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3/


库尔尼科娃站起身来,扶起杨思成柔声说道:“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如果我听了你的话,你也不会受伤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两个人同时问道。彼此看了一眼,都笑了,出于礼貌,杨思成示意库尔尼科娃先说。

“今天是3月8号妇女节,我们女学员休息,上学期我就来过这里,觉得景色不错,今天就想故地重游下,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怎么会有地雷?”

杨思成用手捂住脸上的伤口,幸好伤口虽然长,但不是很深,按压了一会血基本上是止住了。

他接口说道:“我在接受排除诡雷的训练,那个地雷是教官谢尔盖耶夫有意设置的,本来我想排除,可是就发生了后来的事……”

“啊?训练也不能用真的地雷啊!谢尔盖耶夫简直太不负责任了,要是出了人命怎么办?简直是胡来嘛!走,我先送你去医务室,回头我就去院长那里告他去。”库尔尼科娃扶着杨思成义愤填膺地说道。

“不,不要告诉院长,这事不怪他,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杨思成赶紧撒谎替谢尔盖耶夫撇清责任,那家伙虽然粗鲁了些,可确实教他是尽心尽责,杨思成可不想给他惹上些不必要的麻烦。

“你也真是的,不就是个训练嘛,哪用那么亡命,上次是跳粪坑,这次是真地雷,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库尔尼科娃嗔怪地说道。

“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是生在和平里的军人,而我的祖国正在遭受侵略,我必须把握每个机会学习更多的知识,回去以后才能够教给我的同胞,我的战友。”杨思成想起营长临牺牲前的嘱托,神情有些黯然。

“咱们赶紧走吧,你的伤口需要尽快清理,缝合。”

“等等,让我先拿件东西。”杨思成轻轻挣脱库尔尼科娃的搀扶,走到树下的大石头边,拿起了那包象征任务完成的物品:一件老式旧军服包裹着件东西,捏在手里感觉象本薄书。

杨思成也没来得及看,随手放进了背包。他和库尔尼科娃并肩走出了树林,林子这边也有条小路通往学院,刚才库尔尼科娃就是从这边小路上的山,结果因为内急才跑进了树林。

“杨,能给我讲讲中国吗?”库尔尼科娃轻轻地问道。

“中国是个……”两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走进了学院里面。

库尔尼科娃陪着杨思成来到医务室,他脸上的伤口经过清理后缝合了三针。

库尔尼科娃满怀歉疚地说道:“杨,都是我不好……”杨思成看着镜子里的疤痕,满不在乎地说道:“没事,你看,有了这条疤才算是男人嘛!我妈说过我的命太硬了,不好带,破了相就能长命百岁了。”为了安慰库尔尼科娃,他随口胡诌。

“那我送你回寝室,你受伤了需要休息。”

“不用了,我还得先去谢尔盖耶夫同志那里交任务呢,时间快到了。”杨思成赶紧说道。

“不行,我陪你一起去,顺便帮你解释下那颗地雷的事。”库尔尼科娃觉得自己不为杨思成做点什么有些于心不安。

杨思成想想也是,有个证人总比没有好,要不谢尔盖耶夫又该气急败坏了,还不知道他又会想出什么花招来。

两人刚走出医务室没多远,一辆“吉斯”小轿车急速地停在了库尔尼科娃的身边。

“库尔尼科娃,你怎么在这里?我都到处找了老半天了。”一个长得相当英俊的青年少校军官捧着一束花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位是?”青年军官看见库尔尼科娃挽着(实际上是扶着)杨思成,心里妒火中烧,强忍着怒意,盯着杨思成冷冷地问道。

“这是我男朋友,杨,中国杨!”库尔尼科娃不等杨思成开口抢着回答道。“杨,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普里马科夫同志,我爸爸老战友的儿子。”

杨思成虽然不明白两人之间的瓜葛,但他瞬间就想明白了,自己被库尔尼科娃拉来做了挡箭牌。普里马科夫?那个内务部处长的儿子?苏军特种侦察部队的少校?杨思成心里闪电般地回忆起了托卡夫曾经告诉过他的信息。

“您好,普里马科夫同志,很高兴认识您,我来自中国,您可以叫我中国杨。”杨思成可不愿意卷入他和库尔尼科娃中间淌浑水,言语中使用了敬语,随即伸出右手准备和他握手。

“哦,中国!一个垃圾样的国家,听说你们正在和日本人打仗?哈哈,根据最新消息,你们这群东亚病夫的国民政府已经逃到了一个山上的城市,估计很快就要灭亡了。”普里马科夫看到库尔尼科娃和杨思成那么亲昵,心中泛起一种酸楚,一扫往日里的良好修养,故意看都不看杨思成主动递过来示好的手,非常傲慢地说道。

如果普里马科夫羞辱杨思成个人,杨思成考虑到大局怎么都会忍气吞声,可现在普里马科夫侮辱的是全体中国人,杨思成不能接受了。

他不卑不亢地说道:“第一 我们的国家不会灭亡,现在我们只是处于战略防御阶段;第二 我们不是东亚病夫,我的祖国更不是你所谓的垃圾国家,尽管她现在很弱小,但她将来一定会强大!强大到任何人都不敢轻侮!!”

“哼,唇舌之利,小子,实力不是靠嘴巴说出来的!你说你们不是东亚病夫,那有没有胆量和我玩玩?很久没活动筋骨了,唉,骨头都快生锈了。”普里马科夫示威般地将周身的骨节弄得“喀吧”作响。

“杨,不要答应,他很厉害的,再说你又受了伤。”旁边的库尔尼科娃焦急地说道,她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个结局。

“好,我答应你,你先到格斗训练馆去,我10分钟后到。”杨思成没有理睬库尔尼科娃,直接面对普里马科夫沉声说道。

“行,只要别跑了就行,我先去格斗馆等你。”普里马科夫生怕杨思成反悔或库尔尼科娃阻拦,赶紧板上钉钉子,随即钻进汽车一溜烟地径直往格斗训练馆开去,他决心好好教训下这个不开眼的中国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