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六十二节 落入陷阱

sxmlbj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对于“电脑”做出的疯狂举动几乎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这家伙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冲昏头脑了?居然掏出手枪对着一名国家安全局的高级特工!如果按照菲亚斯的相关法律来说“电脑”对已经表明身份的国家安全人员构成生命威胁这一点,已经触犯了菲亚斯刑法,应该受到法院的严厉惩罚,或者可以说“电脑”有机会马上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对于“电脑”做出的疯狂举动几乎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这家伙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冲昏头脑了?居然掏出手枪对着一名国家安全局的高级特工!如果按照菲亚斯的相关法律来说“电脑”对已经表明身份的国家安全人员构成生命威胁这一点,已经触犯了菲亚斯刑法,应该受到法院的严厉惩罚,或者可以说“电脑”有机会马上变成一具一无事处的死尸。

李黎并没有害怕的意思,而是挑动眉毛笑着说道:“大兵,在引起误会之前我想你最好移动一下你黑洞洞的枪口,或者我应该叫你先生更贴切呢?”李黎拿起电脑桌上的一杯可乐依拉罐拉开盖喝了几口耸耸肩接着说道:“好了,看看吧伙计们!不是所有重要的政府机构都由你们暗部掌握大权,在安全防范领域我们国安占的比例绝对高出你们这些谁也不想招惹的恶棍!我没说错吧。”

“谍报”挠了挠头发来到“电脑”前帮他磨上手枪保险后将他拉到一边朝李黎微笑道:“长官!这家伙一喝醉酒就会六亲不认,在你们看来这或许是个非常——不好的坏习惯。但在我们看来这并没有什么!”

“你是说即使这家伙用枪械、刀具把自己人放翻了也是正常的喽?”李黎对于“谍报”的话来了兴趣,既然这家伙敢这么说,那就表示这个胆大包天的邋遢汉在醉酒时绝对有别人所没有的绝活。

“恩——我可没那么说。你要是这样理解的话我没意见,如果你要是见过他的绝活,或许你会对他的印象有所改善。”“谍报”举起双手辩解道。

“得了吧伙计,我可不想在这家伙眼前露绝活。”“电脑”似乎在闹别扭。

李黎把可乐放在桌上摊开说笑着故意模仿“电脑”的语气笑道:“得了吧伙计,撒娇也是他的绝活?”

“嗨——你这老女人,你是不知道这家伙在电脑网络方面有多大的造诣才这么说。”坐在大屏幕前的“鹰眼”依旧双手抱着转椅靠背,下巴放在转椅靠背软垫上说道:“你知道在这该死的世界上有谁能阻止他侵入电脑系统吗?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或许你这老女人知道在十多年前发生的多起政府部门臭闻暴光事件,老实说——我不相信那些所谓的记者能够在网络上搞到那些被官方多重加密的文件。如果说这个例子不够典型的话,十年前的菲亚斯、罗地亚、委内瑞拉三个国家的重要部门都有丢失重要文件。菲亚斯外交部丢失了外交部长在八国首脑峰会上准备发言的演讲词,这份讲话资料的提前泄露让菲亚斯外交部丢尽了脸面;罗地亚国防部则丢失了一份新型战机的实验报告,而且这份报告被放在网络上满天下的飞;那么委内瑞拉呢?嚯——这个家伙被弄的最惨,居然一个隐藏在山区的核武基地被泄露了出来。当我们费劲周折总算查找到侵入外交部电脑联网系统的信号来源,赶到这小子所窝藏的民房后这家伙居然在一边喝酒一边大骂电脑的内存太低了拖网速。”

“所以呢?你们就把他绑到暗部了。”李黎问道。

“谍报”道:“不然你想怎样,这种人渣放在社会里只会危害公共安全,还不如寄养在我们这。嗨——你这混蛋该醒醒酒了。”“谍报”说着使劲摇晃着“电脑”的肩膀喝道。

“电脑”从昏昏欲睡的状况甩了甩头摇摇晃晃地敬礼道:“BOOS,‘鱼饵’周围已经加装了传感器,那边一有动静我们这就能知道。或许,或许我该好好睡上一觉。”说着“电脑”靠在“谍报”身上已经扯起了呼。

“谍报”把“电脑”放在长椅沙发上盖上一条毛毯后看着李黎。

李黎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我只观战。”

“谍报”来到监控员身旁看着大屏幕道:“能源搬运工那边情况怎么样?”

监控员找到装卸仓库的监控探头控制着摇杆,大屏幕上的画面随着探头取景镜头的移动而移动。

李黎道:“看来那边没有情况。不过我有个问题想提出,希望解答。一般要入侵进来偷东西的话混进补给车队来个鱼目混珠比较容易,既然鱼饵都已经准备好了,为什么不放开口袋让鱼自己钻进来呢,这样不是更容易钓到鱼吗?”

“原因很简单,我相信这家伙有决心一定会来偷病毒抗体的,不过用什么方法来他没向我们申请。‘睡魔’这小子的能耐大着呢!我就是要来个全面戒备,况且重点目标应该在存放病毒抗体的研究室,那里是这小子的必经之路,那里才是这出戏的高潮部分,其它的全部都只是剧情发展需要而已。我们设个陷阱等他往下跳,来个守株待兔也不错,虽然这个办法蠢了些。”“谍报”回答道。

李黎正准备说什么时,一台仪器上的红灯闪了起来,她只好闭上嘴巴等着了。

监控员用脚一推电脑桌,将转椅滑到闪烁红灯的仪器前操作了一会电脑键盘后,电脑得到的数据被切换到了大屏幕上,原来有影象画面的大屏幕立刻变成了快速往下跳着的数据雨。监控员敲打了好一阵电脑键盘后才长出一口气又将转椅滑回刚才的位置继续敲击了一会键盘道:“先生,传感器有反应,鱼饵上钩了。”

众人看着这名监控员麻利的电脑操作给搞蒙了,这是干嘛?接通几个设在研究中心里安装的传感器而已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的弄那么半天吗?监控员似乎也看出了其他人对自己的不满意,忙摇着手为自己辩解道:“这位长官回来后根本没把接通的密码告诉我就睡着了啊,我又不好插嘴打断你们的谈话。”

“这么说......”“鹰眼”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小声道。

“谍报”也一脸不可思议地张着嘴巴道:“这么说你破解了‘电脑’的密码?”

监控员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是、是啊!好象也没那么难,我就是用那边的密码破解电脑加上自己的经验解析了他的密码而已,之后利用电脑里自带的软件系统就可以从破解的原代码信息碎片里估算出密码。”

李黎忍住笑意打趣道:“是啊是啊!是谁信誓旦旦的说在这该死的世界上有谁能阻止他侵入电脑系统的?”

按照规定储藏实验病毒及其病毒抗体的地方都位于研究中心的病毒生物实验室内,这样的安排是为了方便科研人员从实验室提取病毒及其病毒抗体进行实验和研究。且如果一旦发生实验意外的话实验室可以在第一时间将被污染的实验室及病毒一些封闭在实验室内,防止有人趁混乱之际盗取病毒、抗体或者再度发生其它实验室被污染事件。

与研究中心监控室里热闹的场景相反,位于研究中心地下最底部的病毒生物实验室却异常安静,整个实验室里及周围的走廊上空无一人。

“嘣咚——”从走廊上方的通风管线里发出了轻微的响动声,黑漆漆的通风管道内两个勉强从轮廓上可以看出佩戴了大量装备的人正向一个通风网片爬去,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并不知道暗部的高手们已经在病毒实验室周围都设好了陷阱,就等着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往下跳呢。我和伊斯特就是这两个不知死活准备去送死的家伙,但即使这样我们依旧要去那个地方,这就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

我停下移动的脚步趴在通风管道里准备联络“网英”时,后面突然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我还没来得及抱怨后面就已经传来了伊斯特恼怒地抱怨声:“嗨——你这混蛋停下来不知道说一声吗?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我有种一脚直接把他踢出通风管道的冲动,这家伙在看什么呢?每次撞到我不说还敢恼怒地向我抱怨!我忍住发作的冲动将头盔上的接受仪屏幕拉下“贴”在呼吸面罩的塑胶玻璃上,操作手臂上固定的微型计算机开始联络“网英”。好一会儿接受仪上才出现了“网英”的图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整个图象都在不停的抖动,而且还伴有雪花状的斑点在跳动,这是被干扰仪干扰后难以接受到信号的表现。

屏幕上依旧是“网英”那张看起来营养不良苍白而提不起精神的圆脸,和他最喜欢在工作时穿一件蓝色的机械维修工作服,工作服上也经常粘满了各种颜色的油污、灰尘和各种大大小小的破洞。“网英”的脸上有些红润,看来他又在工作时间喝酒了,这家伙!“网英”嘴里叼着一根沾了些番茄酱的炸薯条抖动着喉咙含糊地说道:“怎么,遇上麻烦了?我现在可没功夫去接你们回来,我这里很忙的。等一下!”“网英”把身体歪到一边操作了些什么东西,戴上一个类似蓝牙通信的装备后才接着含糊地说道:“好了!”

我抖动喉咙用贴在喉咙上的喉部发声器道:“你现在可以引导我们通过这段通风管线进入病毒实验室吗?”

没想到“网英”吃完薯条后考都没考虑就一口拒绝道:“当然不可以,你又不是笨蛋!难道看不出来信号被什么东西干扰了吗?我不能和你保持太长时间的通讯,虽说你那里很安全,可我这里却十分危险。和你通讯的时候,我旁边的这台机器正在轰鸣的工作着,我敢断定研究中心肯定有人正在用跟踪设备跟踪这段通信频率,长时间联络的话我的位置会暴露的。”“网英”的确是小看了国安的跟踪手段和跟踪设备,还用得着现在来利用通信频率进行跟踪吗?在行动之前“网英”、我和伊斯特待过的安德森保安资源公司已经被国安特工锁定了。

我正准备切断通讯用自己的能力前往病毒实验室时,“网英”的通讯拦住了我,接受仪屏幕上的“网英”抖动喉咙道:“你......你这里有封未拆的电子邮件,要看吗?上面的署名是电脑......”

我不耐烦地打断道:“现在正在工作唉!看什么电子邮件——等一下!你说署名是电脑?你看过邮件了吗?”

“网英”把身体侧到了一边好象在操作电脑,一会儿才摸着脑袋回来尴尬地说道:“我好象不知道你的登陆密码唉......而且万一邮件里是电脑病毒或者木马程序什么的话我不就完了。”

我告诉“网英”我的邮箱登陆密码后,“网英”又操作了一阵用手摸着下巴道:“恩......出来了,上面有一些需要解压的文件。我已经解压好了,有两部分东西。首先是一些图象文件,图象上显示的应该是某研究室内部的装饰吧,而且上面还附带着文字说明;另一部分是一封没有署名的附属电子邮件,上面用外语写着‘将该邮件直接发往目标联网系统内的话可以对你的行动起到一定的效果,只有五分钟时间,自己把握’,后面就只剩下‘电脑’这个署名了。”

“......我知道了,你把那封邮件的图象文件和附属邮件发出控制权传送到携带的电脑上......”才刚说完话“网英”已经从那边切断了与我的联络,看来“网英”的反侦测设备由于发现情况危急已经强行断开了连接信号。还好在信号断开前邮件的图象文件和附属邮件控制权已经抵达了我腰上的微型计算机内。我调节着腰上的微型电脑开始将里面刚传输到的图象文件调至接受仪的屏幕上回过头,对着正在看什么东西看的很专著的伊斯特小声说道:“快走,我找到......”话还没说完,身后已经没有了伊斯特的影子,只剩下空荡荡的通风管道。这家伙上哪去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浮上了我的心头,我刚才就一直在这里联络“网英”啊!而且也没听到伊斯特的位置有什么响动啊。

我赶紧有喉部的麦克风试图联络上失踪的伊斯特,可是伊斯特的联络器却一直没有反应。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这家伙单独跑出去行动了,可他不像是吃独食的家伙啊。不管了!我要先行动了。根据屏幕上的图象文件和文字说明来看这个走廊应该就是通向病毒实验事室的出路了,如果没有错的话。

我准备打开通风网片跳出去时又停住了脚步,不管怎么说......我按了一下腰上计算机的一个按钮后才拿出工具包里的螺丝刀开始拆除通风网片上的螺丝。我取下呼吸面罩把耳朵贴在通风管道上听了许久,确定下面没有什么动静后,我才轻轻提起通风网片放在一边先探出头去看了一下外面的情况。为什么不用热成像伸缩观察镜直接观察外面走廊上的情况,这东西只有伊斯特带了,而且这家伙也不在了嘛。

我顺势从通风管道上跃出身体,先用手抓住通风管道的边缘部分,待脚离地面不高时才放手下落到金属地板上,这样一来如果是从高出落下的话可以减下一些因重力势能造成的冲力。虽然如此,但脚还是有一些麻。好一会儿脚的麻木缓解一些后我站起身才忘记了一件事,我的呼吸面罩还留在通风管道里呢。

我还没仔细想过来,脑后好象就被什么东西顶住了,根据经验判断我知道那是一把手枪的枪口。我身体一下就僵住了,我心里大骂道:“噢哦"

一个冰冷而又略带熟悉气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GAMEOVER!"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