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三国想到的汉代尚武精神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刘备在《三国演义》里经常哭,但为了大腿长赘肉而哭,刘备恐怕是古今第一人,刘备的解释是:我的大腿开始有肥肉了,一个骑马打仗的人身上怎么可以有赘肉呢?自己奔波半生仍一事无成,不觉失声痛哭。《九州春秋》记:备住荆州数年,尝於表坐起至厕,见髀里肉生,慨然流涕。还坐,表怪问备,备曰:“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我想,刘备的哭也许是骨子里汉人的尚武精神在起作用呵!

回想千年前,汉将军,帅万骑,纵横大漠,扫荡扫荡匈奴,国威震慑八方,开辟丝绸之路,四夷来朝,实在令吾辈神往不已!


汉代兵制

据《汉书》记载﹐男子20岁傅籍﹐此後每年服劳役一月﹐称“更卒”。23岁以後开始服兵役﹐役期一般为2年﹐一年在本郡﹑县服役﹐称为“正卒”﹐另一年到边郡戍守或到京师守卫﹐称为“戍卒”或“卫士”。还有一种意见﹐认为这2年兵役统称为“正卒”。如遇战争需要﹐还须随时应徵入伍﹐至56岁才能免役。秦﹑汉还常谪发已科罪犯或徒隶等为兵﹐称为“谪戍”。西汉除实行徵兵制外﹐还实行募兵制﹐武帝所置的八校﹐主要是招募而来。东汉罢郡国兵後﹐徵兵制渐衰﹐於是也依赖招募。末年﹐州郡官通过募兵﹐培植自己的势力﹐从而酿成群雄割据的局面。

西汉军队除演练射御﹑骑驰﹑战阵之外﹐每年秋季都进行教阅﹐又称“都试”﹐并按成积优劣进行奖惩。边郡则常有太守“将万骑﹐行障塞﹐烽火追虏”(《汉旧仪》)﹐这种训练带有实战演习的性质。


汉代军需

《太平御览·兵部》记载:汉朝流行一种“百炼钢”技术,制出含碳量高、杂质少、组织均匀、耐腐蚀性好的优质钢。山东省苍山县出土的汉朝“卅”钢环首刀,江苏省徐州出土的汉朝“五十”钢剑,日本奈良出土的东汉灵帝“百”钢刀,都使用了“百炼钢”技术。三国时期,钢铁热处理技术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汉时大量使用骑兵﹐马政成为国之大政。汉朝在奖励民间养马的同时﹐在北边﹑西边均置苑养马。景帝时有苑36所﹐官奴婢3万人﹐养马30万匹﹔武帝时官马达到40余万匹﹐为骑兵的发展和对匈奴作战创造了条件。

千年以后的宋怎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把能产战马的地全都割让出去,不但要赔钱,还实时时别人气,竟然亡于原始的金与蒙之手,惜哉!痛哉!


汉军战斗力

曾诛杀匈奴郅支单于的汉破胡壮侯陈汤再和汉成帝的一次谈话中就评价过汉军的单兵作战能力,大概的意思就是:“一般情况下,五个胡兵相当于一个汉兵,因为他们的兵器原始笨重,弓箭也不锋利。如今他们也学汉兵的制作技巧,有了较好的刀、箭,但仍然可以三比一来计算战斗力。”这话也不好再考证,毕竟我们也无法看到一个汉兵是如何撂倒三个胡兵的,但从中透出的对自己军队取胜的信心,是那被几十万被元军、清军、吓破了胆,乖乖投降任人宰割的几百万宋、明军队想都不敢想的。

汉击匈奴,远距离奔袭,虽然代价高,但是有效震慑了敌人,武帝时期的漠北决战更是沉重地打击了匈奴,此后汉匈交战虽各有胜负,但有汉一朝,匈奴无力也无胆再南下中原。即使中原地区诸侯割据也是如此。


武立国

《晋志》曰:“汉制自天子至百官,无不佩剑,其后唯朝带剑,晋世,代之以木,贵者犹用玉首。”周迁《舆服杂事》曰:“汉仪诸臣带剑,至殿阶解剑,晋世始代之以木,贵者犹用玉首,贱者用蚌金玳瑁为雕饰。”

《东方朔传》记载“载武帝坐未央前殿,东方朔执戟立。是文臣亦执戟矣。卫士均皆持戟而不持戈,”

再看后代文人,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如陆游、苏轼外就会终日研究程朱理学,一点心思都用在党争上可还记得,中国被称为强汉时,自天子至百官,无不佩剑!是文臣亦执戟矣!是文臣亦执戟矣!

日前拜读铁血甘领兄的“尚武赋(咏史)”颇有感触,昨日偶想三国后写此文。第一次法原创,有不足之处还请各位兄弟多多包涵。

二零零八年三月九日于昆明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