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传来消息,财政部部长谢旭人终于“开口”谈印花税。


他表示,财政部正配合有关部门对印花税制度的调整进行研究。证监会主席尚福林也公开表示,将认真研究印花税的调整,相对于过往4个月股市大调整时期的缄默,如今管理层已经亮出了明确观点。


自去年“5·30”以来,新老股民切实感受到了财政政策对于股市的威力——虽然其调整并没有扼住股市上行的前路,但是其短期内造成的心理震幅和长期对于市场的抽资力度都令人胆寒。


一个反复被引用的数字是,去年股市征收印花税2005亿元,是2006年的11.5倍,也是此前16年市场征收印花税的总额。


不少投资者和专家纷纷就印花税以及其他财政手段进行商讨和发言。今年,政协“一号提案”建议完善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税收政策以及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全国政协委员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谢卫均就印花税以及相关财政政策进行了提案。


多征还是少征


去年5月份印花税的调整令投资者尤其是新股民见识到了财政手段的威力,今年众多专家学者的热议,更像是既有财政政策手段的一个后续。


不过,他们的看法未尽相同。


记者在民建中央提交的本次政协“一号提案”上共看到四点财政手段调节办法——单边征收印花税、解决好投资所得税与个人和企业所得税的衔接、适时开征证券所得税和对不同金融业务采取不同的抵扣政策。显然,民建中央使用了比较全面的财政手段来治理资本市场。


政协委员谢卫也上交了《关于加强财政政策在宏观调控中作用的提案》。谢卫的基本观点是,目前仍应该执行从紧的货币政策,因为流动性过剩问题还没有解决;而在政府支出角度应该执行偏紧的财政政策,在提升消费方面的财政政策则可更加积极。谢卫表示,财政政策也可有加有减,灵活运用。


而政协委员贺强则表示,目前最该解决的问题首要是印花税单边征收问题,这并非简单的救市,而是关系到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而政协“一号提案”的相关税种尤其是资本利得税,国家的相关法规是暂不征收,目前市场危机重重,不应该纳入目前讨论范畴。


政协委员贾康也明确表示,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需要各种手段的努力,但是财政税收只能起配合的作用。“货币政策会比财政政策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更加直接一些,但是市场的建设还包括深层次的机制支撑,比如2005年搞的股权分置改革。”


股民渴求减负


“印花税的调节从来都不能真正影响股市的进程,牛市征收它变不了熊,熊市里减它也转不了牛,但我们仍旧呼吁印花税的下调是为了减轻股民的负担,在市场危机的时刻,过高的投资成本将使股民越投资赔的越多。”有资深财经评论人士如是说。


作为财政政策的一种,印花税的上下调节在我国早有先例。不过,部分专家表示,2008年的资本市场在紧缩货币政策和国外、国内因素的影响下,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流动性很有可能由泛滥变为趋紧,这与不少基金公司所得出的流动性仍旧泛滥的结果明显不同。


3月6日,建设银行监事长预言,中国今年的外汇储备将超2万亿美元,而人民币升值预期仍旧会引发热钱的涌入冲动,但是包括再融资、大小非解禁浪潮以及新股发行等的“吸金”效应同样在A股市场显现,一场资本的博弈中究竟谁上谁下?


知名财经评论人士皮海洲明确告诉记者:“财政政策尤其是印花税应该尽快降低或者取消,财政政策应该匹配当下市场的需要。”


对于资本利得税以及其他针对资本市场的税种,贾康表示,资本利得税是我国复合税种中的一项,但其是否征收以及征收办法都需要全面的探讨和研究,目前尚未有相关内容。


印花税的下调早已是“人心所向”,但究竟何时下调以及下调方式尚未有所定论。事实上,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明确提出,今年的宏观调控将是从紧的货币政策控制总量不变,而采用稳健的货币政策进行辅导,有专家解读认为,“稳健”意味着变动的幅度和范围将不会过大,印花税的调节考虑自然也在其中。


“可持续性的财政政策对于股市更加有利,印花税的改革方向和思路一定是动态改进”,贾康认为,动态来看只要制约因素发生变化,税率有可能需要随之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