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部3月4日向国会提交一份2008年度《中国军力报告》,报告对中国国防战略、军事现代化、军事战略战术原则、台海问题等进行了全面分析。以下为《中国军力报告》部分内容:


第四章 军队现代化目标及趋势


“中国正通过一个三步走的发展战略来实现它的国防现代化……第一步是在2010年前打下坚实的基础,第二步是到2020年前后取得重大进展,第三步是基本实现建立信息化军队和能够打赢21世纪中叶的信息化战争的战略目标。”


——《2006年中国国防报告》


太空与反太空武器


中国在太空技术方面的行动和能力,包括反卫星武器试验项目,都明显是为了在台海发生冲突及其它情况发生时拥有反介入/地区阻遏的能力。中国还进而将太空和反太空武器的发展视为提高它的国际威望和显示自身世界强国地位的重要途径(与核武器的作用相同)。


侦察。中国正在部署一些先进的、携有军事设备的照相、侦察和地球资源勘探系统。如:资源-2系列、遥感-1和遥感-2、海洋-1B、CBERS-1和CBERS -2等卫星,以及“环境”灾害/环境监控卫星群。中国正在计划为“环境”卫星群项目而发射11颗卫星,它们能够通过可见光、红外线、多光谱和人造合成孔径雷达进行摄像。在未来10年里,北京方面很可能将使用地面雷达、海洋监控和高分辨率照相侦察卫星等手段。其间,中国则可能依靠商用卫星进行摄像,以弥补现有技术的不足。

导航和定时。中国已经向本国和周边地区上空发射了5颗分辨精度为20米的“北斗”卫星。中国还在使用GPS和“格罗纳斯”(GLONASS)导航卫星系统,并已经投资参加了欧盟的“伽利略”(Galileo)导航系统。不过,由于欧洲各国正致力于解决内部的资金纠纷,非欧洲国家在“伽利略”项目中的地位问题迄今尚未解决。

载人航天和登月项目。2005年10月,中国完成了它的第二次载人航天行动,中国宇航员们还进行了首次太空实验。2007年10月,中国发射了第一架探月飞行器;有报道声称,中国将于2008年进行首次太空行走,并在2009到2012年间实现飞行器的对接和回收。中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立首个载人太空站,并实现登月。


通讯。中国正更多地使用卫星进行通讯活动,这些卫星中有一部分是从国外(如INTELSAT 和INMARSAT等机构)引进的。中国可能还在研发一种数据传送卫星系统,以满足覆盖全球的需求;据报道,中国已获得了机动性数据接收设备,它能为派出的部队迅速传送数据。

小型卫星。2000年以来,中国已发射了一些小型卫星(分别用于海洋研究、摄像和环境研究等方面)。中国还建立了专门的小型卫星设计和生产设备,并在研发重量不足100千克的小型人造卫星(分别用于远程传感、摄像和雷达探测)。如果有足够的项目推动者,这些研发活动将迅速改善和扩展中国在卫星领域的实力,从而弥补它在这方面的不足。北京方面正努力推动研发小型且反应敏捷的航天发射工具,它们目前似乎将要被安装就绪。


反卫星武器。2007年1月,中国成功试射了一枚直升式(direct-ascent)反卫星导弹,摧毁了一颗本国的气象卫星,从而展示了它在近地轨道打击卫星的能力。直升式反卫星武器系统的开发是一个复杂项目的组成部分之一,该项目的目的是在危机或冲突爆发时能限制或阻止本国的潜在对手使用太空中的设备。


在解放军国防大学2005年出版的一本题为《联合太空作战》(Joint Space War Campaigns)的书中,作者袁泽路上校这样写道:


太空震慑性和恐吓性打击的目标是阻遏敌人,而不是激怒敌人并使之投入战斗。由于这一原因,选择的打击目标必须少,打击必须尽量精确……(例如,)打击重要的信息资源,指挥和控制中心,通讯中枢和其他一些目标。这样做会动摇敌方作战组织体系的结构,并将给敌方决策者们造成巨大的心理影响。

中国的核武库在很长时间内都为北京方面提供了潜在的反卫星试验能力;对于为摧毁地面通讯设备而在外太空使用核武器或核电磁脉冲所造成的后果,中国的领导人们考虑到什么程度,目前尚不清楚。20世纪90年代末从乌克兰获得的超高频卫星通讯干扰台和一些可能由本国生产的类似武器系统,使今天的中国拥有了干扰普通卫星通讯频段和GPS 系统接收机的能力。

除2007年1月展示的直升式反卫星导弹项目外,中国还在研发另外一些技术、动力学理念和定向能源(如激光和无线电频率)武器来承担反卫星试验任务。鉴于载人航天和登月项目的需求,中国在提升它跟踪和识别卫星的能力——这是进行有效而精确的反太空武器战的先决条件。


信息战。中国军方学者们已经写了很多信息战方面的著作,这些人对信息战的概念及方式方法都有很深入的理解。例如,2006年11月,《解放军报》的一位评论员指出:


在与敌人的信息战中取得上风的要诀可以主要归纳为:我们是否能够运用多种方法获得信息,并确保信息的有效循环;我们是否能够充分利用信息的渗透性、共享性和连通性来实现物资、能源和信息的有机组合,从而形成联合性的战斗力量;以及我们是否能够使用有效的方法削弱敌方的信息优势,并降低敌人信息设备的运作效率。

解放军正在投资发展电子对抗、对敌电子袭击的防卫(如电子和红外欺骗技术、大角度反射器和假目标制造器)和计算机网络战(CNO)各方面的能力。中国的计算机网络战概念包括了计算机网络袭击(CNA)、计算机网络开发(CNE)和计算机网络防护(CND)。解放军将计算机网络防护视为在武装冲突之初即获得“制电磁权”的关键。尽管目前尚无证据表明解放军出台了网络战学说,但解放军的理论家们已经发明了“网电一体战”这一术语,以指导电子战、网络战的应用,并指导着通过袭击的方式来瓦解保障敌方作战和力量投送能力的战场网络信息系统。解放军已建立了信息战部队,他们的任务是研发攻击敌人计算机系统和网络的各种病毒,并研究保卫己方计算机系统和网络的战术和措施。解放军已于2005年开始将进攻性网络战引进了演习内容中,其主要目的是对敌方网络实施首轮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