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六十六节 谈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魔姬”没有料到我已经成功解开了牢牢锁在我手上的手铐,在加上我发问突然而一时间楞楞地站在原地呆了一会儿,反应过来的“魔姬”第一时间便是伸手去掏吊挂在腰间的手枪。

毫不容易制造的机会,就算我因为师傅的死而失态,但也不会因此而影响到我的意识,一旦让“魔姬”掏到她的佩枪的话我就完全没有逃离这里的胜算了,在近距离持枪的情况下我绝对不是“魔姬”的对手。我在远距离的狙击有着极高的射击精度,但在近距离快速、高精度射击上可以说至少在暗部中的任何一名特工都无法和她相比。

还好在反应速度上我稍快一些,我用仍旧连戴着手铐的左手勒住“魔姬”的脖子,再用右手按住她已经摸到手枪的手,“魔姬”细皮嫩肉的玉手让我一阵心麻,她什么时候把手保养的那么好了?顾不得自己的胡思乱想,赶紧借用她向上的力将手枪用力抵在了她的脑袋上道:“先生们,女士们!我想我的们的派队应该可以收场了吧。”

正走在前面和李琳磨感情的“谍报”回过头刚想笑,但看见我那愤怒的表情后他笑不出来了,其他人见状也大吃一惊。“谍报”和其他SWaT队员赶紧纷纷掏出自己的枪械对准我所在的位置。

李琳因为只负责把众人送到研究中心的外围,没有把我的逃脱计算在护送范围内,所以她并没有随身携带自己的佩枪。李琳微微地偏过头向“谍报”小声问道:“这种情况下你们的紧急预案呢?快拿出来啊。”

“谍报”一头雾水的皱着眉头道:“预案?那——我告诉你什么叫预案,而且我这个预案绝对包含了所有一般的、紧急的情况,那就是看着办。”

“谍报”不管李琳和其他人对这个所谓预案的严重不满,一步步朝我走来露出一个微笑道:“干什么呢‘睡魔’?别拿我开玩笑好吧。我这有......那个谁呢,这里不是我的地盘,本不应该由我处理的,但是既然是由我们负责押送你。那——”

“屁话!‘谍报’,你什么时候变的连话都不会说了?什么叫‘这有......那个谁呢’?为了不必要的伤亡你们最好都往门外走,不然的话......”我挟持“魔姬”逼着众人一边慢慢朝走廊出口处走去,一边继续说道:“我跟你说,事到如今我只想证实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对我很重要。叛逃到罗地亚担任罗地亚联邦情报局驻耶路撒冷总部安全处长的女特工真的被部里暗杀处理了?”

“这个......”“谍报”支支捂捂起来,“这个是部里——”

我愤怒地大喊道:“别他妈给我支支捂捂的,你就回答是与不是!”

“是......但这是——”

“好了,不用说了......我什么都明白了。连她都被部里暗杀处理了,我回去还能怎样呢?你们连她都处理了......”这是真的,看来暗部,不!或者说整个国情局都变了,这已经不是我原来在的那个国情局。“废话不说了,我现在就要离开这,我看你们谁能挡得住我。是你‘谍报’?还是那个什么狗屁国安的特工?还是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SWaT?哼——一群垃圾。”

我搂紧“魔姬”诱人的身段笑道:“冒犯了伙计,可你是我暂时的护身符没办法。”当然也不忘揩些油,反正大不了都快要死的人了。

“谍报”一脸严肃地站在原地道:“‘睡魔’,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行为是什么状况?”

“哈哈——哈哈哈——我当然知道我现在的行为属于什么状况,等我想想啊......应该是部里的二级状况吧?”我努力回想着部里指定的状况处理规则,二级状况应该是瞒高的事件处理级别,不过实在是离开部里有一段时间,也懒得去回忆一些和我生存无关紧要的状况级别。

人群中的SWaT队长将手中的mP5K微冲轻轻放到地上,在拔出绑腿上的手枪也放在地上举起双手走上前道:“不要伤害人质,你可以说出你的条件,只好合理我们会尽力满足你所提出的条件。”

“SWaT?要和我谈条件吗?这到是你们最擅长的技能之一,不过和劫持人质的罪犯谈条件恐怕也是你们解救人质的步骤之一吧。那么......如果你们不想出现不必要的人员伤亡,那就让我安安全全的离开这里,我的条件很简单呵。”管它是不是要就解救人质,还是先考虑一下自己怎么脱身的好。

“那么......我想知道什么情况下你才算是安全离开呢?”队长一边向后面的队员做着手势一边问道。

妈的,这个时候还和我拖时间。我不理睬SWaT队长的问话,直接转向“谍报”问道:“‘谍报’,你认为怎么样?我想要什么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谍报”似乎想通了什么,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原来如此,那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怎样?你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和你谈,只要你别伤害人质。”

“那咱们谈谈,我现在要离开这,你能给我出个主意吗?”我也不怕和他们拖时间,索性挟持着“魔姬”坐到了靠门的角落里,我也该歇一会儿了。

什么意思?罪犯找解救人质的队员出主意还真是有新意。“谍报”也蹲在地上思考了一下道:“如果要从这里离开的话劫持人质是个不错的方法,可怎么安全的离开这是个难题。是,我承认这里基本上没有人能挡得住你的离开,可是你想你能跑多长时间呢,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还是永远在暗部回收组的追杀中度日?”

“那怎么着?被你们抓回去执行死刑还是到国家监狱过上几百年?我没兴趣。”

“谍报”又思考了一阵道:“那么你认为反面角色会战胜正面角色?”

“谁说反面角色不会战胜正面角色,正面角色获得胜利只不过是那些烂导演破编剧的异想天开,要真的这样世界上不就没有犯罪与战争了吗?”我回答道。

“谍报”在身上摸索着什么道:“这句话是出自哪里来着,获奖片《审判正义》?接下来的理论应该是反面角色拥有绝对的自由和强大的势力。”

“你也看过那部少数反面角色战胜正面角色的犯罪题材影片,说来那部影片到是挺真实的。”说起那部我最喜欢的犯罪题材电影之一,我也来了兴趣。

“谍报”没有从作战服里摸出什么香烟只好作罢,接着谈论起来:“伙子,我说你看过......”

“谍报”话还没说完,被劫持为人质的“魔姬”便恼怒地大喊道:“够了,你们俩混蛋是一伙的吗?要不要我泡壶茶或者烧几杯咖啡给你们俩慢慢谈?太夸张了吧你们!”

李琳和其他SWaT队员看着这俩家伙一副异国见老乡的样子,又是无奈又是恼火的,这算什么?李琳从一名SWaT队员绑腿里拔出手枪拉上枪栓偏着头道:“好了,谈够了的话该干活了。”

“谍报”也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尴尬地咳嗽了几声道:“好了,谈话结束。”

我站起身劫持着“魔姬”来到门边拉开门道:“是吗?拖时间也差不多了,那就这样吧我不陪你们发疯了,我得先闪人了。”

我劫持着“魔姬”走出门,周围则围满了全副武装的特工和特警队员。果然和我推断的一样,出门后便是室外了,不远处有片原始丛林。原始丛林往西便是人工阶梯上引出的流水瀑布,下了俄克拉荷马主山往西不远就是我和伊斯特曾经来研究中心踩点的铁丝网前。

被雨淋湿的“魔姬”身段真是让人看着都舒服,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以前和伊斯特看过的一些黄色影片,呵、呵呵......等等等等,这关键时候我在想什么呢我!

马上就快到原始丛林边上了,一旦到了原始丛林里,加上手里的手枪,就算没有任何人质,我也有把握完整的离开研究中心的管辖范围,只要逃出研究中心,就没有人能在一个硕大的首都区抓到我。

眼看已经到了原始丛林的边上,我握紧手枪正准备丢下人质跳入黑漆漆的原始丛林里时,一支手枪顶在了我的头上,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玩够了,‘睡魔’。”

谁?就在我转过头还没来得及看清用枪抵住我脑袋的人是谁时,“魔姬”趁我转头的机会双手抓住我勒住她的左手,用力一个高难度的过肩摔把我甩了出去,我只觉得一阵天地互换便重重地摔在了泥浆里。

接着一只穿着厚底军靴的脚重重地踏在了我的肚子上,然后接着就是被“魔姬”一阵拳打脚踢。“魔姬”发泄完后SWaT队员立刻冲了上来,分别用军靴踩住我的手和脚,然后SWaT队长取下腰间的电警棍打开开关将出电口猛地按在了我的身体上。

“啊——”一阵猛烈的电流从我身上流过,我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魔姬”气喘息息地站在原地将挡在自己眼前的湿头发抹开,转向那名用枪指着劫犯“睡魔”的人道:“你不来我也能解决问题。”

那人摇了摇头想,虽然我之前因任务出去了,但没想到用过药之后的“魔姬”会变成这样。这人来到正和SWaT队员交代着什么的“谍报”身前道:“现在你先负责把罪犯押回到高等警局去,部里会讨论如何处理他的问题。”

“谍报”敬礼后来到李琳身前道:“那事就先到这里,回头我请你到圣城咖啡厅慢慢聊聊怎么样?”

还没等李琳回答,出现解围的人来到磷琳身前毫不友善地道:“如果我没理解错误的话现在人犯仍然还在你的管辖范围内,现在发生了这样的劫持人质事件,而你又没有能力处理这种事,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的话人犯就成功逃跑了。”

“你是——”李琳也没有见过这个人。

这人一点也不客气地打断道:“不要解释。为了防止人犯再次逃脱或者造成造成新的危害,人犯由我们暗部正式提前接收。”

SWaT特警押着已经晕倒的“睡魔”朝研究中心正门处走去,“谍报”来到这人前面敬礼道:“长官,你在底特律的任务完了吗?”

这人披上雨衣道:“还没算完吧,我是来向部里要武装援助的,对雨伞公司的调查基本上结束了,我就是回来调人准备对雨伞公司采取行动的。哦,差点忘了还得呼电话给老板......”

与此同时,暗部首都区所在地圣城高等警局的地下秘密会议室内也正在讨论着某些事务,这种会议基本上属于例行会议。由特情部协调组织国情局的各个情报部门通过全息图象讨论比较大的事务,整个会议室除“司令”外所有人都是通过全息图象刻录出来的。

暗部负责人“司令”通完话后将移动电话放在桌上双手搓着自己的脸部道:“好了,接下来要讨论的是......暗部特工‘睡魔’的处理问题。”

“‘睡魔’的处理问题?这应该是你们暗部的内部问题吧。”海军情报部的负责人“波拉东”说道。

“况且这种事根本不用讨论,直接把他暗杀处理了不就行了吗?如果把他留下来的话对国家安全也是个重大威胁。”国家安全情报部的负责人理查德道。

特种综合情报部的负责人汉克打断道:“叛逃到罗地亚担任罗地亚联邦情报局驻耶路撒冷总部安全处长的女特工被暗杀处理,我们部里的很多人就已经表示强烈不满了,如果把‘睡魔’也同样的处理方法,我怕部里的情况会失控。”

“波拉东”无所谓地摇着头道:“‘睡魔’有那么大的能量吗?我很怀疑你们所表诉的问题。”

“司令”长出了一口气将一份文件传给其他几名各部的负责人道:“我一点都不怀疑‘睡魔’所携带的巨大能量。他从走入情报界开始就一直在特情部工作,这方面我想汉克比我更清楚。”

汉克一边看着传真到线的文件一边道:“呀,这家伙的能量我一点都不表示怀疑,他在我部里工作时结识了很多人,而且这些人当中现在不是成为部里的高层人员,就是到地方上做了高层的行政、军事官员。说实话我也算是他的关系不错的旧相识。”

“找你们这么说我们就完全拿他没办法了?那我们还再这里讨论怎么处理他个......你们说怎么办吧,我表决就行了。”性格急噪的“波拉东”

把文件放在桌上挥了挥手道。

除“司令”和汉克外其他部长也表示默认“波拉东”的提议,只顾看着自己手里关于特工“睡魔”的文件不吭声。汉克和“司令”似乎在会议之前已经达成了什么共识,汉克站起身道:“我之前已经和暗部的负责人商量过了,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们准备释放‘睡魔’......”说着汉克用眼睛扫了一圈会议桌周围默认的部长们继续说道,“为了不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以及对他和他师傅的补偿。我们打算给他无限期司法豁免权......”

理查德把文件摔在自己所在的会议桌上挖着耳朵道:“你说什么?!你要动用司法豁免权不说,还要给‘睡魔’无限期司法豁免权?我第一个执行反对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