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四十九节 病毒专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暗部海地行动记录档案(部分)。

3月21日,“魔姬”在跟随菲亚斯国防部谈判小组尼米滋中将前往海艨镇途中,贵宾机连同随行人员在北部原始森林上空进行最后通信联络后失踪,下落不明。

4月10日,暗部收到电话情报,情报显示失踪小组可能位于内战小国海地。

4月12日,“饕餮”等人随同维和警察部队同机抵达海地首都摩加迪沙。

4月13日,行动小组跟随维和部队前往某坠机点搜寻失踪的联合国人员,并且在某坑内发现重要线索。

4月14日,行动小组突袭了摩加迪沙艾迪德民兵组织的一个小队,获悉尼米滋中将被艾迪德俘获,并且计划以此向罗地亚情报部门换取武器。

4月20日,委内瑞拉驻海地摩加迪沙部队向艾迪德政权发动进攻,行动小组借击落委内瑞拉直升机为契机解救尼米滋中将,解救行动成功。

4月24日,行动小组得到暗部批准,护送尼米滋中将前往摩加迪沙机场。但飞机在起飞后遭遇炸弹,飞机坠毁,尼米滋将军极其接机随行人员全部遇难。

4月26日,行动小组未发现有关特工“魔姬”情报的情况下返回暗部总部。

4月27日,行动小组所有成员因为严重的失职行为全部被暂时停职,海地方面工作被其他小组接管。

......

5月5日,“饕餮”个人计算机邮箱收到一封邮件,内容只有SOS三个字母,没有署名,邮件发送地显示为海地计算机网络。随后“饕餮”等人以私人身份再度前往海地搜寻“魔姬”下落,由于未发现情报以及任务关系,“饕餮”等人于5月10日返回暗部。

......

7月5日,暗部驻海地分部再次收到电话情报,情报显示“魔姬”在一栋废弃建筑物内生命垂危。海地分部人员立刻前往该建筑物内搜寻,在建筑物倒塌的地下室内发现了伤痕累累、衣衫褴褛的失踪特工“魔姬”,随行军医对“魔姬”进行了紧急抢救。

7月7日,鉴于“魔姬”身体状况失控,“魔姬”被紧急空运回圣菲朗西斯科暗部直属医院进行救治。

暗部特工档案(部分)。

7月10日,经过暗部批准,暗部首席审讯执行官“狂人”为“魔姬”进行药物洗脑试验,试验成功,但可能存在一定复发性。“魔姬”苏醒后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暗部特工“狂人”将跟随“魔姬”,以防“魔姬”记忆复发......

7月30日,“魔姬”身体基本恢复。

8月10日,菲亚斯南部小镇鲁甸大规模爆发伊波拉疫情,“魔姬”随同“狂人”前往调查。注:部分档案涉及机密问题,已被部门加密。

......

“狂人”伸了个懒腰站起身转过身向招笑敬礼道:“暗部特工‘狂人’前来报到,这位是暗部特工‘魔姬’。”说完伸出手指向“魔姬”一边郑重其事的介绍道。

中校也站起身对“魔姬”笑着点了点头转过身以极快的速度在“狂人”胸前一记重拳道:“你小子少给我打哈哈!咱俩又不是第一次见面。”

“狂人”捂着胸口咳嗽了几下直起腰用中指指着中校龇牙咧嘴道:“你小子当了个屁中校就狂的没边了是吧?敢偷袭老子——咳、咳......”咳嗽时还从嘴里吐出一些酸苦的胃液,看来这一拳够“狂人”受的。

中校咧出牙齿笑道:“偷袭你怎么着,你以为我会把以前的旧帐给忘了,要不要我把你的臭事说出来?现在你可是在老子的地盘上,要生吞活剥了你可是我的自由。”中校说话期间还不忘看了看周围若有若无朝这边看的军官们。

“狂人”摇摇晃晃地坐回到座位上又咳嗽了几声道:“你这混蛋,老子在地上画圈圈诅咒你!”“魔姬”赶紧走到“狂人”后面拍着他的背以减轻他的痛楚。

中校挠了挠头发坐回到座椅上继续把腿搭在会议桌上道:“你看他壮的都跟头牛似的,你帮什么忙啊?我是国防67师第312旅第七步兵团团长张英达中校,欢迎光临团部临时驻地。”虽然在做自我介绍,但明显没把“魔姬”放在眼里,依旧在看着屏幕上的新闻报道。虽然中校对“魔姬”很无礼,但“魔姬“却不想中校是无礼。“魔姬”立刻立正敬礼道:“暗部特工‘魔姬’。”

中校用牙从烟盒里轻轻咬出一支香烟点上然后把烟盒扔到“狂人”桌前冷漠地道:“既然你到了我的地盘上,那就得听从我的命令。我也知道你们女人很爱美,但你最好把美丽的长发弄的短些,这里没人有时间欣赏你美丽的长发。”说着张英达还从嘴里吐出几圈烟云。这时一名中尉走了进来冷漠地朝张英达敬礼,并且把一个档案本递给张英达后便转身离开了,张英达也懒得回礼,直接打开墨绿色的档案外壳翻了几页后就当是看完了。张英达站起身拿起挂在座椅上的中校军服拍去上面的一丝灰尘,然后披在身上边扣上纽扣边说,“咱们该去镇边上会会那些记者了,不然咱们国防67师的牌子可就给人砸了,要不然67师的同仁会撮我脊梁骨的,你作为军事医学研究中心的身份,最好也出席一下。”说着从桌上拿起镶有金边的军帽扶了扶角度戴上接着说:“顺便带你们去参观一下我管制下的小镇。”

三人首先来到军需库各领取了一套防化服扔在吉普车的后座上后,张英达直接坐进了驾驶位置,“狂人”坐在副驾座上,“魔姬”和一名少校军衔的人坐在了后座位上。张英达轻轻带上车门摇下车窗,调试着后视镜的位置道:“很美丽的头发。”

“魔姬”摸着绑好的头发笑道:“谢谢!”

吉普车行驶出临时驻地大概两公里后来到了一个消毒站前停下,虽然是消毒站,但“狂人”和“魔姬”都认为这个消毒站叫做检查站可能要更确确些。张英达把证件递了出去,几名穿着防护服的大兵对着车内一阵观察后又盯着证件看了半天才用手示意放起栏杆。吉普车行驶在弯曲的盘山公路上,反车道上则不时有成群接队或者单一的军车缓慢行驶而过。张英达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刚从反向车道行驶而过的一队军用卡车道:“应该到换防时间了吧?”

少校副官回答道:“恩!换防再换也还是我们团而已。”

吉普车在山涧工路上左拐右转大概行驶了十公里后才来到了鲁甸镇外围。小镇已经被部队完全封锁,通往外界的所有道路及公共交通设施也被全部切断,甚至第七步兵团还在小镇周围架设了几台大功率的电磁干扰仪,小镇内通信联络的电磁波在传出小镇前便被电磁干扰仪干扰了,只有第七步兵团配备的专属频率可以不被干扰,而新闻记者则是被严格禁止进入小镇的,因此新闻记者只能在步兵团划出的区域等待,无可奈何的等待,等待着步兵团定期向媒体召开新闻发布会。当然也有不识相的外国记者对此提出抗议过,说什么自己有新闻采访权,而张英达亲自出面笑着以安全为由进行了回复,当有外国记者提到他们会搭乘直升机强行进入小镇采访时,张英达的脸阴沉下来说出的话让所有准备硬闯的人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当时张英达冷漠地说:“如果谁擅自硬闯小镇,我们将以擅自闯入菲亚斯国家军事禁区为理由对其使用致命武力。”说着张英达还不忘抬头看了看刚从发布会头上低空飞过的两架卡——50“噱头”武装直升机,而缓慢飞过头顶的直升机飞行的速度似乎就是示威。看着脸有些发白的外国记者,菲亚斯记者觉得有些好笑,他们才不去碰这个霉头和67师摆谱不是自找没趣嘛。

步兵团规划的区域为留下一个营的兵力防御临时基地并且作为后备力量,派两个营完全封锁住小镇以及帮助当地警方维持秩序,半个营严格“保护”新闻记者的驻地,一个营及半个营驻扎在临时基地前往小镇的山涧空地上和封锁小镇的两个营换防。

整个鲁甸镇处于山谷地带,要出入小镇就必须经过盘山公路后才行,小镇正好位于山谷的最低处,周围都是光秃秃的荒山,这种位于荒山谷底建的小镇在菲亚斯可不常见。

此时张英达正在想如果疫情真的大面积扩散的话或许他们就只有使用高爆炸弹了,这种谷底建的小镇似乎就是为了使用高爆炸弹而特意安排的,想到这里他不经摇了摇头,最好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在这种高开放的媒体面前对本国的和平居民使用高爆弹,这要是传出去话不要说菲亚斯军方,就是整个菲亚斯的声誉都将一落千丈。看着张英达摇头,他的副官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从后视镜里看他的表情和这个小镇的具体位置就知道了。此时“狂人”其实也在想这件事,不过他想的更直接,他在估算完全毁灭这座小镇要多少当量的中子弹才刚好合适。

吉普车并没有按照原定计划前往新闻媒体驻扎的地方,而是直接朝小镇外驻扎的封锁部队驶去,在大约距离小镇三公里外的第七步兵团一营驻地停下车穿戴好防化装备后才向小镇疾驶而去。来到小镇与外界的连接道路之一的香舍丽大街,几名大兵看了一下车内的人和东西,主要是查看准备进入小镇的人是否已经穿戴好了防化服,检查通过后拦路杆缓缓升起,吉普车缓慢通过封锁检查隔离带时“狂人”又想起了十年前的往事,多么相象的情景啊,被封锁的地区、严格的检查、穿戴防化装备的部队,接下来是什么,他和其他人员抛弃了自己急待救援的同胞而自己逃命。这个小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等待死亡的同胞?还是被高爆炸弹完全毁灭后的瓦砾?“狂人”有些自嘲。

小镇的经济发展至少是完了,整个小镇所有的商业、工业全部处于停滞状态,商铺、学校、办公机关、工厂等各种公共场所全部大门紧闭,各家各户也是门窗紧闭。满大街都只能看见全副武装戴简易呼吸装置的当地警察和身穿防化服的第七步兵团士兵维护秩序和巡逻,虽然第七步兵团的部分士兵已经开始在镇内负责巡逻任务,但小镇的主要巡逻和治安责任还是由镇警察局负责,军方主要还是封锁小镇出入口。晴朗的天气、暖暖的阳光下却是让人寒冷、孤寂的情景。

“如果您需要帮助或者您的家人出现疫情的疑似症状,请在窗户上挂上白布,我们会派医务人员来您家接您或者您的家人到镇中心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如果您需要帮助或者您的家人出现疫情的疑似症状,请在窗户上挂上白布,我们会派医务人员来您家接您或者您的家人到镇中心医院进行隔离、治疗......”街道上两辆警车正在用车载广播系统向街道两边的居民进行广播。

一辆警车闪烁着警灯停在一个街角的拐角处,两名警员正扶着一名女士上车,从她脸上的皮疹可以确定这是一名伊波拉疑似病例,她的丈夫和两个女儿只能戴着外科面罩站在家门口目送他们的亲人被警察带走。张英达一边开车一边指着街角扶女士上车的警员道:“对于包括警员再内的所有小镇镇民我们已经采取了必要的防护措施,为了防止感染者与非感染者之间通过飞沫传播病毒,我们从商业公司调拨了十万个外科面罩,每个镇民手里都有至少一到两个外科面罩,我们目前能做的只有这些而已。”

经过一段路程来到镇中心医院时,这里已经停了好几辆警车,警员正把有疑似病例的疑似感染者扶下车送往医院。张英达下车关上车门指着医院旁边的一辆医务科研箱车道:“为了及时了解疫情的蔓延情况和了解病毒的样本,我们把医务科研车停在了镇中心医院旁,这样更方便些。”在张英达的带领下众人朝医务科研车走去。

医务科研车大约有七八米长,应该有一两辆重型卡车的大小吧?“魔姬”根据科研车的大体情况估算着科研车的尺寸。张英达向士兵回礼后拉开科研车的车门道:“虽然有当地警方负责科研车的安全,但我们还是抽调了一个排的士兵来保护这辆科研车。”挂在车壁上的温度计显示科研车里的温度只有八摄氏度,与外面二十多度的环境相比应该算是低温环境了。张英达把卡片插入插卡口后一道玻璃门打开,众人进入里面后玻璃门关上,一阵消毒雾气从四周喷出。消毒雾气喷完后张英达扭动另一扇玻璃门的把手,玻璃门打开后众人从玻璃门鱼贯而出。这里又是个先进的医务研究工作室,几乎完全电子化的玻璃空间,几名身穿黄色防化服的工作人员正用电脑工作着。

张英达指着一名朝他们敬礼的人说:“或许你们想听听专家的看法。这位是来自国家军事医学研究中心的病毒高手,他对病毒有多年的研究。”

那人只是冷漠地笑了笑点点头,估计就先叫他病毒专家好了。病毒专家转过身带领众人来到一个比较封闭的房间内,然后站在一台计算机前弯下腰用手快速的敲击着键盘道:“或许我能帮你们了解一下伊波拉病毒的情况。”说完后房间的灯光全部熄灭,只有电脑屏幕和前面投影仪上反射的灯光能让黑暗的房间稍微有一些光亮。

投影仪上出现了一个风景迷人的小岛,病毒专家转过身面朝众人用手指着投影仪上的图象讲解道:“伊波拉病毒是以爪洼岛的一条河流来命名的,也是十年前这种病毒首先被发现的地方。”病毒专家用左手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后,投影上出现了几副图象,这就是伊波拉的真面目了,“伊波拉病毒直径约80nm,790nm或970nm长,为线状病毒属.呈长条形,有时有分叉,有时弯曲,经常在一端有小勾或小环。伊波拉病毒有四个亚种,它们分别是:EbolaZaire(EBOZ),EbolaSudan(EBOS),EbolaReston(EBOR)以及EbolaTai(EBOT),以流行病的角度而言,EBOZ,EBOS以及EBOT能引发人类及灵长类发病。而可藉由空气传播的EBOR只能是猴子生病。”

投影仪又换了一张图片,一名头戴外科面罩的女人正在剧烈的咳嗽,病毒专家指着图片道:“病毒具体通过血液或体液感染来传播,也有迹象表明伊波拉的某一分支可藉由空气传播,由此可见它是一种极易传播的病毒,具有十分的危险性。这是我们正在镇中心医院隔离观察的一名疑似病人。”

投影仪随着病毒专家键盘上的敲击出现了人的三维身体解剖图,病毒专家换了个姿势指着图片道:“被感染者的病毒潜伏期我们还在研究,但一旦到发作期,病人会由发烧及肌肉疼痛开始,随后发展至呼吸症状,严重出血及休克等症状.病人会先发生发烧,头痛,冷颤,肌肉痛及失食欲,随后可能出现呕吐,腹泻,咽喉痛及胸痛等,最后血液失去凝结机转,病人可能从注射处失血,血液亦会流至内脏器官.由个人抵抗力不同,会有轻微症状至死亡不等,但大多数情况......为死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