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汉克似乎已经预料到了理查德的反对票,只是点了一下头表示了解。理查德是国家安全情报部的部长,作为国安的直属情报部门部长,说大一些理查德必须为菲亚斯的国家安全考虑,说小一些理查德要避免以后这名特工给自己带来的各种麻烦。也并不能说汉克和“司令”就不做关于国家安全的考虑,他们提出这个意见已经对以后可能发生的事件做了十足的估计。

“那么,我和‘司令’都是赞成票;理查德反对票;接下来就是看其他三位军事情报部门部长们的投票了。”汉克说完坐回到座椅上拉了拉座椅以便让自己更舒适些。

陆军、空军、海军三军情报部门的三位部长并没有急于表态,只是坐在原位思考着什么。这三个情报部门原本就位于国防部内,只是为了方便和其他情报部门的情报交流才加入国情局,这种做法也确实得到了很好的效果,三军事情报部门收集到的情报通过内部分析和特情部的融会,同国安情报部收集、分析出的情报进行综合后往往能得到异想不到的情报资料,在将最后的分析结果递交到暗部,派出暗部的武装部队做出快速反应解决问题。国安情报部原本也位于国家安全局内部,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被纳入国情局,加上四部门为加强情报交流与分析而共同组建特种综合情报部,因此国情局也就成为了菲亚斯最大、最全面且唯一的政府情报部门。

“波拉东”单手撑着下巴发问道:“我对于你的意见挺感兴趣的,不如和我说说你的想法吧,我想其他各位也对你们的意见有一定的兴趣吧。”

汉克喝完杯里的咖啡,把杯子递给旁边的漂亮女秘书道:“说的也是,其实我和‘司令’之前对于这个意见也做了充分的考虑,司法豁免权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获得的,尤其是我们提出的无限期司法豁免权。我们完全明白理查德部长的感受,如果‘睡魔’获得了司法豁免权,那么菲亚斯官方政府的所有法律条文对于他而言都将只是一纸空文。司法部和公安部等等的执法部门如果有一天抓到一名严重违法犯罪的危险罪犯,而他们逮捕罪犯后却发现这家伙因为持有司法豁免权而不得不无罪释放,这对于任何一个公正的执法者而言都是不能接受的。但是这并不是说安全部门就不能找他的麻烦,而且如果有必要的话暗杀处理也是一种不错的方法,我想对于这种处理方法‘司令’特别有经验。”

“司令”并没有做回答,只是一边看着手里的刻录文件一边嘀咕道:“说实话我不喜欢暴力。”

陆军情报部部长无所谓地道:“话虽如此,但我不想他给我的特工行动带来麻烦,我也施行反对票。”

“波拉东”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给他司法豁免权也无所谓,反正我们有自己的武装部门处理这些问题,我施行弃权票。”

空军情报部部长拉了拉自己的衣领道:“我想我认同汉克说的意思,朋友多了真的好办事。‘睡魔’这混蛋真应该感谢我这一票,我投赞成票。”

“司令”站起身毫无脸色地说:“好了,最后一件讨论的事结果出来了:关于‘睡魔’无罪释放,并且获得无限期司法豁免权的议案以两票反对,一票弃权,三票赞成通过。按照规定如果获得司法豁免权的话应该将收益者划分到——国家安全局高级特工组后备封存人员,国家安全局局长的意思呢?”

“想听听他的意见?我告诉你们,他否决这么做,也就是说他不同意把‘睡魔’招进国安。”理查德传达着国安局长的指示,“我认为他从哪出来就应该回哪去,你们可以理解为这是我,或者是国安局长的处理意见。”

好吧,这个皮球又踢回来了。“司令”看了看汉克道:“那名义上归入国家安全局高级特工组后备封存人员,实际还是......我想归入哪个部门最好听听他本人的意见怎么样?”“司令”掏出移动电话说了一会儿后放下电话道:“抱歉先生们,我想我们的议案主人公现在没时间做出判断,他正在进行一次外科手术......对!外科手术,手术后他名义上还归我们管,但实际上他和我们国情局没有任何关系。”

“打断一下‘司令’,我有一点不明白。‘睡魔’是个不错的特工,他既能够进行情报收集、分析,又能够适应情报部队的工作,而且人缘也挺好,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把他踢湖国情局呢?把他放在国情局的任何一个部门里都是一大力量。把他放在国情局里不也可以省去什么无限期司法豁免权吗?”“波拉东”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汉克摇了摇头道:“我原本也这么想过,但是在情报界里的不成文规矩却让他无法回到情报界工作,最重要的是你们认为他还会回到国情局工作,连他师傅都被暗杀处理了他还会信任谁?在座的先生们有自信说服他回归国情局的话请便,不管怎么说我没自信。那就暂时放回暗部好了,什么时候有合适的位置了在讨论,但名义上还得是国家安全局高级特工组后备封存人员。”

“司令”见其他人都没了什么其它意见满意的笑了笑:“好吧,今天就讨论到这里,会议结束。抱歉汉克,我抢了你的台词。”

汉克偏着头耸了耸肩,“无所谓,我还的回去主持部里的另一个会议,告辞了先。”说完第一个关闭了会议室的全息图象,其它情报部门的部长也纷纷打着哈欠切断了全息图象,刚才的六大部长现在只剩“司令”和“波拉东”的全息图象。

“司令”刚站起身准备离开会议室,见“波拉东”的全息图象还没有消失,便又坐回到座椅上掏出一支香烟点上道:“‘破拉东’还有事要说吗?”

“波拉东”一边给自己倒上一杯清茶一边道:“我不想直呼你,真痛恨你凭什么把自己的代号叫做‘司令’,搞的你好象就是我们这里的老大一样。我和你说啊,‘睡魔’的事你真打算让他自生自灭?还是私底下保持和他的关系或者说是联系?”

“司令”吐出几圈云雾神神秘秘地说道:“做个选择题怎么样,a.你猜。B.还是你猜。”

“你猜我会猜吗?废话,我要知道了还用的着问你?”

“那可不一定,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找他帮忙的,他可是个不错的行动工具,我想汉克这家伙也不会放着这么个好使的工具不用吧。而且这家伙获得了司法豁免权后,更方便在国内的对内行动。”“司令”抬头看着天花板道。

“哈哈哈哈——果然啊你,还说什么在国内的对内行动,你还不如直接说是针对国内某些部门的特别行动。谁不喜欢权力这种好东西呢?我和他也是不错的关系,我相信这个工具会是个很好的东西。”说完“波拉东”端着陶瓷茶杯喝着清茶的全息图象消失了。

“司令”把烟蒂放烟灰缸内揉熄用充满权力欲望的表情笑道:“‘睡魔’,看来你还暂时不能休息,没办法。”

几天后,国家安全局和公安部通过国家电视台面向菲亚斯国内召开新闻发布会。虽然播出对象是非亚斯国内,但因为播放载体是菲亚斯国家电视台的缘故,新闻发布会的内容通过卫星转播到了全世界的媒体,这也是菲亚斯官方政府需要的效果。菲亚斯公安部部长和菲亚斯国家安全局局长都难得的露面发布会,这让菲亚斯民众感到很惊讶,因为公安部的新闻发布会一向只是副部长露面,而部长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这也算是菲亚斯官方政府的一向做法,凡是在媒体上露脸的部级部门一般都是由副部长出面,菲亚斯官方的部长官员们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而国家安全局根本就没有召开过任何新闻发布会,这回首次的召开新闻发布会,一出现就是局长亲自坐镇,难怪这次新闻发布会成为了菲亚斯有史以来关注程度最高的新闻发布会之一。

由于这次新闻发布会只针对菲亚斯国内的民众,所以只有菲亚斯境内大大小小的官方、非官方媒体参加,一切国外媒体的记者全部被拒之门外。这也是国安和公安部两大负责人打的小算盘,他们可不想让境外那些媒体乱提一些对菲亚斯不利的问题。发布会召开之前,嗅到异常气味的菲亚斯新闻媒体们都派出了自己最得力的记者阵容参加这次极为轰动的发布会,他们预感到这次自己的政府将会有较大的动作,而且显而易见发布的是关于菲亚斯国家安全领域的内容。

新闻发布会在菲亚斯首都区圣菲朗西斯科国家安全局总部驻地大楼会议室召开,国家安全局总部驻地大楼位于圣城西区的马恩河畔。马恩河环绕着整个圣城的西区部分,这条河流将整个西区与其它区域分离开,河畔周围布满了各种各样的跨河桥梁和高速公路。按照菲亚斯关于政府建筑的规划规定,官方政府建筑物周围的绿化占地面积最低标准必须占总设计的百分之三十,这是规定里制定的强制性标准,各地区实行状况可按当地的实际情况稍微降低,无上限。按照这一规定,国安的总部驻地大楼当然也不例外,大楼周围到高速公路的一百米距离内全部都是由优良灌木和草坪构成的绿化带,平整的草坪算是一个天然的直升机停机坪,可以用于紧急之用。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座大楼在设计上并没有什么突出的艺术和建筑风格,这个总部就是一栋单纯的高层玻璃大楼,这一点和周围矿阔的绿化面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如果从建造时间上来推断,后来周围绿化面积的施工可能就是为了弥补大楼在设计、建造上不足的补偿吧。

记者们在进入大楼前虽然被工作人员要求过不得随意拍照和乱走,但进入大楼后记者们依旧忍不住想拍几张照片发表一下,要是能把这栋神秘大楼的内部照片发表出去的话肯定能够引起很大的轰动,一些记者连发表标题都想好了,比如《神秘国安大楼内部照片曝光》、《带您寻访国家安全局总部》等等。在大量大楼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记者们来到了会议室,这时记者们才发现会议室内已经准备了专用的全方位摄象机,看来国安对这次发布会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这样至少不会让记者们到处乱拍摄画面。

记者们就位“准备”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后菲亚斯两大安全部门的负责人才像裹小脚似的姗姗来迟,这两名可以一手遮天的政府高层人物给菲亚斯留下了两类第一印象:a.忙碌的部长和局长;B.不遵守时间的部长和局长。让记者们有些意外的是整个发布新闻的主台上虽然摆设了许多座椅,但奇怪的是只有公安部部长和国安局局长两人坐在主台上。国字脸,脸部两边长有些白色鬓毛,穿着一席黑色警服的公安部部长用架在桌上的话筒试了一下音后说道:“现在我们在国家安全局总部驻地大楼向菲亚斯民众召开新闻发布会,首先我们有让国家安全局的局长介绍一下这次发布会召开的原因。”公安部长给菲亚斯民众的第二印象应该是苍老,这为部长可能是过度劳累或者发火发的太多的缘故。

记者们的照相机取景镜头立刻由公安部部长转向国安局长,在取景的问题上,记者们更想多拍摄一些国安局长的照片发表。因为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国安局长也就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们可以多拍一些照片发表,我这个人物的部下可全都是些无法无天的人,当然这是在保卫国家安全的基础上无法无天。”下面的记者们传来一阵笑声,这些笑声多多少少缓解了周围那些黑衣服大汉给记者们带来的不适感。国安局长给菲亚斯民众的第二印象应该是敬畏中略带一些幽默色彩,这能在关键时刻缓解紧张或者尴尬的气氛。

同样略带些苍老面容,但却十分精神的国安局长今天只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套装,如果这人在菜市场或者超级市场出现的话,也只会被人们认为是一名不起眼、上了年纪的退休工人而已。国安局长咳嗽了两声以便热闹感会议室内宁静下来,记者们当然知道玩笑结束,国安局长要进入正题了,也就都停止调笑安静了下来。国安局长道:“在说明原因前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最近破获的一起——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事件。”

记者们手里的闪光灯立刻“唰、唰、唰”的朝台上正襟危坐的国安局长拍个不停,这次新闻发布会果然和国家安全领域的内容有关,记者们心里已经在开始盘算等会的自由提问时间自己应该问些什么内容才不会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