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六章 远方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突然接到所有休假人员返回部队的通知,在帝都探亲的司马雪岭只好动身返回部队。在离开帝都之前,司马雪岭再次去崔府向姑妈道别,他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见崔静小姐。

司马家族自轩辕恪谋逆案遭到重创后元气一直未复。皇帝轩辕寂对轩辕恪一伙利用他生病不能理事篡权谋逆深恶痛绝。皇帝本来在祭春节前已经授意元老院柳随风副议长组织一个特别法庭审理谋逆案。据太阳堡传出的可靠消息,皇帝内定的谋逆六元凶中轩辕恪、司马世隆为死刑,安连禄、西风烈为终身监禁,王若景为二十年徒刑。陈醉已经自杀,不再追究责任了。消息一出,司马家族立即改选了家主,将司马世隆及其嫡亲开除出司马世家。用实际行动向多疑的皇帝表明司马家族的态度。但时隔不久,今春的玛南战役中帝国军第11集团军第42军首先失败,失败诱发了雪崩。导致王庸元帅精心策划的战役成果付之东流。第11集团军司令官正是司马家族的司马春生。皇帝对玛南战役的失败极为恼怒,钦命立即撤销了司马春生集团军司令之职。现在司马春生还在监狱里等待军法审判。司马春生是司马雪岭的嫡亲叔父,也是司马家族在军队现役将领中最高职务者。经此打击,司马家雪上加霜,连身为中央军总后勤部第十三分部中尉军需官的司马雪岭都深切地感到了世态炎凉。且不说原来司马家成员在军队系统的无限风光,就是半年前,崔群姑父将他刚送入部队时,周围对他的恭维巴结也不复存在了。因为一件小小的物质发运失误,上司竟然将他禁闭两天,司马雪岭羞愤的差点自杀。更让司马雪岭感到寒心的是,姑父对他承诺的亲事也不提了。这件事是姑妈提起,崔静虽是庶出,但性格贞静贤淑,颇有良妇风范。最奇怪的是崔静竟然成为保安总局蒙吉局长的义女。一向讨厌热闹的蒙吉局长竟然为认女摆了十几桌酒席宴请帝都名流,一时间传为上流社会的佳话。如今蒙吉的权势远胜崔群,此举无疑是在帮助同为帝国五虎的崔群。加上王庸元帅在英州、南雄州两场战役的大胜,稳定了内战的形势。帝国高层早有传言,说皇帝外依王庸,内靠蒙吉。那天蒙吉认女宴会上王庸的出席,更增添了崔群的声望。帝国五虎毕竟是帝国五虎,枝蔓相连,比传统的四大豪门更具实力也更有人情味。经过这一切,崔静小姐在崔府的地位大涨,谁敢小觑她身后那位冷酷血腥的蒙吉将军呢?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吗?

司马雪岭从出身就受到“正统”的教育,深信所谓的“二八”法则,即20%的人创造了80%的财富,20%的人管理和支配80%的人。他天生就是那20%的精英阶层,而且是20%的20%的20%,司马家族是什么地位?真正的千年高门!家族的力量是无限的,如果没有家族的力量,他将一事无成。

但一年来的变故无情地摧毁了他的信念。一旦失去皇帝的信任,所谓的千年高门司马家族在皇权面前就如雪人在太阳下面。传统的信念一但被摧毁,昔日的骄傲又变成了极端的自卑。自卑不等于放弃,渴望建功立业的他迫切需要寻找一个新的力量支撑点。这个支撑点就是崔静。司马雪岭越来越感到姑妈为他选定的这门亲事妙不可言。让他气恼的是姑父好像对他不感兴趣。几次登门拜访,司马雪岭根本没有见到崔静小姐。

在离开帝都返回部队前,司马雪岭决定再去崔府,这回他不找姑父了,直接见姑妈。所以他上门的时间是上午9时,现在姑父肯定在军政部的大楼里。需要说明的是,自1010年的元旦后,崔群终于结束“致休”,恢复工作了。

凡是高门巨族,其家人门房都有一种本领,就像昆虫对气候有着天生的敏感,这些巨族高门的家人对政治气候有着极强的令人佩服万分的敏锐性。某个家族的行情看涨,某个家族在走下坡路,他们比他们的老爷更加门儿清。司马家族绝对是走跌的家族,司马雪岭在崔府也就感受到了越来越强烈的冷遇。

“夫人在休息------”门房半天才通知管家,而姗姗来迟的管家完全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

“这点钱崔叔拿去喝茶。”司马雪岭将5个金元的纸币卷成一个小卷塞给了管家,“我今晚就要回部队了,听说姑妈身体不好,特地看望姑妈。”他扬扬手里的食品盒。

管家快速地捻了下手里的纸币,确认是五个金币,脸上立即堆上了笑容,“原来如此。应该,应该的。司马少爷也不是外人。夫人现在西花园赏花呢,你直接过去就是。”

“多谢崔叔。”

西花园就是龙行健养伤到过的那个花园,司马雪岭穿过一层层的院子来到崔静住的院子,绛云楼上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司马雪岭扶着木质楼梯悄悄走上两步又退了下来,他是来看姑妈的却悄悄上了表妹的绣楼,这是很失礼的行为。

司马雪岭从楼梯上返下来,正要从绣楼边的边门进入花园,突然看见一个从西厢房走出来的女郎,司马雪岭立即呆住了,她正是林小如。林小如出现在崔府已经让他万分震惊了,但林小如臃肿的身材更让司马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曾把他迷恋的神魂颠倒的女孩。

“是你?”两人同时叫出声,然后都不吭气了。最终司马雪岭先开口,“你怎么在这儿?还有,你,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林小如镇定下来,觉得和眼前这个青年再无关系了,“这些和你有关系吗?对不起,我还有事。”她转身回西屋了。

司马雪岭追到房门前停下了脚步,强烈的失落感浮上心头。暮春上午的阳光是那样刺眼,第一次见林小如的情景清晰无比地出现在眼前。当时被林小如惊人的美丽所震惊的感觉恍如昨日。“她怀了别人的孩子,她怀了别人的孩子------”失落感变成了仇恨!

司马雪岭丢了魂似的从偏门来到崔府的花园,昔日的满地菊花如今栽种了大片的金盏花。一群衣着鲜亮的姑娘少妇在花园里说笑着。一个丫鬟发现了司马雪岭,“夫人,司马公子来了。”

“哦,是雪岭啊,过来,没外人,快过来。”说话的是崔群的正妻司马氏。自他亲哥哥司马春生因兵败被捕,司马夫人病了好长时间。今天是崔群的四妾曾氏的散生日,曾氏一大早便过来请司马氏花园赏花,司马氏不能不给曾氏面子,于是叫上沈氏与陈氏,带着小姐丫鬟一同到西花园。时光尚早,太阳还没有升到头顶,气温冷热宜人。大家正议论崔静在西花园里的布置,崔静将花园的空地全部种上了金盏花,令几位母亲大为不解。

“可惜一大片金菊了,每年秋天,这个园子的菊花是最美的。”说话的二太太沈氏。

“静儿胡闹------”崔静的生母陈氏责怪女儿。

“这算个什么事啊?”四太太曾氏立即示好于陈氏。原来老三陈氏是地位最低的侍妾。如今母因女贵,陈氏反而最受尊重了。“种花养草本就是陶冶性情的事,静儿愿意怎么玩都行------”曾氏看见缓步走来的司马雪岭,颔首打了个招呼,转头对沈氏说,“换换景也好,总守着一种景,看也看腻了。”

“那倒是。”沈氏有点瞧不上曾氏,但曾氏年轻貌美,最得崔群宠爱,沈氏不愿意在无关宏旨的小事上与曾氏作对。现在加上风头正健的陈氏,更不是反对的时候。沈氏想到自己现在反而地位最低,不禁黯然神伤。

“雪岭来了,”司马氏慈爱地看着侄儿,司马氏无子,这个侄儿就成为最爱了。她知道司马雪岭来的目的是崔静,她瞅了眼静静地侍立在陈氏身边的崔静,竟然没有往侄儿身上看上一眼。

“雪岭,见过几位姨娘。”司马氏此举是给司马雪岭创造一个机会。但司马雪岭今天有点木,和三位姨娘打过招呼,竟然不晓得跟崔静说上句话。

“雪岭啊,你还不知道吧,你静儿表妹最近绘画的本领可是大长啊,待会儿让阿静带你去看看她的画作------”司马氏在给侄儿创造着机会,司马雪岭的脑子里却全是林小如的影子,“她怎么在这里?她怀了谁的孩儿?”

“司马公子怎么能看得上我的涂鸦之作,母亲,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崔静对司马氏先施了一礼,然后又对自己母亲和沈氏、曾氏深施一礼,带了丫鬟阿凤回去了。

看到姑妈责怪的眼神,刚才神游局外的司马雪岭才回过神来,崔静的衣裙已经消失在角门边了。他后悔也来不及了。

陪姑妈回到正屋,“雪岭你今天怎么了?像丢了魂似的。”司马氏立即责备侄儿。

“姑姑,住在阿静院子里的那个姑娘是怎么回事?”

“哪个姑娘?哦,是小如姑娘吧?你见到了?她确实美丽非凡,但已为人妇,不问也罢。”

“我是说她怎么在崔府?”侄儿焦急的神态引起了司马夫人的警觉,“此事非同小可。你万万不可对人说。”

“姑妈,我又不是三岁孩子。晓得厉害的。我是问,她怎么会在崔府,她肚子里的孩儿是谁的?”

司马夫人警觉地抬起头,“谁让你打听此事的?”

“哎呀姑妈,我都急死了。我曾在外面见过这个女孩,当时喜欢他的美貌,准备将来纳为妾室。倒是谁敢这样欺负我呀,姑妈你告诉我。”

司马夫人话到嘴边,最后生生忍住。她出身名门,见惯了阴谋仇杀,林小如的秘密就是崔府的秘密。侄儿虽亲,但崔府的安危更为重要。

“没出息的东西!”司马氏骂道,“静儿还没搞定就想着纳妾!如今司马家族风雨飘摇,你身为司马家的嫡系子弟,不想着如何建功立业挽救家声,反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你走,以后不要来了。”

司马雪岭一惊,“姑妈息怒。侄儿知错了。今天侄儿来是向姑妈道别的,今晚我就回部队了。”

“哦,听你姑父说英州战事凶险,你虽在后勤,但头上有敌人的飞机,一切小心吧。有时我很希望你就做个普通的平民子弟多好------”

“不。司马家的子孙,要么名垂千古,要么遗臭晚年。绝不平庸一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