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昏暗的地下排水通道中两个人影斜靠着布满供水管道的金属墙上缓慢的向前移动着脚步,此时两人再次来到了排水通道的一个交叉口位置。两人蹲在污水中各自进行着自己的工作,其中一人握着手枪察看着通道里的安全情况,另一人则拉下头盔网上位于左眼的无线接受仪不断敲击着安装在手腕上的微型笔记本电脑。

“呼——资料上说首先要打开这个通风网片到管道的另一边去,”我合上微型电脑的屏幕道。

“呼——那你有开锁的工具吗?喽——”说着伊斯特指了指通风网片挂着的一把不锈钢锁说道。

我拉开绑在左腿工具包上的拉链拿出开锁工具递给伊斯特笑道:“呼——开道车,到你上场了吧!”

伊斯特接过开锁工具拉起戴在眼上的红外热能夜视仪道:“呼——光,这种夜视仪的清晰度太差了。”

“呼——是是是——”我也拉起夜视仪取下在手枪上的紫外光手电照在不锈钢锁上,伊斯特用开锁工具在不锈钢锁上捣鼓了一阵后把被破坏的烂锁随手扔进了污水中,在伊斯特非技术开锁下把门的铁将军不锈钢锁也只得沉没在了漆黑的污水中。

伊斯特拉开通风网片,我和伊斯特先后钻过通风网来到排水通道的另一边,另一边也一样的充满了金属和地衣以及污水。

“呼——通过‘网英’发过来的资料显示研究中心的排水系统就位于这条排水通道中,且排水通道的管道里有一道铁梯,这个铁梯是从排水通道里通往研究中心的惟一漏洞,可真的是漏洞吗?”

“呼——漏洞?谁管那么多规矩,进去再说!”我和伊斯特来到了一个装有一半污水的蓄水池前,蓄水池边上一个严重锈蚀的铁梯挂在水池边上伸入一个同样严重锈蚀的排水管道里。我先跳入深不见底的污水中向铁梯位置游了过去,我手放在锈蚀的铁梯上一用力铁梯的扶手立刻出现了断裂情况,我真怀疑这个铁梯能让两个人上去。我缓慢地向上爬着,手刚要抓到未被锈蚀的铁梯时锈蚀的传出了“咔嚓”的响声。

“噗嗵——”我重重地砸进了肮脏的污水中,还好密封性还算不错的呼吸面罩没让我喝到臭烘烘的污水,反正整个铁梯都从中间断裂沉入了污水中。我又游回到蓄水池边道:“呼——联络‘网英’,让他查查看蓄水池的排水开关在什么位置。”

伊斯特在排水通道里小声地用耳麦联络着“网英”,之后就没了消息。

伊斯特用紫外光手电顺金属管线查看着通道,恩!就是这了。伊斯特看着看了一眼前面的污水有看了看头盔网上的接受仪屏幕嘀咕道:“呼——是这里吗?真让人怀疑,真不想下水。”话虽这么说,但伊斯特还是慢慢滑进了污水中,潜入污水中摆动身体游过一个污水管道后浮出了污水。污水的另一边是个比较开阔的控制室,控制室里一盏微弱的照明灯不时冒出一些火花,伊斯特按照接受仪屏幕上的路线来到一台控制仪前拉动了一个控制闸。

“咔——”一声闷响后传出了流水声。搞定!伊斯特再次通过潜水游过污水管道回到了刚才的排水通道中。从研究中心排水管道中正“哗哗”地往下倾泄着大量污水,伊斯特对着排水管道喊道:“呼——你在哪?”

我从污水中浮了出来松了松紧身的作战服上衣道:“呼——刚才污水从管道里出来时,我到管道铁梯位置探了一下密,不错!应该还能上去。快下来!”

伊斯特看着瞒出蓄水池的污水整了整装备叹道:“呼——连跳进去都免了。”

污水瞒出蓄水池,刚好够瞒到管道的铁梯位置,爬上铁梯后可以看到一根粗大的排水管,旁边是一个银色的金属网片,金属网片上有不明液体作为隔离液祛臭,估计这个银色的金属网应该是留备专业人员下排水通道检查系统的。我和伊斯特此时就趴在这个银色的金属网下面。为什么不上去?别开玩笑了,刚才就有两名武装警卫从这里走过去,厚底军靴刚好踩在金属网上。伊斯特小心的通过热成像伸缩观察镜观察着金属网另一边走廊上的情况,通过观察镜屏幕上的画面看得出这只是个普通的行走走廊,并没有什么监控探头之类的监视设备。

看着手表等待了十分钟后又从走廊上传来了厚底军靴敲击在石板上的声音,两名武装警卫再次踏过通风网后脚步声足见远逝。如此重复了几次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这些武装警卫简直就和机器人一样嘛!每隔十分钟左右会有两名武装警卫通过这个走廊巡逻,而且时间抓的很紧,也就是说供我们离开这个排水管道到上面的走廊如果要避开武装警卫的话只有十分钟的间隙时间。

伊斯特从腿包的工具袋内拿出螺丝刀取下金属网片四个角落的螺丝钉后,我和伊斯特就开始一边整理自己的装备一边等待武装警卫的再次光临。等又一次武装警卫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后,我轻轻抬起金属网片放在一边首先探出脑袋在走廊上扫视了一遍后快速越出身体掏出手枪再次察看了一遍走廊,待确认没有警卫或其他监视设备才示意伊斯特跟上来。

研究中心安全监控室内一群武装人员正姿势各异地围坐在几台电脑前对大屏幕上播放的监控画面指指点点,而电脑模糊的画面上可以看见两辆军用巢罐卡车在一辆吉普车的带领下正停在研究中心的主大门前接受武装警卫的排查。

“怎么回事?”“谍报”来到一名监控人员控制的电脑前问道。

那名监控人员一边通过遥杆转动查看通过监视器传回的模糊画面,一边回答道:“主大门负责守备的武装警卫刚刚用步话机说明了那边的情况,经过警卫确认那两辆罐车运输物资是燃料,吉普车里是负责押运安全的保安公司职员。”

“魔姬”走了过来插嘴道:“什么燃料需要武装保安公司负责押运,而且用的还都是军方的车辆?”

“没办法,最近在从城区到研究中心郊区的路上曾经多次遇到过武装抢匪,全部燃料都被劫走了,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引起的影响却十分严重,所以我们雇佣了保安公司武装押运燃料。至于为什么是军方的车辆押运这个问题......好象是为了威慑抢匪才这么做的,我们从首都守备军借用了罐车和吉普车。”监控人员回答道,“先生,放行吗?”

“谍报”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接着问道:“这些燃料如果不放行的话对中心会有什么影响?”

“如果不放行让他们通过的话整个中心会失去一分钟时间的能源供应。”监控室的门被推开,一名穿着蓝色套服的女子走了进来喘着一丝粗气说道。

这句话引起了监控室内所有人的注意,一时间监控室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计算机工作的“嗡嗡”声。这名女子一身精干的样子加上齐腿的裙子给人一种很好的印象,这女人的脸蛋和身段都不算出众,但是什么给了众人好印象呢?是声音!这女人甜美的动人的声音听起来就让人陶醉,室内的人都怀疑她但为什么没有去当明星呢?但有一个人却不那么想,那个人就是“谍报”。

“谍报”并没有理睬这个女子,而是向监控员命令道:“放行,让保安部队留在门外,罐车的卸载作业由警卫部队全程监视他们的操作过程,直到他们离开中心大门为止。还有......”“谍报”转过身面朝这名闯进监控室还有喘息的女子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是监控禁地不能闯入你在不知道吗?”

“先生,这——她是......”监控员一脸为难的表情打断了“谍报”严厉的问话道。

女子没有直接回答“谍报”的问题,而是笑着接过了监控员的话题问道,“不好意思!这句话我想应该由我来问才对,我是这里的主管负责人,我被人从睡梦中吵醒,说有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武装人员居然大摇大摆地占领了我的领地。”说着女子掏出自己的证件并且用手在室内的人面前晃了晃。

“谍报”随眼看了一眼便双手插在作战服的裤兜里歪着头继续看着大屏幕上的情况,警卫部队已经抵达了研究中心的主大门暂时接管了保安部队的工作。“谍报”并不想和这些自以为是的主管人员磋商管理权的问题,这应该是下手应该做的事。

“魔姬”来到这名自称主管的女子身前看了一圈正注视这边的人,其他人立刻识趣的开始自己各自的工作,还各自的工作,除了那几名原部门负责工作的人员外,其他之后接管这里的武装人员也只是无所事事的观察着大屏幕而已。

“魔姬”一脸严肃地敬礼后拿出一张盖有多个章印的文件道:“抱歉,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安全监控室及其以之有关的人员和设施于今日凌晨起由国家安全局接管,接管截止时间待定!这是国家安全局的调任令。”

这个女人接过文件看了看居然揉成一团扔进了废纸篓里笑道:“不好意思,实在不是我打击你的职位,可是你这个级别的特工是没有权利和我磋商的,你们的负责人来和我谈。”

“谍报”拉住准备发作的“魔姬”走上前依旧双手插在裤兜里,对于这个女人揉毁接管文件的行为似乎一点也没有生气的举动。“谍报”笑道:“我是这里的负责人,能有什么为您效劳的吗?可是如果私自损毁政府部门重要文件的话会有大麻烦的噢!”

主管女人索性坐到了一个空着的转椅上双手抱胸用犀利的眼神盯着“谍报”似笑非笑地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或许你比我更清楚私自伪造政府部门证件的话,按照法律规定会受怎样的处罚!别以为我不知道,国安的最大老板已经同意国安不再插手这件事了,所以你们这里自国安特工的家伙们全是冒牌货,我没说错吧!还有一点,国安一般执行需要武装的行动时都会叫上SWAT,他们才是武力解决问题的最佳工具,我们的特工可不会冲锋在前的。而现在却有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大兵闯如我的领地说是国安特工,可笑。”

“啪、啪、啪——”掌声从“谍报”手中发出,接下来说话的却是一直双手抱着转椅靠背背对“谍报”坐在大屏幕前的“鹰眼”,他一边挖着耳朵一边转过转椅道:“真是不错的推理,国安的人果然非同凡响。你说你们......你居然担当了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的......哦,抱歉!‘电脑’啊,你的传感器装完了......好!那就快回来吧,这里可缺不了你。那接着说,你居然担当了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的安全负责人,那你在国安里的地位不低吧?”

主管女人调侃道:“你们认识国安新上任的那个局长吗?我可是对那老东西的底细一清二楚噢。我记得那家伙之前是国际情报局某个秘密部门里的高官吧......”

“谍报”伸手制止了主管女人准备继续说下去的话。因为为了安抚某些政治集团,让这些集团认为暗部没有过于侵犯他们的利益,国安新上任的局长曾在暗部任职,且是高官职位这个信息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如果这个主管女人知道这件事的话,那她......至少她的背景不是这些暗部特工们能惹得起的。“谍报”单刀直入说:“你想怎样?”

“我知道你们在执行任务,所以我不为难你们,同样都是为了国家安全而工作,我也不想插手这件事。但我要全程监视你们的行动,因为我受到不确定的情报称,有人想趁混乱之际故意放走小偷。”说着主管女人用异样的眼神看了看“谍报”和正周围朝这边张望的武装人员,“顺便忘了介绍,我是国安的高级特工李黎。”

“鹰眼”观察到了“谍报”正在抖动的脸部神经。天!这家伙还知道多少机密?

正在这时“电脑”推门走了进来,这家伙完全就是个流氓的样子嘛!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衬衫,随便在脖子上挂了一条花色领带,嘴上挂着一根若燃若熄的香烟,左手里提着一个笔记本电脑,耳朵上挂了一个耳麦,耳麦的线直接连接到了右手的移动电话上。“电脑”把烟蒂随手扔在地上用军靴踩灭拉着脸道:“我好象记得我离开时这个女人不在这里的吧?”

这是怎么回事?李黎对于这个看起来极其邋遢的人一时间没发判断出他的具体情况来。说他是和这些大兵一伙的吧?他又穿着军靴;说他不是一伙的吧?看他和这群家伙又好象很熟的样子。不管怎么说,李黎给这人下的第一定义就是邋遢的糊涂特工,为什么是糊涂?因为“电脑”手里手提电脑居然在往下滴水。

“电脑”慢步来到李黎和“谍报”之间把手伸进了衬衣里似乎准备掏出什么东西,就当众人以为“电脑”准备掏烟时,“电脑”却出乎意料地从半湿半干的衬衣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枪瞄准了李黎阴笑道:“你这回你总算逃不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