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友谊赛改变“国球”历史

友谊赛令人关注1956年9月7日晚,北京体育馆里座无虚席。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贺龙都端坐主席台,观看着港澳联队和中国乒乓球队间的比赛。19岁的容国团作为港澳联队的队长出席,是当晚最引人注目的球员。从1954年起,他就蝉联香港公开赛的冠军。“皮包骨的瘦高杆,打球能有劲吗?”第一次见到容国团,庄则栋忍不住大呼。


大家眼前的容国团着实没有什么冠军相。小时候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又长期受肺病折磨,容国团一直面黄肌瘦,瘦骨嶙峋。然而,这个“瘦高杆”用球拍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在当晚的比赛中,他将中国乒乓球队的三位核心人物--王传耀、傅其芳和胡炳权纷纷斩落马下,观众报以雷鸣般的掌声。看得旁边的中国队队员也不禁咋舌,“果然不简单”。


其实,对这次友谊赛,容国团的心中另有深意。


不得不离开香港


生长在香港的容国团,此时正处于报国无门的窘境中。1954年初春,香港一年一度的乒乓球埠际赛开战。17岁的容国团代表年轻的“公民队”参赛。赛前,他被乒总会邀到了一个茶楼谈话,要他打假球,以促成南华队蝉联冠军;并允诺送一笔钱作为补偿,容国团当即拒绝。随后的比赛,容国团夺取了男单、男双、男团三块金牌。他在香港声名鹊起,同时也成了乒总会嫉恨的对象,用尽一切手段来排挤他。1956年,亚洲乒乓球锦标赛,乒总会在容国团的名字上做手脚,使他失去参赛机会。


容国团的父亲容勉之曾参加过“省港大罢工”。受父亲的影响,容国团一直对祖国心怀向往。再者,“当时容国团已染上了肺病。父子俩商量,觉得:只有在国内举国体制的环境下才能一边治病,一边练球。”容国团的夫人黄秀珍说。


于是,到北京前几个月,容国团就向广东省体委递交了一封申请书,请求报效祖国。当时广东省体委忌惮内地和香港不同的社会体制,又对容国团的肺病有所顾虑,一直未有回应。


随后,容国团借国家队邀请港澳联队回访比赛的机会,展现了自身的实力,给自己回祖国增加砝码。坐在看台上的贺龙,当即写了一封邀请信,转给广东省体委。1957年11月1日,容国团接到广州体育学院的入学通知书。


金牌恰逢其时


由于是副总理亲自点将,从容国团回国第一天起,就享受到了“特殊关照”。他当时每月的工资是86.5元,这在运动员中是罕见的。“几乎每天给他炖一只鸡补身体。而且,特意为容国团制定了详细的训练计划。”容国团传记《人生能有几次搏》的作者何志毅说。几个月下来,容国团的肺病明显好转,身体也强壮起来。


从1958年底起,乒乓球队在北京集训,这也是运动队大规模集训的开始。1959年3月21日,中国乒乓球队赶赴多特蒙德。容国团为中国赢得了第一个世界冠军。


正值建国十周年,这块金牌来得恰逢其时,民众热情空前高涨,中国乒乓球队也成为国家领导人集体接见的第一支队伍。周恩来将容国团的冠军,和十周年国庆列为1959年的两件大喜事,大笔一挥,将中国生产的乒乓球命名为“红双喜”。每逢外宾来访,容国团更是参加国宴的常客。


容国团夺冠的第二天,国际乒联即决定将下一届世乒赛的举办地放在中国。此后,中国的乒乓球运动长盛不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