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五十六节 认栽

sxmlbj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张英达不可思议地看着“狂人”,这句话如果从常人的嘴里出来被常人知道,那说话的人肯定会被当成是疯子;这句话如果从常人的嘴里出来被国安的知道话,或许这个人立刻会被国安局秘密逮捕。   “狂人”向张英达摇着头继续解释道:“被我们称为祖国的菲亚斯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干净、纯洁,她为了国家利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张英达不可思议地看着“狂人”,这句话如果从常人的嘴里出来被常人知道,那说话的人肯定会被当成是疯子;这句话如果从常人的嘴里出来被国安的知道话,或许这个人立刻会被国安局秘密逮捕。

“狂人”向张英达摇着头继续解释道:“被我们称为祖国的菲亚斯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干净、纯洁,她为了国家利益和其她国家一样不择手段。十年前暗部和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在爪洼岛基地进行了伊波拉病毒杀伤力的测试实验,结果病毒杀伤力测试项目扩散、感染、死亡率完全超出了这两个部门的控制范围,暗部不得不用高爆弹将整个小岛基地夷为平地......”

张英达揪住“狂人”的衣领几乎把他提了起来道:“你小子应该知道你正在说什么!”

“狂人”并没有挣扎反而露出了笑容:“我当然知道我正在说什么,别傻了伙计!你知道我正在向你说的比最高机密还要机密,这事在国家安全局也没有存档,军事研究医学中心的档案为了不泄露也直接转到了暗部保存。别人可以暂且不说,但和我们公事的病毒专家你知道吧!这家伙也直接参加了实验,而且从实验开始那一天起便一直在爪洼岛上观察病毒的杀伤效果,直至小岛被夷为平地前才作为最后一批所谓的调查小组离开岛屿,这是我没让他一起会议的原因之一,这个老顽固知道我在泄露机密的话我明天脑袋就搬家。或许可以让你听听更直接的证据!那么,你认为第十五舰队以及四七八团大部为何在疫情爆发前突然撤离基地?当然,对外公布的消息是岛上出现疑似病毒疫情而撤离,可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十五舰队和四七八团大部份装备、人员在此新闻发布十日前便根据命令调出了小岛,结果四七八团海军陆战队特战营不幸成为实验对象。”

张英达松开手坐在转椅上头轻靠在软皮上抱道:“这些事干嘛要对我说?”

“因为你是这里的主管,你应该对这里无辜的生命担起责任。”“狂人”拉了拉衣领整理着头发笑道。

“别的我没兴趣,知道越多我他妈的生命就越危险。告诉我关于研究中心病毒抗体的事就行,难道你认为那些高层人物会把抗体给我们吗?”张英达道。

“很简单!高层人物顾及到面子问题,无论如何都不会把病毒抗体给我们的话,一旦那么做事件便会泄露,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事件泄露的话菲亚斯政府可就要有大麻烦了!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倒完全可以理解他们的苦衷。”

“你和我说那么多就是想向我泄露最高机密吗?我知道你有疯狂的想法,他们不会主动把抗体给我们,那我们只有一个选择。你自己亲自去还是有人选?”张英达已经猜测出“狂人”可能出现的下一步行动了,如果“狂人”真地挺而走险那么做的话,那行动可真的和他的代号匹配了——狂人。

“关于这件事我有一个很好的人选,作为暗部的叛逃特工身份,也只有他才有能力并且毫无顾忌地从戒备森严的研究中心盗出病毒抗体,反正他已经因为叛逃和袭击己方部队而身背多项罪名了,我想他才不会在乎再多一条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张英达看着张英达又露出了戏谑的笑容,但这次被他戏谑的对象而言绝对是笔吃亏的买卖。

张英达努力搜索着自己大脑里关于暗部叛逃人员的信息,可搜索了很长时间后都没有线索,张英达也索性放弃了搜索摇着脑袋苦笑道:“我又不是暗部的疯子们,怎么会知道叛逃人员的情况......”

伊斯特握紧手里的92式手枪猫着腰在废弃的钢瓶旁小心地移动着身体,伊斯特掏出一小块反光镜插在手枪前把镜片探出了由钢瓶组成的墙外,伊斯特利用手枪转动着镜片看了一阵收回手枪,向在另一边猫着腰的队员用食指由下向上,向右,向下再向左作出一个闭合矩形的手势;并且手执一个弹匣,举到头顶高度,缓慢地左右摆动。队员心领神会地举起手臂,手指间紧闭,拇指和食指触及耳朵后快速检查着自己的弹药,一阵检查后点了点头。

伊斯特再次用刚才的方法看了看墙后面门的情况,转过身从枪上取下镜片靠在废弃的钢瓶上紧了紧头盔上的系绳长出了一口气。旁边的队员子弹似乎想向队长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朝着伊斯特把手举到头上,弯曲手肘,掌心盖住天灵盖示意自己准备出去了。伊斯特露出笑容撇着撇嘴点了点头同意子弹的做法,他还准备让队员掩护自己来着,伊斯特从腰间拔出一个闪光弹向队员摇了摇后拉开拉环向走道外扔了出去。“嘣——”闪光弹释放出沉闷的响声和剧烈闪光后队员立刻双手举枪冲了出去,可还没等这个队员找到瞄准的目标,他的黑色凯拉夫头盔上已经出现了一小滩浓稠的红色液体。异状出现后子弹只好无奈地慢慢躺倒在地上,伊斯特看着因自告奋勇而“牺牲”躺在满是泥灰地上的子弹靠在钢瓶上转过头开始偷笑起来,笑了一会儿伊斯特感到有些庆幸,还好刚才冲出去的人不是自己。

我退出空弹壳看着倒在地上的目标笑了笑又推上一颗子弹再次对目标扣动了扳机,目标除了头盔上的液体外胸口又出现了一滩红色液体。虽然说对于我们这类成熟的狙击手而言并不需要对目标进行补射,也没必要奸尸——这样不仅会激怒敌方的队友而让自己被抓住后死的很难看,更主要的是这可能会送给敌方狙击手一个找到自己的大礼物。我满意地收起手里轻巧的狙击步枪缩回身体慢慢抚摩着银白色的枪身和小巧的瞄准镜,这就是我的新宠——M24。我最近发现PM/L96实在是太重了,不太利于我机动狙击作战。我把狙击步枪直接留在了刚才的狙击点,从绑腿上拔出USP手枪弹出空弹壳:好了好了!最后就剩伊斯特这个老滑头了。

我取下头上的绿色的凯夫拉头盔抓了抓自己有些打结的红色头发,我最近染发了。我用一根满是锈污的小钢管支在头盔下面,并且旁边用几块砖头固定住,调整好头盔的位置后就像有一个头正在用枪瞄准,虽然只是一个单纯的头盔。我拿起地上的手枪吹去上面的灰尘慢慢向后面爬去。我可不指望这个简单的陷阱能够骗过伊斯特这老滑头,不过让他头疼一阵还是可以的。

伊斯特仍然用枪上戴镜片这个老方法察看着刚才传来M24枪声的地方,伊斯特一听对方枪支清脆的声音便判断出是M24。躺在地上看着他的子弹显然对他刚才不负责任的观察很不满意,可伊斯特却满不在乎。伊斯特晃动手枪时没有插稳的镜片从枪上滑落掉在了灰泥里,“FUCK......OH!我的运气真是太棒了。”还准备诅咒幸运女神的伊斯特还没把更难听的脏话说出口便立刻感谢起幸运女神来了,从镜片上可以模糊地看见在刚才那个门上方纵横交错的废弃的输水管内有一个小小反光点。

“别逗了!废弃多年的废弃输水管怎么会有东西反光呢,M24是你吧?”伊斯特刚准备踏出去又马上把枪收了回来,“冷静,冷静!这家伙连这常识都没有的话太离谱了......可他那个位置确实看不到瞄准镜的反光啊......恩......就这么办!”伊斯特再三考虑又从腰间拔出一个闪光弹露出邪恶的表情拉开拉环扔了出去。

被“击毙”的子弹看着伊斯特突然扔出一个闪光弹吓了一跳赶紧紧紧闭上眼睛,“嘣——”剧烈的闪光到没伤害到队员的眼睛,但是近距离的爆炸还是震的子弹耳朵发麻,子弹转过头的怒骂还没出口伊斯特已经消失了,但子弹还是大声骂了出来:“伊斯特!我日你先人——”

伊斯特当然听见了子弹的不文明,但他现在没有时间去训斥他了。伊斯特猫着腰快速穿梭在废弃的工厂里,那个位置的枪根本就没有人,想骗我?没那么简单!伊斯特来到一个满是青苔的控制室门前靠在墙上长喘了几口气稳住心跳偏了偏头站到门前,双手举枪对着门一脚揣开铁门,铁门在伊斯特巨大的脚力下轰然洞开。伊斯特快警戒着冲进控制室嘴里大喊着:“POLICE,POLICE——”

伊斯特瞄着手枪看了一圈控制室,控制室内除了不翼而飞的天花板和只剩下空壳的计算机外就只就蜘蛛网了。伊斯特慢慢走在控制室里试图找到什么线索,但他什么都没有发现。花了十分钟后还是没有发现。他摸着自己的大光头嘀咕道:“怎么什么也没有?”

伊斯特正准备离开时他的耳麦传来了通讯:“队长!BOOS已经出来喝咖啡了,你也快出来吧!完毕!”

伊斯特听见这句话差点没起晕过去,他知道现在对着麦克骂人也只有他自己才听得见,因为和他通讯的人早知道他要骂人,在通讯完后立刻直接拔除了步话机的电源。等等那是什么声音?伊斯特隐隐约约在他刚才用力踢开的铁门后面听见了什么声音,伊斯特再次瞄着枪向那扇铁门走去,作战鞋踩在厚厚的泥灰里发出一丝丝响声。伊斯特小心的用一支手拉开铁门,里面有一个用黑色塑胶带完全包裹起来的东西,只在外面露了一个微型的取景探头。

“轰隆——”我正喝着清茶时从废弃的工厂内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但并没有看见什么烟火,我把左手打完电话的手机放在桌上得意的点点头道:“恩——很准时,看来那家伙有玩精准时间的条件,但愿他喜欢我放的烟火!”我用敲击了一下桌上笔记本电脑的ENTER键,雪花状的屏幕立刻黑了下来。

几分钟后从废弃的工厂大门处走出一个全身是“血”的家伙,这人就是几分钟前剧烈爆炸的受害者——伊斯特。伊斯特来到我身前把手枪砸在桌上操起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挣断电源线狠狠地摔在了水泥地上,可怜的笔记本电脑在伊斯特的力气下立刻在地上变成了几大块,这还不算完,不够接气的伊斯特有狠狠地用作战靴跺了几脚,还蹑了蹑。

我看着刚买不久的新电脑一阵心痛,虽然知道它的下场会这样,但我还是为五位数的金钱而心疼。

伊斯特见电脑无法发泄后没有接子弹递过来的毛巾,而是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放下咖啡杯翘起脚靠在躺椅上微笑道:“队长先生,很遗憾!你阵亡了,按照规定来说明晚的娱乐我就不付帐了。”

伊斯特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大发雷霆,而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边浓稠的红色液体道:“恩——这新鲜番茄的味道确实不错。子弹,你头盔上的是什么味道?”

子弹取下头盔看着上面同样是红色的液体笑道:“好象是草莓味的,不过好象加了糖精......”

“没办法,我没有暗部里演习弹装填的正确配方,只能用糖精混合浓度了。”我耸了耸肩表示我也没有办法,顺便扬起手露出腰部的黄色圆形痕迹道:“这是你们用的香蕉味演习弹,我尝过了,和我在暗部里尝到的味道简直没法比。”

伊斯特从桌上拿起一瓶矿泉水冲洗着身上的番茄汁甩着头发道:“你们暗部真有创意,居然用这些东西来添装演习弹头。”

待伊斯特没有再甩头发后我才放下背面满是番茄汁流下的雨伞笑道:“业余爱好者所为。”

子弹好象想起了什么,来到我身前把一封快递信件递给我道:“BOOS,刚到的!”

“噢!”我接过信件随便看了一下扔给正在用干净毛巾擦着水滴的伊斯特面无表情地道:“头!有任务了,借几个人手用用?”

伊斯特疑惑地看完信件后苦笑道:“老大!怎么又是这种任务,上回是在罗地亚翻天,这次的目标又是菲亚斯!还是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我们还在不在菲亚斯混了?”

我露出一副奇怪地表情探底道:“嗌?你这家伙不是已经在委内瑞拉成功把雾影注册为合法的保安公司了吗!咱们以后去给委内瑞拉国防部当跑腿的啊!”

子弹个其他几名在场的雾影队员听到我的话立刻朝伊斯特投去惊讶与疑惑的表情,伊斯特并没有回复他们的疑惑,而是坐在地上手脱着下巴看着我道:“你怎么知道?”他并不在乎刚擦干净的下颚又被番茄汁弄脏。

“我是雾影的副队长啊!什么事能逃脱我的眼皮,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在特情部工作后留下了烂毛病。”

“感情这事也就不奇怪了,那去偷东西是真的要做了?”

“所以和你借人,你这有几个新人我还是看得上的,要不我帮你练练?”

“妈的!又惦记老子的东西,我这新人一被拿去练练还不全被成为死尸了?说这些家伙去跑跑佣兵任务到可以,拿他们去实验室偷东西还是算了吧。”

“如此的话那就把你借给我好了,反正这次是没有酬金的,你实在要的话我从银行把我的资金钱转帐给你......”

“屁话!再转帐还不是老子白白给你的薪水。这个什么狂人干嘛不自己干?而且你居然会同意免费出差,我记得你可是很贪钱的!”

我站起身戴上飞行墨镜伸了个懒腰突然觉得全身都有些不舒服,我拍了拍有些昏的脑袋道:“我认栽!至于原因嘛,很简单!第一问题回答:这家伙还想在暗部多拿几年薪水,被大众追杀的我反正也不怕干了这买卖再背一条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第二问题回答嘛......他知道我的毒瘾又犯了,伊斯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