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精英史话:简陋的开始铸就伟大的传奇

一切始于1998年。那个年代最流行的还是ID的雷神之锤。但那一年还默默无名的Valve发行了FPS游戏《Half-Life》,然后它席卷全球。在此以前的FPS的关键词是迷宫,电锯,奇丑无比的妖魔鬼怪。美利坚硬汉们用散弹枪轰掉它们稀奇古怪的脑袋。《毁灭公爵》、《DOOM》、《雷神之锤》们不过如此,顺便附赠一些裸女与色情的噱头。而半条命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它试图叙述一个庞大如好莱坞电影的故事。地下实验室,机密研究,外星怪兽,海军陆战队与政府阴谋。然后加上可容纳32个玩家的激烈多人对战,构成一个接近完美的FPS游戏。

但Valve的野心远不止如此。当玩家们厌倦了冗长乏味的单机任务与在互联网上与加激光瞄准的火箭炮对轰时,他们又把游戏的代源码发到游戏的网站上供免费下载----你知道那是一个白衣飘飘的校园童谣的年代。玩家们下载了这些基本程序代码,然后开始着手对它进行内部修改.通常只做一些很小的改动,创建新的关卡,加入一些新角色,将星球大战中的杰迪武士换成泰山,或是将Doom的主角换作辛普森或者加菲猫,用乌兹冲锋枪射杀嗜血的女怪.成千上万拥有黑客技巧的玩家都这么干过,特别是针对Quake、DOOM这样的游戏.他们管这种修改过的游戏叫做“Mod”。现在轮到Half-Life了。

在Minh Le没有做出震撼世界的《反恐精英》前,我玩过《军团要塞》之类的MOD。即使是在某个与遥远美利坚毫不相干的中国小城某个拥挤嘈杂的网吧里,它们还是野火燎原一样流行起来。我和同伴们在死亡竞赛里用吐着由马赛克组成的火焰发射器对喷,试图把对方烧成木炭。但是Le几乎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游戏。他一个人完成了所有的美工设计与大部分声音设计,同时他组织松散的黑客朋友无偿提供了部分程序设计---就这样Le在六个月内完成了最初的Beta版。在反恐精英Beta版出世的时候你就已经找不出它与《Half-Life》或者雷神之锤,DOOM这些暴力游戏的之间相同之处。

长久以来死亡竞赛一直占据了FPS的对战模式。玩家们进入游戏,唯一的目标就是用机枪重炮等离子枪或者电锯之类的玩意干掉眼前的所有一切可以活动的东西,把他们轰成碎片,用他们的脑浆和血液给自己画上一个铁血战士式的图腾。1998年阿肯色州的2个高中生带着自动手枪溜进学校,玩雷神之锤一样向自己的同学射掉了弹夹中所有的子弹,然后也没忘记给自己的脑袋来上一枪。对死亡竞赛中的人来说,不管是被机枪打成筛子还是被电锯从头顶锯到腰,一秒钟后就可以在另一个地点复活,然后带着一身的军火去找那个干掉你的家伙报仇。但是在现实世界里逝去的人们是永远,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然而《反恐精英》是一个没有孤胆英雄,没有怪兽,没有黑暗的迷宫,不用像兰博一样干掉眼前跑过的每一个人的全新世界。它没有死亡竞赛,如果在游戏阵亡,直到下一局开始前,你所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眼睁睁地看队友和敌人在游戏中生机勃勃地活蹦乱跳。 Le做到了世界上所有FPS游戏公司没有做到的事情。从他的私人的玩具变成全世界所共有的宝藏的那一刻开始,游戏的世界就已经重写。FPS王朝交替,DOOM、雷神之锤与毁灭公爵的背影走向历史的灰白。

“自从1998年发售以来,我们至今每年依然要卖出大量HL系列产品,这对一个新产品通常只有三个月热卖期的市场来说,是多么难能可贵呀!”Valve总裁Gabe Newell骄傲地说。那时Vavle已经收购了CS的专利权,花掉了500万美元。

现在的我们该如何解释CS的奇迹?它说人人都有成功的可能。你不需要金钱与社会,只要你的理想,才华与奋斗。它是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交织的化身,我最终发现它的奇迹就是一个美国梦。 Minh Le在自家车库狭小的空间里一个人摆弄他小小的玩具与梦想时,只是希望能遇到一两个同样喜欢这个游戏的知音。创立了NIP与SK神话的potti和那些暑假的夏日躲在拥挤嘈杂的网吧里玩CS的我们一样,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些乐子,打发无所事事的安逸时光。

反恐精英盛极的年代,NIP与X3的决战,意大利F1赛道上华丽的舞台,SK拍摄的广告与代言的鼠标,fnatic的kappa队服,Johnny.R的AWP,forest刷屏的表演,这一切流行于整个游戏世界。世界冠军们披着国旗举起5万美元支票,NEO力挽狂澜的录像在网络上下载,SK与3D像皇马与巴萨一样声势浩大地访华,WwNv在凤凰卫视和鲁豫一起拍纪录片。反恐精英席卷全世界的网吧和电子竞技的赛场,刻着CS字母的盗版光盘流传到地球每个角落。

然而你知道CS最初的样子吗?potti与bds说最早版本的《反恐精英》连C4的地图都没有,M4上装着瞄准镜,土匪与警察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衣服。而更远一些时候,大学还未毕业的Minh Le躲在父母郊外昏暗狭窄的地下车库里调戏着稀奇古怪的程序和数据,对未来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要躲在临时拼凑的小隔间上一天12个小时没有营养费的班。

越伟大的传奇,越简陋的开始。反恐精英一直到今天还用着衰老不堪奇丑无比的图像,然而它却奇迹般地统治了这个游戏的世界,填充着网络,杂志,报纸,我们的视界。它的脚下,豪门世家的《QUARE》与《虚幻》们在它笼罩天地的阴影中瑟瑟发抖。而Minh Le,在他离开大学后的这两年半时间里,他真的从来没有踏入过一间临时隔成的小隔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