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无独有偶,陈宇无意中撞上了几个老去东方饭店卖淫的女孩子,其中有个叫林林,弟弟是个脑瘫,父亲去南方打工,手被搅进了机器里,但工厂只补偿了很少的钱。林林家里一贫如洗,她只好走上了卖淫的路子。

陈宇完全是问着玩,问她们和某个时间段里住这里面的一帮温州人熟不熟。林林想了想,说她和一个温州人很熟。陈宇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林林说那些温州人是打算买为民公司新开发的房子。

对为民公司张伟并不陌生,因为曾经有人劝说张伟做房地产,但张伟觉得现在资金还不充足,他给推托了:“哈哈,那行太他妈缺德,我不干,哈哈。”

“为民公司?查查去,哪些混混和他们有牵连,我印象中应该是周疯子。”张伟说,他这半年里隐隐约约听说了不少周疯子的事情。也就在张伟团伙到处找周疯子算账的时候,周疯子一帮人却谜一样地消失了。张伟的消息不是很灵通,倒是忠哥通过在市委里面的眼线得到了消息,为民公司依靠的那个领导被双规了。据说是因为到澳门赌博,豪赌三天,输掉了四千多万,任为民立刻飞过去把赌债还上了。四千多万的民脂民膏灰飞烟灭。

但那个领导没想到,上级纪检机关在澳门埋伏了人,专门留意内地的官员在澳门豪赌的,那个领导回到B市,刚下飞机,就被纪检机关的人带走了。

一个多星期后,那个领导离奇地死在双规审查的宾馆卫生间里,据说是心脏病。但消息被严格封锁住了。不明真相的报纸开始胡乱猜测,很快市委的机关报的社论平息了这场风波,社论的标题是《一个模范为民的好干部就这么走了》。

此时在市里掀起了短暂学习热潮,但很快就没了动静。好干部丢下了四个寡妇就这么离开了如此和谐的社会,任为民的靠山没了,很多道上的混混觉得周疯子的时代完了。

冬去春来,二零零一年春天,B市郊区的龙海度假村开过来一长溜轿车,后面跟着两辆奔驰大轿子。

有史以来,B市黑道上最具分量的二零零一年度毒品营销工作会议召开了。这次来的都是B市道上比较显赫的人物,另外还有一些新近冒出来的团伙。这些团伙在前几年的打击走私柴油中受到了冲击。侥幸活下来的团伙其中一部分能勾结上官员的,转行做房地产或开起了俱乐部。另外一部分由于没什么政治靠山,多数转行开始倒卖毒品。

等到了二零零一年,毒品贩卖的分工越来越细。其中,有兵有将,有单独坐门脸的,有专门做娱乐场所的,有专做成瘾很重的烟民的。所谓兵,指的是做零售的小毒贩,他们当中多数是以贩养吸。这样抓住了也没办法,只能以吸毒罪论处。坐门脸的又称为将,不同的门脸有不同的标志,而且经常换,这些都是规模稍大的毒贩,动辄上到了几百上千克。做娱乐场所的主要以摇头丸为主,这几年摇头丸的产地开始发生变化,主要是北方某个边境城市负责供货,质量好,价格也不高,B市的混混们一直都用它,很受欢迎。而烈性毒品也开始分流,以吸食冰毒为主,也有一部分海洛因,但数量已经大大下降。

另外吸毒的人群也开始发生变化,最早吸毒的多数为社会混混,后来吸毒人群逐渐年轻,甚至有公司白领也开始吸毒。有个市委领导的儿子,在英国留学五年,挥霍了几百万,别的都没学会,就学会了吸毒。后来领导一看,赶紧让他海归了。他吸得很有技巧,从脚部的血管注射,后来一直到他猝死,都没被发现。

而此时的忠哥已经变成了B市真正能够一手遮天的人物,他把贩毒的钱拿来拍电影、置办房地产,总之通过这些种种手段,黑钱变得干干净净。同时,忠哥这几年也逐步淡出了B市的黑道,他大多数时候是幕后操控,前台的事情由张伟、李麻子、钱抗美、老顾这些人处理。

忠哥现在的目标是争取当上人大代表,最后当上B市的市长。现在他距离他的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

所以这次大会是张伟主持的,现在忠哥的很多事情都交给张伟操作。三十岁刚出头的张伟就已经混到了很多混混难以逾越的巅峰位置上。

“兄弟们,大家都为了求财,所以今天也是算新年碰面的聚会吧,去年发生的不愉快,统统让它过去,来,大家一起举杯。”

推杯换盏,这些混混都是一团和气。因为没人想和张伟闹别扭,张伟的身后是忠哥,而忠哥的身后,代表了可靠的货源,和一张保护伞。

这次聚会之后,大家统一了思想,很多原来不愉快的事情逐渐消失。

就在聚会的那天,周疯子回来了,他前段时间是在任为民授意下潜逃的。

“小周,你去外地躲断时间,市里来了新领导,我要磨合一段时间。”

任为民通过了种种手段,和新任领导磨合的非常愉快,任卫民舍得花钱,出手大方,其豪爽程度很快就让那个领导感觉相见恨晚。

这段时间,B市正在如火如荼地准备着一场体育赛事,这是一次全国性赛事,动静很大,成片成片的小区被拆迁。因为风声很紧,任为民这次拆迁中开出的条件比较高,没有激起太大的民愤。通过土地拍卖的形式,任为民用围标、收买等方式,获得了拆迁繁华路段的四块商业用地。直到当年秋天,为民公司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规模巨大的房地产龙头企业,其资金雄厚程度,足以让任何一个官员为之倾倒。

要风的风,要雨得雨,此时的任为民可以很轻松地将官员、学者、媒体玩于掌股。新一轮圈地运动,让整个特权阶层赚够了足够一生挥霍的财富。

所以周疯子可以回来了,他涉及到的案子被上面压了下去。市局局长高斌几次想设立专案组查办周疯子及其团伙的罪行,但都不了了之。

周疯子回来之后,第一件时间就是继续搜捕吴天,上次打了任为民的那个年轻人。事情风平浪静之后,任为民还牢牢记着那次事情,他不相信在B市还有敢于向自己挑衅的人。

吴天是飞机找到的,飞机通过查问,吴天有个女朋友,叫袁小雨。但飞机不知道,袁小雨是张伟手下袁小力的姐姐。飞机用的方法比较原始,但很有效,他是用轮流蹲点的方式找到吴天的。

那段时间吴天的老丈人生病了,吴天万分焦急,因为他和袁小雨是青梅竹马的情侣。他决定回来看看,结果就出了事。

吴天和袁小雨刚出了胡同口,就被四个人左右围住了。

“吴天,我不为难你女朋友,不过你要跟我走一趟,我大哥要见你。”飞机说着话,玩着手上的手枪,这支枪是前段时间在外地买的。他和周疯子一人买了一把。另外还买了不少双管猎枪、五连发之类的武器,周疯子打算回来和张伟大干一场。

“兄弟,你是谁?”吴天问。

“呵呵,让你知道也不怕,我叫飞机,你可以不去,不过,呵呵。”

吴天只好跟他去了,飞机带着吴天上了胡同外面的面包车,但他没找袁小雨麻烦,因为他也不想多背一条人命案子。他歪歪嘴,边上一个人一钢管抡在袁小雨脑袋上。袁小雨无声地倒了下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整个后脑都嗡嗡响,表皮也破了。她完全陷入了恐惧中。出来遛弯的街坊发现了她,喊来了她的父母。一时间没了主意,她父母只好打电话给袁小力。

“姐姐,谁干的?”袁小力问。

“他说他叫飞机。”

“操,我知道他。”

“小力,他把吴天带走了。”

消息很快传了出去,袁小力打电话给了辫子,他想找辫子帮忙。但事情最终惊动了张伟,因为辫子知道张伟一直在找飞机。

“发动兄弟们,找到飞机藏身的地方。”

结果不用找,自己出来了。飞机带走了吴天之后,打电话给周疯子。

“吴天找着了,咋处置。”

“带到你住的地方,我马上到。”周疯子打算亲自问清楚,如果是吴天的话,周疯子就把吴天带去见任为民,因为这是一件天大的难得的功劳。

但问题就出在飞机租住的地方,他住的小区对面就有李麻子的一个下游毒贩在那里租住,他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飞机。他混得不入流,所以飞机根本不认识他,但他认识飞机,道上的人有很多的观察力敏锐。

他想了想,打给了李麻子,然后李麻子告诉了张伟。

这次张伟打算亲自过来,本来这种事情只需要辫子带上十几个人过来就行了。但张伟想和飞机作个了断,要么飞机远走他乡,要么今天晚上,飞机就得死。

所以张伟只带了辫子一个人。坐在车上,张伟把玩着孙勇当年用过的那支手枪,冰凉的枪身,让张伟感触到了世事难料。

“张哥,要不再叫几个兄弟。”

“不用,这次就是跟他谈谈,现在大家都混得不容易,我不想闹大了。”

“飞机和周疯子都是亡命徒。”

“辫子,世道变了,孙勇当年不也照样打遍天下,现在不是那个时代了,别和有钱人过不去,也不要和当官的过不去。”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张伟静得让人害怕。他看着外面华灯初上,短短十年,他成为这个城市里成功的人,他不想失去今天得到的一切。

车停到了那个小区外面,张伟下了车,尽管已经是春天了,但外面的微风中仍然浸透了刺骨寒意。张伟竖起了羊绒短大衣的领子,双手插在口袋里。辫子穿着皮风衣,步态彪悍而邪恶。

就在他们两个刚刚走到楼底下的时候,枪战发生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