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五十三节 犹豫的代价

sxmlbj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正说着时几名身穿防化服的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病毒专家。专家看了看那几名离去警察的方向后朝“狂人”说道:“非常时期,没有谁的心情能好到哪去。”   “但似乎这些人冷静的有些过火了,如果是我感染上这天杀病毒的话我铁定疯了。”“狂人”还没有开口“魔姬”便用近乎夸张的表情自嘲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正说着时几名身穿防化服的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病毒专家。专家看了看那几名离去警察的方向后朝“狂人”说道:“非常时期,没有谁的心情能好到哪去。”

“但似乎这些人冷静的有些过火了,如果是我感染上这天杀病毒的话我铁定疯了。”“狂人”还没有开口“魔姬”便用近乎夸张的表情自嘲道。

“......”“魔姬”的眼神和说话口气里蕴涵着的某种感情并没有逃脱“狂人”的眼睛,他的直觉告诉他“魔姬”现在的记忆情况不太稳定,是药物洗脑造成的不适应还是记忆复发的前兆呢?

病毒专家并没有在乎“魔姬”的自嘲,也不关心正看着“魔姬”有些走神的“狂人”,而是看了一下周围人来人往略显拥挤的走廊笑道:“各位不是想在这种拥挤的地方大谈病毒吧?我想还是换个地方比如到研究车上去吧!我可能要给你们带来一些麻烦,这里太挤了。”病毒专家虽然用的是“麻烦”这个词,但众人都明白疫情严重了,连专家都说带来麻烦了还能说什么。

张英达瞥了一眼“狂人”后也知道他在思考问题,这家伙一思考问题就不太注意周围的情况,典型的参谋型人员。这名叫“魔姬”的特工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从和她见面起就无法消除对她的忧伤感觉,张英达走在最后面眯着眼打量着走在前面的“魔姬”。刚才“魔姬”说话时的表情和眼神,除“狂人”根据药物洗脑等事实进行了推测外,张英达注意到后也进行了推测,但他因为不知道以前“魔姬”的情况,也就干脆不做任何推测,他当然明白“狂人”和“魔姬”同属于暗部这个应该说是神秘还是应该说是黑暗的政府部门的一些情况,看来这个名叫“魔姬”的特工以前发生的事肯定非同寻常。

走出医院后众人都有一种压抑感,一辆涂了墨绿色迷彩的军用卡车正尾箱朝后的停在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出口处,而一些穿戴防护服的士兵正往卡车上搬运着一些长形的黑色塑胶戴,病毒专家一边朝镇医院旁边的研究用车走去一边解释道:“很遗憾!疫情爆发到现在第一批人,地下停车场已经封闭,作为装尸袋的输出地。”

病毒专家和其他几人向守护研究车的士兵回礼后来到车上。挂在车壁上的温度计依旧显示科研车里的温度只有八摄氏度,张英达把卡片插入插卡口后一道玻璃门打开,众人进入里面后玻璃门关上,老套的一阵消毒雾气从四周喷出。消毒雾气喷完后张英达扭动另一扇玻璃门的把手,玻璃门打开后众人从玻璃门鱼贯而出。依旧是那个先进的医务研究工作室,几乎完全电子化的玻璃空间,几名身穿黄色防化服的工作人员正用电脑工作着。

病毒专家拉过一把转椅坐在一台电脑前操作着键盘道:“我现在就把病毒的最新样本调出来。”

在专家的操作下屏幕上出现了两张图片,其他人都知道这就是恶魔的本身,但两张图片有细微的差别,左边的图片就是他们三天前看到的病毒样本,而右边的病毒样本则在弯钩处出现了一些毛状物体。专家拖动鼠标箭头指在右边图片病毒样本弯钩处的细毛状物体上长出了一口气道:“我们初步怀疑就是这个细毛状物体出了问题,原来我们发现问题是并没有这个细毛状物体,而现在这个细毛状物体证明伊波拉病毒已经发生了变异,根据我们收集到的数据来看病毒的毒性又增强了,死亡率提高了20%,已经达到了90%以上。而且最严重的问题是他的感染率,原来的数据显示EBOZ,EBOS以及EBOT可能引发人类及灵长类发病,而可藉由空气传播的EBOR只能是猴子生病。但是很多佩带外科面罩的镇民和政府人员也感染上了伊波拉病毒,从这点推断伊波拉的变异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控制范围,或许是病毒变态到可以靠空气传播了,或许是我们调拨的外科面罩出了问题,但我不会相信我们调拨外科面罩出了问题。”

张英达皱了一下眉头问道:“我现在需要好消息来提高我封锁小镇和完成任务的自信心,没有好消息了吗?”

“还有一个情况可以告诉你们,但我不知道对于你们而言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虽然伊波拉病毒变异后的感染率和死亡旅上升了,但在空气中的存活时间却大打折扣,只要温度突然超过300摄氏度或者在空气中暴露十五小时以上病毒就会失去蛋白质外壳而死亡,情况简直差到了极点!我的建议是要么我们找出抗血清对抗病毒,要么启动“睡魔”方案。”

张英达隔着防化服用手揉着太阳穴,虽然隔着防护服进行按摩让其效果大打折扣,但张英达却毫不在乎,依然揉着太阳穴道:“别、别、别,你千万别和我提那个该死‘睡魔’方案,那是最后别无选择的东西,我可不想背上历史罪人这个大黑锅。还有其他的办法吗?你们十年前便在爪洼岛获得了病毒的原始样本,难道都十年了都没有进行过研究。”

“很遗憾!我们虽然得到了病毒样本,但在一次试验时病毒样本被意外破坏了,没有病毒样本我们无法获取抗血清。”病毒专家摇了摇头。

“那爪洼岛呢?”

“十年前作为永久性废弃基地被军方炸平了,天晓得现在那个岛是什么鬼样子。”

张英达没有问题了,依旧用手揉着太阳穴。“狂人”虽然有话想说,但想了想还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无论如何这个方法不能说出来,这关系到暗部、国防部,乃至整个菲亚斯的国际声誉问题。“狂人”也知道他自己的犹豫可能必将造成恐怖而又严重的后果,但如果这个事实公开的话后果会更加恐怖,“司令”也一定不会允许他将这个埋藏在暗部十年的事公开于众,看来鲁甸镇民又将和爪洼岛四七八团特战营一样为了菲亚斯的秘密任务,为了祖国的利益而成为牺牲品。

张英达等人走出研究用车时依然有一辆军用卡车停靠在镇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出口处,但卡车货箱上的编号则由刚才的313变成了512,旁边还停了一辆编号为214的同型号卡车,看来发病死亡的人数又增加了。

病毒在扩散,死亡人数在直线上升,越来越多的镇民不分贫富、不分地位的在倒下;每天都有几辆军用卡车从镇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开出,通过盘山公路前往预备部队驻地的农场;每天晚上都有一至两个农场仓库被大火无情的吞噬,大火映红了一片天空;聚集在小镇出口处的镇民越来越多,为了保护封锁部队的安全张英达不得不向封锁线调派了轮式装甲车,更多的铁丝网将整个小镇团团包围,镇民与部队的关系也日趋紧张,随时有爆发大规模流血冲突的可能。

作为负责暂时接管小镇事务的主要人员张英达、“狂人”这两天都有些恼火,应该说是心情烦躁。就在昨天,一张小小的照片和名单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张英达和“狂人”两人都觉得莫名其妙,被严格“保护”在国际记者驻地的媒体们怎么会得到一张小镇内一名被病毒折磨致死的被感染镇民照片,照片上死者严重腐烂的身体和名单上一长排的死亡人员数据被各国际媒体公开后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在国际上常与菲亚斯敌对或者关系不太好的国家立刻大做文章,对菲亚斯没能处置好国内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而感到遗憾,一些国家的私人媒体更是大加讽刺和嘲笑道,应该把菲亚斯的卫生事件交让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人类健康计划署解决;菲亚斯民众对政府的信任率更是下滑了十个百分点。面对来自各方面的质疑和指责,菲亚斯官方对于这件事极为恼火,外交部和国家新闻办公室都极力否认照片和名单的真实性,声称这是某些非友好国家利用其大众媒体对菲亚斯进行的恶毒攻击,菲亚斯强烈谴责这种不负责任的虚假报道。

而亚美尼亚、珐阑西等和菲亚斯关系比较好的国家则表示会尽快在四十八小时内向菲亚斯官方提供一批数额不小的药品和医疗器械,当然作为一场政治秀罗地亚、委内瑞拉和德思共和国也表示会向菲亚斯官方提供一些必要的援助,但并没有说明这批援助的数额,援助时间也只是用“尽快”这个有充分回旋余地的词语。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人类健康计划署等国际机构也表示最迟在七十二小时内对菲亚斯进行卫生援助,并且在二十四小时内派遣一支国际生物小组前往鲁甸镇协助菲亚斯官方调查伊波拉病毒。

就在这样的口水战与外交拉锯战中外交部和国家新闻办公室一边召开新闻发布会为官方辩护,一边下令严格管制菲亚斯国内各大众媒体的消息发布时,菲亚斯国务院也立刻向下级政府部门召开了视频会议,菲亚斯政府的“大管家”总理向主要部门宣布了如何应对关于新闻单位的提问时,还点名批评了几个重要卫生、媒体以及与此卫生事件有间接直接关系的部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防部、卫生部、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等机构都在被点名之列。国家情报总部暗部负责人“司令”,国防部长和国防67师师长更是在电话里对张英达,“狂人”俩负责人更是大发雷霆,声称这是二人的工作失误,必须严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三位高官还在大骂二人时还交流了一下后达成了什么共识。

张英达、“狂人”、“魔姬”在一个山坡上看着山脚下面预备军部队驻地的农场仓库,这个山坡距离那个农场至少有一千米的距离,根据病毒专家做出的评估后确认这已经离开了病毒的有效传播距离,而且病毒也随着载体的死亡而失去生存空间。“魔姬”坐在荒芜的黄色草地上双手抱腿,头枕在腿上一脸淡然地看着农场仓库方向,短发在晚风当中被风吹起磨辍着军服的肩章。张英达则叼着一支香烟眯着眼站在“魔姬”旁边看着远方开始撤离的大兵和卡车。“狂人”则躺在山坡的草地上思考着,或者说依旧犹豫着那个问题,到底要不要把那个或许能拯救仍然生还的镇民,但却必须以国家声誉作为代价的方案,昨晚他悄悄用电话把这个想法告诉“司令”后立刻遭到了“司令”的强烈反对,“司令”语气强烈地警告“狂人”,一旦事情泄露,他将受到暗部的A级处罚。A级处罚既指被全球暗部人员追杀,追杀期限为一个星期,无论你有多大的背景和能力,一个星期后你都将成为一具冰冷的残尸(此追杀令和“睡魔”那个追杀令完全是两个概念)。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农场仓库燃起的大火在晚风的带动下显得更加无所忌惮,尸体特有的焦味再次弥漫上山坡,又是一批被焚化处理的感染尸体。张英达看着远处被大火肆虐的农场仓库打了个招呼打了个哈欠嘀咕道:“已经麻木了吗?可悲啊。”

“魔姬”站起身拍去身上的一些沙土和黄草伸了个懒腰偏了偏头道:“是啊,麻木了!走吧,我们该去会见客人了。”

“我也要去吗?这应该是你们暗部的工作吧。”张英达回过头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道。

“魔姬”没有立刻做出答复,只是转过身道:“这是来的是全球解放旅的几个家伙,真不知道这些个家伙怎么会有闲心跑到菲亚斯这个落后的南部小镇来,这些家伙不是来叼食的吧!你可是鲁甸镇的主要负责人,你不出席的话会见就没什么意思了。走吧!”

三人依旧乘坐那辆挂了丛林伪装网的“沙漠袭击者”吉普车经过几道消毒、检查关卡后回到了临时指挥部,三人走进帐篷时,两名穿着讲究的客人已经喝着茶坐在会议桌前看着电视新闻了。

张英达三人坐在客人对面的座椅上后,“狂人”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关闭了挂在帐篷上的电视微笑着没有说话。

“嗨、嗨、嗨,伙计,没见我正在看电视吗?真没人情味,还说什么以人为本呢?我看屁花!”一名大约三、四十岁的男子拉了拉红色衬衫抱怨道,说话的人名叫斯拉,是全球解放旅的高级特工,和暗部的很多特工都是老相识。

“狂人”把遥控器轻轻放在会议桌上双手脱着下巴严肃地道:“我们现在很忙,你们不会就是专程跑到我们这来看电视新闻的吧。有话直说!”

穿红色衬衫了男子挠了挠有些像鸟窝的头发道:“怎么会呢!呵呵,是吧!我们来这里是向你们提供一个很重要的消息。一方面亚美尼亚的全球解放旅和菲亚斯暗部的关系可是情报界里出了名的,况且“睡魔”和我那么好的关系,”男子喝了一个茶接着道,“我怎么可以把事情视而不见呢?”

一听对方说到“睡魔”,“魔姬”立刻站起身看着该男子惊讶道:“你和‘睡魔’关系很好?那你肯定知道他在哪了?”

“当然,听说这家伙好象在菲亚斯的首都区附近转悠,这家伙好象加入了雾影,具体职务他没说......噢!这家伙还在利比里亚绑架了一个男孩,叫他‘小鬼’还是什么来着。”斯拉满脸一副回忆着往事的样子。

“魔姬”坐回到转椅上露出一丝笑容小声道:“首都区附近吗?一定等我回去找你,在我找到你之前你千万不能离开啊!”

“狂人”磨戳了一下下巴上的少许胡渣想着“魔姬”这家伙想干嘛?看来“睡魔”这混球有危险了,不过现在考虑这事尚早,现在她又走不开,“狂人”收回思绪问道:“说说吧!这次来做客的目的,你们有什么情报要向我们提供?”

“你们菲亚斯政府最近好象很困绕啊,什么事呢?好象是一张照片和名单流到了媒体手里,敞开了说吧!虽然我们没有证据,但这件事是我们亲眼所见,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就当我没说。”斯拉露出一副即将揭开惊人内幕的表情笑道:“我看见安布雷拉的员工把一个纸袋交给了德思共和国电视二台的一名摄像师,虽然我们不知道纸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但只要联想到这几天的事件,答案就很简单了。”

“嘣——”张英达一拳敲在会议桌上大骂道:“怎么他妈的又是安布雷拉!”张英达中校可是不经常发火的,尤其是带着脏话发火,按他的逻辑来说这太不像个文明人了,任何事都要保持最大的冷静,尤其对于一个军队指挥官而言,这是张英达经常念叨的话,站在帐篷外的副官岁里面的敲打声抖了一下。

“你们有所意料?”斯拉的副手问道。

“狂人”长出了一口气叹道:“几天前安布雷拉运来了一批药品和医疗器械,要我们同意他们协助我们一起研究伊波拉病毒和抗体开发,被我们直接拒绝了。”

斯拉放下茶杯道:“这样啊!我想你们不知道吧?这批东西赠送给你们后安布雷拉企业在全世界人民的心中的好感率又上升了0.7个百分点,天!全世界人民的0.7个百分点,恐怖!”斯拉最后一句话简直就是叹出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