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五十四节 渗透与麻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张英达站起身脱下穿戴整齐的中校军服斜挂在转椅的靠背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坐下双脚毫无礼貌的搭在了会议桌上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们全球解放旅的几位同仁总不至于在鲁甸镇爆发了这天煞的生化事件后依旧来照顾我们这脆弱的旅游业吧?”

“中校先生难道不知道我们经费的来源吗?我们全球解放旅可没那么多行动经费组织员工到处旅游,我们也不想用自己荒唐的政府工资来照顾你们菲亚斯‘萧条’的旅游业,其实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为组织增加一些可观的活动经费而已。”说完后斯拉突然变戏法似的从衬衫的衣袖里滑出一张类似什么证件的闪亮卡片猛地拍在会议桌上严肃地看着张英达三人,张英达三人也默默地等待着斯拉接下来要表达个什么意思。

沉默了几分钟后斯拉慢慢收回手咧开嘴嬉皮笑脸地道:“看看吧!我们全球解放旅为这次行动特意为我们伪造的国家电视台记者证。”

“狂人”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这张被持有人称之为伪造的记者证后递给张英达再次磨戳了一下下巴上的少许胡渣道:“伪造的记者证?从技术角度来说这可不像假记者证,无论是从证件的光泽和字体来看就是真货。看来‘睡魔’和‘饕餮’这俩混蛋以前的推断的确不假,越是什么国家安全局、情报部门什么的执法机关,越是假证件大肆泛滥的地方,亚美尼亚也跑不脱这种尴尬境地嘛。”

“恩——可以这么说!证件是真的,可上面的信息全部都是套来的伪货。”斯拉点着头道。

“魔姬”双手抱胸对张英达从会议桌上摩过来的证件没兴趣,只是冷漠地偏着一些头道:“我没理由相信全球解放旅这个恐怖组织的成员都改行当起专挖丑闻的狗仔队或者合法记者了。废话少说,虽然你们是持合法证件入境,但你们的确作为外国的情报特工,而且是专以执行暴力任务为主的情报部队,我想你们没在菲亚斯国安部门里备案吧!”

斯拉一脸惊奇地看了一会儿“魔姬”,又转过头用询问的表情看着“狂人”道:“这位女士怎么回事?以前她就是这样的吗!”斯拉在询问“狂人”时故意称“魔姬”为女士就是为了显出对她的惊讶,而且后面的问句还不如说是惊叹句。“魔姬”以前也到亚美尼亚进行过任务,任务期间全球解放旅方面还是派遣斯拉协助“魔姬”完成的任务,“魔姬”对同事、战友的亲切和对工作的认真、负责给他和其他全球解放旅的特工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事隔几年不见后斯拉从刚才的语气中听出了“魔姬”的不善,似乎她不喜欢他们来菲亚斯,甚至可以说带有一种敌意的味道。

“狂人”也无奈地摇了摇头摆着手道:“你应该知道这方面的规矩,不该问的不要乱问。”

此话一出斯拉和张英达都认同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两个家伙都悟出了什么,只是他们之间悟出的味道各不相同罢了,但两人都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测,看来“魔姬”的确是经历了洗脑。被暗部称之为“天使人工智能”的人工计算机——“魔姬”听到“狂人”刚才那句话后又开始高速转动自己的大脑,那句不该问的不要乱问即代表这件事关系到了一些机密或者敏感问题,所以需要回避,但是什么事呢?这件事肯定和我有关,看来回到总部后要去档案库调取一些我以前的档案,我对以前的事似乎有一些残影,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狂人”不经意的一句敷衍斯拉的话却引起了“魔姬”的高度重视,这一点或许连“狂人”这个“魔姬”的记忆监管人也没有意识到,如果“狂人”知道此时“魔姬”想法的话,“魔姬”在接下来不长的时间里又将面对“狂人”的药物洗脑,可惜“狂人”只是个普通人,就算他在厉害也无法洞穿别人的大脑,了解别人的思想。

斯拉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认同道:“那我就不再乱问问题了。我们这次来菲亚斯执行任务不假,但我可以绝对保证我们的行动不会侵犯你么的国家利益,不会威胁你们的国家安全,甚至我可以保证不会在你们神圣的国土上碾死一只蚂蚁。”这些话都是对“魔姬”说的,接下来的话就是对鲁甸镇的实际掌管人“狂人“和张英达的表白了,“在说我之前你们还得注意几个来着不善的家伙,刚才提到的安布雷拉算一个阴的。不仅我们全球解放旅的情报部队来了,委内瑞拉的黑水公司和德思共和国的摩萨德部队也来了人,目前我们知道的只有这两个国家的情报部队,菲亚斯和这两个国家的关系我就不说了,按照你们的说法这些家伙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天晓得在国际记者驻地里还有多少国家的情报特工、情报部队!”

“还真是卧虎藏龙啊。”“狂人”长出了一口气还没把摸出的香烟点上就被“魔姬”一把夺过转在了烟灰缸里,这个动作在斯拉看起来是多么熟悉啊。“狂人”只好放弃抽烟的打算道:“正是考虑到这种情况,所以我们派遣部队将国际记者驻地严密的保护了起来。”

“情报谈完了,该谈谈你们了吧!你们也说了全球解放旅没那么多行动经费组织员工到处旅游,你们也不想拿自己荒唐的政府工资来照顾我们萧条的旅游业。伪造证件却合法入境,目的。”这个关系双方利益的问题还是不得不摆放在桌面上谈,不过是由张英达中校提出。

斯拉又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道:“我说过了嘛,我们来这里只是为组织挣些活动经费而已。不过我想我们肯定不能实现这个请求了,毕竟你们国内的记者尚未实现不说,还发生了照片事件。”

“直接进镇采访报道获取独家新闻经费?”张英达放下水杯盯着斯拉。

斯拉点了一下头道:“我了解你们的处境,我不勉强!就此告辞,希望你们能早日解决这个生化事件,好运!”斯拉说完站起身敬了个军礼后和副手转身离开了。

“狂人”转动着手里的水杯,眼睛盯着水杯里晃动的热水嘀咕道:“如果国家利益能在国与国之间分享就好了,可惜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我们的关系能维持多久呢?”

张英达和“魔姬”都看着“狂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虽然友好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援助物资已经抵达,而且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人类健康计划署的各类专家也已经抵达疫区,但专家们对病毒进行简单研究并参考过菲亚斯方面的资料后也摇头不已。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事态的控制范围,病毒的高死亡率和高感染率夺去了三分之二镇民的生命,镇民越来越敢到事情的不妙,极度的恐惧让许多镇民通过多种方法试图逃离这个恐怖地带。“狂人”也知道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犹豫了,病毒的破坏力也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但“狂人”还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闭上眼睛等待,小镇的镇民们全死完后就没有什么了,就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好了。

现在正是中午时分,火辣的阳光加上三十一的温度所造成的闷热天气不免让人有些熬不住,小镇香舍丽大道上和其他小镇出口处一样被重兵戒严,炎热的天气并没有让这些泡在防化服里的大兵感到什么太大的不适,虽然防化服里已经装满了汗水,他们几乎全都是被泡在汗液里的,塑胶玻璃面罩上也映满了水气。封锁队长关上吉普车的车门一边看着排在小镇大道上急欲离开小镇的大量车辆,一边手握一个档案本朝值勤哨所走去。

李全是小镇里的镇民,小镇被封锁前期李全全力支持政府的这种行为,他和大多数镇民都认为只有这样才能防止病毒的进一步扩散。但后来越来越多的事实让他和其他镇民越来越感觉到事件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乐观和简单,他们身边不断的有邻居和亲人死于病毒发作,镇民就此产生了想法:政府除了对小镇进行全方位的封锁外没有采取任何包括病毒研究再内的措施,政府现在可能已经完全抛弃他们了。李全和他的家人和一户邻居准备来小镇出口处试探一下,看会不会有离开小镇的机会,他的家人乘坐一辆白色的越野车,而邻居家则乘坐了一辆红色的小型货车,来到大道后他们才意识到不仅仅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原来许多镇民和他们的想法都一样。事情就是这样,当一个人或一些人的求生欲望过于强大时,什么事都不能成为他们的障碍,现在李全家和他的邻居就报着这种思想:就是硬冲也要放手一搏,总比被病毒折磨致死来的痛快!

车门被打开,一阵潮湿的热风马上吹了进来,车内空调创造的凉爽氛围立刻失去了大半,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士上了车关上车门,拿起换档器旁的冰冻矿泉水喝下大半后搓了搓漂亮脸蛋上的汗水道:“完全没和大兵们交涉可能通过关卡离开。”说完用冰凉的矿泉水瓶贴在自己热烘烘的脸上。

李全沉默了一会儿推门下车来到旁边的红色小货车窗前,车窗自动摇下,车内凉爽的空气让有些烦躁的李全开始同情那些封锁小镇的大兵们。货车内坐着的应该是一家人,开车的人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人,下颚留有的胡渣可以判断出这个人的生活应该很庸散,车内由于挤下了一车人而显得有些空间不足。副驾上坐的是他的妻子,后排坐了他的一个几岁大的男孩和十多岁的女孩。中年人看着李全有些沮丧的表情就知道结果了,可他还是试图得到准确回答:“他们不允许?”

李全只能苦笑道:“开始他们还劝告我们回到住所等待政府帮助,可现在他们根本就不和任何镇民交涉。”

中年人通过挡风玻璃看着前面长长的车队和车队前面严格戒严的道路出口处咽了咽口水,从封锁处硬闯那是肯定不行了,那么或许可以从那里冲出去。中年人指着他们所在位置一条小巷内的木屋对李全道:“那!还记得那个位置吗?”

李全朝中年人指的方向看去,木屋!视力稍好的人都可以凭肉眼隐约看见小巷尽头的木屋前立了一个警告牌。这栋小屋是近期私人建造的一个渡假小屋,不过由于木屋的质量存在严重问题,屋主并没有急于搬进去,而随着屋上有杂物由于固定不稳被风吹下伤人的情况发生,镇政府便在木屋前的一段路上立了一个警告牌,以提醒路人注意。

李全估摸着木屋的质量和防撞击程度后在看了看自己的爱车,考虑了一阵后向中年人道:“这可以吗?”

中年人点了点头道:“应该合适,根据我知道的数据,你爱车的马力绝对足够应付那栋木屋,只要出了小镇什么都好办。木屋外面二百米开外便是树林,只要进了树林他们要把我们追回来就没那么简单了。你干不干?”

李全开始犹豫起来,他并不是犹豫他的爱车受损,而是在犹豫这样做可能带来的后果。

几分钟后李全点了点头回到自己车上拉上安全带向自己的妻子用安慰的笑容道:“系好安全带哦。”

封锁队长站在一辆武装“悍马”车前观察着大道上民用车辆的情况,他从刚才开始就用望远镜注意着李全和旁边红色小货车的情况,刚才两辆车主好象达成了什么共识。队长拿起步话机按下通话键道:“镇内315、316巡逻车注意!香舍丽大道中后段白色越野车、红色货车有异样,注意监测,你们先靠上去。完毕!”

315、316两辆巡逻武装“悍马”车收到队长的指令后慢慢朝两辆准备行动的车辆靠了过去。巡逻车离白色越野车只有几米时,越野车突然启动以急快的速度转过弯角驶进旁边的小巷,旁边的红色货车也随后跟上。两辆巡逻车也立刻加速转过弯角跟了上去,封锁队长拉开旁边吉普车的车门上车后带上车门握紧手里的步话机道:“香舍丽大道外围部队一营三连四排跟我追逃离的车辆,其他人待命。”

命令发出后停放在值勤哨所旁的三辆“悍马”和停放在蝮蛇铁丝网后的四辆“悍马”车立刻转过车头,跟着队长所在的车朝郊外驶去。

李全在开着越野车撞破木屋的两边木墙后进入了小麦地里,这看起来精致的木屋在越野车的猛烈撞击下果然不堪一击。越野车的受损程度也在李全的控制范围之内,李全凭借着对小麦地的熟悉程度立刻把紧追在后的武装巡逻车拉出了一段距离。正当李全和中年人对自己的举动身感庆幸时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做法会让他们完全陷入死亡的陷阱当中,两架“小鸟”轻武装直升机正跟在他们不远的地方。

“逃离目标已经锁定,等待队长开火指令。”轻武装直升机上的机师目光紧盯着显示屏上已经被红色光圈筐住的白色越野车报告着情况。

另一架轻武装直升机上显示屏的红色光圈同样锁定了越野车后面的红色货车,机师戴着飞行手套的手正放在操纵杆上的红钮位置:“逃离目标已经锁定,等待队长开火指令。”只要他们的手指一动,几条老老少少鲜活的生命立刻消逝。

(与动辄就冠以“虎”、“鹰”等凶猛动物名称的军用直升机相比,麦道公司的MD500直升机真是只名副其实的“小鸟”,它的空重不到700公斤,最大起飞重量1.6吨,可以说是最轻量级的军用直升机了。但它小归小,却用途广泛,在民间和军界都受到极大的欢迎,从1968年至今已经生产了35年,行销数十个国家。美陆军编号为OH-6“小马”、AH-6和MH-6,绰号“小鸟”。

MD500可执行如训练、指挥和控制、侦察、轻型攻击、反潜、运兵和后勤支援等任务,空中救护型可载两名空勤人员、两副担架和两名医护人员。作为攻击直升机时,它能携带的武器可多了,其中有美军标准的7.62毫米机枪、30毫米机炮、70毫米火箭发射巢、“陶”式反坦克导弹等武器,威力不比一般的军用直升机差多少,它甚至还能挂载“毒刺”导弹进行空战呢!美军特种部队更是对“小鸟”情有独钟,因为其小巧灵活,尤其是噪声和红外信号很低,隐蔽性极好,非常适合特种部队的夜间突袭行动。它能运载包括驾驶员在内的7名人员,速度也不慢,可达281公里/小时,对特种部队来说,是种十分理想的运载工具和支援武器。

美国国防杂志网站2005年1月5日报道经过改进的MD530F型“小鸟”直升机是可进行远程控制的空中无人机,美国陆军目前对其很感兴趣。它可为作战部队提供再补给,或者用作武器平台。“小鸟”无人机具有成本低、用途广等特点,而且还易于未来战场部署使用。

该飞机由位于梅瑟(美国亚利桑那州中南部一城市)的波音公司研制,已经对样机进行了试验。试验目标包括以222公里/小时的速度飞行、140度倾斜、吊载能力和全自主飞行,以及从“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驾驶舱对其进行第5级控制。“小鸟”无人机具有“可选择无人驾驶”和“可选择有人驾驶”两种飞行模式。其中,使其能够以“可选择无人驾驶”模式工作涉及导安装一套组件。该组件是一种高性能自动驾驶仪,加装该组件后,“小鸟”无人机的净重增加了16公斤。

另外,在重量允许的条件下,“可选择有人驾驶”模式的成套组件可用于任何级别飞机。一旦安装全套组件,可为陆军和特种作战部队提供一定的战术灵活性,如果部队接到那些不想浪费人力的任务时,可将飞机转换为无人系统。

除武器集成外,“小鸟”无人机2005年的飞行试验主要集中在网络中心能力、通信中继和瞄准能力方面。试验飞机的通信是通过战术通用数据链进行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