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南京,1411 第一节 全面战争

天目飞龙 收藏 2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面对日益严峻的战争形势,龙天确定了“先南后北”的战略方针,将武警部队的主力投入了南洋作战,此举正确与否也在后来引起了极大的争论,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应该“先南后北”还是“先北后南”上。 虽然丁念祖率领南洋特遣队一路势如破竹捷报频传,不过此时国内局势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恶化,倭国趁着武警主力南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面对日益严峻的战争形势,龙天确定了“先南后北”的战略方针,将武警部队的主力投入了南洋作战,此举正确与否也在后来引起了极大的争论,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应该“先南后北”还是“先北后南”上。


虽然丁念祖率领南洋特遣队一路势如破竹捷报频传,不过此时国内局势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恶化,倭国趁着武警主力南下作战,从而无暇顾及国内战事的时机,断然结束了部队休整,纠集了朝鲜和国内的各个部族伪军,组成了一支七十万人的侵略大军,打着“靖难”的旗号发动了全面战争,一场另类的“靖难之役”在中华大地上轰轰烈烈打响了。


“三个月拿下应天府”,足利义持给部队下了死命令。


足利义持对于龙天的恐慌并不亚于朱高炽,眼看着海峡两岸尽释前嫌,足利义持心中大呼不妙,如果不是龙天把精力都放在了南洋,如果龙天的战略方针是“先北后南”,那么足利义持会很果断地为自己计划退路,所以他抓住了武警主力出征南洋的大好时机,倾其全力搭上了所有的赌注,进行了一场盛世豪赌,赶在南洋特遣队回师之前拿下京城,然后扶植傀儡政权,再全力对付龙天,到那个时候就是龙天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抵挡,这一招不可谓不狠毒,也的确戳中了龙天的软肋。


军令一下,布置在黄河北岸的朝倭联军和国内的伪军立即结束了休整状态,侵略者的铁蹄直接踏过了黄河一线,整个黄河沿岸顿时狼烟四起,战争的烽烟在河南、江苏境内熊熊燃烧,全面战争的阴云笼罩在中华大地的上空。


二月下旬,徐州沦陷,三月上旬,淮安沦陷,三月下旬,河南全境沦陷,侵略军兵分三路从西面和北面朝着应天府快速推进,形势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际。


朱棣在位时的麻痹大意和战略性失误,其深重的恶果此时已逐渐显露出来,对倭国等外夷的掉以轻心让明朝尝到了第一强国被侵略的滋味,五十万精锐大军北征鞑靼,让黄河以北几无可用之兵,等朝庭终于幡然醒悟时为时已晚,黄河以北的大片领土在年前就已悉数沦陷,敌人已经深入了国境并且又发起了更大规模的战争。


“首长,中都失陷了”,姜海跑了进来,脸色非常难看。


“啪”,龙天手中的水笔掉在了地上。


“哦,知道了。。。。。。”,龙天俯身拾起了笔,喃喃自语地说道。


中都,即安徽凤阳,明太祖朱元璋的故乡,作为大明王朝的“龙兴之地”,朱元璋即位后按照都城的规格重修了凤阳府,设中都留守司,直隶于朝庭管辖,用八卫的兵力守护中都,并迁移了十五万富户前往中都居住,以示其对家乡的厚爱。


“唉。。。。。。京城危险了”,龙天靠在了椅背上长长的哀叹了一声。


河南沦陷之后,十万侵略军过境潢川,朝着庐州进军,意图打开拱卫京城的西大门,从淮安出发的二十万侵略军正在分兵攻打扬州和镇江,企图从东面进攻京城,而随着中都的失陷,只要打下南面的滁州,应天府的北大门就将洞开,三路敌军很快就会兵临应天城下,到那时大明王朝的兴衰成败就将系于京城的安危了。


“不对,不对,敌人的进军速度怎么可能会这么迅速?京郊的各州府都驻扎着精锐的京营,又重点修筑了完备的城防体系,敌人就是走也走不了这么快啊,我怎么就觉得敌人好象是来旅游的呢?”,龙天盯着地图百思不得其解。


姜海摇了摇头,紧接着长叹了一声,“首长,据我所知,有一些府县根本就没有抗击,当地官府主动献出了城池,敌人几乎是兵不血刃地就占领了大片土地”。


“嗯,也只有这个解释了,足利义持是个聪明人,这面‘靖难’的旗号打得恰到好处,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会充分利用这个傀儡政权的,这面旗帜可以蒙蔽很多人,特别是一些建文王朝时的遗老遗少,唉,朱棣在位时的确太残酷了点,否则。。。。。。”,龙天点了点头,不无痛惜地叹道。


足利义持虽然年青,不过却是精明过人,手中有了建文帝朱允文这张王牌,他的出牌技艺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每一位倭军侍大将的手中都有几道甚至是几十道盖着印玺的空白圣旨,联军每到一地,必然先派人向城内送达“圣旨”,巧言令色与恩威并重之下,不少州府县竟然相信了倭人的鬼话,纷纷打开城门迎接联军入城,在他们看来,效忠北京政权同样也是效忠大明朝庭。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朱允文在位期间广施仁政赢得了民心,而反观朱棣,他的皇位的确来得不干不净,倍受指责,再加上即位后对于异己的残酷屠杀,“诛十族”、“瓜蔓抄”,让朝野上下一度人心惶惶,所以相对而言,人们对朱允文更有好感,现在朱允文准备“复辟”,国内的很多人都持以赞成态度,南京政权的压力非常大。


姜海:“首长,你认为敌人能拿下京城吗?”,一边说一边把手指向了地图上的应天府。


龙天的手也放在应天府的位置上,然后在应天府的外围划了一个圆圈,若有所思地说道:“现在京城有十万精锐京营镇守,再加上京郊外围的二十万卫所兵,如果是单纯意义上的城墙攻防战的话,敌人想拿下京城无异于痴人说梦,不过,足利义持既然敢用三十万人直接攻打京城,这说明他有一个庞大而缜密的计划”。


“什么计划?”,姜海疑惑地问道。


“志在必得”,龙天一字一字地说道。


姜海没有明白龙天的意思,而龙天也在答非所问。


“不好,京城危险”,龙天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


姜海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眉头紧锁的龙天,只见他焦躁不安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不时地发出长吁短叹。


“还记得在警校时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吗?”,龙天走到姜海的身边问道。


警校指的就是设在纱帽山总队军营里的武警指挥学校,凡是部队的军官必须要在警校里学习一段时间之后才能下部队,而且对于提干的战士也必须通过警校的学习与考核通过之后才能走上指挥岗位,龙天是校长,姜海是副校长。


“首长,我明白了”,姜海蓦然一惊。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两人话一说完,互相傻傻地看着对方,沉默了很久,姜海有些吃惊,不过仍然非常疑惑。


龙天似乎成足在胸,整个沉默期间,他的心里一直在琢磨着足利义持的攻打京城的计划,不停地揣摩着应天府最容易出现的内部危机。


“首长,不会是有人想献出京城吧?”,姜海终于打破了沉默。


“怎么不会?别忘了朱棣当年之所以能拿下京城,就是因为谷王和李景隆打开了金川门迎降,否则他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就拿下城高池深、戒备森严的京城呢?”,龙天结合当年的靖难之役反问道。


姜海的眼睛慢慢地睁大了:“这,这也太可怕了吧?”。


“可怕?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呢”,龙天激愤地说道。


他所说的“可怕的事情”和南京政权没有关联,龙天此时竟然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南京大屠杀”,那三十多万的累累白骨,三十多万的缕缕冤魂,就有如一场噩梦一样,萦绕在龙天的心头挥之不去。


倭国------南京,相信后世绝大多数中华儿女都会永世不忘而又刻骨铭心。


“首长,那我们。。。。。。”,姜海刚刚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不过却被已经怒火中烧的龙天打断了。


“啪”,龙天又一次拍响了办公桌。


“小薇,记录”,龙天走到了上官云薇的面前,她现在是首长办公室的机要员,负责记录龙天的命令和整理首长办公室的内务。


“命令,特勤第二、第三支队立即往台北集结”。


“命令,福建张定国立即派出水师战船,十五天内集结淡水港”。


“命令,各后勤部门全力保障部队战时给养”。


“命令。。。。。。”。


“命令。。。。。。”。


一道道命令从龙天的口中一个劲儿地往外蹦,旁边的上官云薇不停地挥动着纤细的狼毫记录着,紧张得头上直冒汗,记录完毕之后,她双手递到了龙天面前,龙天看也不看就拿起水笔签发了下去。


从龙天说出第一道命令开始,姜海就知趣地躲在了一边,嘴上虽然不说什么,可是心里面却乐得跟一朵盛开的鲜花一样,龙天说出的一道道命令,姜海听得如痴如醉,情不自禁地裂开了嘴巴。


“完了?”,上官云薇轻轻地问了一声。


“哦,还有,命令,姜海为台湾特遣队司令,钱江、王小柱为副司令”,龙天又临时加上了一条。


上官云薇挟起文件夹走出了办公室,神情看起来有些恍惚。


姜海笑得合不拢嘴,他乐呵呵地走到了龙天面前,“嘿嘿,谢谢首长,谢谢首长”,边说边朝龙天敬礼。


不过龙天可没心情笑,虽然临时作出了派兵参战的决定,不过他对这一次的战争心里没底,毕竟二、三支队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的考验,加之这次是到国内作战,与明军的融合与协同是个大问题,还要防范从背后射来的冷箭,还有捉襟见肘的弹药给养等,这些都让龙天为之心忧。


心忧的不止龙天一人,身在京城的明仁宗朱高炽,此时已经忧心如焚了,无数战报通过沿途驿站传到了京城,层层转呈到金殿之上,朱高炽每看完一封,必然会发出一阵哀叹,前线接连失利的消息如万千蝼蚁在撕咬着他的内心,当中都失守的消息传来时,朱高炽带着皇族到宗庙里泣拜了半天。


“诸位爱卿,当此社稷存亡之际,不知诸位爱卿有无退敌良策,以解朕忧啊?”,朱高炽端坐龙椅,满脸焦虑地下视着殿上分立两旁的文武大臣。


殿中群臣面面相觑,不时地小声议论着,当得知前线失利的消息后,每个人的心里都暗自紧张,不少人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让朱高炽没想到的是,这些平时口口“忠君爱国”的臣工们,到了危难时刻,竟然大多数人选择了回避,有低头沉默不语的,有盲目自大主张全力出击的,有主张议和的,更有谏议迁都南方暂避锋芒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唉。。。。。。”,朱高炽一声长叹,把目光徐徐地盯在了姚广孝身上。


姚广孝虽然也是心力交瘁,不过昨天他得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令他精神为之振奋。


“陛下,昨日征夷大将军龙天给臣传来书信,云台湾方面已集结军队,不日即可开拔,以助朝庭守住京城,台湾军战力强悍,此次南洋征讨势如破竹,而且还协助英国公一举平定了安南之乱,如若台湾军到达,一定可保京城万无一失”,姚广孝说完露出了一丝笑容,对着殿上的朱高炽微微地点了点头。


“姚爱卿所言当真?”,朱高炽欣喜之余又有些将信将疑。


自从联军挥师渡过黄河一线之后,朱高炽三番五次下旨,让龙天派兵回国助战,不过龙天都以大军在南洋、台湾兵力不足为由婉拒了旨意,朱高炽虽然有些恼怒,但也无可奈何,毕竟台湾征讨南洋也正中他的下怀,张定国的协同作战也是他在事后默许了的。


“陛下,微臣也收到了书信,确如姚大人所说,台湾军不日即可抵京助战”,神机营提督谭广适时地站了出来。


刚刚金殿议事的时候,他与姚广孝没有立即表态,龙天在确定要派兵参战的同时,立即派人通知了身在京城的姚广孝和谭广,两人当即欣喜若狂,顿感复国有望,之所以迟迟不肯发言,就是想看看在满朝文武之中,到底有多少人会与朝庭同心,果然不出二人所料,大多数人都很让他们失望。


“哦,那就好,朕也听说台湾军甚是勇猛,战力当属天下第一,有了台湾军的协助,京城定能守住,朕心甚慰”,朱高炽在心里长吁了一口气。


有了姚广孝和谭广的保证之后,朱高炽又一次挺直了腰杆,连音量都提高了不少:“诸位爱卿休得再言迁都、议和之策,朕当与伪朝倭人势不两立”。


武警部队即将抵京参战的消息不胫而走,姜海等人还在台北集结兵力,消息就传到了此时身在北京的足利义持耳中,这个消息不吝为一个惊雷,炸得足利义持头晕脑转,当然他此时并没有乱方寸,一番苦思冥想之后,足利义持作出了两个决定,其中之一便是给前线各军下达命令,加快进攻速度,争取提前结束应天之战,同时派出密使潜入京城,秘密联络相关人士,以达成里应外合之势,全力赶在武警部队到达之前攻下应天府。


“想什么哪?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是不是太累了?”,龙天走到上官云薇的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她柔弱的肩膀。


从上官云薇伤愈出院起,她的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好,时常顾影自怜,据语蝶反映,上官云薇时常半夜躲在被窝里抽泣,语蝶怎么安慰都不行,两个月下来,上官云薇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心疼得语蝶直落泪,但一时间又无计可施。


“没,没什么”,上官云薇结束了漫长的发呆,抹了抹眼睛之后说道。


龙天:“真没什么?”


上官云薇:“真没什么,谢谢首长关心”。


龙天俯下身子凑到了她的耳边,近距离地闻到了从她粉颈间透出的淡淡体香,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轻声说道:“欺骗自己有意思吗?”。


上官云薇猛一转头,两人目光接触的瞬间,她又快速地低下头去。


龙天又一次放低了音量:“其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在你心头留下的阴影太重了,你根本忘不了他,对吗?”。


上官云薇没有回答,略一迟疑之后犹豫地点点头,随之泪水汪然而出。


龙天摇了摇头,又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其实这次我们出兵,最担心的人是你,你既希望我赢,又希望我输,对吗?”。


上官云薇蓦然一惊,神情也为之大变:“为什么这么说?”。


龙天微微一笑:“赢了,作为武警战士,你会为我们的胜利而高兴,不过他可就危险了;输了,他就暂时安全了,不过部队乃至于整个中华民族就危险了,对吗?”。


上官云薇没有回答,她羞愧地低下了头,泪水倾盆而下。


龙天:“我知道你很难,我能理解你,而且也并不怪你,一日夫妻百日恩,这是人之常情”。


上官云薇又一次抬起了头,目光中泛动着晶莹的泪光:“真的吗?”。


龙天点点头,表情有些凝重。


上官云薇轻轻地抽泣了一声,幽怨绵长地轻叹道:“我好难,好累,好痛苦”。


龙天:“是啊,不过在个人感情与集体荣誉面前,在夫妻感情与民族大义面前,我希望你有一个正确的选择和心态,有时候会感觉很残忍,不过在大我与小我之间,我希望你能有一个清晰的立场”。


上官云薇点点头,刚想说话,门外姜海兴冲冲地跑了进来,一见龙天的手放在上官云薇的肩膀上,而上官云薇正在哭泣,他楞了好长时间。


“回来”,龙天见姜海想躲出去,立即把他给叫了回来。


姜海放轻了脚步走到了龙天面前,“首长,他们都来了,都在会议室等你呢,是不是马上开会啊?”,说完看了一眼上官云薇。


龙天的目光也放在了上官云薇的身上,她是机要员,必须要列席会议负责会议记录。


上官云薇轻轻地抬起了头,虽然眼睛里的泪光还在闪烁,不过她还是冲着龙天点了点头。


“好,我马上去”,龙天欣慰地说道。


总队宽敞的会议室里济济一堂,钱江、王小柱高兴地手舞足蹈,旁边还坐着他们的大队长,个个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只有海警副支队长何海龙满脸苦色,这次回国参战又一次把他给落下了,从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他此时的心里一定非常难过。


龙天一到,整个会议室立即鸦雀无声,这种情况可不多见,尤其是钱江和王小柱,每次会议屁股都坐不住,往往要被龙天敲几下头之后才肯安静下来。


“弟兄们,情况大家都知道了,现在局势非常严峻,京城危险,大明危险,整个中华民族危险,所以作为人民的军队,我们必须要果断地站出来,用铁与血来洗刷民族的耻辱,用枪炮撕碎敌人的美梦,斩断敌人的魔爪,我相信只要我们上下一心同仇敌忾,就一定能将侵略者送上断头台。。。。。。”,龙天的脸色异常冷酷。


一番激情四射的演讲,激起了与会军官的昂扬斗志,在座的中高级指挥官们个个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欲驰骋疆场,钱江和王小柱相视开心一笑,各自朝对方伸出了大拇指。


自接到集结命令之后,钱江甩下了电话,张开双臂跪地长呼:“天哪,终于熬出头了”。


王小柱则显得要老练一些,毕竟从武警成军以来,他一直跟着龙天干警卫员,也学会了龙天的成熟与老练,接到集结命令之后,他在电话里和姜海磨蹭了好半天,似乎不太相信姜海的话,直到姜海破口大骂,他才喜滋滋地放下电话出门集结部队去了。


出乎龙天意料的是,两个支队的集结速度简直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命令下达两天时间,台北镇上就出现了第二和第三支队先头部队的身影,钱江和王小柱第一时间赶到了总队军营,围着龙天一阵激情四射的欢呼,就差磕头谢恩了。


四月初八命令下达,四月十三日,除了一个中队的留守兵力之外,特勤第二、第三支队共九千人,把总队纱帽山军营挤得满满当当,两个大型的训练场都搭起了连绵的帐蓬,军营里人满为患,到处充斥着临战前的紧张气氛。


作战计划很快就制订了出来,部队早已集结完毕,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开拔,不过后勤保障迟迟得不到充分落实,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南洋特遣队几乎带走了所有的弹药储备,现在的兵工厂日以继夜地生产各类弹药,但还是满足不了部队所需,特别迫击炮弹和7。62MM步枪子弹,生产能力本来就不高,但为了大战所需,兵工厂的女性们已经通宵达旦地干了三天三夜了,不少人都累得晕倒在车间里。


“龙天,你真的决定了吗?”,马雯婷犹豫地问道。


自从年初开战后,龙天很少走出军营,虽然现在他与马雯婷的恋人关系已经公开,不过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龙天点点头:“是啊,再不出手就晚了”。


马雯婷还是有些忧虑:“其实这个时候出兵并不是最佳时机,还记得我们说过的凤凰涅磐吗?”。


“我知道,让祖国这只凤凰在经过烈火的洗礼之后变得更加强大,不过如果我再不出手,恐怕这只凤凰不会浴火重生了,而会葬身在火海之中,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忘不了‘南京大屠杀’”,龙天忧虑地说道。


马雯婷摇了摇头:“我理解你,你是出于民族大义,不过此举也等于是挽救了朱家王朝,替朱家夺天下,还是于事无补,战争结束之后,你所面对的仍旧是一个封建王朝,一个桎梏着民族发展的封建制度”。


龙天拉过了马雯婷的手,放在手心轻轻地抚摸着。


“可是我别无选择”,龙天毅然说道。


马雯婷顺势靠在了龙天的胸前,柔声说道:“其实你已经有主意了,对吗?”,说完抬头凝视着龙天的脸。


龙天微笑着点了点头:“我在尝试,不过不能保证会有效果,要知道阻力将会是前所未有的,相信你也能理解”。


马雯婷的双手搂住了龙天的腰间,“当然,你无论做什么我都理解,也都支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