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苏联解体——我们的警钟

醉笑红尘 收藏 18 8504
导读: 公元1991年12月25日19时38分,飘扬在克里姆林宫上空七十余年之久的苏联国旗落下。由此,人类历史上再次上演了这样悲壮的一幕:一个空前强大的帝国,倒塌了。而在这个大帝国崩溃的前夕,也就是公元1991年8月19日的凌晨,一群由军队强力部门的军头们组成的“紧急状态委员会”,试图以一种强力(武力)的方式来捍卫这个帝国的尊严,但最终的结局却是军头们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代价,给自己想要誓死捍卫的这个帝国做了陪葬。 为什么苏联会解体?曾经团结无比的国家联盟,最终却一个个因为各种因素而宣布独立。

公元1991年12月25日19时38分,飘扬在克里姆林宫上空七十余年之久的苏联国旗落下。由此,人类历史上再次上演了这样悲壮的一幕:一个空前强大的帝国,倒塌了。而在这个大帝国崩溃的前夕,也就是公元1991年8月19日的凌晨,一群由军队强力部门的军头们组成的“紧急状态委员会”,试图以一种强力(武力)的方式来捍卫这个帝国的尊严,但最终的结局却是军头们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代价,给自己想要誓死捍卫的这个帝国做了陪葬。


为什么苏联会解体?曾经团结无比的国家联盟,最终却一个个因为各种因素而宣布独立。

为什么苏共会垮台?一个执政长达70多年的政党,在瞬间就倒了台?

为什么戈尔巴乔夫最终只能无奈地对着电视机前的观众说道:“对我本人来说,我认为已没有可能继续履行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能,我正交出相应的权力。”要知道,在他撂挑子的同时,帝国也就随之灰飞湮灭了。

为什么被戈氏视为可谋求合作对象的叶利钦,最终却亲自站在坦克上吹响了帝国的丧钟?要知道叶曾是苏共的一员,也曾经为他所不信任的XX主义做出过奋斗。

为什么军头们在冒着生命危险极力阻止帝国解体的同时,却有那么多帝国的百姓涌上街头反对军头们的“救国”行动?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总理帕夫洛夫,苏共中央书记舍宁,国防部长亚佐夫......这些“819政变“的始作俑者,这些试图以强力方式“捍卫国家”的“勇士们”,最终大多饮弹而亡。


世人有说是因为西方的和平演变,所以帝国才轰然倒塌。但问题在于:如果“上层建筑”的制度、决策和领导英明而正确,百姓何以会抛弃他们?且在有人出面振臂一挥开展“救国行动”的时候,百姓依然不予理睬和买帐。相反,大多数百姓对于军头们的这种“救国行动”嗤之以鼻,且百般阻挠和反对。由此可以看出,“上层建筑”的承载者,也就是帝国的百姓们,背着他们身上的这座山峰,实在是太累了。

后来,我们可以做出这样的分析:帝国各级干部的特权现象早就存在,二次大战后逐渐形成为特权阶层,享有各种既得利益。到勃列日涅夫时期,更形成一个个“官僚氏族集团”,这些集团内部儿女联姻,官官相护,贪污渎职,使执政党与民众之间隔阂越来越大,民心尽失。具体地说,20 世纪80 年代末,这个集团羽翼已经丰满,他们已将大量国家财富占为己有,此时,他们急切希望苏共的垮台和社会制度的剧变,以便通过国家制度的公开变更,在新制度下从法律上承认他们攫取的财富合法化,并能名正言顺地将这些财富传给子孙。事实上,苏共的垮台和帝国的剧变,是“一次来自上层的革命,旧统治集团中的主体部分自行背叛了以往对自己借以统治的体制的忠贞,掉头而去。苏共党内官僚特权阶层在很大程度上是苏联既得利益集团的‘自我政变’”。

苏共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严重脱离百姓群众的一批“上层建筑”。这批上层建筑的人数不是很多,但他们却控制着整个国家的所有部分。经济、交通、资源......几乎帝国所有的一切,身为“上层建筑”的领导者,便可以任意控制,任意调配,任意使用......即便是浪费,即便是腐败,即便是不该花,不该用的......

民众的意见从来可以忽略不计,当然,也不会有人去在意。一句话:整个帝国都属于这批身处“上层建筑”中的人们,实际上这些人已经严重与民众脱离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最终“819政变”发生的时候,几乎没有民众再来可怜和支持这批昔日贵为“上层建筑”的领导者们。对于民众而言,体制和背上的“上层建筑”,早已经将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世人还有说民族问题不是帝国分裂的主要原因。但问题又在于:帝国有一百多个民族,和我们在这点上一样,都是多民族国家。在另外一点上,帝国却与我们截然不同:我们有以占人口超过百分之90以上绝对多数的单一民族作为统治基础。而在帝国,俄罗斯族是帝国人数最多的民族,约占帝国总人口的50%略强。

由于历史原因,也有不少俄罗斯人散居在少数民族地区。据统计,俄罗斯人在14个非俄罗斯共和国的人口中平均占19%。俄罗斯族同当地民族的关系遂成为一个突出问题。俄罗斯人常被少数民族指责为“占领军”、“殖民者”,而俄罗斯人则感到愤怒,认为俄罗斯对其他民族承担了过多的义务,吃了亏还要挨骂,这是不公平的,因而从1990年起,《俄罗斯文学报》等报刊发出了要求俄罗斯与其他共和国分家的呼声。于是,帝国中人口最为众多,最应当捍卫帝国的一个族群,实际上却主动放弃了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在这一点上,我们帝国所具有的占人口总数百分之90以上的这个族群,却从未放弃过对国家统一的谋求,无论是武力的,还是和平的。所以,在民族问题上,我们帝国和家门口的前任帝国,不具有任何可比性。


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这两个名字注定要纠缠在一起,也同时纠缠到了帝国的末日。2007年4月23日,叶利钦因心脏病逝世,享年76岁。我们很难想象戈尔巴乔夫在得到这一消息时的反应和表情,就像我们当初很难想象叶利钦亲手葬送了苏共的领导一样。已经在地下的叶利钦,我想他的表情一定是满足的,因为嗜权如命的他终究还是好好过了将近十年的权利瘾。到底是为了俄罗斯人民,还是为了自己的权利欲望而最终雪上加霜,或者说是落井下石的再把戈尔巴乔夫和帝国一道向悬崖边用力推了一把,已经没有值得我们去争论的价值了。而现实就是:帝国已经崩溃超过十五年了。不过我到现在都还对老叶当初敢于站在坦克上发表演讲,号召“俄罗斯人民站出来保卫俄罗斯,不再让俄罗斯落入苏共手中”的魄力钦佩不已。


世人都说“819”是一场有组织和预谋的政变,西方国家大都如此宣传,并且在当时便予以决绝承认和明确反对。但是在我看来,对于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帝国来说,如果它想要不解体的生存下去,“819”对它来说则不啻于再一次的红色革命。只不过结局我们都看到了,这场红色革命在开始之初便注定了它的悲剧收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