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下部:无处申辩 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战友晚上包了一包钱去找邢局长。纸包里面是崭新的百元钞票,他包了一万块。

“邢局长,这个事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明天我让他把线路牌子还你。”

第二天,交管局的工作人员把线路牌子送了过来。

“别让我揪着你的把柄。”工作人员说。

吴天想想就来气,白白让这帮人敲诈了一万块。这个事情本来已经过去了,但几天之后,还是引发了一场斗殴。

当时的经过很简单,吴天开着车从车站出来,快出市区了,一个妇女抱着小孩拦车。吴天停了下来,他倒不是想多拉个人赚钱,主要是他觉得一个妇女带着孩子出门也挺不容易的。但这个过程被监视器拍了下来,交管局的那个工作人员开着摩托撵上去把车在半道上拦了下来。车上的行驶本被扣了。

那个工作人员上次没捞着好处,所以他存心想收拾吴天。吴天第二天去缴罚款,工作人员洋洋得意。

“小子,我早说过,别让我揪着你的把柄。”

两个人当场打了起来,吴天抄起桌子上的玻璃烟缸把那个工作人员脑袋打破了。打完之后吴天潜逃到回了B市,临走的时候他给战友打了个电话。

“对不住了,兄弟,给你惹了麻烦。”

“没啥,我早就想打这帮鳖孙了,哈哈。”战友倒是很释然。

吴天出了车站,感觉天下之大,自己却无处容身。他决定先找个地方住下来,然后看看能不能继续开出租。他想了半天,自己当年一个胡同的哥们徐俊峰关系一直都不错。他给徐俊峰打了电话。

“哥们,我落难了,能不能到你那儿住几天,我自己家不敢回去。”

徐俊峰听说了吴天的事情,所以大包大揽,“没问题,你过来住吧。你知道我家吗?”

“知道,不就是福利城吗?”

“嗯,你过来吧。”

徐俊峰是做书籍装帧设计的,他设计的海报还曾经获过奖,属于小有才华的一个人。吴天住了下去,福利城是一个新开发的社区,环境也不错,吴天觉得这边以后肯定能发展起来。

住了几天后,吴天想女朋友袁小雨了。他给她打了个电话。

“小雨,是我,吴天。”

电话那边袁小雨泪如雨下。两个人见了面,吴天在她家住了几天,两个人不停的做爱,分开了一段时间,让他们的感情更加深了。袁小雨的弟弟就是跟着张伟团伙混的袁小力,前段时间的打黑除恶,他也进去了。但他罪行不大,最近刚刚释放。他没有告诉家人,就光告诉了自己的姐姐袁小雨。袁小力住在二呆家里,这段时间因为禁毒,二呆也没事干。

那天,袁小力和二呆想回家看看,进门正好看到了吴天。

“姐夫,你也回来了。”

“嗯,回来一个多星期了。”

二呆有点路子,三个人商量着,能不能干点什么。

“小力,我琢磨着,咱们到福利城那边开个小饭馆吧,那里面有钱人多,我还能擦车、洗车,估计能挣钱。”

“二呆,你应该有点钱,你觉得呢。”袁小力问。

“那就干吧,找个合适的地方,咱们就开个饭馆。”

说干就干,三个人开着车到了福利城。结果到了门口,发现围了好多人,福利城门口站了几十个保安。很多福利城的业主也在那儿,双方好像在争执什么。

“小力,你过去看看。”吴天说。

不大一会儿,袁小力打听完了。原来福利城的物业公司新出来个规定,进出福利城需要出示福利城居住证,不然不让进。有串门的朋友也不让进。而一个福利城居住证,需要一百块。

“我操,简直是抢劫。”吴天说。

“那怎么办。”

“跟咱没关系,走吧。”二呆说。

三个人开车正要走,只见远处抬着一个人,吴天一看就急眼了,抬着的是徐俊峰。他是业主委员会的头。徐俊峰浑身是血,他在刚才的争执中被保安打了。

保安队长曹兵一脸嚣张和不可一世,他手上拿着警棍,指着业主说:“老子以前是混黑社会的,还有谁不服,一样打。”

不知道是黑社会,还是这个社会黑。

有人低声说道:“我不服!”

曹兵没想到有人敢叫板,他大声喊着:“谁这么牛比!”

业主都纷纷往回看,只见人群中闪出一个男子,个子不高,穿得也很朴素。人高马大的曹兵愤怒,他绝对不容许有人挑战他的权威。他阔步走了过去。

这见那个男子手一翻,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支发令枪改制枪。啪,一声枪响,曹兵被震慑住了。那个男子端着枪,大声吼道:“都别乱动!”

他走到曹兵面前,枪口指着曹兵,“听说你是混黑社会的?”

“好汉,饶命!”曹兵跪在地上。

“哈哈,真乖!把棍子扔了。”

曹兵身边又站出来两个人,手上拿着铁棍和撬杆,一左一右夹住了曹兵。那个男子一脚踢叉了曹兵的脸,另外两人棍棒横飞,把曹兵打得满地打滚,没几下,曹兵就不动了。

那个男子走到曹兵边上,拉开裤裆的拉链,对着地上躺着的曹兵,掏出家伙撒了泡尿。尿液浇在曹兵脸上,如同洗面奶般顺滑。

等撒完了尿,那个男子若无其事地拉上了拉链,其他的保安都被他这种看似若无其事的杀气给吓住了。

“听好了,我叫吴天,以后不要在我面前牛比。我最鄙视你们这些当狗腿子的”

吴天在道上就这么一战成名,横空出世。很快,在吴天的周围啸聚起一帮人,这些人多数以前是跟着张伟团伙混的。张伟和陈宇在打黑大行动中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张伟一倒,这些人开始分流,一部分抱团重新开始偷盗,还有一部分人想脱离江湖,但他们多数没有什么职业能力,也没有单位敢接收这些有过犯罪经历的混混。其中大部分都处于失业状态。现在吴天在道上突然出现,让他们看到了希望。袁小力牵头,很快张伟团伙被打黑除恶中打掉的混混,纷纷投靠到了吴天这边。

而另外一方面,以为民公司为首的从事房地产行业的黑帮团伙感到了压力,吴天的出现,挑战着他们在社会上流的地位。

“一群刁民,明年保护费涨价。”物业公司的老板说,这家物业公司也是为民公司控股的。

这几年,全国范围内,各地的物业公司物业费都高速猛涨。中国的老百姓,就算买得起房子,也基本上住不起。物业费的高额利润,丝毫不亚于传统的保护费。高额的利润吸引了很多黑道人物加入这个行列,物业公司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在神州大地上出现。

而业主们敢怒不敢言,他们用自己的血汗钱圈养了一帮恶狼般的恶奴。当主子的被奴才欺负,这个世界让很多退出江湖的混混感到很怪异。

“吴哥,早知道咱们也开个物业公司。”

“我感觉悬,干这个都是上面有关系的,咱没关系,只能想其他的办法。”

人马壮大,什么事情都好办了。吴天把目光盯上了B市的砂石生意。

这里简单说说砂石生意的缘起由来。一般来说,一个建筑工地,都是雇用了专门供货的砂石商人。但往往黑道势力会介入其中。比如说,一个建筑公司,在某地盖楼。砂石想要运到场地里面去,就要雇用卡车,从沙场和石料场、砖瓦厂按照进度运。一旦砖瓦砂石停了,那么整个工程进度就会受到影响。

吴天盯上的是B市最大的社区工地,这个大工地叫来凤观小区。这是个很庞大的项目,整个来凤观居住着几十万人,而且在不断往北扩建。最近在建的是来凤观八期项目,承建单位是一家知名的建筑公司。

这天,砂石供应停了。因为卡车开不过来。来凤观的主要道路上都堵满了人,原因是两帮人在路面上发生了争执。其实争执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两辆中巴发生了刮蹭,但这两辆车好像约好了似的,相互也不开打,只是站在路上互相对骂。

交警费了半天功夫终于让这两帮人把车开走了,交通勉强恢复。但那两辆车,在前面又停下来,好像意犹未尽一样,两帮人下来继续对骂。

这样的事故一连发生了三起,建筑公司受不了了,砖瓦砂石供应不畅,整个工期就会受到影响。

吴天去了建筑公司,他开门见山就说:“听说你们的卡车这两天老被堵。”

包工头明白了过来,这是吴天在捣鬼。包工头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所以他也不是被轻易吓唬住的人。

“你想怎么样。”

“痛快,这样吧,以后每辆车,不管拉什么,我加两成卖给你。”

“不可能,别跟我玩这套。”包工头愤怒了。

“哈哈,那就走着瞧。”吴天扬长而去。

晚上,包工头被人绑架了,暴打了一顿,但伤得倒不是很重。包工头被扔回到工地门口,他从地上爬起来,脑子里面嗡嗡响,有点恶心想吐的感觉。他被打成了轻微脑震荡。

“明天我还过来。”吴天说完上关上车门走了。

第二天,包工头组织了工地上面的民工等着吴天,民工都拿着铁锹和钢筋。

“他妈的,看看谁的人多。”包工头说。

到了傍晚,有人打电话给工地的门卫。门卫放下电话就来告诉包工头,“他们说,想打的话,就把人带到高速路进口的桥底下。七点钟,不见不散。”

包工头带着七八十人离开了工地,他脑袋上包着纱布,这让他感觉自己蒙受了奇耻大辱一般。天慢慢热了,桥底下蚊子很多,这帮人一边等着,一边噼里啪啦地打蚊子。

“估计他们不敢来了。”包工头的一个手下说。

“跟我玩狠,我看是谁狠。”

远处的车灯摇曳,一辆又一辆机动车从桥上疾驰而过。其中一辆中巴车拐下了高速路,然后在桥边上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五六个人。

“都给我过去打。”包工头振臂高呼。持械的民工一窝蜂地朝中巴车冲了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