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六十节 谁是黄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老板,要冲进去抓人吗?SWAT已经整装完毕!”俊旁边一身白色连衣裙,化了些淡状的年轻女子张敏一边把望远镜递给旁边的肌肉型队员楠,一边向俊请示是否行动。

俊双手抱头靠在座椅上感受着在暴风雨里摇晃的汽车道:“不!先看看他们的进一步动作,最好弄清楚这俩家伙和安德森保安资源公司有什么关系。”

“老板,国安情报部的资料过来了。资料上说安德森保安资源公司法人代表是之一伊斯特......”

“之一?什么意思。”

“还有一个人说出来可能会让你吃惊的,国防部前对外安全事务科科长尼米滋中将,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这个公司还和暗部有一定的关系。看来这些家伙和政府莫大关系......”

俊正在为这个不普通的保安公司惊讶之余一阵移动电话的响铃打断了俊的思路,俊打断正介绍安德森保安公司情况的队员接通电话道:“局长,有什么指示?”

其他队员都面面相觑,怎么局长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俊,你们是不是正在着手调查安德森保安资源公司?”局长在电话那边的语气显得有些焦急。

俊猜不透这个刚上台没多久的国安局局长为何语气会显得如此焦急,俊没多做思考回答道:“是的,我们收到的情报显示该保安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准备盗取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开发的某病毒抗体,我们正准备会同SWAT特警组对保安公司采取行动。”

“你等一下......”局长似乎正在那边接进某个电话,从听筒能够模糊地听出局长似乎正在和主管上司通话,可是国安不是独立于三界之外的吗?

几分钟后局长的声音再次传来:“俊,我想你应该收到来自国安情报部发来的消息,你对这个保安公司有什么看法?”

俊接过通信队员手里的笔记本电脑看着上面传来的情报道:“资料上说这个保安公司掌握了菲朗西斯地区三分之一的私人、政府保安业务就知道这个公司的势力很强大,他们接的私人保安业务我们可以暂且不谈,但连政府保安业务都能占据首都区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从这点上来说安德森绝对和政府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且国安情报部的情报也证实了这一推断。另外这个公司作为私人雇佣武装的身份也曾经在国安档案库备过案。”

“你说的这些情况都是我所担心的,尤其是作为私人雇佣武装的身份在国安备案这个情况我最为担心,这个保安公司和国际情报局所属暗部有很大的关联......”局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转话题布下命令:“好了!你们现在马上取消对安德森保安资源公司的调查,立即撤出所有参与调查的特工,这件事我已经和国际情报局特种综合情报部磋商过了,他们会和让暗部来处理的。”

“局长!可是这家保安公司和暗部有很大的关联,让他们来处理——”

“好了!你就不要再罗嗦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原本暗部根本没兴趣来插手这种事,这并不是他们职责范围之内的工作。但他们既然对这件事有兴趣插手,那就表示这事里有他们感兴趣的东西,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执行命令。喀——嘟、嘟、嘟......”

俊无力地收起移动电话牙齿轻咬下嘴唇,伸手阻止了准备提问的队员们小声道:“通知SWAT取消行动归队待命,所有参加行动的特工全部撤出归队,调查也全部终止。”

国安局长也刚挂下电话双手搓着脸感叹着:“看来这个国安局长的位置真的是不好做啊,难怪前局长会伙同国防部和警察厅的主要负责人武装叛乱。”

“嘟嘟嘟嘟嘟嘟嘟——”局长接起办公桌上电脑旁的外线保密电话道:“喂,我是国安局长。”

“事情办妥了吗?”电话那边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问道。

“事情已经办妥了,这次事件国安方面不会有人在插手了,你们可以放心处理了。”

“真是麻烦你了大局长。”

“别那么说嘛,我们之间的关系是谁跟谁啊。不过你这家伙也真是让我难做啊,下次别老找这些事给我做,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属下解释。”

“那就不要解释好了,这不是你一贯的作风吗?”

局长一阵脸红笑着岔开话题道:“那你们打算怎么做,真的要按规定执行逮捕吗?还是直接击毙?”

对方当然知道这个国安局长的问话就是玩笑,“逮捕还是击毙?别开玩笑了老伙计,你真的认为我们会傻到这么做,对于他我们可是特殊对待的,能放他一马就不要追的过紧嘛。‘狂人’那家伙对于他准备进行的计划我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也难怪他会这么做,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我也不想在属下面前装冷血,其实暗部那些家伙在处理这件事上不仅不会阻挠他们的行动,而且还会大开方便之门。”

“噢,那咱们暗部多年来打造的声誉岂不是毁誉一旦了?说回来我也真想去会会那小子,好长时间不见他了。”局长的一语倒出了真相,原来现在掌控菲亚斯国家安全局第一把交椅,可以伸手遮天的人也是暗部的成员之一。

“你现在可是可以一手遮天的角色,菲亚斯境内势力最大的合法黑帮都被你控制了还要怎样啊!你可千万别擅离职守哦,哈哈哈哈......再说了声誉是靠行动铮出来的,毁就毁好了——唉,我这里又有属下来请示参与行动了,现到这以后再联络吧。”

“司令”放下手里电话察看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后咳嗽了一声道:“请进!”

门被推开后进来的人让“司令”呆了一下,“怎么是你?你不是......”

进门的是个女子,一身有些贴身的黑色特种作战服让穿它的主人显得挺拔而不失女人特有的身段,蓝色贝蕾帽戴在齐肩的黑发上给人一种美丽而威严的气息,手上戴着的黑色战术手套更能衬托出皮肤的白皙,脸上淡淡的状给人非常自然的感觉。“魔姬”伸出右手敬礼道:“‘司令’,我收到了关于叛逃特工‘睡魔’出现的消息,我想知道情况。”

“司令”依旧没有回过神来一副惊讶地表情道:“不、不是——你不是和‘狂人’在鲁甸镇吗?怎么会在这儿!”

“魔姬”没有得到“司令”的示意,也就挺拔的保持着敬礼的姿势道:“我的首要任务是逮捕叛逃特工‘睡魔’,而且鲁甸镇那边‘狂人’长官会负责全权处理的。”

“司令”收起惊讶的表情并且示意“魔姬”随便做,现在脸上平静的“司令”心里却在问候“狂人”的祖宗。这不明显的嘛,“狂人”把如此沉重的一个包袱摔给了已经有些吃不消的“司令”,这下原来计划好的行动出大乱子了。还为“睡魔”的行动大开方便之门,要让失忆的“魔姬”参加行动的话,不被黄雀在后才怪,不过这支黄雀由国安变成了“魔姬”而已。

作为暗部专职负责追捕“睡魔”的捕快,“司令”也没有办法,总不至于直接拒绝“魔姬”的请求吧?要拒绝了自己怎么和其他人说!“司令”心里理论上越来越后悔自己开玩笑式做出的愚蠢决定,让“魔姬”专职追捕“睡魔”?这家伙状况失忆唉!“司令”拿起桌上的电话道:“让‘谍报’到我这里来,马上。”

几分钟后门直接被一个满身是雨水,正用热气腾腾毛巾擦拭着头发的人推开了,一脸兴奋的“谍报”并没有注意到沙发上的“魔姬”,而是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道:“十万火急地把我叫回来干嘛?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为‘睡魔’这小子的行动大开——”

“咳哼——”“司令”大声的咳嗽打断了“谍报”接下来的话。

“魔姬”站起身向“谍报”敬礼道:“‘谍报’长官好!”

“谍报”这才发现这个房间里除了“司令”外,居然“魔姬”也在。“谍报”一副和刚才“司令”一模一样地呆了一下一副吃惊表情道:“不、不是——你不是和‘狂人’在鲁甸镇吗?怎么会在这!”

看见“谍报”的表情和刚才自己一样,“司令”忍住笑意再次咳嗽了一声道:“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我现在把‘魔姬’派遣给你依照计划执行。”

“谍报”这下为难了,妈地!有“魔姬”在的话那计划还执行个屁啊执行!部里谁不知道“魔姬”失忆也就算了,可你这做暗部第一把交椅的混蛋掌门人还让“魔姬”担当专职抓捕“睡魔”的捕快,我们这是要去抓“睡魔”吗?我们是要去为“睡魔”这家伙的偷盗行为大开方便之门啊老大!

“司令”并不理会“谍报”的为难,反正“狂人”传给他的皮球他已经踢出去了,至于“谍报”准备把这个皮球传给谁?呵呵!这就不是他能管的到的了,反正这个皮球是不会再传回来给自己了。“司令”向“谍报”使了个眼神后大声地说:“‘魔姬’,你可一定要服从‘谍报’的长官命令啊,‘睡魔’可是个危险人物。‘谍报’你也得把‘魔姬给我安安全全的带回来,不然我可要你好看!”

“谍报”长长吁了一口气,还好“司令”不忘给“魔姬”下个紧箍咒,至少“魔姬”还得听我指挥。不过“司令”的最后一句话却让“谍报”心生一计,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大在提醒我该怎么既让“睡魔”的行动成功,又不让“魔姬”起疑呢?

“网英”手执文件夹坐在转椅上用笔敲打着自己头发稀少的脑袋嘀咕着:“还差什么东西没有算进去呢......那么、或许、应该、大概、可能——都全部装备都算进去了吧?别别别——别用这种杀人的眼神看着我,该用的东西都已经进去了。你们的派对可以开始啦!”

我看着身体武装的有些臃肿的伊斯特笑道:“怎么样?老总,我们可以行动了吧?”

“笑,笑我干嘛老屁眼!你还不是臃肿的像头猪似的,说回来这种装备情况下我们能行动自如吗?”伊斯特一边解下身上大量没用的装备一边怒视着“网英”。

“就是就是!这种情况下还跑个屁的任务啊!简直就是去送死嘛。”我大吼着表示不满解除着自己身上武装到牙齿的装备。

最后经过我和伊斯特的综合考虑下只留下了为数不多的几种装备:可以简单变色的作战服、粘片喉部发声器、装暗部演习弹的USP手枪和弹夹、单边PNG-3红外热能夜视仪、能以优良的通信信号让我们随时保持联络微型耳麦、可以安装在手臂上的缩小型卫星笔记本电脑和戴在头上的单边数据接受屏、烟雾弹和闪光弹、可以绑在腿上的工具包。

看着我和伊斯特留下的行动装备,“网英”用手摸着下巴感叹道:“不愧是老板,识货!你们留下的装备全部都是安德森和我的部分家底,全是这些装备里最贵的东西,果然是高手。”

“废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伊斯特骂骂咧咧转过身看着我道:“请吧笨贼!”

我弯下腰笑嘻嘻地道:“还是您先请,您先请!”

“要在狂风肆虐、暴雨成灾的恶虐天气行动真是件麻烦的事。”才一出门我就发现在这种鬼天气里出任务简直愚蠢到了极点。

“就是,不知是哪个笨蛋非要挑战神圣的大自然,还浑水摸鱼呢!真一十足的笨蛋,怎么着笨贼!你不会让咱们搭滑翔机去执行任务吧?”伊斯特顶着剧烈的强风看着保安公司楼顶用绳索固定着的两架简易滑翔机嘲笑道。

圣菲朗西斯科主城区地下供排水管道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是一个地下迷宫,整个供排水系统遍布整个地区的所有建筑物,安装在洞穴上错综复杂的供水管线几乎将整个洞穴面都变成了金属墙,为什么说下水道的墙壁是洞穴墙壁,因为这些石墙经过多年的流水侵蚀已经凹凸不平,且上面长满了厚厚的一层例如地衣这样的青苔。多年的流水侵蚀已经无法分清污水和人行道路的分界线,浑浊而充满各种杂七杂八味道的污水已经漫上了人行道路,不时有生命力顽强的老鼠从洞穴墙壁上安装的金属管道上爬过。每隔一百米才有的一盏照明灯似乎也对这样的环境感到不适,不是闪烁不停就是发出快死般的微光。如果谁有兴趣下来旅游一转的话可能会对这个著名的菲亚斯旅游之城兼自由之都的好感打个五折吧。

在一段黑暗的转角处两道雪白的紫外光撕破黑暗照射了进来,随着井盖“哐啷——”一声关上,两个人影从铁梯上跳入了污水中。两人一手握着手枪,一手用手里的紫外光手电查看着排水通道的情况。其中一人关上紫外光手电推了一下同伴道:“呼——关上手电,我可不想让人发现我们的行踪。”

被推的同伴抱怨道:“呼——可是你该考虑一下有些人在黑暗中看不清状况。”

“呼——那就戴上你的老花镜。”同伴只好扭动戴在脑袋右边的PNG-3红外热能夜视仪并且调节到红外分辨上后关上了紫外光手电,两人伴随着呼吸面罩传出的呼吸声和被搅动的污水声开始在排水通道里奔跑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