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三章 笳鼓喧喧汉将营 第三十三章 笳鼓喧喧汉将营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一只宽厚有力的大手伸了过来,任江将自己的右手也伸了过去,大手把他瞬间拉起。任江站稳后,拍拍大个子的肩膀,赞赏道:“身手不错嘛!还懂配合!”对他伸出了大拇指。

“三分区二团三营尖刀排排长,陆长发。瞧着眼生,同志是哪部分的?”

“华北游击支队,队长任江。”

陆长发正在怀疑,一个队长怎么孤身一人冲陷敌阵。这时,居然伍皆朋跑了过来。

“队长,您咋一个人冲这么快。可把我们担心坏了!”小伍上气不接下气,身上早就被血染成了“红人”。

陆长发似乎相信了任江的身份,开玩笑地说道:“你们队长拼起刺刀来,这儿个!”他也学着任江的样子,伸出大拇指。

任江这时才注意到,西线日军已经全部退到了北面主阵地,逃不掉的, 已经被三营和自己的部下包了饺子。他们就是因为过于专注消灭残余日军,才把任江一个人“放跑”。

任江拍着他两人的肩道:“没时间聊天了。小伍,通知霹雳雷火炮小组,到西面集合。陆排长,去通知你们营长,对北面一个中队的日军发动牵制攻击。我部则立刻投入到村内进行压制作战!”

消除一面威胁后,三营的兵力完全腾出来对付荒井正面的那个主力中队。一营则仍然承受了一个半步兵中队加一个骑兵小队的攻击。

工兵连那个班携带6组发射具赶来的时候,村内战斗已经趋向白热化。乔行运打得顺手,对八路军的恐惧也如剥茧抽丝似的逐渐减少。三分区二团二营越打越窝火,营长都快杀红眼,有几次命令两个排强攻伪军占据的院子。

西面涌进了一股八路军。乔行运观察到这个情况,也没太担心。只要自己能据守要地,八路也拿自己没辙。

“定点扫除开始!”任江一挥手,6个微型火箭筒小组在侦察排的掩护下溜进村子。

一个屋顶上的伪军轻机枪火力点正在扫射,压得对面两所小院里的二营战士根本冲不出去。一道拖曳着黑烟的物体咻的冲了过来。二营战士也没见过那玩意,不由瞪直了。

“轰……!”两条人影从房上摔下来。那房子也彻底塌了。

六个八路军战士从侧翼突然出现,朝着那院子又甩了一通手榴弹。一个伪军见到从外面打转飞进来的一颗手榴弹时,它还在冒烟。他赶紧用脚踢开了它。可是手榴弹还没移动多远就爆炸了。“呃——啊!”凄厉的噩耗让乔行运突然打了个冷战。他多少感觉有些不妙。

微型火箭筒小组的扫除是成功的。再加上身手敏捷的侦察排投弹编组的配合。用火箭弹轰完房顶再投掷一组木柄手榴。

乔行运唯一的失败之处是他将手下的弟兄都分散在了好几个民宅里。此时再想收拢部队也是有相当大的难度。

荒井作为日军指挥官,第一次派执行官要求当炮灰的伪军撤离,恐怕也是天方夜谭的首例。他想利用伪军和手底下的一个半步兵中队在庞家洼北侧建立战线。尽量拖住中国军队主力,以便保证东侧战线消灭完整监制的一个支那营。同时他命令报话兵将信息发给保定日军,希望对方能派遣附近的扫荡部队前来增援。

中国这个地大物博的国度,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奇迹”。有时,你迫不得已必须接受“奇迹”发生的可能。乔行运听到执行官的翻译对着自己喊着要求“撤退”的命令时,他首先怀疑的是他自己那两片耳朵。

他在弄明白,“皇军老爹”确实要自己带着部队撤出战斗时,朝着自己的副手,以前的拜把兄弟——李铁敢(跟着皇军姓后,外号“李铁杆”)叫其他院子里的弟兄们赶快撤。

李铁杆去挨个院子“窜门”时,差点就让八路的手榴弹给崩了。刚进院子,西墙头就掉下来好几个铁疙瘩,呲呲喷烟。他赶紧掉头跑出去。刚走出几步,轰隆垄几声巨响,门梁上的簸箕和苞米棒子全砸在他头上。尘土纷扬,他抹了一把脸,呸儿呸儿吐了几口唾沫,站起来就朝回跑。这叫甚么鸡吧破事儿。还没开口先整嘴土。他打定主意不起叫那帮狗日的逃命了。反正有些人可和自己没有过命的交情,没必要费要狗劲。他心里想道。

乔行运那帮伪军向来欺软怕硬,就算他不去派人叫着跑路。实际上他们也有了先见之明。从院子后门和墙头上,无数伪军开始朝村子北面奔逃。二营的战士趁机狠狠教训了下这帮土匪。

这还全得益于任江的狂风战术。他管这名字的用意叫做用最快的速度驱逐敌人。乔行运一旦撤出了牵制二营的伪军。一营的形式才真正开始好转。

日军骑兵来回7次冲杀,已经冲散了一营的防御阵地。荒井已经正在全心将最后一个中队投入到抵御中国军队两个营的进攻时。

任江躺在担架上继续指挥着他的第三轮作战。可爱的张杰同志居然在一旁拿着笔记本记录。

“张杰,你们手上还有多少炮弹?”

“不到40发。”张杰道。

“不到40发,不到40发。你们却有15门炮。管他娘的,三发试炮后,从中间开始向鬼子东线部队两侧炮击。打光就打光吧。眼前就这状况,舍不得炮弹打不了狼。”

“伍皆朋,伍皆朋呢?”

“这儿!队长”站在任江身后的小伍支应道。

任江尽量转过半身,朝着他道:“你带20个战士掩护火箭筒小组,朝敌人骑兵和步兵的结合部攻击。听明白没有。我命令三分钟后,开始第一次试炮。伍皆朋,你们要在炮击结束后10分钟内突破鬼子结合部防线。撕开口子。让一营和我们连在一块儿!行动吧。”

日军骑兵小队第八次冲锋就开展开前夕。虽然他们只剩下40多个人。但声势却越来越壮。因为对面的八路军死伤是他们的几倍。

一枚炮弹在他们150多米远的地方开了花。这丝毫没影响他们的战斗意志。可接下去的30多发炮弹就让骑兵们慌了神。炮弹逐渐爆炸的地方虽然不是直接炸在骑兵队里,却更可怕。它们逐渐剥离了步兵和骑兵的衔接。

北侧日军指挥的主阵地。荒井中佐对战局一筹莫展。先期必胜的趋势荡然无存。从手下的报告中,他洞悉到了不寻常的地方。那支乔行运描述的支那主力小分队成为动摇战局天平的砝码。他们拥有着非一般八路所具有的非凡火力和似乎打不完的弹药。他开始愁眉苦脸起来。

“中佐阁下,我认为有必要停止这场无法胜利的战斗。”他的副手道。

“难道你没有看到只差一点点,只需要一点点机会,眼前的支那军就会彻底覆灭在我们眼前吗?一点点——”荒井歇斯底里地吼道。

“是的,就是一点点机会。我们目前缺少的就是这一点点机会。所以我们应该选择撤退。中国有句古话叫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眼下的局面如果不马上做出抉择。可能我们会全部葬身于此。因为据我所知。周围的第4师团和第8独立混成旅团全都忙着春季肃正攻势,是抽不出兵力来援助我们的。”副手冷静地客观分析道。

“可恶的支那人,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除了每次用数倍于我们的兵力来围攻我们小分队外,见到我们的主力师团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命令掷弹筒小组和迫击炮小组,为部队撤退打出烟雾弹。正面机枪火力压制对方。步兵和骑兵立刻从原有战线上脱离。命令吉高中队负责殿后。骑兵小队作先导全部撤回涞源。”

日军炮兵和掷弹筒小组弹药手将普通榴弹换成了烟雾弹朝村口和东西两侧连射数十发。

在滚滚烟尘下,骑兵小队撤离了。步兵中队也撤退了。

虽然战士们打通了与一营的联络通道。但此时的任江却倒吸一口凉气。鬼子终于撤退了!

这又是一场指挥和胆气的较量。任江手头上的迫击炮弹全部告罄。火箭弹不到10发。除了6.5毫米有坂步枪弹外,差不多已经没有了优势。三分区二团三个营,死伤惨重,有些连完全失去战斗力。一营子弹全部打完,就剩下一些土制手榴弹准备和鬼子白刃。二营机枪射手一半以上阵亡,接替的都是他们的副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