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鲁甸镇通往郊区的香舍丽大街上一队长长的车队开着大灯停放在大道中间,封锁小镇的士兵队长正在和这支车队的领头交涉。车队领头是三名穿着西装、戴着外科面罩的男子,三人站在正中央的男子似乎是这三人中的老板,另外两名男子都站在这人的身后。男子左边的人比较瘦小,右边的人则比较健壮,看起来是孔武有力的那种。

封锁大道的士兵队长严肃地再一次申明上面下发的命令道:“抱歉先生!如果你们没有临时指挥部给予的通行证的话,我们不能让你们通过这里进入疫区,这也是保证你们的安全。”

老板旁边比较瘦小的男子挤上前道:“别这么说嘛,你看看!我们安布雷拉集团在你们这种危难时候也不想着你们吗?我们运输药品和器械的车队都送到大门口了,你们不会这么不通情达理吧?”

士兵队长索性不理睬他们了,直接转过身向旁边警戒的部下道:“擅闯禁区者一律击毙。”说完头也不回地朝街边走去。车队的领头对于菲亚斯国防67师的部队也早有耳闻,对于这种尴尬的场景也不是第一次了,三人索性回到车上等待小镇负责人来了再说,反正上面交代的任务是无论如何也要把这批药品和医疗器械送往疫情地——鲁甸镇,不然他们自己也觉得为什么自己非要这么厚脸皮的热脸贴冷屁股。

就这样双方一直从凌晨四时僵持到了清晨六时,太阳都已经在天边映出一丝红霞了,车队依旧亮着大灯停在大道中间。六点半时才从镇里驶来了一辆挂着丛林伪装网的“沙漠袭击者”军用吉普车,车慢慢停在了封锁线前。斯普恩正在卡车的驾驶座上打着小盹时被一阵轻轻的敲击声弄醒了,斯普恩眯着双眼摇下车窗道:“什么事?”

敲车窗的李勒指了指封锁线的位置道:“他们管事的来了。”

斯普恩“哦”了一声拍了拍仍在死睡的安布道:“快起来,管事的来了!我们这批药品和器械终于要死皮赖脸的送出去了。”

“WHAT?”迷迷糊糊的安布突然弄出这么一句鸟语来让斯普恩莫名其妙,就这样李勒领着两个还没完全睡醒的睡虫朝封锁线走去。你没有听错,安布雷拉集团驻罗地亚底特律市分布实验室的第一掌门人到了,李勒是以实验室安全员的身份前来,安布则是因为伊波拉病毒实验开发负责人前来。当菲亚斯南部小镇鲁甸镇突然爆发伊波拉疫情的消息传入三人耳朵里时,三人都大吃一惊。斯普恩正在悠闲的钓鱼,李勒正在苦恼用什么方法才能让电脑游戏通关,这消息险些让安布的实验室再次发生危险,因为安布正在进行危险实验操作。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安布雷拉集团只有他们实验室在进行伊波拉病毒的研究,而之前他们实验室刚好发生了实验室病毒感染事件,更深入的调查发现病毒感染事件之后一名和感染事件有关联的实验人员去鲁甸休假了。按照推断来看,很可能是这名前往休假的实验室人员携带了伊波拉病体。无论如何对于安布雷拉集团而言发生这样的研究病毒外泄事件是决不允许的,不管是不是该实验室的病毒泄露,作为与事件有直接或间接关联的三人都应该前往调查。

病毒专家把士兵队长恭敬递回的证件挂在胸前朝车队走去,病毒专家伸出手和斯普恩的手握了一下道:“非常感谢你们能在我们为难的时候送来对我们的关怀,我们对给你们造成的不便表示道歉。”

“哪里哪里,应该的!我们企业在菲亚斯也得到贵国的多多照顾与支持。”斯普恩陪笑道。

病毒专家看了一下斯普恩身后长长的车队心里那个叫乐啊!病毒专家赶紧不露声色的道:“实在抱歉!小镇现在正在封锁阶段,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我也不拿着证件才进进出出的嘛!要不你们先把这些东西运往山脚的第七步兵团驻扎地去,或者直接运往国际记者驻地去,这样对于你们企业也是一种宣传嘛!咱们去临时指挥部谈。您看怎样?”

斯普恩朝李勒点了一下头,李勒转身朝车队走去,准备让车队掉转车头前往国际记者驻地。斯普恩、安布和病毒专家坐上刚才从镇里驶出来的吉普车朝山脚驶去,病毒专家看着正在调头的每一辆卡车车箱上都印有安布雷拉集团的雨伞图标,看着这个标志病毒专家忽然产生了一丝怀疑,对于刚才自己的决定产生了一丝怀疑,是否把车队调到步兵团驻地就行了。专家产生了一丝担忧,我们正在把安布雷拉集团塑造的过于巨大。他也明白那么大的一个企业不可能单单靠生物制药这一项便能如此有钱,对于安布雷拉的暗地生意情况大多数国家都知道一些,但没有触及到自己国家的重大利益前谁也不愿意去招惹这个被自己一手捧大的国际企业。

李勒在几名士兵的带领下将卡车押运往国际记者驻地,病毒专家则和斯普恩、安布前往临时指挥部。原本在安布雷拉车队抵达香舍丽大街封锁线时专家和张英达便已经接到了封锁线士兵打来的电话,之所以拖了几个小时专家才去接斯普恩一行的原因就是这几名鲁甸镇的暂时负责人要先碰一碰头,不管怎么说既然对方来的安布雷拉集团,那么必须事先做好一些准备工作。

吉普车经过两道烦琐的关卡后才来到临时指挥部,之所以说“烦琐”是因为驻地负责人张英达、“狂人”准备向安布雷拉传递一个信号:菲亚斯军方以及卫生部门有能力处置任何发生在菲亚斯境内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即便你是全球最大、最有实力的企业也无权过多干涉菲亚斯境内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而这一点也得到了病毒专家的赞同。

回到临时驻地后斯普恩等人被直接安排到临时指挥部等待,当然等待也不能这么干坐着,待客之道菲亚斯人可是很讲究的,而且人家都把药品等等卫生物品送上门来了,你也不能给人家太难堪。几分钟后张英达、“狂人”等人才在病毒专家的陪同下进入了帐篷,“魔姬”甩了甩自己飘逸的短发道:“还是不穿那蒸笼装来的最舒服。”

“那是!不然谁想穿那该死的防化服。”张英达点着头表示赞同。

张英达、“狂人”、“魔姬”和镇长等负责人和斯普恩三人一一握手后就坐,镇长和斯普恩三人握手时还略显幽默地说:“你进行过完全的消毒了吗?”

斯普恩只能抱以微笑的同时回敬道:“消毒可是我们常做的事”。安布则越来越觉得这趟浑水来淌的不值,都说菲亚斯人的待客之道很有讲究,今天真是开眼界了。

众人就这么坐在座位上等待着,谁也不想先开口,最后还是镇长打破了沉寂开口道:“怎么谁都不愿意说话?那我就不客气了,首先还是非常感谢你们安布雷拉公司对我们这次爆发疫情的支持,虽然像我们这样还不算太穷的国家对于处理公共卫生事件方面无论物资还是技术什么的都不缺,但贵公司能在菲亚斯人民,尤其是鲁甸镇民面临生命危险时贵公司为我们送来了急需的药品和医疗器械真是无限感激。”

又是一阵沉默后斯普恩笑道:“哪里哪里,惊喜除了这一份外还有一份。”

镇长笑道:“还有,还有什么惊喜?”看来镇长已经被安布雷拉收买了,做一镇之长真是难啊!不得不为当地的卫生和财政考虑,尤其是在爆发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时。

斯普恩并没有急于说出这份惊喜,而是慢慢品了一口清茶叹道:“的确,菲亚斯的清茶果然比苦咖啡好喝多了。惊喜就是希望贵国能让我们安布雷拉企业也参与伊波拉病毒的研究和抗体的开发。”

“狂人”、张英达和病毒专家都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笑意,安布雷拉无利不起早的作风总算再次展现了,而且是阴毒的狠招!但几人都没有表态,虽然不会同意,他们还是想听听这个安布雷拉的代理人要找什么打动人的理由。

安布故意装出一副笑容道:“我们安布雷拉企业最为全球最大的国际生物制药企业有义务帮助全球任何国家解决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这也是我们安布雷拉员工以及管理层一致的共识。我们安布雷拉虽然比不上国家的资金和技术,但我们因为是国际生物企业的原因,所以我们还是掌握了许多关于病毒和抗体的知识及经验,希望你们能让我们参与伊波拉的研究。”

“魔姬”看着安布装出的笑容有种想呕吐的感觉,他以为自己在召开新闻发布会呢?“狂人”更是觉得好笑,还安布雷拉企业最为全球最大的国际生物制药企业有义务帮助全球任何国家解决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他怎么不直接说还安布雷拉企业最为全球最大的国际生物制药企业有权利插手全球任何国家解决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张英达靠在座椅上双脚搭在会议桌上长吁了一口气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不过有一点我不得不承认的就是你们的确掌握了许多关于病毒和抗体的研究经验。”妈的!你们就是靠生物武器发的财,不掌握病毒和抗体经验才怪事,张英达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扯别的,“或许我们合作的话会很快弄清病毒以及掌握抗体,但你要明白这次公共卫生事件直接关系到国家安全和民族利益。”

此话一出就意味着否定了斯普恩的提议,镇长侧转头看着张英达,对于这为小镇的暂时接管人做的决定,镇长当然知道中校不可能只考虑到鲁甸镇这个小范围,他必须从国家的利益方向看问题,所以镇长对于这个回答既反对也赞同。拒绝了安布雷拉的渗透或者说是帮助,可以免于安布雷拉对菲亚斯卫生以及军事医学的渗透,但这势必会拖延抗体的开发,也就意味着鲁甸死亡人数的上升。斯普恩等人也明白张英达已经打定注意准备用鲁甸镇民的血肉之躯来阻挡自己企业对菲亚斯军事、生物医学的渗透了,斯普恩仍不死心的再次提醒道:“我想中校先生应该知道鲁甸镇民正处于严重的危险之中。”

“我们当然知道,但我们有能力处理我们国内的疫情,这不需要外国人对我们指手画脚。”“狂人”的话更直接了当。暗部已经派“饕餮”前往底特律着手调查安布雷拉了,虽然“狂人”不知道暗部嗅到了安布雷拉的什么气味,但这一点就可以说明暗地里靠制贩生物武器的安布雷拉已经被菲亚斯情报武装部队盯上了,如果这时候再和安布雷拉合作的话以后会变的很麻烦的。

既然话已挑明那基本上就没有继续谈判的余地了,斯普恩等人站起身准备离开,张英达依旧双脚搭在会议桌上偏着脑袋笑道:“新闻发布会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你们可以出席了。专家会为你们带路的,希望你们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多多宣传一下自己噢。”张英达这句话似乎话中有话。

斯普恩放下茶杯笑道:“当然!另外根据我们的观察,伊波拉疫情可能有大爆发的迹象,希望你们注意。”说完后在病毒专家的带领下前往国际记者驻地。

张英达待斯普恩等人离开后往地上比了个中指骂道:“呸!自己就是制贩生物武器的还装什么天使!真他妈不是东西。”

“魔姬”端起茶杯泯了几口道:“可他们还送来了好几十吨的药品和医疗器械。”

“药品和医疗器械?老子还请他们喝茶了呢!”张英达打趣道。

“狂人”听完这话有些不满意了,放下茶杯看着张英达道:“那感情是我和‘魔姬’喝了这几杯茶也得拉它几十吨药品和医疗器械来才完?”

张英达一时兴起道:“那是......”看见“狂人”越拉越长的脸后赶紧赔笑补充道:“那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咱俩谁跟谁不是!”

正说着会议桌上的电话响了,张英达避开“狂人”的眼神赶紧接起电话道:“临时指挥部......我就是......知道了,你们一定要控制住局面,我会派部队过去增援的......知道了。”张英达挂上电话长出了一口气。

“魔姬”看着张英达道:“麻烦事情来了?”

“被你说对了,麻烦事情来了!更被安布雷拉那群混蛋说对了,伊波拉疫情大爆发了。镇中心医院人满为患,正在成为另一个感染源,我们也正失去对小镇警察和政府人员控制能力,封锁小镇的兵力开始吃紧了。”张英达站起身披上中校服上衣冷淡地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