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六十四节 成功出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伊斯特只是看着病毒玻璃瓶上标示的几种颜色用机械手随便挑出几个放入另一个冷冻铁箱内,铁箱依旧按照自动操作程序液体加压封闭,伊斯特之后取出铁箱放入黑色旅行袋中。病毒玻璃瓶上标注的外文字母和数字伊斯特一个都没看懂,如果让他看军事代码什么的或许他能看出个大概来,但这种专门应用于军事医学领域的编码他还真看不出个什么意思来。于是伊斯特只好看着玻璃瓶上标示的颜色来判断盛装病毒的等级,按照他的理解,红颜色标示的病毒玻璃瓶当然应该盛装着最致命的病毒,依次应该是橙色、黄色,其他颜色的病毒玻璃瓶就算拿了也卖不到多少钱。

伊斯特提着两个黑色旅行袋利用自己半伪造的身份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病毒生物实验室。

暴风雨依旧席卷着整个菲亚斯的自由圣城,但有了一丝减弱的意思,狂风加暴雨依旧没完没了的向整个首都地区倾泄。在这种天杀的气象条件下,圣城的所有出港航班已经全部取消,准备进港的航班也已经改飞、改降周边地区的其他机场,所有首都区的轮船航运也已经全部回港避风。

首都区最大的海港——圣城客货中转码头也已经全部封闭,所有海事人员也全部离船上岸。海港调度中心里虽然灯火通明,但整个宽大的调度中心里只有几个身穿黑色海事制服的中年人正坐在一起玩着扑克牌。虽然说是现在的暴风雨导致海港被封闭,但也不至于一个占地上百平米的调度中心就几个人把守吧!原因只因为这个海港调度中心是菲亚斯,或者说相对于全球来说都是最先进的海港调度之一,这个海港的调度百分之八十以上已经完全实现了电脑自动化航运调度,这几个人也就是留守调度中心管控、维护电脑的。

顺便提一下,在国防上如果说菲亚斯的陆军、空军等其它军种在世界上的实力排名欠佳的话,那么菲亚斯的海上军力可是世界上实力排行第一的国家。从菲亚斯的国家地理位置来看,属于海陆兼备的领土、领海大国,领土占地整整五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东南、东北面均临海,领海延伸至两百公里的公海。为了保卫这些领海面积以及维护海外利益,菲亚斯国防部在临海沿岸和海外修建了公开、非公开的六百多个海军基地,国防部一年一千五百亿的国防预算百分之三十都摊在了海上军事力量中,其它预算分别摊给了陆军、空军以及国防部的其它几个独立军种。

菲亚斯的海上军事力量工包括两大武装集团:正规海军与海岸警备队。基于这些海上武装力量的威慑,周边国家都对菲亚斯有一丝敬畏,菲亚斯领海上的岛屿和油气资源也因此而很少受到周边国家的侵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也经常邀请菲亚斯海军协助清剿某些重要航路上的武装海盗。

菲亚斯海岸警备队组建的时间实际上不算太早,这支部队组建时菲亚斯的海军已经能在世界海军实力上排上席位了,但由于当时的国防部和公安部存在着严重的政策分歧,国防部所属正规海军经常因“迟到”而导致海上非法武装逃完成打劫后逃之夭夭。痛恨自己没有武装保安力量的公安部只用了一个月时间便合同交通部海上贸易署,共同组建了一支临时的海岸警备队,这支由几十艘导弹巡逻艇和一些从武装警察部队临时调配的战斗人员构成了海岸警备队的雏形。

这支警备队初次打海盗便差些出师未捷身先死,如果不是几艘导弹驱逐舰和护卫舰组成的海军小队从交战海域经过的话,这些临时组建的海岸警备队早就全军覆没了。

经过这次交战,公安部和菲亚斯从事海上贸易的民众大为震怒了,国防部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都不和公安部和交通部海上贸易署打招呼,直接命令在南海布防的第十五舰队抽调一部分会同原驻扎于海盗最猖狂海域的第五舰队全力清剿辖区海盗,并且向全军海防舰队下发紧急命令,各舰队驻守辖区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将自己辖区内活动的海上非法武装势力全部清剿干净。

自此次海军进行大规模清剿后,菲亚斯领海内的水域基本上消除了海上非法武装。海岸警备队在国防部的支持下进行了积极的扩张,编制认输由原来的两百多人迅速扩张到十万多人,装备也由原来公安部采购的低级别巡逻艇更换为国防部采购的大量军用巡逻艇和一些军用舰船。经过脱胎换骨的海岸警备队开始扛起了菲亚斯打击非法海上武装,打击非法偷渡、走私,进行海难搜索、救援;战争时期可以起到协助海军完成近海防御作战与快速机动突袭的作用。海岸警备队在海上的活动范围和活动密度从此超过海军,成为保障菲亚斯领海内安全的第一武装力量,其预算和经费由菲亚斯国防部和公安部共同承担。

菲亚斯海军编制一共七十五万人,已经临近陆军所有人数的总和;共编制各种舰艇在内七百多艘,有现服役航空母舰近二十多艘,战术、战略核动力、常规动力潜艇接近三百艘;舰艇防空、导航能力均为全球第一,专职负责舰队防空的“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更是代表了水面舰艇防空平台的最高水平;其它专职反潜、护卫的战舰也都代表着世界战舰的先进水平。

一名把上衣挂在转椅靠背上大嘴帽歪戴在头发上的人从自己手中的牌里抽出一张甩在桌上笑道:“怎么样?我这可是研究了好长时间才得出的杀手锏啊,老徐!来支烟。”

被称做老徐的同事从衣兜里掏出一盒香烟丢给他后骂道:“你他妈的给老子少抽些,香烟姑且不说,要是把你抽死了你那老婆可就惨了。”

“罗嗦——我知道自己的分量......”接过香烟的工作人员还没来得及给自己点上,离他老远的传真机便入同催命似的传出一份不长的文件,这名叼香烟的工作人员站起身拉了拉自己的制服走到传真机前拿起还有些热量的传真机看了一会儿,随手扔进一台碎纸机内回到众人中坐下道:“你们猜我刚才看到了什么文件?在这种天杀的气象条件下居然有人要出海,而且还要求派了海岸警备队护航。我说,咱们首都区附近的海域好象没有海盗之类的武装团伙吧?”

“首都区附近的海域当然没有海盗,连首都区都出海盗的话那地方上的海岸警备队就得全部下岗了。是谁这么大拽?居然敢要求海岸警备队去护航。”老徐打趣道。

看传真文件的工作人员说道:“他们自称是国家安全局的特工,有重要任务出港。”

一名看起来好象刚进入这里工作的的年轻人道:“徐大哥,听说你以前在首都区的海岸警备队干过。要不你和我们讲讲海岸警备队这个队伍怎么样?”

一提到他当初曾经待过的地方,老徐立刻一脸放光地道:“海岸警备队,海岸警备队。那可是个好地方啊!待遇好、福利高,谁不想挤进这个地方,我当初怎么说也算是几艘巡逻艇的队长吧。”

“哇,十几艘巡逻艇的队长?那不是很拽吗?”那名年轻的工作人员惊呼道,在场的其他人也有这种感觉。

“拽什么啊,”老徐重重地吸了一口香烟图出云雾道:“上面有很多大官管着呢,才十几艘巡逻艇,菲亚斯这么庞大的一个海岸警备体系我一个小小的尉官能起多大作用?”

想到强大的海岸警备队,其他人释然,十多艘巡逻艇对于编制庞大的警备队而言确实是连个屁都不算。

老徐一转话题来到电脑前操作着键盘道:“海岸警备队去护航出海的船只了吗?”

“是的,海岸警备队已经出发了。”

老徐停下手里的活,转过头看着那名看传真的工作人员问道:“那份传真呢?”

工作人员指着碎纸机笑道:“按照规定已经送进碎纸机了。”

“规定?该死——”老徐拿起桌上的电话迅速拨通了海岸警备队首都区分部的电话,他话还说完一支手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喀——”随着手枪上膛的声音老徐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听筒,电话已经接通了海岸警备队首都区分部调度室:“这里是海岸警备队首都区分部调度室,请问您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这里是海岸警备队首都区分部调度室,请问您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

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的安全监控室内员依旧有一群人姿势各异地围坐在几台电脑前对大屏幕上播放的监控画面指指点点,原来就存在的轻松气氛没有一点变化,还是原来的人,还是原来谈论的话题。监控画面上依旧是那对运输补给燃料的军用运输车队。

“谍报”单手拄在电脑桌上不断点着头,不过不是承认别人观点的点头,而是想睡觉地点头,和“谍报”一样,“鹰眼”也坐在转椅上单手拄着脑袋在点头,其他几人和几名SWAT队员一样活坐活站的围在监控大屏幕前对画面上准备离开的运输车队指指点点。

李琳也无精打采地坐在沙发上打着哈欠等待病毒生物实验室相关工作人员的清点,没有什么事比等待更让人无聊的了。(李琳何人也?就是李黎嘛,这家伙怎么会弄个男士的名字来。晕死了,改个女性话的名字好了,得罪了!)

众人都在为自己还不能离开这个无聊之地时,一名身穿白色防护服未戴连衣呼吸面罩的人慌慌张张地跑进安全监控室喘着粗气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道:“不、不好了,实验室病毒储藏箱发生了病毒、抗体失窃......还有......还有几样重要的病毒研究样本也失窃了。”

听到病毒抗体失窃,在场的暗部特工们并没有觉得什么大惊小怪的,“睡魔”这小子虽说被逮住了,可伊斯特也算是半个暗部特工吧!他搞佣兵补贴一下暗部的活动经费和替暗部锻造人才到是不错。

李琳一听还是有病毒抗体失窃,依旧昏昏欲睡不忙不乱地道:“什么!还是失窃了?快说说,都失窃了些什么东西?”病毒抗体嘛,最多也就是少了一样菲亚斯进攻的利器而已,反正我也懒得用病毒去袭击哪个国家。

汇报情况的工作人员见这名安全室主管对于丢失病毒、抗体都瞒不在乎的样子,自己也就放下心来道:“丢失了伊波拉原始病毒抗体样本,炭疽杆菌原始样本及其抗体,鼠疫杆菌原始样本及其抗体、霍乱狐菌原始样本及其抗体、黄热病毒及其抗体、鼠疫杆菌和霍乱狐菌病毒及其抗体。还有......还有......UVX一号。”

“UVX一号?UVX一号!”李琳听到最后这个仅为代号的不知名东西,立刻由昏昏欲睡的状况下跳起来大喊道:“你在说一遍!UVX一号被窃走啦?”李琳显然不敢相信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最重点研发的UVX一号被盗走了。

李琳的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了,最后直至愤怒地转过身走到“谍报”身前一脚把他踹醒大喊道:“你这大笨蛋,还秘密部门的什么狗屁高级特工,其它的病毒丢了就丢了我不管它了,但是居然连UVX一号都被偷走了,你、你们简直......”

李琳不顾“谍报”的解释来到通信电脑前抓起麦克耳机戴在头上对手下大喝道:“马上给我接研究中心安保部队,让他们调集人员封锁整个研究中心,任何人员不得出入,搜查整个研究中心的所有位置;将事件上报国家安全局,让他们派出精干人员协助首都警察厅搜遍整个首都区......另外通报海岸警备队,让他们截住所有出海的舰船待命,不论是军用、还是民用,导致的一切后果由研究中心负责。”

李琳下发完命令后刚要取下麦克耳机,又再次下命令道:“让网络工程师调查研究中心的内部网络,看是否留下有人员侵入内部电脑系统的线索。”

“谍报”来到李琳身前感叹道:“你一个小小的研究中心监控室主管有那么大的权力吗?连国家安全局、首都警察厅、海岸警备队都调动了你......”

不等别人把话说完李琳就嚷道:“怎么着?一旦发生安全事件这里就属我权力最大,什么狗屁研究中心主任或者国家安全局的大大小小特工,在就扩大到整个首都区的安全力量都得听我的调动。”

“主任,海岸警备队发来消息称,据圣城客货中转码头海港调度中心的回复:从暴风雨登陆到现在只有一艘自称国家安全局的快艇紧急出港,并且还有海岸警备队负责护航。”一名工作人员插嘴道。

“由海岸警备队护航的......不用管它,可能是国安的特殊任务。”李琳思考了一阵回答道。

伊斯特正在一艘快艇的驾驶室内将两个黑色旅行袋放入一个密码柜中完成密码操作后,伊斯特站起身揪住拉环减轻身体由于波浪的剧烈晃动,看着快艇周围负责护航的五艘海岸警备队巡逻艇露出了自信中带着邪恶的笑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