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封楼帮在一周年之际事事顺路路通

很久了没有回帮里了。但是一直怀念那里。

我一直是个无业的游民。东荡荡西晃晃。象一个悬崖上风干的蚂蚁。被风吹落了崖岸,却不知道飘到何方。

我习惯了一个人只是看着只是听着。远方传来别人的说笑,穿过了我的耳膜,无法穿透我的心,有一层硬硬的物质包裹着。就象冰库里刚拿出来的冻鸡翼。

我的朋友很少,我把一切放在心里,只是希望每次我出现的时候不让他们感觉悟到寂寞与无柰,所以我选择以一个坏人的面目出现在水区。宁死不吃亏。拼命讨便宜就是我。做签名做头像做奸商,卖原创骗金子。只要跟坏沾边的事情我都干。

我也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好玩或是无聊。

七个月前的某个下午。我看到了二锅跟斜佬。两个广西佬把我忽悠到了帮里。我认识了好多有人。看到了好多的事,说了好多的话。有开心的还有不开心的。

认识了花,小叶,还有爷们。他们现在是我的好兄弟。我曾说过希望老了的时候偶尔上下网。还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朋友想做一世的,我很珍惜。

A8是跟我最合拍的,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有一种相通的感觉,有时夜半还在聊天,说说笑笑感觉很放松。我们实在是太像了。彼此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已的影子。

于是花猪成了我们下手的对象。花,还记得吗。呵呵。我们是无心的也没有事先窜通就把你杀了还注了五百斤水,还杀了两遍。

帮群里成了我寻求快乐的地方,认识了好多人。这个世界已不知不觉的空虚。

不可能让每个人喜欢我。也不能让每个人满意。也许在帮里有时候我太随意了,除了恶搞还是恶搞,后来我选择了退群。再后来我发现我回不去了,即然选择了没有弯转的,网络上也是一样。

渐渐的我学会了潜水,学会了远远的看着帮里的一举一动,一直认为还是其中的一份子。我知道很多人也认为我还是属于帮里的。一直都是的,我只是离的远一些,潜的深一些而已。

破船有一种气质叫狂妄,我喜欢。呵呵。做事认真而且要讲求效果,而我恰恰相反。你是我的朋友,以前一直放在心里,因为你的朋友太多,你的性格注定让你拥有很多朋友。而我恰恰相反。但是并不影响,太认真难免会累的。我吱一声啊。呵呵。太不认真一样也会累,还会空虚。

斜佬是我的朋友,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入帮的,但是入了帮的他在我看来变了,变的深沉。让我有些不习惯。后来慢慢的有意远离。远离的时候总是想起当初那个开斜店的掌柜的。呵呵。好可爱。我喜欢简单,不想把简单的事搞复杂,后来,后来我发现变了的其实是我。想跟我的朋友说声对不起,我误会了,你是我的朋友,心照。

A8,最合拍的,最了解对方的,却很少在一起聊天了。因为太了解也是一种距离也是一种害怕,彼此的心都被看穿了,潜意识却想把心藏起来。知心的话越来越少,因为我们还没开口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我现在想你。我也知道你现在也在想我。我们就做一世的朋友吧。你是我一生要见的人。

我是骨粉。骨哲日复一日的盖楼很少看到他聊天的。仿佛是一个神秘人物,如果说他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应该是一个剌客。用黑布把脸牢牢的遮住,只露出一双闪亮的眼睛,让人看不穿。呵呵。但是我喜欢他。看到他就想逗他说话。

破蓝,以前挺喜欢你的,恶搞的第一个对象就是你。也许你是不喜欢别人恶搞的,后来我们发生了什么呢?有吗,没有吗。我也记不清了。后来慢慢的淡了不再是朋友了。呵呵。跟你吵过闹过。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好笑,有些小孩子的脾气了。我的性格就是太直接,得罪之处还忘见谅,听说你要结婚了。我祝你新婚快乐啊。你的照片我看过的。证明我还是关心你的呢。呵呵。

很多人走了很多人又来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封楼帮,让我有了一份关于水区的记忆。

现在铁血对我来说已没有吸引力了。唯一让我回来的还是:这里有这样一群人,我想念他们。想看看他们现在做什么,还跟从前一样吗?

名字就不点了。呵呵。

你们也心照的。

随逝而伤的是曾经的我。现在的我在守着什么,在黑暗中等着什么,看着听着。

祝帮里的朋友能找到属于自已的一份快乐与记忆。等回顾往事的时候能会心的从心底透出微笑。

开心才是王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