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六十三节 抗体还是病毒

sxmlbj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随后伊斯特冰冷的声音忽然从我身后传来:“总算找到你了,你这家伙让我好找啊!”伊斯特莫名其妙的突然从身后冒出来也吓了我一跳,我动了一下被吓的僵硬的身体长出一口气道:“拜托,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   “当然!”   我转过身时身体原本刚缓解了一些的僵硬再次僵硬了,站在我身后的这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随后伊斯特冰冷的声音忽然从我身后传来:“总算找到你了,你这家伙让我好找啊!”伊斯特莫名其妙的突然从身后冒出来也吓了我一跳,我动了一下被吓的僵硬的身体长出一口气道:“拜托,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

“当然!”

我转过身时身体原本刚缓解了一些的僵硬再次僵硬了,站在我身后的这个人好熟。“魔姬”正手握92式手枪轻轻上扬用力抵在我的脑袋上一脸冷漠地看着我道:“双手举高不要轻举妄动,从你刚才的反应来看我想我的变声技能应该还不错吧。”

“魔姬”身后更是一片拉枪栓的声音,全副武装的“谍报”手里拿着一支MP5K微冲露出一个浅浅地笑容道:“‘睡魔’,好久不见了!不过你的潜入技能确实是退步了好多呢。”

“鹰眼”、“眼睛”、“谍报”和“魔姬”以及全部用枪瞄准我的SWAT特警部队,欢迎场面还真是空前啊!

在事情发生前便逃之夭夭的伊斯特仍旧在通风管里爬行。为什么他会突然从我身后消失单独爬行在通风管道中呢?倒不是说他有什么即将出现的危机预感,而是他觉得两个人一起行动不如两人分开行动来得成功几率大。如果一个人被捕的话会给另外一名未被捕的队员制造莫大的成功几率,而且这种几率可以说是呈几何数上升的。当伊斯特悄悄躲在通风管道中偷看我被一群全副武装的大兵押着从他所在的下方位置走过,估计是前往研究中心监控室时他就知道他行动的机会来了。

不仅仅如此,因为“谍报”他们为代表的暗部已经要求国家安全局不要插手这次的事件,国安的老头也命令下属停止调查安德森保安资源公司,暗部忙碌的特工们当然也没有闲暇的时间和精力去向一个本来就是自己所属的新人招募、训练机关找茬。对于以上的几点伊斯特这个老奸巨滑的队长根据自己的推断早就得出了结论,所以他让“网英”不要去在乎什么狗屁安全防护措施,给他大胆的闯进研究中心的系统里盗取资料,并且为伊斯特的免费观光研究中心做向导。也不知一向对电脑入侵瞢瞢懂懂的“网英”是技术大幅度提高了还是说研究中心电脑系统的防火墙技术含量下降了,凭着“网英”的烂技术居然顺利的以内部程序员的身份大摇大摆的闯进了研究中心的电脑系统,而且这种闯入并未触发系统的安全防护程序。

或许“网英”对于这种事有些发晕,但这种天方夜潭的事对于另一个人而言可是了如指掌,这个人就是正在研究中心监控室里沙发上呼呼大睡的“电脑”。正是“电脑”在研究中心病毒生物实验室外围安装传感器器时,利用自己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和木马软件侵入研究中心的主电脑修改了电脑程序的安全防护程序,并且利用虚假信息注册了一个内部程序员的登陆信息。之后再利用同样的方法悄悄闯入安德森保安资源公司的系统内改编了公司系统内自带的系统入侵专用软件,一路帮助“网英”破解研究中心的电脑系统,直至“网英”可以在研究中心的系统里来去自如后才悄悄离去。

说来看似简简单单的做法却让“电脑”的双手和大脑差些如同一台因超负荷运转的电脑一样崩溃。也到不是说侵入研究中心和安德森保安资源公司对于他来说有多麻烦,但为了保护保安公司和研究中心的电脑系统,“电脑”可是真的巴之不得把脚趾头也拿出来操作电脑。为了防止在两个单位电脑系统的防火墙关闭的这几分钟内不让其他电脑病毒或者木马程序侵入、破坏系统,“电脑”拿出了自己的家底,把自己苦心开发并且收藏了多年的万能免疫防火墙做挡住挡箭牌暂时封住了网络,虽然这个免疫防火墙有效的抵挡住了大部分电脑病毒和木马程序,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的电脑病毒和木马程序还是让这个免疫防火墙几乎崩溃。尤其是几个进攻能力超强的电脑病毒和木马程序让“电脑”恨之入骨,这种程序也只有像他这种被政府偷偷养起来的国家精英才可能编些出来,而且好象就是专门冲着菲亚斯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来的。

“电脑”拼着老命一边帮助“网英”一边抵挡这些病毒、程序的入侵,完成对“网英”的帮助后又一边启动两个单位的防火墙系统一边继续抵挡电脑病毒和木马程序的侵入。当所有防火墙启动进行自动防护,安全补丁也全部运转后,“电脑”才关闭自己已经千疮百孔的万能免疫防火墙,把笔记本电脑扔进洗手间的水池里让电脑彻底报废销毁证据后才叼着烟装醉回到研究中心的监控室内。

“电脑”慢慢撑起沉重的身体用手敲了几下昏昏沉沉的脑袋朝正在工作的监控员们问道:“现在几点了,和我一起的那些家伙呢?”

几名工作的监控员也不知道这位长官在问谁,其中一人就半推半就的答道:“其他长官去抓人了,而且他们好象已经逮到猎物了。”

“他们全都去抓人了?”

“是的先生。”另一名监控人员回答道。

“电脑”站起身拣起地上的毛毯随手扔在沙发上,一边用眼扫描着四周一边问道:“那这边怎么办?没有我们部门的人行吗!”

监控人员们并没有对这句话有多大不快的感觉,大家都是职责所系嘛!很正常的事,还是刚才回话的监控员笑道:“他们走时我问过这个问题,其中一个长官说把你留下就足够了,您不也是你们部门派来的长官之一吗?”这些监控员之所以不但不感觉不快,而且还笑估计就是因为“眼睛”在离开研究中心监控室时回答监控员们问题时的答案吧,他们都放心把一个不醒人世、烂醉如泥的醉鬼放在研究中心监控室里,那不就恰巧表示他们这些长官还是非常信任这些监控员的吗!

“电脑”用自己的眼睛找遍所有的角落后都没有发现自己最需要的东西,于是恶狠狠地大喊道:“我的酒呢?我要酒!这群混蛋把酒藏哪去了?”

研究中心监控室里的工作人员都张大嘴看着这个快被酒淹死的长官,这才喝了酒大睡一觉后又要喝酒?这还是人吗?“电脑”也察觉到了其他人眼神和表情的惊异,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嘀咕道:“老子刚才不是为了掩饰才装醉的吗?就算东窗事发也怪不到我头上,不论是传感器的故障问题还是电脑系统防火墙程序的修改......呵呵、呵呵,我喝醉了——喝醉了——”

本来被“谍报”他们抓住就非常不爽的我一进监控室就看见“电脑”在那里犯贱似的贼笑,我这心里就更加不爽了,这他妈的是在笑我蠢吗?我轻易挣脱押着我的“眼睛”和“鹰眼”快步上前一脚将“电脑”这混蛋踹翻在地后用力的在这家伙的小肚子上踩了几脚,还骂骂咧咧地喊道:“你混蛋我让你笑——”

本来我在被捕后除“魔姬”外所有的的暗部队员都达成了共识,要保持镇静,决不能露出一丝高兴的神色,要装出很同情我,很郁闷的表情来安慰我。为什么“魔姬”除外?因为她失忆了,看来着失忆也不是什么坏东西,而且看一个女人笑总比看一个女人哭好吧。SWAT队员就更不用说了,戴着黑色脸罩的他们就算笑也没人看得出来。

正在为自己认为天衣无缝的行动偷笑的“电脑”并不知道一场祸事将从天而降,他刚听见铁门打开还没来得及看清进来的人,便莫名其妙地被一个黑影猛的踹翻在地,小肚子上还被这个黑影用力地踩了几脚。痛不欲生的“电脑”直至黑影被人连拉带劝的拉开后他才开清这个给予他痛苦的黑影是谁,“电脑”刚想对着这个黑影一顿臭骂加暴打,待看见我洋洋得意,一副你敢拿我怎样的表情后“电脑”又有些心虚了。

“电脑”只好把火发到官阶比他低一级,同时又是押我的“鹰眼”和“眼睛”身上,“电脑”扯了扯自己的衣领指着这两个下属便大骂起来:“你他妈的垃圾、混蛋,为什么不把这、这该死的......这要命的囚犯给我押好了,害老子被这该......要命的囚犯踹了那么几脚,你们简直是无可救药的混蛋。你们、你们简直是气死我了。”

“是!长官,我们是——无可救药的垃圾、混蛋长官!”被臭骂的“鹰眼”和“眼睛”紧紧押住我大喊道。

其他人都对这俩家伙的回答偷笑起来,“电脑”也明白这两个家伙表面上检讨自己的过失,但这不久是在骂自己吗?又不能动粗的“电脑”只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忍气吞声。

为了帮“电脑”挽回些面子,“谍报”大步上前假装猛的一脚踹在我的身上大骂道:“妈的!当了别人的囚犯还、还敢行凶!活烦了你,把他押下去,等会收队了押回部里言行拷打。”“言行拷打”这个词在其他人耳里听来自然变成了“严刑拷打”。

我也配合的假装很痛苦的大叫一声后假装晕了过去,任由“鹰眼”和“眼睛”把我拖出了监控室。

另一方面伊斯特正缩头缩脑焦急地站在病毒生物实验室的一道金属门前输入着登陆信息,金属门旁边的蓝底光电子显示屏上也正顺序排列出伊斯特输入的虚假信息,伊斯特对于盯着这个金属门就一直没移动过方向的圆形监控探头心里直发毛,监控探头取像镜片下面的电源显示灯时亮时熄。从这一点上来说伊斯特的心虚完全没有必要,如果这个探头运转正常的话伊斯特也不会在这里站了这么几分依旧没有人来找他麻烦。

又过了几分钟后在伊斯特的焦急等待下蓝底显示屏上终于出现了“允许登陆”的绿色字体,看来“电脑”对中心系统做的手脚还是造成了电脑系统的短暂当机。金属门打开伊斯特快速跃进实验室后金属门立刻自动关闭,而那个看起来似乎不太起作用的监控探头依旧一动不动的挂在墙上。

伊斯特利用自己的登陆信息便方便的启动了实验冷藏室的气压封闭器,而且之前他已经关闭了气压封闭器内设置的强制冷冻温度调节开关。伊斯特穿着特制的防冻防护服走进一个全封闭的玻璃通道内,经过多重消毒后伊斯特来到了储藏病毒的最后一道关口——同样带身份验证器的金属们前,整个金属们上靠上方的位置印着一个蓝色的多重半圆生化图标,金属门四周都有黄黑色的警告性条纹。输入个人验证信息后金属门才一打开,伊斯特立刻感觉到了寒气逼人的冷气。

伊斯特当然知道这种依靠气压制造的低温有多大威力,为了能彻底封冻住病毒的生物活性,封闭器常常会用压强强制将储藏病毒与抗体的铁箱内部温度下降至零下两百度左右,这样做就是为了防止盛装病毒的试管玻璃瓶发生破裂后病毒因为四处流窜而导致实验室被生化污染。穿着特制防护服进入储藏室后仍然不能直接接触到病毒和抗体,要取出病毒或者抗体只有站在一个玻璃封闭隔离网的操作台前操作玻璃另一面的机械手,利用机械手将盛装病毒或者抗体的玻璃瓶放入金属铁箱密封后,方可带着金属铁箱离开。之所以必须用机械手操作是因为储藏病毒或者抗体的容器是无法停止冷气加压的。

机械手将五瓶盛装有伊波拉病毒抗体血清的玻璃瓶放入铁箱后铁箱自动执行封闭程序,铁箱四个角落的旋转锁开启后液体加压封闭旋转锁,传送带自动将铁箱传送至玻璃封闭隔离网的操作台一边。

伊斯特提起金属铁箱正准备离开,突然一个不只是好是坏的想法在他脑海里萌生:这里是哪?是菲亚斯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的病毒生物实验室的病毒储藏室,这个操作台另一面冷冻的全部都是潘多拉魔盒里才存在的魔鬼和克制这些魔鬼作恶的抗体血清,如果把这些病毒带一些出去的话,说不定......

伊斯特慢慢将铁箱放在充满白色冷雾的金属地板上,看着墙角那个绿灯时亮时熄的圆形监控探头露出了不应有的邪恶笑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