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法律工作生涯之开始

前几年,在我负责单位行政工作期间,同时也兼管法律工作。说法律工作是为好听的,因为老板当时在外面和一家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常年法律顾问协议,公司业务和管理上有什么纠纷时,律师就会马上出现,我呢,只是给人家搜集材料,送资料,纯粹一个跑腿打下手的角色而已。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时间久了,我嘴里也偶尔能蹦出几个法律术语来,在外行听起来还蛮象一回事的。为了扯大旗扮老虎,在征求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我就给自己印了一盒印有“法律顾问”字样的名片装在口袋,必要的时候就掏出来,既能充门面,还能为工作提供一点方便。

那几年,公司的法律业务主要集中在处理客户的货款纠纷上。我们的产品是混凝土添加剂,客户都是各个地方的商品混凝土公司。一旦签订供货合同后,他们都是常年使用我们的产品。了解这行的战友大概都清楚,建筑行业的三角债问题非常严重,而我们作为商品混凝土公司比较上游的一个供货商,也是深受其害。如果客户是正常回款,那在他们那儿压一点还到无所谓,怕的就是他们不是正常回款,那我们公司压力就大了。因为一个商品混凝土公司的压款正常情况下一般都是七八十万,公司每年的应收账款都在四千万左右,里面差不多有20%属于非正常压款。公司为保证正常运转,在无法正常催回货款的情况下,只有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了。而老板之所以和律师事务所签订常年法律顾问协议,目的也就在这儿。

我接手这项工作的时候,公司为尽快回笼资金,决意清理一些无赖客户,正是处理不良货款的高峰期,几乎每年都有好几单业务起诉到法院。其实要说起来,我们老板的法律意识是很强的,为了节约资源,在和客户签订合同时,里面都明确约定了法院管辖权和具体的违约金比例,就担心对方不执行合同和出现程序上扯皮现象。事实证明,这点的作用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在法院管辖权方面。因为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法院管辖权的一般原则是“原告就被告”,也就是说,通常情况下,合同纠纷引起的民事案件都由被告所在地法院受理,有特别约定和法律规定必须的除外。如果我们没有在合同中明确约定由原告所在地法院管辖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一旦诉讼,就必须跑到客户那边去立案,这样耗时费力不说,还有可能受到地方保护主义的影响,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正因为我们在合同中做好了充分的自我保护工作,所以公司的诉讼基本上都在当地法院进行。因为公司的业务流程我比较清楚,一般都是我作为公司的诉讼代理人和律师一起出庭。这样一来二往,我就和法院民二庭的几个法官熟悉了。虽然他们是法官,但在彼此熟悉后,也是挺能聊得来的。有一次,我去法院拿判决书,主审法官刚好比较清闲点,就顺便和我聊了会。主审法官是从内地考到珠海来做法官的,和我一般的年龄,很和气。当他知道我们公司不仅每年向律师事务所支付顾问费外,每单官司也要正常付律师费,就开玩笑说:

“我们审理案件都是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你们的案子其实很简单,别人欠钱逾期不还,事实很清楚;你们又有合同、送货单和对账单,证据确凿。谁来这官司都是你们胜诉的,律师费出得有点冤枉呀。同时,你们也做了诉讼保全,也不怕官司胜了钱要不回来。就拿现在这个案子来说,标的是120万,你们付的律师费应该有近2万吧?”

我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和律师上了几次法庭,他基本上就是把诉讼状上的内容复述一遍,在我们提供的证据面前,被告也都是没什么话可说的,我并没有看见象电视上那样律师之间唇枪舌剑相互交锋的情景。再说了,后面这两个案子的诉讼状还是我照葫芦画瓢写出来的,最后让律师过目的时候,他也就是修改了个别词语而已。似乎没什么难度呀。

于是回去后我就鹦鹉学舌般把这意思给老板说了,并加上了我的意见,那就是撇开律师,自起炉灶。老板一听沉思了会,又让我把以前的几单诉讼的判决书拿给他看。完了后他给我说:

“法官说得很在理,咱们在有些案子上的律师费确实是白掏了。就象这两份判决书,证据都是咱们公司有并提供的,法院也都认可了。律师在里面可能就是写了诉讼状和开庭,并没有做其他额外有难度的工作?”

我频频点头表示确实就是这么一回事。老板又问我:

“这样吧,还有两个客户如果还不回款的话,咱们马上也要起诉了,那就挑一个欠款少的,你先试试。如果没问题的话,那么以后类似的事情就不请律师了。你有没有把握?”

“有,绝对有把握。”我很自信的回答。

“那好,就这么定了。不过有什么问题,你一定要先找律师,毕竟咱们每年给他们付了2万元顾问费呢。立案前的所有材料必须先交给律师看,然后才可以去办理。”老板叮咛我说。

从老板那儿出来后,我的心里有一股很冲动的感觉,仿佛要去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事实上,这件事不管对公司还是对我自己都是很重要的,如果办顺利了,不仅公司可以节约一笔不小的开支,对自己而言,也是人生的一个挑战和突破。

回到办公室,我静下心来好好的思考了一番,然后把以前官司的案卷翻了出来,开始整理思路。眼前的这些案子,象合同、送货单和对账单等材料都是自己根据律师的交代整理的,立案是自己去立的,诉讼保全也是自己陪着法官去的。律师都做了些什么呢?好象就是过目了一下材料,写了诉状和保全申请书,然后开庭。开庭自己每次都去,感觉没什么特别的。至于诉状和保全申请书,后面这两个案子的都是自己操刀完成,律师基本上也没有改动什么。单独操作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我暗暗地告诉自己。

一个礼拜后,老板说的那两个客户在逾期十个月后第三次爽约了,公司决定先起诉那个深圳欠三十万货款的客户,由我单独进行。

于是我先去深圳市工商局,取得了该客户的工商登记资料。回来后,根据合同及欠款金额算出违约金,然后又根据欠款金额和违约金计算出大约所需的诉讼费,起草诉状、保全申请书和法人代表授权书,复印合同、送货单和对账单等证据,复印本公司的营业执照、法人代表及自己的身份证。由于是自己第一次单独做这些工作,所以很谨慎,不求速度只求质量。

把所有材料整理完毕后,我拿去找律师,说这个案子准备起诉,我把资料做出来了,看还缺什么。律师和我也已经是老熟人了,他看了后说,不错,挺全的,没什么问题。我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心里那个乐呀,呵呵!第一次单独走程序没有问题,真是太好了。

给老板汇报了准备的情况和律师的意见后,我就轻车熟路的跑去法院把案子给立了。和前几次一样,由于资料准备充分,立案也很顺利。拿了立案通知书后,剩下的事情就是等法院通知什么时候开庭了。

两个礼拜后,法院来电话通知我去拿开庭传票。拿到传票后发现,十天后的上午就点开庭,还是原来的法官和书记员审理该案,人熟了压力应就会小点吧,我如是想着给自己减压。

开庭日到了,虽然已经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但我心里还是觉得忐忑不安。进入法庭后,坐在那熟悉的原告席上,我又有点紧张。前几次是有律师在的,他唱主角,我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可今天呢?算了,豁出去了,既然来了就什么都不怕。其实怕有什么用呢?总不至于不开庭吧。书记员在那儿审查和登记原被告代理人的资格,我在这儿胡思乱想。

刚到九点钟,法官身着法袍进来了。我忙面带微笑冲他行注目礼,可他仿佛没有看见,径直走上了审判台。我的心咯蹬跳了一下,怎么了?

审判开始了。先是法官介绍案情,宣布回避制度;然后是原被告相互质证;再就是法官做法庭调查,从原告开始。在这个阶段,我把被告欠钱逾期不还的事讲了一遍,其实诉讼状上已经都写了,可我不放心呀。但我还要再继续讲一些什么的时候,法官打断了我,说他问什么让我回答什么。我说错了吗?什么地方说错了?怎么就开局不顺呢!我暗自郁闷ing。由于我们的证据确凿,被告认可后也没什么可调查的了,就马上转入法庭辩论阶段。还是从原告开始,我心一横,干脆就象我们那个律师那样,把诉状简单复述了一遍。法官点点头,又让被告开始,被告更没什么可讲的。最后是法庭陈述,双方各自陈述自己的观点。这个感觉简单,我把诉状全部念了一遍就完了。就这样,半个小时多一点,庭开完了,随着法官宣布说择日进行判决并伴随那法锤“咣”一声响,我悬在喉咙的心也“咣”放下了,应该没什么悬念,我们胜了。等书记员把笔录打印出来,我签完名就走了。

又是两个礼拜之后,书记员通知我去拿判决书。想到是自己第一次开庭的结果出来了,我感到莫名的兴奋与激动,虽然感觉自己肯定是胜了。拿到判决书,和预料中的一样,法庭支持了我们的所有诉讼请求。

在一个周末休息的时候,我约了法官出来喝茶,顺便请他点评我在法庭上的表现,以便确定自己是否还能继续这么做工作。他说:

“你表现一切还好,就是心急了一点。法庭有其自身的程序,从质证、调查、辩论到陈述,挨个过的,你那天有点把次序搞混了。”

“还有,你们这个案子简单。调查的时候,你就按照诉状上的事由说就行了,其实也没什么辩论的,陈述也就是你们的诉讼请求了。”

能得到法官这么评价和指点,我对自己更有信心了。万事开头难,我的法律工作生涯就这么比较顺利的开始了。



注:需要解释文中涉及到的几个问题。

管辖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这是一般的原则。同时呢,在第二十五条又说明, 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可以在书面合同中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这样的话就灵活多了,双方完全可以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协商都能接受的方式。

代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有这样的规定,“律师、当事人的近亲属、有关的社会团体或者所在单位推荐的人、经人民法院许可的其他公民,都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可见,不是律师才能打官司,其他人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也是可以的。一般把律师以外的代理称之为“公民代理”。



本文内容于 2008-3-8 10:56:33 被pangjf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