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六十九章 国家支柱

sxmlbj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张英达正准备回击病毒专家的话,不巧一名通信兵向这边报告道:“长官,有来自......国防部、师部和总统官邸的视频通信请求接通。”   病毒专家耸耸肩打趣道:“喽!三大最高长官找你兴师问罪来了,我看你怎么回复那些棒老大们。”   张英达一脸忿忿的道:“那三大老头哪有那么凑巧一起给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张英达正准备回击病毒专家的话,不巧一名通信兵向这边报告道:“长官,有来自......国防部、师部和总统官邸的视频通信请求接通。”

病毒专家耸耸肩打趣道:“喽!三大最高长官找你兴师问罪来了,我看你怎么回复那些棒老大们。”

张英达一脸忿忿的道:“那三大老头哪有那么凑巧一起给我发通信,肯定是国防部的联络官、总统大人的秘书、还有师长的副官催我赶紧上报小镇的现状。通信兵接进来。”

少尉通信兵操作着电脑解除通信代码后将视频直接转播到会议桌前的投影仪上,这一转立刻让正双脚搭着会议桌边缘的张英达立刻弹跳起来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病毒专家也不敢怠慢的起身行注目礼。整个视频共被分成了五块:最中间并没有图象,上面只有菲亚斯的国徽,估计是用来插播图象用的;最两边是两名着装军服的军人;最中间靠左的画面是一名穿着蓝色西服的政府工作人员;最中间靠右的图象则显示出一个看起来不太大的会议室。

最左边是一名穿着军服一脸威严不可侵犯而又略带些苍老的男子,国字脸上一双尖锐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一切。这个人的身份从他的军服可以一清二楚的辨别出他的身份,他的军服上并没有军衔,也是菲亚斯境内所有上百万正规军人中唯一未佩带军衔的人,肩章上只有一个银灰色的菲亚斯军徽——一个三角形筐着一只展翅的战鹰,只有菲亚斯的最高军事长官国防部长才能得以如此特殊待遇。掌管菲亚斯庞大军务的现任国防部长麦斯部长是在圣城兵变后才上台的军方高官,原任部长因为渎职、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等多条罪名而被国家安全局逮捕。麦斯部长原任菲亚斯国防武装力量67师师长,其部队在成功镇压圣城兵变后在受到多位国防高官的力推下顺利走上了国防部长的位置。

麦斯出身自贫苦的社会底层家庭,父亲是一个小小的邮政工作人员,也开了就是个收入低微的邮递人员,母亲是一个小小作坊的员工,因为当时正值严重的金融危机再加上尚未对经济进行全面改革的菲亚斯当然是出现了严重的各种复杂问题,所以这些现在看起来收入还算可以的工作在当时都属于低收入工作,因为贫穷自小当然很少接受菲亚斯正规的系统教育。他当初参军只是为了让贫寒的家庭得到政府一些微不足道的军人特殊待遇,参军后的麦斯在军队里一直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军械库的工作,直至在一次团里进行狙击手选拔时才表现出了惊人的天分,组枪、瞄准、射击等等一系列快速熟练的动作让严格的考官大佳赞赏,至此麦斯才算真正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此后经过严酷竞争麦斯被选入团直属侦察营担任狙击手大队大队长,在多次对外战争中显露出的身手让他很快便引起了国防67师中一名也以狙击手为职业,并且担任团部少校的注意,麦斯也就毫无阻拦之势的进入了国防67师。经过三十多年的打拼,麦斯成为国防67师建立以来第一位以低层士兵成长起来,且以狙击手身份登上师长宝座的军人。

最右边的军人看起来则有些毫不在意这个会议的样子,脸上呈现出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两片花瓣加上中间两颗星的肩章说明了他中将的军衔,虽然他的军衔并不是菲亚斯军队里最高的但是他在菲亚斯军队里的发言权确实举足轻重的,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他想武装夺权的话绝对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这人便是菲亚斯国防67师现任师长李雄,是菲亚斯武装编制内惟一有资格以师长身份穿上将官服的军人。

李雄爬上师长的位置和前任师长麦斯有着截然不同的道路,但似乎又有接近的经历。李雄出身在边境上一个富足的军人家庭,父亲李英是当地唯一步兵团驻军的团长,母亲则在当地一所中学任教,李雄的父亲和母亲虽然对于李雄以后的工作道路有所分歧,但在对儿子的教育上都很统一,即要让他接受高等教育后为国家出力。就在李雄十八岁那年,菲亚斯与邻国罗地亚发生了领土争端,争端领土包括李雄一家所在的地区,李雄父亲所驻扎的步兵团自然处在了军事的风口浪尖。当时罗地亚的大量军队不断向两国国境线的缓冲区纳比利非军事区压进,菲亚斯政府将情况报告给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后便等待回复,国防部也向李雄父亲所在的团部下达了等候作战命令的指示,因为对于联合国安理会的过于信任,菲亚斯高层并没有下达从其它军区调防部队增援争端边境线的措施。

李英根据当时的国际形式做出判断,罗地亚一定会对边境进行大举入侵,虽然这只是他的猜测。结果李英的猜测不幸成为现实,囤积于争端领土边境线上的罗地亚近三个步兵师、四个装甲师在空军的空中支援下强行开进了位于两国边境线中间的纳比利非军事区。该军事区是联合国安理会在两国第一次因为领土争端而爆发大规模战争后划分出来的非军事区,非军事区内菲罗两国均不得驻扎任何军事部队,也不得修建任何军事设施,其安全问题由联合国派驻维和警察部队管控。按照双方和联合国作为第三方签定的协议规定,除第三方外其它任意一方强行进入非军事区即可被认为属于侵略行为,将承担一切战争罪行。

慌乱中反应过来的菲亚斯高层立刻调集军区部队紧急开赴已经成为战争前线的领土争端地区。但罗地亚并未给菲亚斯调集部队的时间,就在罗地亚军队开进纳比利非军事区第二天,罗地亚的进攻部队跨过菲罗国境线发动了对菲亚斯的正式国家战争。在战争爆发仅一个小时前,罗地亚官方通过媒体向全世界公布了罗地亚对菲亚斯的战争宣言。大量现代化的地面步兵、装甲混合部队在空军战机支援下穿过作为国境线的纳比利河,并在一天内便彻底围歼了菲亚斯的当地驻军。围歼当地唯一的军事部队后罗地亚的入侵部队随即获得了在菲亚斯军事基地以西两公里一地下军械库内的全部装备——足以使一千人全副武装到牙齿的单兵装备和众多重型装备。

当地驻军之所以在一天内便被侵入部队围歼,部队和装备数量上的差距虽然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但充其数有只能算是重要原因之一。当时正值菲亚斯国内爆发严重的金融信任危机,国家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打击,失业人员呈几何数的上升,财政收入一路下滑......众多的经济问题不得不不致使财政部削减对各部门的财政支出预算,以缓冲严重赤字的财政预算。而当时李雄父亲所掌控的步兵团也根据上级军区的指示进行部队裁员,五千人的团级番号在菲亚斯军事部队编制中算是一个大团,但是这个大团不得不裁军两千人,只剩下三千人作为驻守部队,裁减下来的军事装备和战略储存装备一起封存在军事基地以西两公里一地下军械库内。

后来在联合国以及各大国的调停下,应该说是威胁下,罗地亚才之之吾吾的同意收回侵入菲亚斯境内的所有部队,但条件是纳比利非军事区由罗地亚接管。各大国发现自己在菲亚斯的国家利益已经报住后也懒得在去招惹罗地亚,联合国当然也就顺从了罗地亚的无理要求。当菲亚斯部队在罗地亚侵入部队撤退后,才根据国防部的命令缓慢开进菲亚斯所属边境地带。几乎成为一片废墟的小镇建筑和被完全烧焦的军事基地足见当时驻军在抵抗敌军时的惨烈程度,巷战几乎打跨了整个小镇,小镇里、军事基地内,以及两者之间的公路上都没有发现军人们的尸体,正在纳闷的增援部队在驻扎军事基地时全部都被震惊了,整个军事基地后面位置全部插满了木制的十字墓碑,十字墓碑面积多达七千平方米,这些十字墓碑包括全部阵亡的三千当地正规驻军和被裁减的军人墓碑以及众多平民的墓碑。

这次边境战争虽然对国内的波及不是很大,但却对菲亚斯高层政府受到极大震动,最久远的影响便是菲亚斯政府对于周边国家和地区任何军事上的风吹草动都极为敏感。

李雄亲眼目睹了当时父亲和叔叔们在战斗时的英勇和惨烈,为了替战死的父亲和叔叔们报仇,李雄至此离开了富足的家庭,一人踏上了前往菲亚斯首都圣城的道路,在父亲朋友的帮助下进入菲亚斯最高军事学府——菲亚斯国防科技大学就读。毕业后直接被分配到国防67师师直属侦察营担任副营长职务,当时的麦斯正任67师副师长,对于李雄的经历非常感兴趣,也十分佩服他父亲以及全团三千人全部战死的悲壮。之后在麦斯的关照下李雄一路往上爬,凭着自己过人的战略、战术才能和与人和谐相处的性格最终成为67师建立以来最年轻、也最服众的副师长之一,麦斯调任国防部长后作为副师长的李雄自然顺理成章的登上了67师师长的宝座。

穿着蓝色西服的政府工作人员张英达和病毒专家,或者说只要刚才看了新闻发布会的人都认识他,他不就是新闻发布会才露面的菲亚斯国家安全局的局长嘛。

现在关系到菲亚斯国家防务领域和国家安全领域的三大支柱全都到齐了,看来这个即将召开的会议非同小可。投影仪上的李雄向张英达点了一下脑袋后摘下军帽看着上面的黄色花穗问道:“怎么样大兵?汇报一下你们那里的情况吧。我可是好长时间没有接到关于鲁甸镇的情况了,这一点不光只是我而已。”

张英达对于李雄喊出的“大兵”这个词可是深感怀恋,当初李雄还在师直属侦察营当营副时张英达便是他手下的一名小小通信兵,不知什么时候李雄的一句句“大兵”也叫的张英达心里十分舒畅,众人也知道只要李雄长官“大兵”一开口那铁定就是在叫张英达。礼毕后依然保持着挺拔姿势的张英达道:“是的长官,目前鲁甸镇的局势只能用‘糟糕’二字来形容。原本我们还能控制住小镇的秩序,但自从谣言传出后镇民便失去了对我们的信任,甚至连小镇的政府工作人员都在向我们泼‘冷水’。昨天小镇刚发生了第四次镇民集体暴动,我们被迫采取了适当的武力措施。小镇的总人数已经由五万人减少到了五千人,我们估计如果得不到抗血清的话情况会进一步恶化。”

麦斯插嘴道:“那么国际记者驻地的那些家伙呢?我们最近可没从新闻报道中看到关于什么暴动的新闻。”

“是的长官,我们在暴动之前已经预料到了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我们以安全为名对国际记者驻地进行了武装管控,他们发回的视频、音频资料都是由我们制作好后提供的。所以在这方面国际记者驻地的记者们基本无法向外发布什么对菲亚斯政府形象受损的报道。”张英达回答道。

国家安全局局长李明德那略带苍老的声音向病毒专家问道:“那个什么专家,我想听听你关于小镇疫情控制方面的情况。”局长李明德问的这个问题也确实是投影仪上会议室的人和投影仪上的人物想知道的问题。

病毒专家毫无掩饰的直接回答道:“先生们,可以说小镇的疫情控制已经完全处于失控状态,普通药物无法抑制病毒的感染。我保守的估计:小镇百分之百的人都已经感染了病毒,做个最好的估算,小镇里的人如果继续按照现状发展下去,下星期的今天鲁甸将完全成为一个死镇。”

投影仪上会议室里参加会议的人立刻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李雄师长继续数着军帽上黄色花穗,麦斯和李明德也似乎正在想着什么问题,张英达和病毒专家也只好站在原地等待上级人物的发话,一时间临时指挥部内除了工作人员敲打键盘和设备发出的各种声音,以及远在首都区某会议室内人们的讨论声外没有了其它声音。

还是国安局长李明德打破了嘈杂中的沉寂,李明德长出了一口气向张英达抱怨道:“无论如何你也应该不时的向我们上报小镇的状况才对,我们不可能整天盯这那些经过修饰变味的新闻报道。这几天你没向我们上报情况,我们对于小镇的真实情况一直一无所知,那你打算瞒到多久?直到镇民死完后我们向你发放装尸袋?”李明德口中的抱怨逐渐变成了责问的语气。

张英达并不做什么回答,既然这是抱怨,那就不需要回答。

李明德当然也知道张英达面对这种让人沮丧的情况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上报的,也就不在追究他的情况,再说追究也应该由麦斯部长向李雄追究,李雄再将怒火发向张英达,自己又不是管这片地的。李明德咳嗽了一声道:“那么先生们,对于鲁甸镇现在所处的情况我们多少也做了些了解。现在我们开始表决关于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的提案吧?是否执行《菲亚斯突发紧急公共卫生事件红色处理预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