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


久负盛名的黄帝部落终于也到了衰落的一天,在黄帝部落的内部新生成了一个反对群婚、反对完全按血统论亲疏的沙龙,这个沙龙的头目被人称为尧。这个尧可是一个神通广大的人物啊。

依据传说,这个尧的眼睛与别人的不大一样,一只眼睛里有两个瞳子,听说他的眼睛可以看见鬼神世界。其实,这个传说一定是后人附会的。因为两个瞳子的人一定是病人,而病人就是现实世界也是看不见的,而何况是鬼神了。闲话休提,言归正传。这个尧他在黄帝部落闹起革命,他的举动得到部落里最激进最时尚的青年的赞成。于是,在有一天部落联席会议召开的时候,尧向最后一任黄帝发起挑战。

战斗是唇枪舌剑,最后代表没落的群婚的老年人输给了正在壮大的赞成恋爱婚姻的年轻人。年轻人的道理很简单,现在已经是男人当家了,还是实行群婚,那生育的孩子算是谁的啊?那男人的地位又如何来维护和保障啊。现在的这个部落联盟联席会议里,已经是基本上见不到女性的身影的了,就是有也只是服务性质的,她们在会议室的大门迎接宾客、充当端茶送水的角色。因为男人已经在战争中、生产中取得了绝对的优势,女人就只好退居二线了。而目下的群婚制度却让男人还不能完全地控制女性,这使得这些已经很狂傲慢的男人觉得这事实在太妈妈的了。

老人失败了,朝代更换了,黄帝时代让位给了尧时代。据说这个尧的全名是叫尧明的,当然不是现在那个在火箭打球的那个大个子姚明了,而是尧明。因为这个名字不搞好听,人们就只管他叫尧,在后来又改称了大尧。大可是至高的尊称啦。新上任的大尧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他的子民的衣服染起颜色。大尧在自己还只是尧的时候发明了一种用百草的汁水染制衣料的法子。一时间,时髦的青年全都穿起了带色的衣服,而不是过去一派的灰白了。当然,大尧给人染衣服是有目的的,就是要区别家庭相对富裕和贫穷一点出来。这个指标自然是大尧的领导班子内控的机密的、而且是绝对机密的指标。但是后来,这个机密也终于泄密了,大家就开始对贫穷的人和小家庭开始嫌弃起来。

不过,大尧的只能还是只要是带领大家伙吃得好一点、穿得好一点、住得好一点,现在的生产还不是很发达,大家还没有过分的精力去研究那些富啊穷之类是因为天命的原因。这个时候,那些只吃饭不干活的思想家还在他们长大后就瞧不起的妈妈的肚子里呢。那些思想家虽然也是女人生养的,但是他们却会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的话来,仿佛他是石头缝出来的。大尧的时代还没有这样的法子和高明。

而大尧更加在自己也劳作的空隙。当然,大尧自己的劳作一般只是象征性了,他有更要紧的东西要弄嘛,他是整个部落联盟的头儿啊,领导才是大事。在领导和劳作之余,我们的大尧便迷恋起业余的发明来了。他觉得那些麻布的衣服不够保暖、树皮又太粗糙了,于是他就想法子把兽皮、鸟羽用盐巴制过给大家做衣服。然后,他又根据观察到的蚂蚁也会砌洞穴的原理,给人自己修砌了用泥巴制作的房子。这下,大尧的子民都可以告别住山洞的日子了。

住进了房子的子民很是高兴。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尧帝依然成天忧心忡忡。原来他在担心他的谷物。他最近发现,谷物的收成和播种、施肥的时间有密切的关系。但是,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他只是隐约地觉得有关系。到然,我们的尧帝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他很快就用上了几千年后人类才给它安名字叫信息学的学问,他采用了三问法去研究谷物丰收与播种、施肥的时间关系。他的三问是一问老天、二问大地、三问老人。在经过了十五年的研究后,尧帝终于得到了一套日月星辰、天地人和的历法。人们可以用这套历法很明白地知道什么时候种、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收获。

要靠什么大事小事都自己去做,真是效率太低下了。固有的一系列部落制度又显得相当的过时。尧帝在发明历法的同时,他还在思索如何可以把过去依靠血缘为纽带的社会演变成以地区为维系的区域政治。这个政治体系还要不能和现在的部落体系太过于冲突。一个个方案被否定后,终于采取分封建制、百官与诸侯、帝王共同治理天下的方案渐渐地成型了。尧帝想,自己终于可以清闲几天了。

可是不成想,洪水,前无史例的洪水爆发了。滔滔的洪水翻过了隔断河南、陕西的大山,与黄河的水一起,把尧帝的天下变成了一个泽国。只有几个很高的山头没有被淹没。尧帝更加忧心忡忡了。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幸亏,他刚建立的分封建制和百官理政的新制度帮助了尧帝和他的天下。

尧帝为了这个治水总督的人选是绞尽了脑汁,很是为难。这个时候,尧帝想了一个措施,他干脆把这个认识选拔的事情交给那的大臣来公议,也许在七嘴八舌中他可以发现好的人选。就这样考虑妥当后,尧帝就付诸实施了。一天,又是例行的议事会开始了。尧帝问道:“谁可以做好治理水患的工作啊?”一个叫放齐的大臣说太子朱丹可以胜任。这个放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尧帝自然清楚,不过他的人品虽然不是太好,在外交应酬上还是有他的独特的能力的,所以尧帝依然任用他做了大官。听了这个话,尧帝也没有驳斥,指是淡淡地说:“我的儿子,我清楚他是什么样的水平。他不合适做这个治水总督的,就不要议他了。”

另外一个叫灌兜的大臣推荐说共工可以胜任。尧帝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说道:“共工这个人善于言辞,看上去好像对天神很恭敬,其实在内心是一个傲慢无礼的人。所以用它治水是不行的。”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叫岳的官员说鲧可以胜任,鲧是圣人之后,他的先祖也是治过水的,所以值得一试。尧帝听了这个话,不住地点头。于是,尧帝很快任命了以个被人们称为水神的鲧做了天下巡河治水总督。天下的人们感到有望了,尧帝的子民奔走庆幸……

就在这样做这做那的时候,我们的大尧已经变得苍老了,他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该找接班人了,那接班人是谁呢?大尧很苦恼。