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残剑断刀 十九节[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日本军队的衰弱不等于他们就会马上停止对我们中华民族的侵略,为了这片富饶的土地,他们在倾尽举国之力。在他们眼里中国人连只狗都不如,中国人就该被他们奴役,中华大地应该属于他们。他们的梦想在中华儿女殊死的抗争下已经慢慢成为幻想,共产党领导的抗联战士的前赴后继拼杀让鬼子在鬼哭狼嚎里一个个魂飞魄灭消失在中华大地。

年轻的指挥员陈子辉和赵大军再一次出发了,他们不但肩负起整个支队的抗日大计,还要寻找森林另外一角孤胆抗争的女英雄小雅帮助她击杀鬼子。

小县城的大街上经过鬼子几日戒严后今天在安静之后恢复了息日的热闹,赶车的,骑的,赶集的,卖货的,东南西北的腔调又出现在大街上。可能这里的被繁华景象让县城的老百姓忘记了鬼子曾经的血腥屠杀,也可能鬼子需要中国人的帮助才可以达到他们的目的。陈子辉一进县城后已经没有前几次进城的心里压力,也没有第六感觉的威胁,因为他必须要从这里开始按照受伤突围的记忆路线开始寻找美丽的女猎人,这次的出发不但是自己想完成的任务,还有支队长内心渴望的最后希望;

俩天在县城地下党同志掩护下,陈子辉带赵大军谢转了很多鬼子把守的地方。当陈子辉来到日军招待所的地方时候,他站在无人的角落黯然泪下。赵大军是不知道陈子辉为什么会掉泪的,因为他不知道就在地方也曾经出现过一个和鬼子抗争到底的美丽女孩子萍烟,一个在抗战历史上永远不会留下片言半句记录的中国女性。

陈子辉在这个时候内心是复杂痛楚的:“萍烟,我来看你了。你一个人在另外一个世界还好吗?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没有你的深明大义就不会有我陈子辉生命的继续,也不会再有机会拿起手中的武器杀鬼子。萍烟,如果寂寞了就去找离开我们的那些抗战牺牲的战友,他们会把你当成自己姐妹一样对待,他们不会记忆你的过去,他们也看不起你曾经的身世。我对你的承诺一定做到,等抗战结束后我会找你的躯体为你修座坟墓,我也会经常到你的坟头看看,和你说说话;”

日本鬼子不官老少,在中国大地上还真的不少。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几个还在继续骄横跋扈的鬼子,这也给陈子辉和赵大军带来不小的麻烦。

刚出县城不到一天时间,陈子辉,赵大军就看见几个被鬼子“三光”后的村庄,除残垣断屋之外再无半点生灵。“这些日本鬼子,不把他们赶尽杀绝难消我心头之恨。”这是俩个年轻指挥员共同的心声;

“子辉,我去方便一下,你也靠墙角休息一下待会儿赶路;”

“好的,你自己小心。鬼子太多了,我们不得不防,千万不要大意;”

人有时候越想什么就来什么,越怕什么就跟什么。俩人刚刚才分开不到半刻,这些平时根本就没有人关心的破屋四周竟然出现了晃动的身影。

“鬼子巡逻队;”

赵大军也是刚一方便完就发现了鬼子,这边的情况虽然比陈子辉休息地方稍微好一些;但也不过是比子辉那里出现的鬼子少了几个;

他们今天碰见的还在真是鬼子巡逻队,而且是县城司令部直属卫队。这些鬼子可不是平时那些进森林围剿的鬼子,它们不但身强力壮,而且和长钢一样的冷酷无情,杀人如麻。他们今天出来的目的就是继续围杀那些从村庄里脱逃的村民,让县城司令部和外面驻扎的很多日军大队中队间不会再有抗联可以得到帮助的据点。刚要返路回城,刚吃完东西站起来就发现俩条神秘的黑影移动在这片废墟之间。

“既然遇见了就干吧;”

面对三十来个鬼子的精锐巡逻队,气势就是战胜一切的力量。陈子辉,赵大军也从鬼子游动中看出了自己的对手可不是一般的鬼子,这些鬼子除勇猛外还很善于战术协调。

枪出,子弹上。刚找好断墙掩护,就是有三个鬼子已经悄悄潜伏到赵大军守卫的房子下,这两名鬼子很是精明,试探了几次看没有危险后才开始相互支持爬上赵大军守卫的房子,前面也出现五个鬼子用战术协调步步前推。这样的局面赵大军来说应该很不利,既要压制前面那几个鬼子的掩护进逼,又要防止他已经看见的三个名爬上屋顶的鬼子;虽然前几次带队打伏击非常漂亮,但现在单独的对付鬼子这样的章法心里也开始几分紧张起来。

“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里,赵大军前面紧逼的几个鬼子被炸的飞上了天;这是陈子辉看见赵大军危急后扔出了俩颗鬼子自己生产制造的铁西瓜[手雷];

“啪,啪,啪;”三声枪响,屋顶上的鬼子应声倒落地上。

鬼子巡逻队一看第一次接触就死亡了八个,马上就原地不动,找到可以隐蔽的地方架好枪开始对射。

鬼子靠自己人多枪多子弹多,他们很聪明。知道被自己包围的抗联战士就俩个人,携带的子弹不多,采用这种拉距战慢慢的消耗他们。

鬼子这样的拉距战对陈子辉,赵大军可是非常不利的,这次出来带的子弹和手雷确实不多。刚才一阵射击里已经消耗不少子弹,四颗手雷现在只有俩颗了。“看来这真是一群非常麻烦的鬼子,需要合计合计;如果再这样耗下去,鬼子大批增援部队到来那就更麻烦;”陈子辉抬手急速射杀了一个刚冒出一头的一个鬼子,他马上从半堵断墙间迅速的靠近赵大军;

赵大军也在射杀对面鬼子低身换弹夹的时候看见出现的陈子辉精神一下提高百倍,他指着前面一土堆对陈子辉小声说道:“参谋长,那里有几个鬼子对我威胁太大太大了;你过来就好了,你现在还有没有手雷,有就炸死他们这些狗日。”

陈子辉看看赵大军:“现在只剩俩颗,现在还没有到使用的时候;射击的时候尽量节约子弹,鬼子这样是在消耗我们。”

“知道了,参谋长。”赵大军检查了一下自己弹夹和枪膛里的子弹说道:“我现在还有二十三发子弹;”

“我们这里还有三十几发,如果在平时打发这三十来个鬼子已经够了,但今天对付这些鬼子的精锐,看来我们要想想办法;如果这样拖下去我们会被鬼子拖死在这里;”

陈子辉想了想说出自己对付这些鬼子的想法:“赵大军同志,我现在以抗联参谋长的身份命令你,我用我自己身体吸引鬼子抬身射击时候,你就消灭他们。”

“不行,你是参谋长。要吸引鬼子也不能是你,而是我。”

“什么不行,这是命令。只有这样才能一个个的迅速的消灭这些精锐的鬼子,他们可不是我们以前遇见的那些鬼子;”

陈子辉执意的要求赵大军服从命令,他知道今天的形势极度危险,也只有用这样的办法消灭鬼子让赵大军能成功突围。

陈子辉的方法一说出,赵大军可不是傻子。他知道陈子辉是在舍弃自己保全自己,这样的办法对他这样的抗联勇士不要说行不通,而且是根本不行。

“参谋长,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我只听支队长的命令,我出来的时候,支队长特别交代牺牲我也要保证参谋长的安全;如果参谋长出了事,我活下来也没有脸面回去;还有找到森林猎人的事情是支队长要你完成的任务,你也和他见过,只有你才能完成。”

“你敢抬出支队长来压我是吧;”

“参谋长,我现在不听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除非你马上枪毙我;”

陈子辉看着赵大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他不能发火,也根本不会发火;他自己是参谋长,知道现在的抗联这些战士都不怕死,都要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

赵大军提起了驳壳枪,重新检查了一下子弹;“参谋长,如果我们这次都能活下来。回抗联营地后,我会在抗联战士前面给你道歉;如果我牺牲在这里,你能突围出去,抗战胜利后请在墓碑上刻上我的名字,那样可以告诉我们的同胞我赵大军是抗战而死,是杀鬼子而死;”

“大军,你为什么这样不服从命令。你为什么又要让我心痛;”

眼泪,陈子辉双眼里早已满含泪水,他脆弱的心灵几乎已经承受不起和自己战友生离死别;

把生留给别人,死亡留个自己。这就是抉择,这就是赵大军面对生死的抉择;

赵大军指着对面说道:“参谋长,准备了。那里大概有四个鬼子;”

陈子辉点点头,擦干了眼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