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征服 第二卷 天下布武 第六十七章 陪审团

坤沙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size][/URL] 第六十七章 陪审团 那从楼梯奔上之人见了张老爷喜道:“原来东家在这里!” 张老爷扭头去看,认得是自家的账房老孔,点头道:“寻我何事?”老孔先上前给张、周、陈、冯等人作了个团揖,又指了指身后的两名中年人回话道:“此二位自我朝池州来,有急事要寻老爷。” 张老爷点点头起身拱手道:“素不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第六十七章 陪审团

那从楼梯奔上之人见了张老爷喜道:“原来东家在这里!” 张老爷扭头去看,认得是自家的账房老孔,点头道:“寻我何事?”老孔先上前给张、周、陈、冯等人作了个团揖,又指了指身后的两名中年人回话道:“此二位自我朝池州来,有急事要寻老爷。” 张老爷点点头起身拱手道:“素不相识,不知二位寻我何事?”那领头的中年人上前一步,深深一揖道:“小人姓王,名轮,池州人氏,我兄弟二人贩了一船棉布来江都,由于水道不熟,在岸边转舵时不慎刮坏了渔户的渔网,我等正要照价赔偿,谁知那渔户俱是当地土人,仗着人多势众,攀船而上,打伤了我们三四个水手,还抢走了十余箱货物,小人身处异国,无处说理,只得来寻我朝商会张会长相助。”

张老爷沉吟了一下,自怀中取出一张便笺,去店里讨了笔墨,当下笔走龙蛇,手书一封,唤小二道:“且将书送州府衙门,请龚都头按此办理,还烦请王兄派人同走一遭。”那王轮大喜道:“便由我家兄弟王辐前去。”待王辐与小二匆匆离去,张老爷道:“王兄且与我等共饮几杯,一同等候。” 王轮道:“如此叨扰了!”几人推杯换盏,聊些南唐故事,气氛甚是融洽。王治等人在一边见了均大感奇怪,一心只要看后面的故事。过了小半个时辰,只听楼梯上又是一阵吵闹,那王辐领着十几个差役,用锁链锁了七八个汉子步了上来,差役中一个五大三粗的都头,毡帽上斜插着一枝凌乱的腊梅,敞着衣襟,径直过来,冲着张老爷深深抱拳施礼道:“给老爷请安!” 张老爷笑道:“有劳龚都头了。”那龚都头回身怒道:“几个村野鸟人,居然敢袭击上国商船,真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弟兄们,且叉起来,先打一顿给老爷们出出气!”那些如狼似虎的衙役发声喊,就待动手,张老爷却出声道:“且慢动手,我大唐有《帝国律法》,凡事都要依法审理,这江都虽没有法院,但也不能失了偏颇,叫旁人耻笑,我的意思是,由我等四人,加龚都头,还有乐顺楼的许掌柜,再寻一位在座的朋友,组成陪审团,共同审理,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周、陈、冯三人点头称好,龚都头媚笑着大声称赞,那许掌柜起初见衙役们涌了进来,不知发生了何事,早在一旁暗窥,此时心头一块大石已然落地,也笑着点头说好。张老爷转头看了一圈,起身踱到王治一行桌旁,向植廷晓拱了拱手,道:“这位兄台一看便非俗人,不知如何称呼?刚才之事想是观在眼中,不知可否帮我等这个小忙?” 植廷晓暗道:“这桌上还有一个更加不俗之人,偏偏你看不出来。”嘴上却道:“在下姓植,岭南人氏,帮忙并无不可,只是在下对于大唐律例所知甚少,深恐误了各位。” 张老爷道:“不妨,不妨,兄台只消按自家的意思秉公判断便可。” 植廷晓想了一想道:“那好,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个简易的公堂很快便布置好了,张老爷客串了法官,向原告王氏兄弟与一众被告各自问了几句,案情很简单,确是一众渔家始于气愤,动手打人,后来见财起意,劫夺货物,张老爷问的清了,转头问诸人道:“各位如何看?” 周、陈、冯、植四人皆点头道:“证据确凿,不消审了。”那许老板与龚都头更是满脸堆笑,将头点的如小鸡啄米一般。张老爷见众人皆无异议,便从怀中摸出部精美的羊皮书来,翻开几页,朗声道:“《帝国律法》之刑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聚众殴斗者,视情节之轻重,判处刑拘劳役三年至五年。”张老爷抬起头,环顾四周,又揭过几页,接着念道:“《帝国律法》之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劫夺财物,并致人死伤者,视情节之轻重,判处刑拘劳役十年以上、终生监禁或斩首!两罪并罚,如何量刑,请各位陪审大人裁定!”

陪审团走进雅座之中开始了热烈的讨论。中间还不时夹杂着龚都头的阵阵媚笑声,过了一阵,众人公推陈老爷出来道:“我等皆以为渔户需将财货返还,并由众渔户推选五人到王氏昆仲船上服务五年,以为劳役,前两年不需给付工钱,至第三年上再视表现而定。”众渔户一听不需坐牢,不由大喜过望,纷纷口称青天大老爷,王氏兄弟想了一想也点头认可,各方皆大欢喜。

当下自有衙役监押渔户回去搬运货物并推举服役犯人,张老爷又安排酒席与众人共饮,酒至半酣,植廷晓趁龚都头如厕之际,摸出国书,上前悄悄见礼道:“我乃岭南汉国派往汴京去的使臣,刚抵扬州,相烦都头向知州大人禀报一声!” 龚都头醉眼半睁,接过国书,大着舌头道:“此……此……为……大事,吾……吾当上禀!汝……且随吾来!”就在此时,一个堂倌自外间奔至,大声道:“都头如何在这里?大唐的小杜老爷在柴市与开封府来的几位客官起了争执,正遍寻老爷不着!” 龚都头一听,将国书往地上一掷道:“开……封府……又怎样?谁……敢……欺我兄弟!”说完扯开胸襟,大踏步着出门而去。

植廷晓哭笑不得,只得上前捡了国书,上楼回禀王治道:“陛下虽不加片甲于江都,然此间却已非宋土,我等还需自行前往州衙投递的好。” 王治却只是含笑不语。

帝国二年腊月十八日,寒风刺骨,大雪纷飞,扬州至楚州的大运河上,一只官船正缓缓的前进着,王治顶风冒雪立在船头,眼望着岸上奋力拉纤的十数个瘦骨嶙峋的纤夫发呆,这里全没有“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岸上走”的狂野浪漫煽情,有的只是生存的压力以及重压下的贫困、无助与麻木。

田起悄无声息的从船尾摸了上来,手里捧了件羊皮袄子,小声道:“陛下,加件衣服吧,小心感了风寒。”王治见他讲话毫不避人,笑道:“你们把那些差役怎样了?”田起笑道:“扬州府一共遣了五名差役随船前往楚州交割,都在后舱被张四哥一个人灌翻了,小钱兄弟又在舱门上加了两把锁,一时半会他们出不来,这船现在姓王了。” 田起看着王治笑着披上了羊皮袄,又犹豫着道:“陛下,微臣……微臣,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治盯着他看了一会,笑道:“是你和冠军侯合计着来的吧?是关于植大人的吧?”田起慌忙跪下道:“陛下真神人也,我与张四哥商议,陛下身系帝国安危,此行万万不可有丝毫差池,否则我等纵受千刀万剐也难免其责!我与四哥自不消说,小钱将军世受皇恩,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可唯有……唯有……唯有植大人归降未久,其心难测,我等深入敌都,一旦生变,则悔之晚矣!微臣一片肺腑之言,请陛下明鉴!”

王治微笑着扶起田起道:“爱卿之意,朕自明了。可是朕放心前来,亦不是全无把握。其一,植大人在南汉职务低微,仅为一个小小的典级,咱们这使臣团也因此而落了品,此去根本就没有见着北帝的机会。最多就是太常寺礼院的官员予以接见;植大人是聪明人,他若真想出卖朕,不见到赵匡胤他绝对不会开口,否则,一怕无人相信;二怕功劳便宜了别人;三怕不但捞不到功劳,还有杀身之祸。这种亏本的生意,他不会干。其二,北宋虽然强大,但南汉还是我大唐砧板上的一块肉,此去只要随朕全身而退,那便立下了天大的功劳,他植大人也就是从龙之臣,等到朝廷大军扫平南方,南汉全境的士绅官员都会到帝都来拜见他这个内阁重臣,岭南乡亲,以为晋身之资,这看得见的富贵荣耀比那虚无缥缈又不知结果的投靠北宋可是实在的多;其三,植氏一门皆在岭南,海路陆路都在我朝掌握之中,植大人若忠,则举族皆荣,植大人若叛,赵匡胤只能荣其一人,而其九族则难免一死,孰轻孰重,一目了然。朕不担心植廷晓,倒是冠军侯在荆南和晋王赵光义朝过像,你去告诉他一声,让他好好改改装扮。”田起信服的点点头,憨憨一笑,摸了摸后脑勺,转身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