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我们追踪到了二号目标,目标圣城大道自西向东行驶,完毕!”

“收到!注意不要惊动目标,看他们的下一步动向,完毕!”

“这里是空中三号,台风即将登陆,现在我们要返回基地,接下来的任务你们做就够了,完毕!”

伊斯特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挂档踩住刹车等待着交通信号灯变成绿色通行,这家伙到还悠闲自得啊。我吃着炸薯条通过车门上的后视镜看着我们停在我们后面的第三辆车——一辆挂着菲朗西斯牌照的白色轿车,这家伙已经跟了我们近两个街区了。这家伙有什么企图呢?正想着时另外两个街区的绿色信号灯开始闪烁起来,要变信号灯了。

交通信号灯指示直行后伊斯特推档开始跟上前面的汽车。我把调整着挡风玻璃前的后视镜道:“立刻转左!”

伊斯特只是迟疑了一下便打出左雾灯朝左边加速驶去,对面直行的车辆见我们的直走未完突然转左也吃了一惊,虽然在过路口时车速不快,但没想到对面的车会突然违章。对面的车辆一一刹住,险些追尾。伊斯特转过街角后也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后面恢复的交通问道:“怎么了?我们被人跟踪了。”

我没有理会伊斯特的问题依旧看着后面路口的情况,既我们违章转向外并没有其他车辆违章,刚才跟了我们两个街区的白色轿车也随着车流通过了路口。我长出了一口气扭了一下头道:“没什么,只是感觉刚才的白色轿车不对而已,但愿是我多心了。”

伊斯特用右手操作着车辆腾出左手在自己衣兜里摸索着什么道:“以现在我们的情况来看,咱们可是在背着棺材跳舞,不得不小心啊。”伊斯特掏出香烟盒用牙齿叼出一支香烟,把烟盒放在仪表板上拿起上面的火机点着香烟接着说:“咱们国家的国安可不是吃素的,记得七四年的洲运动会吗!那可真是叫厉害了,这些家伙居然将在菲亚斯境内活动的所有外国特工、佣兵全部打了招呼,没有明确回复不搞破坏的家伙全部都直接被国安秘密驱逐出境了。那回事干的给咱们长脸了,那些外国自以为是的情报部门们还以为他们潜伏的特工很牛呢。”

“是啊!可惜国安却也给自己留下了致命伤,国安的秘密行动能力完全被外国谍报机构所掌握,导致了后来的水门丑闻事件,哼——第一个污点由此产生。去年伙同首都警察厅进行的首都区叛乱更是让国安的声誉低到了低谷。”我回答道。

“那这回换谁当家了?”伊斯特道。

“换谁当家了?我想应该是暗部的高级特工吧!虽说暗部在平息叛乱上没有多大功劳,但毕竟是暗部拖住了叛军的叛乱脚步,等到了第三摩托化步兵团的增援部队。我想国会是不会在让军部的人来担当国安的领头人了。”

我们正聊着时一辆警车闪烁着蓝黄色的警灯跟在我们后面,并用警笛示意我们靠边停车。最近菲亚斯公安部警察署刚公布《特种车辆警务装备规定》,其中上面说交通勤务车辆一律换用蓝黄色警灯以便和其它特种车辆区别,治安及刑侦等车辆继续沿用红蓝色警灯。因此我们一看见警车上黄蓝色的警灯就知道这些交通警是来找我们麻烦的,因为我们刚才我们在圣城大道某路口检验是否有人跟踪我们而违章了。

伊斯特把车停在街道边嘴里不断抱怨着刚才过于敏感的该死的BOOS——我。警车缓慢在后面停下,两名交通警身着刚随警车换装完成的蓝色新警服推门下车,其中一名警察并没有跟上准备对我们做出处罚的同伴,而是拿出车载对讲机说着什么,估计是在和指挥中心报告这里的情况。另一名警察来到兰色越野轿车的驾驶座窗前朝伊斯特敬礼后道:“先生!您刚才在路口出现了违章,我们必须对您做出相应处罚。”

警察说着从警服里拿出一个夹着处罚单的记事本一边快速写着上面的内容,一边继续着程序:“如果您对我们的处罚有疑义的话可以在交费前向交警中队提出申述,也可以提交法院裁定。如果您对处罚单没有疑义的话请于一周内到银行交罚款,谢谢!”说着警察把罚单递给伊斯特后又敬了一次标准的礼。

伊斯特撇了撇嘴看也不看罚单便把罚单丢给了我道:“你自己闯的祸你自己兜着走,我可不想背黑锅。”

我弯下腰从座位下拣起罚单看了一眼上面并不是很多的罚款后,揣进上衣里看着开始阴沉下来的天气笑道:“罚单我去交没问题,但是我想今晚的行动可能会遇上坏天气噢!”

伊斯特身体前倾透过挡风玻璃看了一眼天空乌黑、低矮且不断翻滚的云层打趣道:“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行动天气了,那......还是让我们听听专家怎么说的?”伊斯特打开车载收音机调节着电台看了一眼路边越走越快的人群嘀咕道:“不会是马上来台风吧?”

“来自中央气象台的最新消息:今年的第三号台风‘卡特里娜’已经逼进菲朗西斯地区,预计将于今天下午十六点在菲朗西斯海岸线登陆,届时菲朗西斯及其周边地区将遭受强降雨和大风天气,‘卡特里娜’中心最大风速高达十六级。中央气象台昨天便已经向菲朗西斯政府发出了橙色预警信号,菲朗西斯海事部门已经提前通知海上作业船只回港避风,民用船只在一个小时前已经全部回港避风,常驻菲朗西斯的第七舰队和海岸救助队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应对、救助突发的海上安全事故......”伊斯特关上“恐怖”的收音机摸着自己的大光头惊讶道:“天!你听见了吗?风速十六级,橙色预警信号!中央气象台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因为台风的登陆而发布这个级别的预警信号了吧,今晚的信号照旧吗?”

菲亚斯和世界上的其它国家对于台风登陆级别的划分基本上差不多,红色为最高级别的预警信号,它的发布往往意味着还未登陆的台风即将带有前所未有的巨大破坏力,其带来的破坏力一点也不比核子武器爆炸的威力差,由于其定制的破坏力过于惊人,因此这个预警信号一出台就受到一些气象专家的质疑,认为这样破坏力的台风根本就不会出现,制定这样的预警信号简直就很荒谬,也还好这个级别的预警信号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国家发布过。

虽然橙色这个级别的预警信号出台以来也很少有国家发布,但这个级别的台风预警信号发布后,登陆的台风立刻向人类展现了大自然狂暴的一面,受台风影响被冲毁的防波堤、被卷走的大树和房屋、坠毁的航空器让人们谈虎色变,发布台风橙色预警信号就意味着超强破坏力的台风即将登陆。根据各国的《自然灾害防治法》的规定,气象台向政府、公众发出橙色预警信号后,政府必须立刻采取有效措施疏散居住在非可抗力建筑中的公民,并且强制性要求海上作业船只立刻回港避风,包括军用船只。

其下依次是黄色预警信号和蓝色预警信号。黄色预警信号的发布意味着具有一定破坏力的台风登陆,政府和公众都不用过于紧张,民众只要作好相应的物资储备和建筑加护就可以了,而政府的工作就是高空作业和海上作业暂停,加大聚集地的治安、交通巡逻力度,确保预警信号取消前的社会秩序就可以了。蓝色预警信号基本上为安全预警信号,这种级别预警信号的发布根本不能称得上台风的登陆,只是随着降雨等天气的变化要求高空作业和海上作业注意安全而已。

这时天上已经开始向地面洒下一些小雨点,随着降雨的开始,烈风也开始在城市里肆虐,建筑上的广告牌开始烈风的拉扯下发出剧烈的声响。道路上行驶的汽车纷纷放慢车速打开车灯缓慢行驶,道路上警车的数量也明显增多了些。

“怕什么,不就是那个什么橙色预警信号嘛!我还真想看看红色信号发布后是不是世界末日就来了,越乱越利于我们的行动,不信你等着瞧!这个级别的台风登陆绝对对我们的行动有巨大的好处。妈的!老子就是喜欢浑水摸鱼,不趁着混乱的时候捞上一笔怎么对得起自己?”

伊斯特打开玻璃上的雨刷刷去挡风玻璃上的雨水发动轿车跟上前面一辆闪着黄蓝色警灯的警车道:“那我们现在干什么BOOS?不会回去睡觉吧!”说着他居然还打了哈欠。

我可不想在因为他的违章而被警察开罚单,赶紧用力掐了他一下让他保持清醒的头脑驾驶。看他清醒了不少,我才长出了一口气靠在舒适的软座椅上双手抱头看着天窗外的黑沉天空道:“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想着去停丧,我想我得去网上下点资料才行。”

“现在去网上下东西可是侵犯人家版权的啊!”伊斯特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喊道。

我没趣的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小子这时候怎么变的那么守法了?从网上下点东西谁没有干过,谁没有干过?你小子还不经常从网上下载歌曲、电影,还从来不顾上面关于二十四小时后删除的警告。”

兰色越野型轿车转过拐角后刚才出现在快餐点门口的国安特工们分乘两辆黑色越野型轿车慢慢跟上了兰色轿车。车内几名穿着随意的年轻人都看着俊快速操作着笔记本电脑,轿车驾驶者是一名身穿黑色衣服、打着兰色领带的大汉,看起来已经不算是狭窄的驾驶席对于他而言还是挤了些,大汉费力的转过身看着后座上正摇头晃脑使用着笔记本电脑的主任问道:“主任,现在他们已经离开了我们负责的跟踪范围,接下来不知道他们会去哪?”

俊取下耳朵上的耳机甩了甩黑黄色的长发从兜里拿出一个移动电话,拔下电话上的USB连接插线露出一个深沉的笑容道:“他们会去网上下载一些材料,通知局里那些拽天拽地的网络专家们追踪这些个家伙。”命令下达后国安的网络专家当然知道跟踪目标要干些什么,其中一名大汉掏出移动电话开始联络局里的网络专家准备上班了。

俊后面一名年轻的女子满脸疑惑地问道:“主任,你怎么知道他们准备去网上下载东西?”

俊白了这名女子一眼道:“笨!不知道我刚才在干什么么!”

年轻女子摸着自己的头发尴尬地看了看周围的同伴,周围的同伴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女子在其他人的眼神鼓励下小声道:“您刚才不是戴着耳机在摇头晃脑的听歌......”

年轻女子的话没说完便被俊一响指弹在光滑的脑门上,俊故做气状的咬牙切齿道:“你们真以为我会在工作时间休闲啊!”说着俊拿起了刚才的移动电话和USB连接线指着笔记本电脑道:“看清楚了这是什么?免提功能!”

驾驶座上叫局里网络专家上班的大汉再次费力的转过身无奈地摇了摇手里的移动电话道:“即将登陆的超强台风对我们的通讯器材造成了干扰。”

俊这时候才想起来国安用的通信信号为了保密用的是特殊的信号波,这种信号波经过加密后根本不用担心通讯被人窃听、截获,但这个波段最要命的地方就是会受到超强台风的阻隔,基本上起到阻隔的台风就是橙色预警信号以上的台风。虽然有这个缺点,但因为菲亚斯很难遭遇超强台风,中央气象台也很少发布台风橙色预警信号,因此国安才会为了信息安全而采用这个波段的电波进行通讯。

“移动信号是最难被对方追踪到的,你继续开车兜圈子,我会见一个老朋友。”我打开笔记本电脑,电脑立刻进入启动画面,通常的画面启动到一半时我拿出挂在脖子上的军用身份牌插如电脑里。这个身份牌就是亚美尼亚全球解放旅特工——“金”的身份牌,手里拿着这个身份牌我又想起了这个喜欢吹牛又大拽的特工,可惜他的热情和生命都被自己和同伴实施的爆炸中被大火吞没了。

伊斯特侧过头看了一眼我电脑上的身份牌疑惑道:“这个好象是全球解放旅特工的身份牌吧,你怎么会有?”

“我一个朋友的,可惜他已经在烈火中永生了。”我不想用死来说“金”。

“那为什么在启动电脑时要插入这个身份牌呢?”

“之所以在启动电脑时插入“金”的身份牌是因为这个系统是全球解放旅开发的,电脑中的系统只支持全球解放旅的军用身份牌作为验证码,为了安全我现在只能用这个系统的保密线路联系暗部的人。”我掏出移动电话和USB连接线放在物品栏里,调出电脑的通信信号后用连接线把移动电话和电脑连接在一起,在用电话拨出了暗部电脑专家——“电脑”的电话。这家伙的脑袋简直就是一台人工电脑,不过恐怕他比电脑还厉害,他有电脑没有的感情嘛。

电话听筒内一阵剧烈的舞曲后传来了“电脑”不耐烦的声音:“谁啊?”这个声音也算是打了,连伊斯特都听见了电脑不耐烦的声音。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是‘睡魔’,找你要写资料......”

“啊——你他妈的疯了!......”说着就没了声音,看来他是在确认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情况。隔了一会儿“电脑”的声音再次出现:“你小子这时候打电话给我干嘛,我可不想牵扯进你那烂摊子里去。暗部这几天正在进行清洗,由‘司令’挂帅的调查组正在向回收组调查叛逃特工的追捕情况,这几天那些叛逃特工......算了,不说了!你不要再往暗部里打电话了,也不要联络暗部的弟兄,不然你会害死他们的。我得收线了,另外你一定要小心!回收组在最近可能会加大追捕、暗杀叛逃特工的力度,与其有关的人也会被牵扯进来——”“电脑”的话还没说完电话便挂断了,焦急的声音过后就只剩下了一阵盲音。

怎么回事!暗部进行大清洗?一个恐怖的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二十年前暗部进行了第一次大清洗,结果大量暗部和其他情报、安全部门的特工神秘失踪和离奇死亡。当年进行大清洗时的灾难场景开始在我脑海中漂浮,似乎这些事就发生在昨天。我的第一意识告诉我:风暴再次降临暗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