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一百二十五节 选择 生命还是荣誉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0.html


一辆孤零零的在旷野中停放着,几个坦克兵满头大汗的里外忙活着,手里的扳手铁钳等工具是不是的敲击着装甲的外壳,发出丁丁当当十分悦耳的声音。

“巴嘎。支那人这是耍的那一招?”日军第一坦克师团谷雨联队长从望远镜中看着这辆坦克喃喃自语道,他的哥哥也就是那位死在永城的谷雨大佐,谷雨一接到追击后羿师的命令后,肾上腺素就不断地飙升,迫不及待的要和后羿师的坦克决战,但是一直没有捕捉到后羿师的任何一支部队,谷雨深以为恨,这次好不容易看到了一辆中国军队的坦克,而且还是出了故障的坦克,他怎么会不想立刻冲上去为哥哥报仇,不过,介古中将师团长下了一个命令,在执行迂回作战计划的草芥,佐助两联队没有完全包围被追击的后羿师部队之前,任何部队不得单独对中国军队发起进攻,一为避免打草惊蛇,二为避免上当中计,白白损失宝贵的兵力。谷雨自然要执行师团长的军令,但他内心不知所谓的大和魂告诉他,不能够见到中国军队避而不战,也不能不给哥哥报仇,他现在疑虑的不是介古不准和中国军队交战的军令,而是眼前看到的是不是一个陷阱,他能够坐到联队长的位置上,自然也不是浪得虚名,谷雨也是出了名的谨慎小心,不过那是作为步兵指挥官的时候,现在作了坦克指挥官,胆子早已经大了许多,而且在华东地区的多次作战中,他指挥的部队素来以疾风劲雨般的突飞猛进闻名于日本军队。

“巴嘎,”谷雨烦躁的说道,“难道这真的是一辆出现故障的中国坦克,天照大神把这辆坦克送给我给哥哥祭旗,可是,支那人诡计多端,万一真的是他们设下的圈套,那可是不妙了。”谷雨转念又一想:“这辆坦克所处的位置地势平坦,视野良好,支那人不可能在那个地方设下埋伏的,他们能够把部队放在什么地方,周围八百米的区域内,只有一个土坡可以使用,我就把一个装甲小队放在那上面,我看支那人还有什么别的招数,好,就这么办了。”

谷雨放下了望远镜立刻发布命令,一个装甲小队首先抢占那个土坡,等这个装甲小队占据土坡之后,自己所属的全部力量都扑上去拿这辆坦克联系打靶。

很快,某个方向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就震撼着中国坦克内的几名坦克兵的耳膜,这几个坦克名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扑向了各自得战斗岗位,装填手熟练的从座位下的弹药箱抽出了一枚炮弹,塞进了主炮炮膛,车长紧张的汗流浃背使用潜望镜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他在东北方向的小山坡上发现了四辆日本九七式中型坦克的身影,炮长也立刻把坦克主炮转向了那个小山坡。

确认了装甲小队已经占领了小山坡后,谷雨大佐得意洋洋的命令所属坦克全部驶出隐蔽处,把自己的雄厚实力展现给那几个中国坦克兵,谷雨大佐命令旗号兵向对方打出旗语,要求对方立刻投降,否则马上予以击毁。对方的回答就是炮口突然闪现一团火焰,一枚炮弹打在了谷雨大佐乘坐的坦克旁边,炮弹掀起的大片土块击打在坦克装甲上,烟雾和灰尘也暂时挡住了谷雨的视线,不过谷雨并不感到害怕和吃惊,他知道这个回答只怕是中国军人唯一的答复了,谷雨抓起了车内通话器说道:“杜边小队,开火,消灭这辆中国坦克。”他很清楚自己部下的射击能力,这个距离上四辆坦克的齐射不会全部射失,总会有一枚炮弹完成自己的使命,消灭掉这辆中国坦克。

果然,谷雨大佐的命令刚刚出口,坦克就突然爆炸了,不过不是中国坦克,而是四辆日本坦克,在日本装甲小队占领的小山坡下方,二十多颗炮弹一起爆炸,这种规模的爆炸彻底摧毁了山坡上的四辆日本九七式中型坦克,直接就把它们炸成了原厂零部件状态,里面的二十多个日本坦克兵一起变成了粉末,灰飞烟灭。

“中计了。”谷雨大佐脑海里闪现了这三个字,果然,从远处飞来了十几颗炮弹,落在了排列的整整齐齐给中国人展示雄厚力量的坦克队列当中,虽然炮弹从远处打过来,动能已经不足了,但还是有几颗炮弹击穿了日本坦克的装甲,使得中弹的日本坦克冒出了滚滚浓烟,这其中的两辆坦克还不断从装甲缝隙中向外蹿出大团大团的火焰。

遭受了奇袭的日军装甲部队队形立刻乱了,不等待谷雨的命令,这些坦克就开始了战术机动,变换着自己的位置,躲避着下一轮的炮弹攻击,其中好几辆坦克由于驾驶员动作过大撞在了一起,很快中国人的第二轮打击就落在了日本人的头上,呼啸而至的炮弹彻底令谷雨大佐失去了战心,他在电台里疯狂的呼唤着部下的命令,命令他们恢复军纪,秩序井然的撤离战场,但是在中国人的第三轮炮弹打击之下,谷雨的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日军坦克全都是飞一般的逃离了战场,队形混乱的把坦克最薄弱的尾部留给了中国军人,当炮弹的射击声骤然而止的时候,战场上只留下了九辆起火焚烧的日本九七式中型坦克,有的坦克车体内的炮弹还在砰砰的爆炸着,那辆故意装做出现故障留在公路上的中国坦克兵看着日军坦克残骸放声大笑着,而我则在远处山梁上满意的点了点头,身旁这些坦克兵的射击课目果然没有白上,今日一战,我故意让日本人看到那辆孤零零的坦克,让他们误以为可以有机可乘,事先我就在那个小山坡埋藏了好几十颗榴弹炮弹,引他们把坦克开上去,然后安排埋伏在小山坡附近的士兵引爆炮弹,成功地摧毁了日本人的装甲小队,令日本人心理上受了极大的刺激,再加以坦克连从一千米外的山梁上射来的密集炮弹,给了日本人一个出其不意,由于谷雨愚蠢的把坦克密集的排列在一起,给了我们一群最好的射击目标,说起来也不奇怪,虽然夸父坦克的50毫米主炮射击精度比较高,但那是射击场上的静态射击,并不是战场上的射击精确度,要不是日本人把坦克排列的那么整齐,我部下的射击战绩也不会那么高,好几个车长和射手都是第一次击毁日本人的主战坦克,满脸遮不住的兴奋劲。

日本人的实力可不是十几辆坦克这么少,我这次伏击战的目的也不是要消灭日军的这个坦克联队,我也没有这么大的胃口可以吃掉一个坦克联队,毕竟日军的这个坦克师团可是有着二百四十辆中型坦克,九十辆轻型坦克的强大实力,仅以我的那个区区装甲连,是不可能一口吃掉第一坦克师团的,也许把我的后羿师全部拉过来,可以和第一师团正面一战,但是目前这种情况,我只能耍这种小聪明,尽量给我的混编营,给关麟征争取一点宝贵的时间。

击退了谷雨联队,我带领着混编营抽取了日本残骸中的少量汽油,给自己最后的一点补给,然后全速冲向了三十五公里之外的罗王镇,罗王镇的枪声炮声已经听的十分的清晰,我暗暗祈祷上苍,一定要让关麟征坚持最后五分钟。

房倒屋塌,虽然房子倒塌了,从废墟中爬出来的中国士兵顾不上擦头上的鲜血和灰尘,端着折断了枪托的步枪继续向蜂拥而至的日本鬼子射击,随后倒在了敌人的子弹之下。

关麟征接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噩耗,日本士兵借助强大炮火的支援,冲破了二十军团的一道又一道防线,半个罗王镇几乎都被夷为了平地,关麟征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上午十一点钟了,自己的部队还能够坚持多长时间,后羿师在哪里,薛龙在哪里?电台突然响了起来,通讯兵兴奋得喊了起来:“关长官,后羿师来了。”关麟征从凳子上一跃而起,兴奋得来到了电台旁,问道:“电文说的什么。”通讯兵迅速翻译着经过加密的电文,然后递给了关麟征,关麟征看过之后,激动得心情恢复了平静,他知道我的部队一共才只有一个营的规模,大部队根本没有前来,不过他还是很感激,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还可以带领部队杀到他的身边来,无论最后的结局如何,他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我。

也许这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二十军团的绝大多数士兵都已经战死在了战场上,作为一个军队的主官,他没有理由活下去,既然已经无法挽回败局,那就只有用鲜血捍卫自己中国军队将军的荣誉,捍卫自己中国军人的传奇,二十军团的日记和军旗不能交给日本人,罗参谋长和关大志可以借助这个机会逃出包围圈,把军旗和日记交给我带回去,好让临时军委会和全中国的人都知道二十军团是如何全军覆灭的,不是他关麟征无能,而是有人故意要陷二十军团于死地。

“把参谋长和关大志叫进来。”关麟征命令一个卫士,他要给这两个人创造一个机会,让他们可以安全的突出重围,把二十军团的战史和故事流传下去,可以让二十军团的战旗有机会重新飘扬在中国军人的头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