离贫穷的大山,过上好日子,就必须让自己的孩子受到知识和文化的教育。

本来照小艾这样的情况,想上学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那是天方夜谈啊。但是又是她这个所谓的“弟弟”做出的努力,甚至表露出要每天上学时背负前一天晚上采摘的,羊最爱吃的嫩草去所上学的村子里换取“姐姐”的学费这样的做法,几经努力,“弟弟”终于可以和“姐姐”一起踏入教室,共同学习知识了,这样着实让“姐弟俩”高兴了很长时间。

然而好景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她的父亲有一天因为到镇上去卖自己偷偷猎捕的野味,被人发现而追赶,结果在惊慌逃跑中因慌不择路而一脚踏空,坠入了深不可测的悬崖,等乡亲们找到她父亲的尸体并运回家中的时候,她的母亲身体本来就非常虚弱,更因为受不了这么大的精神刺激而悲痛过度、伤心欲绝而黯然而逝了,家里就只剩下了孤苦伶仃的她!她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呢?

过了不久,从山外面来了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人,向村子里的乡亲们自称是小艾的舅舅,并要带走小艾。开始大家伙都是用很怀疑的眼光对待这个看起来并不象好人的男人,但是随着这个男人拿出的身份证明,以及小艾那孤苦可怜的生活状况,众位乡亲觉得这样的情况,也许对于小艾来说,可能也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于是当夜那个男人就带着小艾趁着夜色,匆匆的离开了山村,走的那么的急切,甚至让小艾连对他心爱的“弟弟”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的,只能在被那个男人拉扯之下,边走边回头望着那从小生活过的小山村越来越远的离去。

而当他得知“姐姐”远走他乡的消息时,那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时分了,他当时就象疯了一样顺着出山的小路,奔跑着、追赶着,大声的呼喊着

“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啊?”

他那嘶哑的、充满悲凉的声声呼唤,在空旷的山野间回荡着,回荡着,没有有人来回答他,一种深深的悲哀笼罩着他的整个心灵,泪水不由自主的喷涌而出,渐渐的模糊了他的视线,也渐渐的模糊了他遥视远方“姐姐”身影的苦痛。

但是事情已经让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改变了,他的“姐姐”已经走了,永远的走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今生也许是再也见不到了,他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疼痛,因为他知道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同他一起玩耍了,再也没有人和他一起相互疼爱,相互关心了,他将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姐姐”!

从那以后,他好象又变回了小时候那个懦弱的小男孩了,不过似乎比以前的他还要沉默和自闭,很少可以再听见他对别人讲一句话,同父母家人也是同样的,无论家人做什么样的开导和劝说,都依然改变不了他的抑郁心境。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姐姐”的不辞而别,因为他并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所以他无法原谅“姐姐”如此的绝情,就连当面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由此在他的内心深处从由对“姐姐”的爱和想念渐渐的变质为对“姐姐”的恨,恨“姐姐”无情的抛弃了对“弟弟”无限的亲情,恨“姐姐”忘记了他——这个可怜的“弟弟”。

他内心中渐渐拧成麻花状的心结,使他又陷入了更加封闭的世界,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于这个世界上其他事情的关注的纷扰少了,投入到知识学习当中的精力也可说是更加的疯狂,在学校里所有的老师对他都是赞赏的,总是以他作为榜样和典型树立其他学生的楷模,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他来说也然是无动于衷的反应。

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大学,他经历了从山这边到那一边;从山村到小镇、县城、,城市;从大山深处走向繁华的都市!如果说在其他人看来,从这样顺坦的道路上,算是彻底的走出了贫困境地,是一件极其值得幻庆的大事啊!然而在他自我封闭的情感世界里,却是极度抵制外来繁华、纷杂的各种东西的侵蚀的。

也就是当他这样自闭的情感世界,被那个名字叫小莉的都市女孩悄悄用钥匙打开的时刻,却让残酷到极点、并且几乎毁灭他整个儿的人生希望的冰冷现实所彻底的击溃了,怎么能不让他的心境进入绝望境地呢?

最让他悲愤的是就连沉醉到昏迷的狂热之中,刚刚清醒过来的同时,又非要强迫性的让他去面对,曾经让他付出深切亲情、而又投入巨大的恨的故人!命运是如此的残酷无情,为什么如此的捉弄着我,他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该如何去做?


本文内容于 2008-4-15 16:32:22 被黑色妖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