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五十五节 揭密

sxmlbj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目标距离森林距离五十一米,请求确认开火指令,完毕!”机师的手指正按在控制拉杆的红色按钮上再次向队长发去了请求指令。   逃离人员似乎已经发现了正在向他们逼近的武直,正在逃离的两辆车加快了速度,越野车和小货车颠簸着朝森林方向疾驶而去。   “目标距离森林距离二十五米,请求确认开火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目标距离森林距离五十一米,请求确认开火指令,完毕!”机师的手指正按在控制拉杆的红色按钮上再次向队长发去了请求指令。

逃离人员似乎已经发现了正在向他们逼近的武直,正在逃离的两辆车加快了速度,越野车和小货车颠簸着朝森林方向疾驶而去。

“目标距离森林距离二十五米,请求确认开火指令,完毕!”

“......开火指令批准,可对目标自由开火。”

“收到!开火指令确认,自由开火。”机师收到等待已久的开火指令后按下控制杆上的红色按钮,早已瞄准目标的机载计算机立刻将机师的指令传到飞弹架,两枚“陶”式飞弹立刻以超高速向后面的小货车飞去。一声剧烈的爆炸后火焰腾起,小货车燃烧着烈火撞在了麦田的木桩上。

“一号目标失去响应,二号目标由友机完成攻击。”发射完飞弹的“小鸟”武直偏转机身朝小镇方向飞去。

另外一架武直收到发射指令后也发射了两枚“陶”式飞弹,飞弹拖着白色尾炎准确击中前车身已经进入森林的白色越野车尾部。越野车受到飞弹的冲击力腾空爆炸后坠落在森林边缘开始燃烧,“二号目标失去响应,空中巡逻小队返回小镇。”另一架武直完成最后攻击后也偏转机头返回小镇巡逻,最后的收场工作不是他们的任务,随后赶到的地面部队会收拾现场的。

李全在越野车被击中腾空时被抛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李全翻转身体趴在地上看着正在剧烈燃烧的越野车一时不知所措,他看见车内副驾上的一个已经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仍在大火中被侵蚀时蒙了,这是他美丽的妻子。李全大睁着的恐惧眼睛开始变成了愤怒和自责,这一切都是由自己造成的,可是如果那群混蛋不进行攻击的话我们也不会变成这样。还没等他完全想过来远远已经传来了大马力车辆的轰鸣声,是封锁部队来了吧!李全微笑着看着车内已经面目全非的妻子道:“放心!我也没多少活的时间了。”

封锁部队离森林边缘越来越近时忽然从森林里面出现了几名穿着防化服的人,其中一人朝其他人打了个手势,其他人立刻来到李全身前开始为他做简单的身体检查,李全知道他们并不是封锁部队,封锁部队正向这边赶过来呢。这群人的面部都被银白色的防化面罩挡住了,检查身体的一人朝向向他们打手势的人道:“重伤,不清楚是否感染了病毒。”

“先带回去,避开封锁部队。”收到命令后几人合力把李全抬上了担架朝森林深处走去。

事情发生时张英达和“狂人”正在国际记者驻地向各国记者召开新闻发布会,远处传来的爆炸声惊动了在国际记者驻地里工作的记者们,记者纷纷朝冒起黑烟的地方看去,并且互相猜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安静的发布会现场立刻骚动起来,张英达对于突然发生的爆炸也不知所措,旁边的“狂人”听到爆炸声后马上意识到出事了,于是他立刻转过身向他们的军车位置跑去。

张英达稳了稳情绪扬起双手摆了摆凑进台上的扩音器前提高了音调:“请各位安静,安静......”

张英达的话还没说完远处再次船来一阵爆炸声,黑烟又一次腾了起来。张英达也正纳闷时马上就有一名记者向他提问道:“请问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是否军方在镇内有行动?”

此问一出其他人也立刻纷纷回过神来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张英达连自己都不知道那个方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可能回答这群记者的提问,但张英达也不好拒绝,现场的大多数电视台都是对发布会进行同步现场直播,刚才发生的爆炸和远处的黑烟现在恐怕已经全世界都知道了。张英达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再次摆了摆手道:“请各位安静,安静!”

众记者都知道张英达要发表讲话了,闪光灯立刻闪烁不停。张英达钝了钝声音道:“非常抱歉!对于刚才发生的爆炸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们会尽快调查清楚,事件清楚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向各位发布消息......”

张英达的讲话再次被打断,不过这次不是记者,而是急匆匆走上台的“狂人”,“狂人”在张英达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后张英达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狂人”先走下台,张英达面对再次频繁闪动的相机闪光灯走下台,准备围堵张英达的记者们立刻被站在台前的大兵们挡住。两人回到军车上后命令副官直接回指挥部,立刻召集所有相关人员召开会议,其实所谓的召集所有人员开会也只是几个主要的负责人而已。

半个小时后相关人员都聚集在了临时指挥部的会议桌前。“魔姬”终于丢开了她心爱的笔记本电脑,老老实实地端坐在转椅上双手放在会议桌上,让人看起来像个被老师管教的服服贴贴的小学生;“狂人”则坐在座椅上一手脱脑袋,一手掏着耳朵,倒也显得悠闲,似乎接下来的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张英达索性也放下思绪和担忧的情绪喝着咖啡等待部下的讨论;余下参会的人都是各营及相关部队的负责人,这些军官们正在讨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以及发生事情后的处置方案,但是显然政治不是他们擅长的东西。张英达见这些军官们讨论起军事来头头是道,各个都显然一副战区指挥官的架势,可是一谈到政治上就“半天放不出个屁来了”。

“魔姬”朝张英达丢了个眼色示意还要继续这场无聊的讨论吗?张英达看着“魔姬”似笑非笑的表情用自己宽大的手掌搓了搓自己的脸摆了摆手:“够了!人家暗部的贵宾还在这呢。你们争个屁争,抢饭碗还是抢战果呢?你们装什么装!把自己的真实想法都说出来。妈的!在外人面前装装就得了,你们还上瘾啊你们!”

张英达的一句话让整个临时指挥部都安静了下来,刚才集市的氛围一瞬间像回到了考场。“狂人”放弃了再为难自己耳朵里耳屎的打算,端坐好身体准备开会了;“魔姬”也竖起耳朵准备见识见识六十七师的会议;张英达喝完咖啡杯里的最后一点咖啡后放下杯子抱怨道:“娘的,事情都发生半个多小时了老子还连事件的来龙去脉都不知道!那个谁先报报事件经过。”

被张英达叫到的那个谁自觉地站了起来,看来这是张英达的惯例了,直接叫那个谁后就会有相关人员站起来说明情况。站起来的是一名上尉,三营营副,这个上尉皮肤显得有些黑,虽然看起来比较瘦弱,但任谁看了他后都不会认为这是个欺软怕硬的主。上尉朝张英达和“狂人”、“魔姬”敬过军礼后道:“团长,今日中午十二时四十五分有两辆民用车辆撞破木屋试图经过麦田逃进森林,在追赶无效下我们使用了致命武力。”简明扼要的回答让张英达心里有了个大概。“狂人”却大失所望,这基本上就是他和张英达说的内容嘛。张英达在第一时间便知道了和这句话大致相同的报告,不过张英达就喜欢简明扼要。

“损伤情况!”使用了致命武力就一定有人员伤亡。

“一辆红色小货车,一辆白色越野出完全毁坏;根据事后勘察:红色货车内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和他年纪相近的女子,七岁男孩,十一岁女孩全部死亡;白色越野车内发现一具女性尸体,由于被大伙焚烧无法辨认,初步判定为车主妻子;白色越野车驾驶者下落不明。己方没有损伤。”上尉报告完毕后依旧站在原地等待团长的指示。

张英达和“狂人”等人正听的点头时好象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张英达抬起头道:“什么?白色越野车驾驶者下落不明!人呢?人呢!”

上尉没有慌张的神色而是挺了挺胸道:“报告团长!地面部队赶到现场时并没有发现白色越野车驾驶者,根据我们做的爆炸推演,驾驶者可能在汽车腾空时被抛出了车......”

张英达对于部下的这种回答很不满意,打断道:“驾驶者可能在汽车腾空时被抛出了车?那被抛到哪去了?难道上了月球不成!还是成卫星了?”

“长官!我们进行攻击的是‘小鸟’武直,在我们赶到现场时进行攻击的武直返回小镇了,但我们愿意承担全部责任!”上尉道。

张英达也不想为难自己的部下,就换了个话题:“那个谁!说说事件造成的影响。”

话音一落马上有一名少校站了起来,可少校刚敬完军礼话还没开口。“魔姬”却站了起来打断道:“这种事我想还是我来说说吧!”

张英达向少校摆了摆手让他坐下,少校没有说什么坐了下来。

“魔姬”再次搬出了她的笔记本电脑,虽然说用“搬”有些夸张了,可这的确是事实,除了笔记本电脑外还有其它众多的附属设备,尤其那个接受器最夸张。“魔姬”展开设备后把电脑的屏幕转朝众人的方向道:“在我说明事件影响之前,我想还是应该先看看世界的媒体怎么评价这件事,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电脑屏幕上一名外籍新闻播报员正向观众们诉说着事件:“国家电视台消息,今天中午在菲亚斯南部疫情小镇鲁甸镇发生了爆炸事件。据称封锁小镇的相关部队负责人在记者驻地向记者召开新闻发布会时,突然从记者驻地西南面传来两次剧烈的爆炸,随后浓烟升起。菲亚斯官方拒绝向这次事件发表任何评论。”接下来大致就是在播报室几名邀请嘉宾的现场讨论,大致内容就是从菲亚斯官方对于事件的态度来看可能是封锁部队对镇民采取了过激行为。嘉宾们还稍微夸大了事情的严重性,好象就是说菲亚斯政府属于那种黑暗、腐朽的无能、暴力政府。

张英达厌恶地挥了挥手道:“这那个国家的无赖电视台,在记者驻地取缔它,让他们只能听其他电视台的消息。”团长的话就是命令,副官朝一名少校小声说了什么后,少校就悄悄出去了,看来是去“取缔”那家电视台了。

“魔姬”继续发表她的见解:“就目前情况来看,情况对于我们而言简直糟的不能再糟糕了。之前照片风波对于我们造成的影响姑且不论,但现在这次事件绝对棘手。这不仅给了敌对国家一个便宜,更向我们的人民发出了一个错误信号:即我们的人民军队和人民政府向自己的群众开火了,这对于我们军队和政府长期在人民心里树立的良好形象迅速下降。看来我们要立刻召开新闻发布会,越快越好。”

“魔姬”话尚未完“狂人”便站了起来看着张英达道:“我有话和你单独谈谈。”

张英达看着“狂人”严肃的表情只好宣布暂时休会其他人先去忙自己的事。不一会儿会议室里就只剩下张英达、“魔姬”和“狂人”了,“狂人”看向“魔姬”道:“你也回避。”

“魔姬”吃惊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走出了帐篷。

张英达坐在转椅上摇晃了一下上身道:“说吧!不用担心秘密会泄露,这里的保密条件还是不错的。”

“狂人”看了看周围坐回到转椅上道:“你知道十年前的爪洼基地疫情吗?”

张英达对于“狂人”的问题有些不解,怎么扯到十年前的爪洼基地疫情去了?但他还是回答道:“虽然不是很清楚具体情况但还是略知一二。”

“狂人”紧了紧拳头道:“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你的话,或许我的下半生就得在国家监狱里度过了,或许会直接死在暗部或者国家安全局一手制造的意外事件下。”

张英达知道他即将知道一件天大的事情,或许这个事情并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团长所能扛得住的,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又印证了那句老话:好奇心能害死一只好猫。

“知道为什么那天早上我直接回绝了安布雷拉提出的联合研究请求吗?防止安布雷拉对菲亚斯卫生以及军事医学的渗透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和他们研究的必要,或许安布雷拉准备开发伊波拉病毒或者抗体,但十年前我们就不仅有了伊波拉病毒的原始样本及其一些病毒变体,而且十年前我们已经开发出了病毒抗体。”

此话一出张英达立刻被震惊了,他无法想象十年前国家就已经有了病毒和抗体。“狂人”低下头爆出了一个令张英达难以置信,甚至愤怒的事:“十年前菲亚斯暗部和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在爪洼岛基地进行了病毒毁伤力的试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