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五十七节 黄雀在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菲亚斯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是菲亚斯国内医学领域独立出卫生部,军事领域独立出国防部而存在的专业研究机构。该部门没有直接的上级主管部门,但它的金费来源是由国务院审批后由财政部直接负责,并且与菲朗西斯医学大学直接挂钩招聘优秀大学生,研究中心管理层一致认为研究中心需要新鲜的血液。根据官方的近期规划,菲亚斯首都将由圣城菲朗西斯迁往新建城市华盛顿特区,包括外交部、国防部、财政部等三十六个部门以及国务院、议会等国家机关将全部随首都职能的搬迁而随之迁往华盛顿特区的新政府办公区,但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将继续保留在俄克拉核马山区的国家公园内,另有其他几个部门也将继续留驻菲朗西斯。

菲亚斯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坐落于菲亚斯首都市区西南十五公里俄克拉核马山区的国家公园内,该公园属于向公众开放的国家公园,以人与自然和谐为主题的研究中心建筑自然也就成为了观光景点之一,虽然人们只能在铁丝网外和警卫的监督下欣赏它人与自然的结合之美。

我和伊斯特现在就正和一群游客一起站在研究中心的铁丝网外欣赏这个国家公园内的景点之一。伊斯特双手抓着铁丝网痴痴地欣赏着研究中心充满艺术色彩的建筑物感叹道:“要是我们雾影的总部也能达到这个程度我们就不用天天跑任务了。”

研究中心的设计完全融入了国家公园的青山绿水当中,其现代化的建筑风格完全让观看者感觉不到其与周围清幽的环境所冲突、矛盾,唯一与现实清幽环境起冲突的恐怕就是那铁丝网和无处不在的电子探头了吧。研究中心主建筑依俄克拉核马山区主山俄克拉核马山而建,整个建筑尽量往山体内延伸,露出的部分也大多被绿色灌木植物或常青树木所覆盖,甚至在建筑的人工阶梯上还引出了一条流水瀑布,人们凭肉眼只能在绿色植物覆盖下的山外显出的一小部分人工轮廓看出这里有个人工建筑。中心的其它附属建筑为了不破坏周围清幽、典雅、自然的景色也被修建在了俄克拉核马山体内。

铁丝网上闪着绿光工作灯的长形探头转向双手违规触摸铁丝网的伊斯特,我看着监控探头道:“是啊!这个建筑的确体现了和自然的和谐相处,不过我们的俄克拉核马山就遭殃了,你认为从我们进入国家公园步行到这几个探头监视过我们?”

“几个?岂止才几个?恐怕得有上百个!明显的地方就不说了,谁知道草地或者大树里是不是也有探头。”伊斯特在其他游客好心的提醒下收回了铁丝网上的手摸着大光头笑道。

我看着一直盯着我们这群游客的探头开始后悔自己居然接下来了这个超高难度又吃力不讨好的烂事。伊斯特拍了拍我的肩膀鼓励道:“你小子不错啊!这个活很有挑战性,连我都忍不住想试一下自己的能力,看是不是真的能从这种地方偷出东西来。”伊斯特的话根本就不顾及周围的游客和探头是否带有音频接收器,直接就把想法大声地说了出来,致使原本就对我们俩没什么好感的游客更加对我们搀杂着恐惧的反感。哪个合法公民能对我们现在的造型和谈吐产生好感的话,那也恐怕是同道中人了。不说我染红的头发和伊斯特大光头给人带来的不爽,今天伊斯特穿了见看起来很杂乱的雪地密彩服(戴帽那种),从他的体形来看大概都能猜到他是干嘛的,这副打扮的大汉一般都是从事暴力活动的,菲亚斯军人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和训练,不会当众出现伊斯特嘴里的脏话和挖鼻孔等不雅动作,如果他不是军人的话只可能是从事非法暴力活动的人,要给他的头罩或者一支枪的话这家伙绝对是个恐怖份子的典型。我今天则穿了件破破烂烂的牛仔全装,我也想尝尝那些社会小混混穿成这样是什么感觉,不过伊斯特认为像我这样的体形和一脸“横肉”的凶相应该更适合扮个黑帮BOOS才对,不过我这头发颜色实在是......

我和伊斯特看见这里那么多的监控探头,也不想在别人的监视下游览,索性直接离开了游览组准备打道回府了。其他游客减我们这两个类似专门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不速之客离开后才长出了一口气,要不然和这种人扯上关系的话,至少警察局要走上一遭,连在这种监视下还敢说什么“看是不是真的能从这种地方偷出东西来”。

我和伊斯特经过金属探测器时对发出的“嘀嘀”刺耳声并不理会,负责保安工作的工作人员也没有说什么直接让我们走了出去,因为我们在来这里时已经解释清楚了,在保安对我们身上多次搜身未发现危险物品后才不情愿的放行,因为我身上无法取出的弹片实在让我没法,我只能痛恨行动时把我炸飞的那些炮弹和炮兵了。

我坐上伊斯特兰色越野型轿车的副驾位置掏出一支香烟点上关上车门调节着车载收音机的音量感叹道:“真怀疑当初施工时施工队如何把建筑埋进山里而又不破坏山体上的植物和土质,据说当初是由军方的工程兵部队负责建造施工的。”

伊斯特扭上可乐的瓶盖看着我点头道:“军方的工程兵部队?不是说是首都区的地方施工队吗?

“别开玩笑了,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的建筑群怎么可能让民用施工队承包,这只是为了向外界掩饰而做的工作,这支部队好象是......”我摸着下巴看着车顶窗外蓝色的天空回忆着这支部队的番号,“噢!是菲亚斯第15428工程部队。”

“15428工程部队?”伊斯特听见这个部队番号立刻来了兴趣,索性把车熄了火问道,“这支部队好象都是专用于承接关系到国家安全事务的工程部队吧。”

“像那么说,国防部,国家安全局的建筑都是他们动的工。但是还有一支工程兵部队可比这支部队牛多了——”我故意不说下去而是卖个关子。

伊斯特像个小孩似的揪着我的袖口嚷道:“快说快说,哪支工程兵部队比15428部队还牛气!?”

我挣脱他的手一边拉扯袖口以便嘀咕道:“靠!你小子的好奇心会害死你的。”

伊斯特满不在乎地说:“你这混蛋把老子的谗虫都钩出来了还说这种屁话。”

“告诉你,国防67师的154工程团才是最牛的部队,人家可是专门从国防部接手包括选址、建设核武基地等关系到国家核心安全体系的部队,连暗部都是他们的杰作,在菲亚斯工程部队里哪支部队敢出来向这支部队叫嚣?”我摸着下巴上的小胡子眼里露出兴奋的眼神。

伊斯特沉默了一会儿露出准备做买卖的表情道:“意思是你知道菲亚斯核武基地的所在位置喽?”

我侧过头看着他笑道:“伊斯特,我发现你不去国家安全情报部做特工可真是可惜了,真是国家安全情报部的巨大损失啊!你是准备把我的话套出来拿去其他国家做笔买卖呢,还是准备我套出来的话拿去国家安全局领赏啊?不过我建议拿这些去其他国家做笔买卖。”

伊斯特一脸惊讶的看着我道:“你这家伙真的知道菲亚斯核武基地的位置?”得到我肯定的点头后伊斯特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道:“难怪暗部下发命令,拼了老命也要把你消灭。”

“当然!是我的话我也会那么做,你想知道菲亚斯几座重要的核武基地具体位置吗?”我微笑道。

“打住!我伊斯特还想多活几年!这种不相干的事我不想知道。”伊斯特嘀咕着什么发动汽车驶出了停车场。

兰色的越野轿车在宽阔的大道上汇入了车流。进入城区后正好是菲朗西斯交通的午高峰,虽然各路口都有交通警疏导交通,但机动车基数为四百三十万辆,每日新增几百辆的机动车还是让菲朗西斯发达的交通线有些吃不消了,这也是菲亚斯准备迁都华盛顿特区的重要原因之一。我们的车在城市大道拥挤的车流里走走停停,伊斯特一边抱怨着拥堵的交通一边赞赏着首都搬迁政策的必要性。我无聊地看着窗外人行道上熙熙攘攘、行色匆匆的人流,在闲暇时看看人群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名穿着粉蓝连衣裙、留着长发,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的女人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可不是往非法的方面想,而是她的背影好熟,真的好熟!好象我中学时的一名同学。

我推门下车门都没关只留下一句“等会跟上我后来会合”后便融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伊斯特刚要开口大声询问,车后面已经传来了一阵喇叭声,伊斯特用力关上副驾的车门开始骂骂咧咧起来:“催催催!催魂啊催。”伊斯特挂档用脚轻点油门跟上前面开始缓慢移动的车流。

我跟着蓝衣女人来到了一个街边的餐厅,女人已经带着男孩进入了餐厅,我看着餐厅玻璃墙上的各种既便宜又美味的快餐图片不禁又些饿了,听说这个餐厅的客源还是不错的。我推门进入餐厅后才发现为什么这里有如此多客源的原因,这里并不像其他餐厅那种布置。这里虽说不上豪华,但绝对可以说是幽雅,这里没有吵人的流行音乐,也没有烦人的服务员,只有幽雅的轻音乐、绿色植物制造的新鲜空气,还有就是逃离喧嚣、忙碌的大城市生活到这里休闲的中低收入人群。在清净的餐厅里停下城市的快节奏步伐点上一杯咖啡或者清茶,听上一段城市广播,看看当天的早报,或者小小地午睡一会儿都让人感到无限惬意。

我找了个没人坐的靠窗位置坐下,蓝衣女人坐的位置就正好在我的右前方位置,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的一举一动。原来是她,真的是我中学时候喜欢过的中学同学,真是幸运啊!我站起身走了过去在站在她旁边歉意道:“请问......我可以坐这个位置吗?”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这搭讪的话都说出来了,实在没水平。没办法,看见以前的老情人我不得不紧张起来。

那女人看了看窗口的空着的位置张口欲言,但最后还是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道:“当然,请坐!”

既然如此我就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我看着身体健壮的男孩笑道:“真棒的小孩!是你的吗?”

女人从容地笑道:“我姐姐的。”

说起她姐姐我才想起来,原来是她姐姐啊!我心里居然有一丝放松的痛快感。我正在想她姐姐的拿手菜时,我的老同学外加老情人,就是那蓝衣女人试探着问道:“可以冒昧地问一下,你是......刘?”

听到这个称呼我被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我挤出个笑容道:“啊?啊——噢,是!我是,我就说看着你怎么那么眼熟呢!真的是你哈。”

俊确定了我的身份后笑道:“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见,你做什么工作呢?”

问我做什么工作?我不至于回答她叛逃国家安全机关后当佣兵了吧!我犹豫了一会儿手摸着头发道:“我在一个军事杂志社做小编兼外出记者呢。”

“那还真是符合你小时侯的兴趣呢,你小时侯不就对那些看起来威武的军事装备感兴趣嘛,刚看见你时我还以为你去混黑社会了呢!”俊笑道。

其实也和黑社会差不多了,暗部那还不叫黑社会的话简直没天理。我心里想着用茶杯掩饰我心里的想法,生怕她看出什么破绽来。我对她现在的工作到是满感兴趣的,这家伙以前在学校时都不怎么学习,不知她在干什么呢?我一边喝着茶一边等待她的回答。

俊也想到以前不爱学习的自己,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恐怕只是把我迷到了吧。俊用餐巾擦去嘴边的咖啡渍轻笑道:“是,我以前是不爱学习,连个高级中学都没考上便去读什么屁中等专业学校了。不过并不是读高级中学考大学才有出路的,我告诉你噢!我父母可是很有权力的,他们都在菲朗西斯的政府机构工作,为我找个工作可不难。”

呵呵正是因为如此我中学时才想和你交往了能有钱当网费上网啊,虽然这不是我喜欢她的主要原因。

俊继续说道:“我现在的工作是在菲朗西斯第八中学当数学老师。”

正说着时伊斯特推门大步走进了餐厅,他一进门几乎看都不看就向我这个位置走来,好象在进入餐厅之前就知道我的具体位置似的。伊斯特见我旁边还坐着他不认识的人便将手机放进上衣兜里来到我跟前,看了看俊和她旁边顽皮的男孩玩腰低声道:“BOOS,我们该走了,还有活没干完呢。”

听到还有活没干完我只好悻悻地站起身一脸歉意地道:“抱歉!一时还有工作呢!要不是他来找我我还真把活给忘了呢。这是我的联系方法,有空打电话给我。”我把写有自己联系方法的卡片递给俊,我还是得问问。我看着男孩故做吓他的表情道:“他是你的小孩?”

男孩一脸不满地看着我放下刀叉道:“不行吗?”看来这家伙以后要么上黑道,或者就是该上国安,这是我给他下的定义。

俊捂嘴笑道:“怎么可能啊!要我有这么一顽皮的小鬼我还不累死,他是我哥哥的孩子。”提到俊的哥哥我好象有些印象,当初我追求俊时他好象还威胁过我,这人倒是不错,只是学习上和我们大同小异——差。

伊斯特又拉了一下我的衣袖,看来他出了什么问题,不然也不会如此着急的让我跟他走。

我只好和俊匆匆告别后和他上了他停在路边的越野型轿车。我在车内朝路边的俊招了招手,伊斯特挂快档猛踩油门驾驶汽车闪着右雾灯汇入快车道的车流当中。

俊还站在路边朝我们消失的方向发呆时,两辆纯黑色的越野型轿车闪着可拆卸警灯快速在我们刚才停车的位置停下,从车上推门而下几名穿着统一的壮汉。其中一名朝其他黑衣人打了一个手势,其他人便冲进了餐厅,看起来像个头领的人迅速从衣内掏出移动电话道:“我们现在已经在二号目标出现的餐厅位置,正在搜查,立刻对周边路段进行秘密封锁,追查二号目标。”头领刚要进入餐厅突然看见了路边看着他的俊。领头赶紧来到俊身前摘下墨镜道:“主任!您今天不是休假吗?”

“恩!我正在休假,正好在这里遇见一个旧友,刚走。你们匆匆忙忙地到这里有任务吗?”

“是的主任!我们正在追查一个目标。根据国家安全情报部传来的情报显示,一支佣兵的首脑准备盗取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的病毒,我们基本上已经这两个目标中的其中一人。我们刚从研究中心里出来,可刚才在进行跟踪时跟丢了,刚掌握目标位置我们便赶了过来。”领头正向俊汇报着情况时同行的黑衣人从餐厅走了出来朝领头摇了摇头。

领头点了一下头后向俊继续道:“主任!你刚才是否看见一个身穿杂乱雪地迷彩服,留着光头的男子进入餐厅,他驾驶一辆兰色的越野型轿车。”

俊皱了一下眉头后看着我们刚才离开的方向道:“向那边去了。”

领头赶紧用移动电话联系着外围的国安特工。俊看着我们离开的方向想,这件事和刘有关系还是没关系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