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五十二节 同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蜿蜒的盘山公路下山路的车道上不时高速行驶过一队队军用卡车,这些卡车全部载满了身穿军用黑色防化服全副武装的大兵。这些大兵都是去增援小镇的,他们收到中校指挥官的增援命令后立刻已最快的速度整装完毕,登车前往封锁小镇。车上的人都没有说话,他们都知道原本自己所属部队是留守驻地作为预备军的,而现在部队这么匆匆忙忙地穿戴好装备并且高速向小镇开进也就说明封锁小镇的兵力已经严重吃紧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小镇发生了紧急情况,他们全部都身穿防化装备......

车队中为首的一辆卡车内坐在副驾的一名尉官透过车窗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小镇道:“小镇那边的情况......不太好吧?”

正在开车的大兵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们都知道情况不太乐观。

尉官并不期待大兵回答他这个问题,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向旁边的大兵问道:“如果......如果局势实在超出控制范围,你会朝他们开枪吗?”尉官长长的叹气被厚实的呼吸面罩完全掩盖住了。

正在驾驶卡车的大兵依然保持着沉默,向养自己、养整支部队的父母和亲人开枪?大兵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是军人,命令就是天职!而且......这正是当地驻军的封锁任务被我们接管的直接原因。”

尉官也沉默了一会儿继续看着逐渐接近的小镇念道:“不愿意!但我会这么做,为了其他国人的安全,和常规部队不同!我们正是为此而存在。”

所有前往增援的军人都坚信一点,如果局势实在超出控制范围的话他们会做出武力反应,但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使用致命武力。一旦到使用致命武力的时候他们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犹豫就意味着灾难在菲亚斯的肆虐。或许应该申明一点的就是菲亚斯国防67师571步兵旅第七步兵团曾参加了海艨冲突中的清剿武器行动,被尊称为“冷血部队”的其中一个团。

“沙漠袭击者”军用吉普车在前往小镇的路上不得不行驶到了盘山公路下山的反向车道上,因为下山车道上飞驰着一队队军用卡车。张英达正用车载步话机和团营长以及文官们联络着情况,“狂人”坐在后座上无聊地看着窗外光秃秃的荒山,“魔姬”坐在“狂人”旁边用笔记本电脑正记录着什么。从临时指挥部驻地前往小镇必须经过山脚的国际记者驻地,公路两侧已经站满了手持“大枪小炮”的各国记者,记者手里的相机的快门都快被按爆了,闪光灯闪烁的灯让人看了便眼疼。从第一队军用卡车从记者驻地旁的公路上快速驶过时记者便从营地里蜂拥而出挤在公路两旁疯狂地按着相机快门,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并不是小镇封锁部队换防的时间。部队以如此快的速度向小镇开进,多年的记者职业意识让他们明白小镇出事了,而且连续前往小镇的车队更让他们明白小镇发生了大事件。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记者们只能站在公路两旁对着疾驶而过的军用卡车拍照,如今总算在一队卡车中出现了一辆军用吉普,记者们殷切地希望这辆可能载着指挥官的吉普能停下来向记者做出解释,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吉普未做任何停留的意思,跟随着卡车快速转过山地弯角消失在了荒山之中。

张英达等人乘坐的吉普车跟随前往香舍丽大道增援的步兵团第二营所属七连抵达了香舍丽大道。车队放慢速度停留在路边后车上的大兵们立刻带上自己的装备跳下车向即将被人群冲垮的封锁线奔去,连队连长更是直接进入之前七连小队拉起的人墙封锁线指挥增援部队组成人墙。大量镇民正拥挤在香舍丽大道的封锁线位置,目前镇民只是希望军队能让他们离开这个恐怖地带,拥挤在封锁线位置的镇民们都没有戴外科面罩,因为他们认为现在戴外科面罩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整个大道上原来的警戒线和封锁杆已经被大兵们拉换成了蝮蛇型铁丝网和加装了纯粹用来威慑的M2HB重机枪掩体,这些东西整齐的排列在之前设置的警戒线上,既没有向小镇推进,也没有向小镇外面推后。由大兵们组成的两道人墙将拥挤的人群和蝮蛇型铁丝网隔开,以免人群被铁丝网弄伤,这样的分割布置让“狂人”和“魔姬”都觉得有些吃惊,如果发生拥挤的话铁丝网上的挂钩很可能会刮破人墙大兵们身上的防护服,防护服一旦破损大兵就有可能被伊波拉感染,天晓得伊波拉这个“恶魔”现在是什么情况。

“沙漠袭击者”吉普经过蝮蛇型铁丝网中间拉起的警戒杆通过第一道人墙,之后几米之外是挡住人群的第二道人墙,第二道人群的大兵让出一道缝隙让吉普通过,大兵让出的距离刚好足够让看起来有些宽的吉普通过,吉普车驾驶员不断鸣着喇叭示意人群让路,人群敲打着吉普车缓慢从吉普车前面让到旁边。吉普车驶出人群进入香舍丽大道,“狂人”看着车后渐渐远去仍站在封锁线位置的人群若有所思地道:“你们能控制吗?”

张英达看了看后视镜轻松地说:“基本还在我们的预设范围内。”可是此时张英达心里并不像面部表情那么轻松。

“魔姬”继续摆弄着她的笔记本电脑用带着一丝赞赏而有不忍的口气问道:“我不明白刚才封锁线位置的大兵们为何用这样的阵势?”

张英达当然明白“魔姬”此问的意思,张英达扶了扶军帽的前边笑道:“这正是菲亚斯军人最值得骄傲的地方不是吗?”

“那这是你的命令还是他们自愿组成的行为。”“狂人”依旧无聊的看着窗外问道。

“是他们自愿的行为,也是我的命令。不过他们的自愿在前!”张英达露出一丝光荣的表情答道。军队是为国家、为公民而存在很正常,但菲亚斯军人不仅为国家而存在,更为菲亚斯人民而存在!因为他们为菲亚斯人民而存在,所以保护菲亚斯人民的安全也成为了所有菲亚斯军人最值得骄傲和最值得自豪的使命。大兵们为了不让铁丝网伤到这些可爱而又可怜的镇民,他们放弃用冰冷的围墙或者掩体去阻挡人群,他们想让镇民知道自己的守护神一直没有离开过他们,如果可以他们宁愿脱去厚重的防护服,用实际行动告诉镇民自己的军队不会离开他们,也不会让他们受到伤害!

小镇上已经没有了警车和警察的踪影,小镇维护秩序的任务已经完全被身穿厚重防化服携带枪支的大兵所取代,大街上巡逻的也由昨天的警车全部换成了全副武装的军用车辆,天空中的“小鸟”直升机作为机动部队配合巡逻。“如果您需要帮助或者您的家人出现疫情的疑似症状,请在窗户上挂上白布,我们会派医务人员来您家接您或者您的家人到镇中心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如果您需要帮助或者您的家人出现疫情的疑似症状,请在窗户上挂上白布,我们会派医务人员来您家接您或者您的家人到镇中心医院进行隔离、治疗......”街道上巡逻的几辆军车正在用车载广播系统向街道两边的居民进行广播。同样一段广播所造成的效应和昨天成了巨大的反差,整个小镇大部分的居住区门、窗上都挂出了白布,看着这些窗户上刺眼的白布张英达额头上开始渗出了冷汗。

吉普车未做任何停留直奔镇中心医院。镇中心医院现在已经爆满的不太象话,甚至连医院的露天停车场也成为了治疗区,大量的病床被直接摆在了停车场上,大量的病人或躺在病床上接受简单的治疗,或者直接斜靠在病床床脚等待医务人员的治疗,大量身穿白色大褂头戴外科面罩的医务人员快速穿梭在病床和人群之间。还好停车场上面已经由部队拉起了遮阳帆布,热辣的阳光被遮阳帆布挡住后才没有折磨病人和医务人员,经张英达之前的介绍:这种新型配发给67师的遮阳布不仅可以遮阳,而且还可以神奇的起到降温的作用,帆布里被植入了特殊制冷材料。

张英达等人走下吉普车看见忙碌的人群里有几名穿着和他们同样防护服的人正在停车场的人群里穿梭来往,并且迅速用记录本记录着什么。张英达看了一下镇中心医院旁边的研究用车后又看了看人群里穿防护服的人,转过身弯进吉普车里拿出一台绿色的军用笔记本电脑轻关上车门朝研究用车走去道:“那些很可能是病毒专家的部下或者同事,但愿不是安布雷拉那群混蛋的生化武器专家。”说着最后还加了一句幽默的话语。

众人也非常认可这句话,那群认真做着记录的人怎么可能是安布雷拉的生化武器专家呢!张英达和其他人来到研究用车前向守卫的士兵回礼后问道:“病毒专家呢?”

“病毒专家正在医院里进行调查。”士兵握着手里的XM8E型卡宾枪回答道。“魔姬”看着士兵手里的XM8E型卡宾枪快速搜索着大脑里丰富的“资料库”:国防部为了验证这种枪械的可靠性和实战性似乎曾将该步枪的实验型装备过参加了海艨冲突的一支部队,不过这支部队在攻城作战中遭遇罗地亚国防数字第三旅67装甲团和两个加强营时被全部歼灭了(可参见第六章的内容)。国防部对战场上残存的枪械回收鉴定后后对于安普国防武器公司的该型号枪械非常满意,并且立刻下发采购合同将正式枪械型号XM8E第一批装备国防67师部队。

张英达转过身一边朝镇中心医院走去一边回过头看着“狂人”和“魔姬”道:“让我们看看自傲的病毒专家还有没有他自傲的资本。”医院正门前安排守卫的士兵已经没有了,是啊!既然病床和感染者都被移到医院停车场了,那医院也就失去了继续守卫的意义,或许现在医院就是一个巨大的伊波拉病毒感染源也说不定。

和众人预测的完全一样,医院的各科室都挤满了伊波拉感染者,甚至连走廊这个狭小的位置上也挤满了感染者,感染人群里当然也包括身穿警服的警务人员和其他镇政府工作人员,众人刚走进走廊时就听到从走廊的另一端传来了一阵吵闹声。“你们快把治疗这该死症状的药给我,不然要在这里翻天了!”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强壮男子大声朝一名女护士大叫道。

女护士显然有些害怕这男子的气势,小声地道歉道:“抱歉先生,我们目前还没有治疗该病症的药品......”

“我不听你鬼扯!谁不知道你们准备把药品以高价出售,我们这些穷人哪有钱买得起?快把药交出来!是不是?”男子还没等女护士把话说完便咆哮了起来,旁边的一些人见女护士吓的不敢说话便以为事情属实,也跟着起哄。见那么多人朝自己责问、抱怨,女护士更吓的不敢说话了,只剩下眼中的泪水在打转。

一名上了年纪的老者见这些人有些过分便打断道:“你们不要着急嘛,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时候,人家护士小姐现在也没有办法,药物是肯定会有的......”

男子还没等老者把话说完便怒吼道:“开什么玩笑?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和医院又是什么关系?”

老者对于男子的话有些不高兴了,邹起眉头道:“小伙子,做人不要那么张狂!”

“哈哈哈哈——张狂?我现在对张狂没有兴趣,我们只要药品。你以为你是警察吗?警察已经全部下岗住院了,哈哈哈!”男子最后用“我们”这个次明显将刚才跟着他一起起哄的人加在了一起,刚才跟着起哄的人知道自己如果跟他一起的话,或许也可以得到治疗病症的药品也说不定,所以也跟着对老者和护士进行言语攻击。

老者气了一阵后脸色又好了些笑道:“我当然不是警察,警察在你们后面呢。”

正说着几名戴着外科面罩的、身穿警服,但没有配枪和证件的警员挤过人群来到了这边。男子见警员没有佩带警枪和证件便毫无顾及地打趣道:“哦!警察先生们没有上岗啊?我刚才怎么说的?我刚才怎么说的?警察们现在都住院呢!你们没有证件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真警察。”根据菲亚斯相关法律规定,警务人员必须向有关当事人出示警官证后才能进行相关的执法行动,未携带警官证的警察不具备执法权,但未持证件的警察对即时违法犯罪活动有和菲亚斯公民同样的权利和义务,该权利和义务受到法律的鼓励和保护。

一名警察上前道:“先生!请你保持您情绪的克制。虽然我们没有携带证件,但我们穿着这套警服,胸别着警徽,我们就可以是执法者。”

“克制!你们不也被病毒感染了吗?还跑这来耍威风,要逮捕我吗?”男子抱怨着。

警员们看了看自己身上整齐、干净的警服和灰白反光的警徽笑了笑,一名警员微笑道:“先生,我们可以以寻讯滋事为理由将你扭送至警局,那里的牢房数量足够让你老老实实的待上一段时间,但在这种时刻我们不想填麻烦,也请先生您自重。不管怎么说......我们毕竟也被病毒感染了,和你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我们与你们同在!”

男子显然没什么话可说了,抱怨了一声后朝走廊一端走去,其他起哄的人也无趣的散开了。女护士感激地看了着警察们笑道:“谢谢你们!不然我真没办法了。

警员打出“OK”的手势道:“你们现在比任何人都伟大!希望你们能保重自己。”警员的话意思就是希望你们不要也感染上这该死的病毒。

“呵呵!我们与你们同在。”女护士露出阳光地笑容朝走廊的尽头走去,还不时回头看向这边。

警察们正准备离开,一只穿戴防化服的手搭在了刚才解围警员的肩上,张英达透过透明的呼吸面罩笑道:“说的好小子!我们与你们同在!”

警员转回身对着张英达笑道:“恩!我们同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